Links

No.64:忆起达克赛德

title: No.64:忆起达克赛德
date: 2022-11-11
陈婧霏 02:16
哎呀,激动了。
张潇雨 02:25
大家好,欢迎收听新一期得意忘形。今天请来了一位之前没有上过播客的新的朋友。来介绍一下吧。
陈婧霏 02:30
大家好,我是陈婧霏。
张潇雨 04:17
这期节目是有史以来我觉得录的最艰辛的一期节目,很艰辛是什么意思?其实是约的特别艰辛,这个艰辛在于…我不知道听众们有没有一种感觉,就是说你知道有一个事儿你肯定是要发生的,但是你对这个事什么时候会发生?其实是没有什么掌控感的,所以某种程度上其实我跟婧霏认识一年多,约这个播客可能约了有一年,我们当时说肯定要录一期,但真正发生,然后中间几度可能都差点要录了,有点那种感觉,但是都没有发生。然后今天终于可能在一年半之后就录上了,我觉得在我的心里其实这期节目很特别的一点,然后我不知道你什么感受。
陈婧霏 05:17
我就觉得我就混的不错,然后我感觉就是粉丝上位成功了,从一个听众然后都混到可以上节目了,对,然后但是而且又没有觉得自己那么不配,然后。
张潇雨 05:35
ok,你之前有不配的感觉吗?
陈婧霏 05:37
之前会有,然后之前我去年的时候。
张潇雨 05:42
我们是去年三四月份认识,对。
陈婧霏 05:44
待会可以聊一下,按照得意忘形的惯例可以聊一下咱俩怎么认识。
然后那个时候……那个时候反正,有稍微有点紧张。
张潇雨 06:03
没事,果然是听众上节目很紧张。
陈婧霏 06:10
那时候觉得我怕就是暴露了自己的思想境界。
张潇雨 06:18
我当时我记得我跟你,我说大家我们可以找机会录期播客,然后你就说你可能也半开玩笑,但一般半开玩笑都是真的对吧?你说很怕,不是很怕吧?
就说好像要是暴露了自己肤浅。
陈婧霏 06:32
暴露了自己肤浅,然后整个得意忘形认知水平的地板砖。
张潇雨 06:38
然后刚才你不是问我说就这期节目很逗的。他们就说得意忘形什么时候更新,因为很多人都盼着我复更对吧?然后我就我说我刚跟霸猫录了一期,应该可以跟这期一起上,然后我说还有一期,我就两期,我会两期一起上的。
陈婧霏 06:59
我很早的时候我也看到了,我还特别期待,我说那两期谁
张潇雨
没想到,小丑就是你自己。
陈婧霏
而且还要把我跟霸猫一起放在一起鞭尸。
张潇雨 07:08
对没有,我觉得这期放在一起我就我觉得感觉也很对,我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有一种感觉,所以今天我觉得。
陈婧霏 07:17
我也觉得挺对的。
张潇雨 07:17
对,然后就很ready了,我觉得我们应该就聊一聊。然后其中一个契机,我们也可以从具体的事说,契机就是我们俩最近都减肥部分成功,我是部分成功,我觉得你是非常非常成功。
陈婧霏 07:30
你说的我好像之前很肥。
张潇雨 07:31
我觉得大家见到你真人,也会感觉你确实很大变化。
陈婧霏
啊,是吗?
张潇雨
对,我觉得你整个人小三圈真的两圈
陈婧霏
好夸张
张潇雨
完全没有夸张。原来是一个,现在可以说甚至有点娇小,就有那种感。但我觉得点是在于,其实我觉得我们这次减肥成功,就减肥是一个当今社会特别,甚至有点俗烂的话题了,就是因为所有人都在说,然后每人有各种方法,但我觉得我们所谓的减肥,其实根本跟减肥不是一个东西,它是更另外一个层面去运作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就想从这个角度来聊聊这个事儿,就两个苦哈哈的减肥人,聊一期减肥播客。
就开玩笑,但是我觉得他更多的是在心的层面去运作的。所以你是怎么瘦下来的?
张潇雨 08:35
我们上次之前几个月前见的时候,你都完全跟现在不是一个样子,我可以向听众打保票。
陈婧霏 08:39
你这是为了节目效果吗?我之前在杭州你不是也觉得比之前瘦了吗?第二次。
张潇雨 08:50
那次到现在肯定也瘦了,但没有那么。但你跟两次之前比,我觉得就是脱胎换骨真的。因为我这次减肥,我有一个感觉说,虽然我还部分成功,但我肯定也瘦了。
然后我就觉得我人变薄了,然后变小了。
陈婧霏 09:07
是吗?真的吗?
可能我也没法向听众保证这一点。
张潇雨 09:10
我觉得你真的是小小两圈,所以what happen?
陈婧霏 09:14
发生了什么?咱们不要先说一下我们怎么认识的吗?
张潇雨 09:17
没关系,我没有顺序聊到哪算哪,对。
陈婧霏
What happened?
其实我觉得我这一次跟上一次,因为我们今年见过第三次,就不算更久远了,对三次,然后这次跟上一次差不多,但上一次跟第一次见的时候差异比较大。
张潇雨 09:40
但你这次比上次是瘦的,真的。
陈婧霏 09:42
是又瘦一点,但是其实我从上次我们见之后,我就没再在意这个事了。
刚才不是说到脱胎换骨吗?对,这确实是因为,我之前也是前面几个月,因为也是在北京,然后在家里呆着比较久。但其实问题都知道,然后但是没有一个契机去…就感觉被什么东西困住了,然后后来因为工作的原因需要。
张潇雨 10:24
在北京的时候大概是一个什么状态,你说的困住的状态是什么状态?
陈婧霏 10:26
困住状态就是有点力不从心,心里都知道哪哪有问题,然后其实那段时间我知道我自己的功力,从灵力和功力上其实比之前又进步了,但是我觉得我整个对自己的状态,然后还有很多潜能被封印住了。
张潇雨 10:53
封印这个词非常的准确。
陈婧霏 10:55
然后我深深的知道这一点,然后我每天其实都有很多时间,每一天都是崭新的,我都可以去做点什么,但是没有活力。
张潇雨 11:09
你知道应该做什么,也知道其实自己身体中有一些发生变化了,但是还没有到那种真的去突破,或者是有产生实际的变化的那个点。
陈婧霏 11:20
是的。而且我觉得我一直是一个比较能掌控自己,就很喜欢说把主控权拿在自己手里,但是就是动不了。
张潇雨
然后你每天都干嘛?
陈婧霏
我每天暴食啊。然后就是因为,我就一直是一个,但是现在当时好多不明白,但现在非常清晰,感谢当时的不清晰,因为我又很需要我是一个特别需要新鲜体验的人,而且我永远不满足,以前我觉得我好贪婪,但是我现在很喜欢这一点,我喜欢这个色彩,然后我且我能驾驭住它了。之前我hold不住这个东西,它能量也比较大。
张潇雨 12:12
你是说你的这种探索欲好奇心。
陈婧霏 12:15
探索欲这种欲望,甚至有一些是,可能所谓的是黑暗的,或者是比如说它可能对应着一些羡慕,那些大家可能会评价为负面,然后不是那么在阳光下的那种色调的感觉,我都感知到的这些东西。
张潇雨 12:36
你说你自己身上的吗?
陈婧霏
我自己身上的。
张潇雨
比如你羡慕别人嫉妒别人,或者是渴望有别人的生活还是。
陈婧霏 12:42
对,但是我以前就是会,因为那些东西我知道怎么在所有的人面前让它看不出来。
张潇雨 12:52
比较会伪装。
陈婧霏 12:54
比较会伪装。但是因为我当时会伪装的原因是我想改掉它们。
张潇雨 13:00
你想改掉自己身上的一些特质,对。
陈婧霏 13:06
或者我觉得我可以改掉,特别是认识张老师这么。
张潇雨 13:10
我靠。结果发现我比你更。
陈婧霏 13:13
没有没有,光明能量这么强大的人,我觉得因为我也有很阳光的一面,对吧?我觉得我遇见谁,好像就把哪一项就是会变得更强。
张潇雨
反射出来了。
陈婧霏
对,但是现在很多阴影面我真的特别打开的,就这几个月,虽然好像说得很远,但是这跟我瘦下来我觉得是有一些关系的。
张潇雨 13:39
所以你先说说自己的什么黑暗面,随便说一个,可说的。
陈婧霏 13:44
比如说一些那种愤怒,然后嫉妒,然后还有一些。
张潇雨 13:52
你典型会愤怒和嫉妒什么东西,抽象的说,什么情况,某些人或者他拥有了你的生活,你觉得。
陈婧霏 14:03
点名也不太好。
张潇雨 14:06
不用点名你,可以比如说谁大概是怎么样子的。
陈婧霏 14:09
可能你会觉得有一些。
张潇雨 14:16
比如说有些人跟你一样是歌手?或者是他们可能成绩会更好,或者。
陈婧霏 14:23
这种会有。
张潇雨 14:24
或者自己某一首歌明明写的特好,没有人听,太多了是吧?
每首都都觉得还需要多1,000万人是吧?
陈婧霏
对,我觉得都配得起。
陈婧霏 14:36
你看我就是几个月前我也不能说。
张潇雨 14:38
说不出来这个话。
陈婧霏 14:40
可能心里有,但我觉得这些东西,也不是,我觉得人也都会,有些什么怀才不遇。但是我说这些东西,我不知道它是一种女性更女性能量的那种黑暗的东西,然后可能有一些那种像之前那些b级片里就比较count那种女巫的那种,大家可能觉得这个人散发出来的,是一种怎么说有点黑暗的力量,我不能说是哪种,你可能感觉到两个人一个人的气场是很阳光,然后很sweet,但另外有些可能,你像什么Angelina Jolie,有一些角色更黑色的。
张潇雨 15:33
我换个角度问你这个问题,你觉得你自己有 role model吗?不一定是百分之百的,你懂我意思吗?比如说你觉得你很羡慕或者欣赏他的特质。
陈婧霏 15:46
然后这也是我想另外想说的一个,就是我这一段时间有几个挺比较重大的,我觉得扮演才是最真实。我现在学会扮演了,ok,然后我发现我更真实了。以前,然后而且我发现我早就明白
张潇雨 16:03
明白,你比如说。
陈婧霏 16:04
我专辑名字叫陈婧霏,然后当时我每一场演出的时候,我就说我说陈婧霏是我跟大家一起创造,她不是我,她是一个理想化的我。对甚至我发现,我当时很直觉的把专辑里第一首歌第一句词叫「戴上面具扮演我自己」,这个是18、19年写的,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开悟,我也没有遇到张老师,我还整个人生还在黯淡,我就是一个麻瓜中的麻瓜,但是我当时就一个直觉,就是开幕了,陈婧霏这个戏,所以她那个时候就在开始扮演,然后现在我才能明白底层好多东西在哪。
张潇雨 16:49
所以你的扮演是说你会扮演一个理想中的自己,或者是你截取了某一个。
陈婧霏 16:58
就是相当于在那个领域里的老司机。
我觉得我这里面我经历过几层,以前因为,咱也就大言不惭的说一下,因为我觉得是我一直比较可能自己觉得骄傲的地方,也是有的时候会觉得特别孤独,或者是很缺乏安全感一点,就是我觉得我面向太多了。
张潇雨 17:26
面向就是你的性格和人的维度的面向。
陈婧霏 17:31
我可能有很工作上,会完全可能跟唱歌写歌完全不一样的,甚至说性别的光谱里,我可能好多个能够落脚的。
张潇雨
你说性别还是性格
陈婧霏
性别和性格,就是有。小的时候学理工科那种,我可以极度的理性,然后但是我的感性时候又可以有太多这个东西,所以我有时候很觉得。
张潇雨 18:04
这里可以插入一下,可以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你的背景。因为对吧?
你不能假设大家都认识你,虽然在我的安利下可能认识。
陈婧霏 18:10
大家都不认识,大家都不认识,然后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介绍。
张潇雨 18:17
我来介绍,我跟婧霏是怎么认识的,也很巧,你看这不是很自然的插入了对吧?
陈婧霏 18:25
这一波可以对吧?可以。
张潇雨 18:27
对,不愧是我。怎么认识的呢?非常随机的一个事情,也很奇妙。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然后她也是我工作上的伙伴,我们关系都非常好,现在这个也是婧霏很好朋友叫Cindy,你肯定在听这个节目,感谢你介绍我们认识。对,然后她有一天,我们有小群讨论一些工作乱七八糟的没的,然后她有一天晚上突然发了一首歌,
陈婧霏
深夜emo。
张潇雨
对,她深夜emo,我一般夜里都在玩的嗨着对吧?自己在那玩。
陈婧霏 19:03
然后你是在扮演自己是吧?
张潇雨 19:05
对,我晚上一般都看球。然后她就发了一个歌,就是你的歌。然后你懂的就是,一般别人在朋友圈发歌,在群里发歌是没有人听的,你懂吗?除非是一个音乐分享群对吧?但一般没有人听,就只是表达一下心情,当然我们因为很熟了,所以她干这种事也都完全没问题。然后但是我那天就鬼使神差的,我就听了点开了,然后我觉得我靠这唱的真好。唱真好的点是在于有两个点,第一。
陈婧霏 19:39
我没听过。
张潇雨 19:40
不是,第一是这样的,第一是我觉得我虽然不是就我音乐品位音乐水平摄取非常一般,
陈婧霏
你这样显得我也挺
张潇雨
但我还没说完,听我说完,非常一般,但是我觉得我还挺关注这个领域的,文娱领域的事我知道。然后我一看这人,就名字我完全不知道,很新,因为去年已经可能专辑刚出几个月。3月份对吧?21年3月。对,然后我完全没听说,我说这就肯定又哪出来什么不入流的网络歌手,但是我想Cindy给我发的,因为她品位不会这么差,然后点开但然后一点开,我就觉得这歌很特别,特别在于我觉得它不是音乐,它有点像电影配乐。
陈婧霏
相声。
张潇雨
相声还行,相声,另外就是咱俩录可能相声,它有点像电影配乐,又有点,像它不是那种流行口水歌,流行口水歌一点问题没有,我也很爱听。
然后对吧,咱都是这么听这些长大的,我也觉得很棒对吧?
然后刷抖音也各种奇奇怪怪的口水音乐,但是它那个歌的感觉很不一样,我当时第一感觉是我说原来现在还有人做这样的音乐,因为我觉得就太不赚钱了,第一直觉做这个人肯定很穷,因为听起来就不像对吧?陈婧霏
没错,直觉很准。
张潇雨
对,然后所以有这种感觉,然后我就听。然后我就觉得,我这个人就喜欢,就是什么都搜,一搜好奇心比较重,我就去搜你的名字,我说这是谁对吧?我怎么可能连我都不知道呢?然后我一搜你的名字跳出来,然后我一看我靠这哥们,你居然读过书的,因为陈婧霏是清华本科的,然后我说我靠居然还有读过书的人,然后做这么听起来赚不了钱的音乐,就很奇妙,然后我觉得就挺好听的,而且我就毫无我也没什么想法,我就在突然我就在微博上发,我有点具体忘了,但就一句话。
陈婧霏 21:28
我知道那句话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句话改变了我的人生。因为当时我正好也在我人生里挺特别关键一点,就是我刚发的专辑,然后突然有一个机会就没什么经验的情况就去录了一个节目。
湖南卫视的谁是宝藏歌手,然后就这个时候突然我在一个间隙的时候,然后我是想去看外卖。
张潇雨 21:55
好真实。
陈婧霏 21:57
对,特别我记得太清楚了,但是我就感觉那段时间很神奇,就是一些奇奇怪怪的事儿,那时候我也不懂什么能量场,什么这些东西,玄学没进入,但是我觉得我已经 ready了,那个时候。
张潇雨
Ready接受一些奇迹。
陈婧霏
Ready接受。因为那个时候我每天其实都在自己的不舒适区域,每次都是在,因为从录那个节目,然后我就会觉得说。
张潇雨 22:26
因为你可能也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录综艺的人,对。
陈婧霏 22:29
然后就很多在打破限制,对,无意识打破限制。但是那段时间我都是选择了踩油门,我没有踩任何的刹车那段时间。所以当时我就看一个外卖的时候,然后我一扫,他打开的时候正好是微博界面,突然就爆了,一堆人给我私信,然后说,然后我一看全都是
张潇雨
跟我有关。陈婧霏
就是你那条,发了一条。我在这里我要开始我来一个商业互吹了,就说本人就是一个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七点八点就点开了得意忘形,播客我从18年开始听的就是第一期,大概当时应该有十几期,去中心化,奇幻漂流我记得没错是Jade,然后我因为从这儿听了又去听了晚风说,然后所以那个时候我已经听了一些这些了,但是我还完全不知道所谓玄学,或者说我其实不愿意把它叫做玄学。
张潇雨
不重要,叫什么不重要。
陈婧霏
然后那个时候,所以我其实一直是,这不是粉丝嘛,就听众。当时是一个我就觉得这些每次都要去偷智慧,就是一种无论是它安眠药也好,还是兴奋剂。
张潇雨 23:56
你说我的播客吗?
陈婧霏 23:57
对播客。睡不着的时候以前听过的,然后缺乏动力了,特别是疫情期间就听新的,但是更新太慢了。
张潇雨 24:08
不要现场催更,马上给掐掉,这段剪了。
陈婧霏 24:15
这段就是剪成预告,循环播放。
然后我从来没有想到,因为我觉得我们的思想境界差着。
张潇雨
根本没有。
陈婧霏
现在不觉得了,要不然今天也没有胆量坐在这儿。
张潇雨 24:33
进步太快,比我进步快多了。
陈婧霏 24:36
我就是进步特别快的一个人,待会再咱们再说这个点。然后当时张老师发了一个,他就是说陈婧霏老师,我记得每一个字,陈婧霏老师居然是清华经管的。
然后很多人说天哪张老师知道你,而且好多是我本科校友,因为张老师对吧,毕竟在我其实啥,虽然是学金融的,但是我啥也不懂,很多这种关注的。
张潇雨 25:13
然后清华校友什么之类的。
陈婧霏 25:17
有几个,然后也有一些可能是其他的人,然后我就觉得这是另外一个平行世界。就是因为
张潇雨
破次元了。
陈婧霏
因为我觉得第一,所以我当时一个感受是,当时我那段时间的座右铭是宇宙不会犯错。然后它会这么匹配,然后就这么莫名其妙听到的,因为我觉得没有可能你会关注到我,然后更没有可能是我关注人,我不会说发一个微博,就以这种这么简单直接又粗暴、公开暴力的方式,而且你还用微博问百度百科都写着就发了一个毫无意义的。
张潇雨 26:10
对,因为也有你的反差,因为你学的东西做的事儿,因为我肯定有很多做金融的朋友是领域,不管是清华经管的,还是反正有很多学校背景金融就专业背景的,但你又做的这个事儿又很奇怪,但是如果你是一个这个背景,你去做了一些普通的,在我心目中,因为我的品鉴不一定很好,要做一些今天这么不是因为我真的没觉得我音乐品牌有多好,我的审美肯定是很好的,但是我音乐听得很少,但我的印象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他一个很俗套的故事,就是说我干金融干烦了,然后我要去追寻梦想,然后去写歌或者是拍电影,结果弄出来东西就很口水,就是很普通大陆货,which也挺好的,这些人已经比我强了,人家起码得写出东西来。但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他做出那东西不够special,我觉得我也没那么大兴趣。因为这种故事也是另一种cliché,你知道吧?也是另一种俗套对吧?对。但你那个就很不俗套,反正就是这么粗暴的认识,我刚才有一个很核心的感觉,跟我最近的一个感觉就是很类似的,就是当你开始面对你的一些恐惧和突破你的舒适区的时候,宇宙就会奖励你,就那一阶段就是宇宙频繁奖励你的时候。因为你在扩张,你在扩张宇宙就支持你的扩张,这是我们可能60期有讲过的一点点,就是我跟霸猫在一起,你想扩张的时候,宇宙会支持你的爱的扩张,爱是一个很很泛的东西,它是能量,它不是说男女的情爱,是你更爱这个世界了,你愿意去你觉得以前不愿意上综艺,但是你觉得也可以,也可能因为有些人因为这个东西会认识你,或者由于你获得力量,然后你自己心中可能也会迸发出更多爱,但anyway你就干了这个事了,因为我相信其实以我对你的了解,我觉得我对你还挺了解的。放在以前我觉得你肯定,包括我,我也经常有各种节目找对吧?我肯定说
陈婧霏
我没有,对。
张潇雨
就大大小小的。听到这段什么,可以有节目可以找一下婧霏,打一个广告。
陈婧霏
主要就是来找工作来的,58。
张潇雨
得意忘形58专场,对。对,所以我觉得你可能不是那种综艺type。 which我现在肯定不这么觉得,因为我觉得you can be any type,就像我可以be any type一样,都是我。但你面对这个事了,你去接受这个事了。
陈婧霏 28:37
而且那段时间我更多的是,以前我就觉得我一定要等我ready了,我一定要在所有人面前是一个相对,也不是相对表演完美,想要去表演完美,但是那个时候我又没有经验,而且你就会觉得说,因为我妈也很看那些节目,像歌手,因为团队其实是做这个。然后我觉得会不会我这么一上来就这么专业的团队太高了,然后我得等好了,我再去在高规格的。
张潇雨 29:15
又开始配不上的思路了。
陈婧霏 29:17
对,很多层。一方面是配不上,一方面又是觉得说我以后能配上,所以现在不能把这个机会就这样了。
然后包括我当时也一开始唱的时候也走调,然后走掉我就突然就自己,自嘲一下笑,就是那时候,但是那个时候我心里特别踏实,因为我没有在掩饰任何一个东西,就是可能扩张也在这儿,我也不怕被讨厌了,我突然。
张潇雨 29:47
就是 你面对自己恐惧了,对吧?你恐惧自己不够完美,然后不够专业,因为你也跟我说过,其实我觉得我们有一点点共性,我们不管在做什么事,那个事往往就是我们也不是学这个的,也不是科班的,也不是什么,总觉得好像自己会差一点,或者是比别人不如,或者至少对自己要求比较严苛。我也有,我做播客之前我也想,我靠我跟你说真的。
陈婧霏 30:12
播客。
张潇雨 30:13
我跟你说真的,这个也我可以清清楚楚的给就听众们分享一下,我那天还在跟别人聊天,就是别人问,我说最近我就克服了一些自己的恐惧,然后它导致我瘦下来了,一会可以再继续讲,但他说你上次一个非常大的你觉得转变什么?其实我觉得就是做播客,很多人觉得我非常适合干这个事,就不用觉得就是事实对吧?然后我也是顶流,开玩笑,就带我们自嘲的说播客界顶流对吧?听到这可能很多人就关了,好烦这个人,但至少反正得意忘形,大家肯定不会觉得是一个很差的节目,但是这有什么可笑的。对,但是我在17年1月份开始做这个时候,我是自己是下了很大决心的,我不敢说我非常害怕,但我相当的不是很有自信。然后前10期前20期其实我非常紧张的。你看我几个不自信,第一个是因为我一上来你也记得前一二十期包括现在都会探讨一些什么哲学性的,然后自我性。就是第一您人生做出啥成绩了,你跟人讲这个。这是我当时的第一个恐惧对吧?你人生一事无成对吧?对于我来说。
陈婧霏 31:28
您谦虚了。
张潇雨 31:30
因为那会正好是我把创业公司关掉的时候,是我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人生等于是我刚经历很重要的失败,不是这样的,你想人要春风得意的时候探索什么内心。
陈婧霏 31:42
对,但那时候播客也没啥人听,所以你没有啥压力。
张潇雨 31:46
你不能这么想,因为只要你把。一你这么想,你很多人连公开发一篇自己的朋友圈,聊聊自己的心事,可能都不敢都需要勇气,你这个东西好往那一放,一个满嘴北京茬子话的大老爷们跟着给人教做人,就听起来就是一个很讨厌的人、事,对吧?我其实又怕别人教做人又想表达,然后很怕自己讲的东西又特别不完善,然后而且我自己也知道我自己打引号的那种表现,不能说表演欲,表现欲很高,因为在播客我经常开玩笑说嘉宾是我的陪衬,别人都说我来访谈嘉宾,嘉宾来主说。这节目就是我可能占七,嘉宾占三对吧?就在我客观上我知道这些可能都是毛病,所以我其实花了非常多时间克服这个事儿。然后我在录这之前两三年就有录过三四期节目,在其他的客串,然后我每次都有一种感觉就是说我可真适合这个事儿,但是马上另一个声音就打压了,就是说你偶尔上一期聊点你擅长的可能还行,你自己主理一个节目,或者你要每天的说你肯定很快就烦了。因为你从审美上你很讨厌一个30多岁的男人,天天的教做人对吧?就是很讨厌啊。就从 on paper你这么去想。
陈婧霏 33:17
特别是在现在这个。
张潇雨
对就是这样的。
但我觉得我后面人生发生了很多特别好的事,都跟播客有关。
陈婧霏 33:17
那是。
张潇雨 33:19
这就是我后来我跟他们说,其实当时我是克服了很多恐惧,你现在觉得好像我靠简直录播客的一个太轻松的事对吧?然后很擅长我也对吧?然后大家很多人很爱听,但其实那会儿都是很艰难的,我都觉得我可能有至少克服了半年时间才稍微找点正轨,一年才开始,就9个月到10个月我才开始有点找到感觉。对,我就想到了。所以我们就是因为这个认识的,好像支线已经出去10分钟了,不重要没有主线。对,所以我有一个很深的感受就是说可以用很多方式去解决解释,就是你扩张了,宇宙会支持你的扩张,对吧?这是我之前的一个想法。还有说其实面对自己的恐惧,就是跳出舒适区,我觉得这个词不完全准确,因为舒适区有很多种,就不一定说比如有人不爱公众演讲,你去公众演讲了,它不一定是这么个逻辑,我觉得恐惧是你可能得心里有点知道你自己害怕什么东西,然后它不断跳出来可能刺你一下,然后你着弄着,后来有一天你就想说你都不是克服它,你说去你妈就这样吧。
陈婧霏 34:30
其实一直都知道。
张潇雨 34:32
对,我特别相信,
陈婧霏 34:30
而且其实是喜欢。
对,就是谷爱凌爱上了恐惧。
因为我这个可能一会儿再会说到刚才扮演的,是因为我有的时候健身的时候就会,我只有在健身的时候,我觉得这个比较有意思,而且我觉得我愿意去分享,是我觉得大家也可以真的可以每个人都可以去运用,然后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把它怎么去调整融合一下。
张潇雨 35:09
你说扮演这个。
陈婧霏 35:12
说回扮演,然后
张潇雨
怎么运用呢?
陈婧霏
比如说,刚才说谷爱凌就是我其他的我只有一个情景会想我是哪个具体的人。因为我以前也用过,有的时候也管用过,但是我觉得不是让我最感觉到爽,或者说最感觉到合一的那种感觉的,但就唯独是比如说有的时候健身跑步的时候,我会想我是谷爱凌,但我不会想谷爱凌会怎么做,我就是她,然后我就来劲儿了这个时候。
张潇雨 35:49
你到那一刻你是什么感觉呢?
陈婧霏 35:54
那一刻就是我可以,而不是说我要努力,我觉得这个差别挺大的,就是你得相信你真的可以。
张潇雨 36:05
我觉得是can和be的区别,能和你就是,being和you can是不一样。
陈婧霏 36:11
是完全不一样的。然后我现在觉得就是说其实刚才说到扮演,比如说我说扮演才真实。因为以前我会比较好多矛盾,然后自己会给自己很多自我的审判,就是说哪个才是真的,然后或者是说我再去演别人是不是虚伪,然后我再去,而且还有一个就是,那一两年前大家都说要做自己,我自己不是那样的,我不是应该跟。
张潇雨 36:47
你扮演别人听起来最不像做自己。
陈婧霏 36:49
最不像做自己,感觉,而且尤其是我们小的时候,你就觉得这个人对吧?就看到那些电视剧里的形象,他们就可能全是那些很好像八面玲珑的人,他才去扮演别人。然后现在我会觉得说,而且做自己,以前我也老说做自己,因为我觉得我们还都算是比较天生上还有一些自我的人,所以即使不扮演别人,好像还有那么一个空间,或者是有那么一个本身也有那么一个性格,我是不是应该就那样,后来我就觉得这句话是一个非常大的bull shit,让你做自己you’re so good Perfect,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一件事。我的感觉是我现在的一个状态,每个人心里都知道,或者是像以前我是隐隐知道,现在是可能越来越清楚知道,个我想成为的版本,然后去扮演她,但是这个版本是流动的,甚至在每一天里可能都是有些,然后直到你成为了她,已经感觉到我慢慢已经在变化中了,真的可能跟我几个月,在我方方面面做事上都饮食上,咱们说回来 back to the point。
张潇雨 38:23
我插一句就是,你看我觉得刚才你有一个启发了,我觉得做自己这话很很虚,或者说它并不是错误,它可能容易被以太多角度去阐释。我自己感觉如果让我去解释这个事的话,我会这么解释,我觉得做自己的核心是不要不做自己。是什么意思?就是说比如你想扮演这个人,你去扮演你不要压抑他,然后我觉得大多数人在做自己,其实不是说鼓励你做自己,而是鼓励你不要压抑自己。本来的那个东西,比如说我今天想穿一个特别暴露的衣服出去,我开玩笑就不开玩笑了,我瞎举例,比如我特别想穿一很暴露的衣服出去,然后我今天就想扮演一个很风骚的人,或者很帅的很纨绔的公子哥,这就是我真实的欲望和真我的真实的想法,但是你会想说我靠做自己的事,这是自己吗?但你可能这个就是你心里很真实的此刻的一个感受,它不代表任何事,不代表你这辈子永远这样,不代表你明天还这样,不代表你出了门以后不改主意,但此刻这个很真实,不要用脑子去压抑这种。
陈婧霏 39:34
说白了这也是我另外一个体会,就说回女性化的能量。可能是也是慢慢咱们人到中年慢慢,因为其实我原来一直明白,我觉得我是一个真的就是了解我是一个可以特别理性,就是masculine是吧? Pronunciation非常不标准。
张潇雨 39:59
masculine比较男性化,逻辑的。
陈婧霏 40:01
然后另一方面其实我也有非常女性化的那一面,其实我就像我有的时候我自己,她这个是混乱的,但是我刚才说做自己,我明白他一个东西就是感受,其实是忠于你要做自己,不是说做一个什么样的人,而是忠于做自己那个感受。
就是feeling good。
陈婧霏 40:28
对。这也是女性化能量里很重要的就是不是逻辑性思维,而是
张潇雨
对你说的很对。
陈婧霏
而是feel good。这个本质其实是自己是自己的感受,大家没有把空填完整,是不是做自己好像是一个身份。
张潇雨 40:46
或者一个具体的什么东西。
陈婧霏 40:48
而就是一个感受。
张潇雨 40:50
忠于自己当下真实的感受。我自己感觉你谈到比较personal的东西就是说,反正以我认识你一年多,我觉得你就是一个,你刚才用的混乱,我自己可能用一个中性一点的词,我就是叫什么就跳脱,就是说你一方面,或者说很撕扯。我觉得一方面你是有一些很男性化的东西,或者说很也不能叫男性化,但至少理性逻辑的,然后很冷,甚至是冷酷的东西,但是另一方面你的女性的这种,包括我自己想象中,因为我认识你对吧?咱俩是生活中的朋友,我在想象如果不太认识你人,如果只看你演出,可能觉得只看你的那种形象,可能觉得你是贼女性化的人,就是因为你的穿衣服,你的风格,你的歌曲都是很有那种女性魅力的,但实际上你又不是那样的,所以我就觉得你在我以前觉得你在撕扯或者你在摇摆,但现在我觉得她没变,你这俩还都是有,但是我觉得你可能稍微顺了一点,就知道什么时候是怎么样子的。我不知道你的,我不知道你自己的你的角度的感受是怎么样,因为我觉得你所以以前还挺压抑自己的。
陈婧霏 42:08
所以我也不是压抑,我觉得可能在你面前你能看到我压抑的那一面,但是可能在我周围的人或者说在我周边成长的人,他们都已经觉得我很做自己了,我做的事都随心所欲。是,但只有我知道这里我用了多少的平衡和代价,还有像刚才我说的前面提到阴暗面,我可能又想了一个我也有很aggressive的一面,但是比如说有些人听歌里,那歌里其实就是我的一个情感的胶囊,就像比如说一些抒情的什么深蓝、晚风、别处夕阳。对,他会觉得我也喜欢。像有的一开始我是觉得我在骗人,当时不能接受,他说我也想要让陈婧霏这样温柔的这样,然后我就想怎么,我有点觉得这个东西我看着我都难受,但我现在不难受了,我可以接受,其实我也有。
张潇雨
当时为什么难受?你并不温柔?
陈婧霏 42:08
我不能第一形容词,绝对不会,或者说用三个词形容我。
张潇雨 43:23
没有这个词不在第一位,就不在前三顺位。
陈婧霏 43:27
对。然后但是我确实想给大家带来一种那种美感,因为我觉得我没在追求温柔,当时表达的时候是,我是一个很被美驱动的人,那是我特别本质的东西,如果没有这个,其他的好像也能开心,但是总要被枯竭。但是另一方面我又很,可能我做事情,我要做我今天想做的事情,包括我之前教英语这些东西,我必须得用我很aggressive的一面去来保证。
张潇雨 44:03
你的 aggressive指的是?
陈婧霏 44:06
aggressive指的是,比如说当时我可能自己做所有的事情,制片,然后但是我可能比如说之前所有MV的导演、制片这些都是要非常理性的,然后我去谈棚的价钱,然后但是我下一秒要回到那个里面去,把歌里的是温柔的,但是前一秒我又非常理性的就是要去。
张潇雨 44:32
等于你把一个是把两类的活都干了。
你要去像一个项目经理一样很精确的去管控你做这个事的东西。
陈婧霏 44:41
而且需要很aggressive,而且我知道怎么去be aggressive。
张潇雨 44:47
你指的aggressive,比如说你要去谈一个很低的价钱,或者你要去追求争取你要的东西。
陈婧霏 44:52
对或者是我这么说,刚才那个黑暗面可能说的不准确,是我现在可以坦然的说就是一种野心。对,因为野心可能在很多的时候,我比如说我做这个事情,我并不是以我的经济能力,我是不能把它当一个兴趣去做的,我一定想要达到一些什么样的地方。对,其实很男性化的。
张潇雨 45:22
对需要有回报、需要有收获。
陈婧霏 45:23
而且我想要得到尊重,我想要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我想要有自己的一个就像我说的,我想把自己变成一个形容词,这是一个很大的野心。然后这种野心是我没有跟任何人讲,可能我是第一次讲,因为我并不是想做到某一个成绩,或者是达到某一种物质的标准,好像这些当然都好,对,但是好像都没有让我的心告诉我,这都不是我最渴望的那个东西,我渴望的好像比这些还多,ok。然后当我渴望的东西到达以后,这些好像都自然会有,所以这种野心在一个女性上就好像不是一个特别好的事情,它跟温柔的歌声让大家心事不去想是。
张潇雨
是冲突,看起来是冲突的。
陈婧霏
是冲突的,那我在骗人吗?对,所以我当时说做自己,我自己为什么经历了这么多,因为它确实是有些矛盾的,然后我也被很多人说出来说,比如说我自己当时去我所有的价格,当时都是我工作或者说之前工作攒的,那就是3000块钱要当1万块钱用,我就会跟他而且有些人可能真的就是可能听了你的音乐,欣赏你愿意帮你的忙,但发他就跟我说,说你这说话,就是我说你聊这些事这么强势,跟你的音乐里完全不一样,而且它不是一种觉得很fancy,或者他觉得很。
张潇雨 47:10
他可能觉得有点虚伪。
陈婧霏 47:11
他不会觉得虚伪,他会觉得说他更喜欢温柔的形象,他会觉得,那个形象我觉得我也喜欢,更治愈。但那我也没有在骗人,我都没在骗人,如果我可以温柔的每一天,我愿意当一个温柔的光,慈祥的光,吉祥的光,但我没办法,那个时候我必须得既当爸又当妈给自己。然后所以那个时候其实他们也没有直接表达出来,但是我比较敏感,我会接收到好多这种感受,然后让我自己会觉得说天哪我这个攻击性,好像所谓野心的一面是不被大家喜欢的,然后我就怎么做自己呢?
张潇雨 48:07
因为这就是你对吧?
陈婧霏 48:08
这就是我,但那个也是我。
张潇雨 48:10
这就是你的一部分。
陈婧霏 48:10
而且这一部分我有些是习得的,就是跟家庭,有一些需要去治愈的部分,但它也是一部分,所以面很多,然后我自己会有点混乱,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而且我当时怕这个是不讨喜的。不被人接受,或者是说就像你说的role model,我会有一些。就聊到这个了嘛,我会有一些模板,但是我绝对不会有一个像你那样具体的人那样,又是对我是一种限制,但是我会混搭几个,然后我越来越。
张潇雨 48:52
我插一句,Taylor Swift aggressive吗,Lady Gaga aggressive吗。
陈婧霏 48:56
咱们都要在pop culture里。
张潇雨 49:00
因为你照顾一下我和我的听众,我假设我的听众对吧,跟我水平差不多。
陈婧霏 49:06
人什么都非常非常高,就是 Taylor Swift她肯定ambitious,对,但是ambitious不是。她不也写过一首歌叫the man,她就说如果我是男的话,你就会我所有的特质你都会觉得我很帅。我就是Leo,就是莱昂纳多。
张潇雨
她有这么说吗?
陈婧霏
她那歌词就这么写的,我觉得写得非常好,因为。
张潇雨 49:33
可能她想说我就是狮子座。
陈婧霏 49:35
没有没有,就是在这个Saint Tropez。
张潇雨 49:44
她的意思是说,如果她是一个男性的话,她的那些特质就会被视为是优点。
陈婧霏 49:48
对视为优点,就是complex。
它就会被人视为,它这些complex就会be cool,然后变得很有魅力,变成了。
张潇雨 50:01
层次很多。
陈婧霏 50:04
我觉得这个太正常了,对咱们涉及到女性话题,从减肥。everything,我觉得她们肯定都是非常ambitious的,要不然不可能走到这里,所以她们也都被诟病,然后她们但是怎么说,人家就是文化、culture、environment不一样,而且她们都很小的时候就出来了。
张潇雨 50:38
可能某种上相对容易被接受被看见。
陈婧霏 50:42
被接受看见,而且她们是成功的,所以是倒着推,所以又不一样。
然后而且我当时的状态是,我也不专业,我也不懂,而且我很,我刚做这个事儿,对已经二十五六,然后我就觉得也有这些包袱,现在完全没有,但是当时会觉得。
张潇雨 51:07
你什么时候开始走想走音乐这个路线?
陈婧霏 51:11
很后面,因为其实我。
张潇雨 51:16
你在清华读完书,然后去读了音乐学院。
陈婧霏 51:18
对,音乐本来我是想往电影方向走,因为我学那个专业虽然在伯克利音乐学院,但它是一个叫就是娱乐管理,所以它其实涉及到。
张潇雨 51:31
伯克利是不是两个校区还是什么。
陈婧霏 51:34
研究生只有一个,当时是因为它本来本科是因为。
张潇雨 51:39
你不是在西班牙吗?因为我记得还有一个在美国那俩是一个东西。
陈婧霏 51:42
它是一个东西,但美国只有本科。
张潇雨 51:46
研究生在西班牙。
陈婧霏 51:47
对,因为像这种专科大家一般不读研,更成功的一些,像叫Charlie Puth,还有叫什么来着,我靠我这样想起来也是Taylor Swift的男朋友John Mayer,也是辍学。
张潇雨 52:02
你刚讲John Mayer时候,我刚才想黑一句,you didn’t narrow it down. Taylor Swift男朋友并没有缩小太多范围。
陈婧霏 52:16
你看你这又是一个,是是好好好,又被梗玩了。
张潇雨 52:23
他们就是上一半就出来了是吧?因为很快就工作了。
陈婧霏 52:28
没必要了,因为他知道他要干嘛,怎么都可以进步。然后所以你看都扣上了,我一直混乱,你说我好像我知道我想创作,但是我觉得好像电影也不能完全,音乐也不能完全,因为我压根不喜欢唱歌,虽然唱得还行。
张潇雨 52:51
这期题目有了。
陈婧霏,冒号,我压根不喜欢唱歌,完了这标题党。
陈婧霏 52:57
但就这是我真心的感受。这件事我骗人也骗了两三年。
张潇雨 53:01
ok你骗人还是骗自己?
陈婧霏 53:04
都骗,但我自己我早就知道,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跟别人说,能让大家接受。Ok,我觉得是可能我们有点像的一个事情,就不好定义,如果你要是真的面对自己内心,所以后来。所以我说我真的想做的事情,这是最心里就是把我变成一个形容词,非常没有骗自己,而且诚恳的不能再诚恳,因为这些对我来说都是工具,所以就跟我多面又混在一块了,我自己理不清楚,我又不坚定,我又觉得我自己好像做不成,我又没有这个实力,也没有工具,我这一生不就是一个骗子,然后混乱混沌,然后又带着很多的欲望和野心,
张潇雨 53:55
我觉得这一点我们特明白,其实我觉得这一点我们在底层特质上有点像,我觉得就先不说你就说只说我自己的话,我漫长的人生中都有一个命题,我觉得我没有任何特长。
陈婧霏 54:12
那我跟你不一样。
张潇雨 54:15
是吗?我就觉得我干什么都干得还行,但也没有特好。这种感觉,就啥都能,而且没有一个就说我好像我超热爱,然后我就干。然后但是我就从审美上,我就特别希望自己是一个牛逼的手艺人,现在我这个执念我放下了。因为但我觉得我恨不得可能35的时候还在纠结这事。
陈婧霏 54:38
现在不就是吗?
张潇雨 54:39
没有,现在快37了,shit,我恨不得两年前还在纠结这个事。Like,我也没啥特长,我做什么也都能做的,反正像点样,但是你说多出色,多么出挑也没有。
陈婧霏
那你这属于凡尔赛了。
张潇雨
没有,真的不是。因为我就没什么,比如说你我播客是做很好的,但播客你在一个社会的skill维度上来讲算什么?投资大师,但投资也没有那么好,对吧?你懂吗?也能还行,但是也没有到那种大师,不是真没到什么大师的层级,肯定比社会平均水平好,但是我觉得自我评价,就还行。
然后但同时我觉得我肯定也有很大的野心,同时我觉得我的那种表达的,你刚才你说工具我在播客,我从来不说我是自己主播对吧?大家也非常理解这个逻辑。
这播客是我的一个工具,可能明天我就画画去了,就之类的。明天我画画,后天我就搞吃播去了,对吧?然后再后天我就打网球去了,都不知道。
陈婧霏 55:51
剧透我后面的规划,除了网球之前。
张潇雨 55:55
之类的它都是我表达工具,但是我就会有很长时间的混乱期,像你一样的混乱,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以及干什么干得好,而且关键是干的事还要匹配你野心。
张潇雨 56:09
因为你要不,没有野心在那,反正我干什么都挺好的,挺顺的,然后也赚钱,然后也有社会地位,但是你跟你的野心相比简直是微不足道的,知道吧?
陈婧霏 56:20
是。然后你想我当时也就是我要干的是一个有手艺的事儿,其实我没有手艺,而且我还没有任何成功的,我野心还贼老高,我无法自洽 Ok。
张潇雨 56:34
所以现在什么感觉?
陈婧霏 56:37
这不是遇到张老师。
张潇雨 56:41
没有,给你剪了。
陈婧霏 56:46
因为就像你说的,我会跟你一开始比较像,我做那个时候肯定我会对自己是有一些信心的,而且我会觉得我是适合做这个的,而且我的心诚实的就是推着我往这边走,这个东西我知道我是没有去违背它的。只不过我没法跟任何人说清楚,我就得先假装我好像是个唱歌的,但是我非常,那个时候我能跟别人说,我一定要说我就很在意我一定是唱作人,但是这个也确实是没错,如果我不自己写歌我绝不会唱歌。但是虽然现在我可能又打开了,我可以去唱任何人的歌,然后我也在努力。
张潇雨 57:32
赶快给陈老师发工作,再次插入一段广告,对赶紧的
你也唱了最近也唱了一些。
陈婧霏 57:43
非常多,而且其实我觉得是因为可能当时不愿意那啥,还是对自己唱功没有那么大的自信。然后但现在也我不能说多那个啥,但是我知道我要往哪走,我知道我要怎么努力,而且我能看到自己的特别之处,我知道那个是很真的。然后我也能看到自己的一些大言不惭的时候,我相信这个得意忘形的听众都是非常包容开放。
张潇雨 58:16
因为你再大言不惭也没有我大言不惭,所以大家会很包容你。
陈婧霏 58:20
那不一样,大家对你知道,对女性跟男性的关系。然后但我觉得没关系,我觉得有一天时间能证明我所有的 intention是一个非常单纯而且好的事情,我觉得我有足够强的信念感。
张潇雨 58:38
不用好,真就可以,真是真最好。
陈婧霏 58:41
对,就是说我说大家会相信我不是在夸夸其谈或者说怎么样,对,我从来做这些东西真的是因为从心而发出来的。就算我去唱了一些,可能不是我多么喜欢,或者说不是我自己创作的,但是它也是另一种真心的什么。所以当时我就会很强调这个东西,其实后来发现是一种没有安全感,因为我就说我是创作,因为可能一方面我也。
张潇雨 59:14
你就想把自己跟别人区隔开,跟我拒绝别人叫我播客主播是一样的。
陈婧霏 59:20
对。创作的人也很多,但是一方面我就想说我更想表达自我,这是更接近真我,另一方面是更想掩饰我的不自信,就是对唱上,或者是说这种有的时候斜杠特别多,实际上是为掩饰每一样的。
张潇雨 59:38
都不行。
陈婧霏 59:39
然后后来我们怎么说到这个,后来也就是在您在微博上点名了以后,然后后来我又在那段时间里也是就看了一些这种各种信息都有,包括你也有推荐给我几个书,对。然后我就玄学书籍虽然也就看两页就放掉,somehow它就会以一种整合它会整合,然后脑子里你睡觉起来就发现,好像又吃掉了一些。然后我就觉得说限制拆的东西越来越多了,然后发现全是自己给自己的,对,那我就是
张潇雨
限制性信念。
陈婧霏
然后而且当时我其实第一次跟你说的时候,就是我们因为其实我们还有一个也是见了,其实次数很少,在去年几次没几次,但每一次都感觉非常亲切。
张潇雨 01:00:49
有一些而且每次有点不一样,对。
陈婧霏 01:00:52
然后可能第二次我就第一,就是第一次跟任何人说了,我说我想把这个变成一个形容词。然后你当时就是以一种非常自然的状态,你说明白,你就是给自己开了一个赛道。然后之后正好没过多久的时候,有一个对谈是跟许知远老师的,是对我们敬爱的,然后就我说这就是我的赛道,我就用了赛道这次,然后我记得他们当时反应就是,霍,用的也挺互联网。
张潇雨 01:01:29
都是我们这种油腻投资人。
陈婧霏 01:01:32
其实跟心理上说就是张老师的语言被嫌弃了,然后相当于我能把它用一种大家能接受,我自己也觉得非常能接受的语言,我形容出来了,你把它描述出来,我把它描述出来了,然后我感觉我在这个世界上又安全了一些,所以就又打开了一些,又可以有边界,又可以延伸了,就又更稳了一些,这跟减肥都有关系,但是好不容易打开之后,后来就遇到了我就是疫情所有的演出,这些东西疯狂取消,疯狂取消,然后再加上我之前可能会有一些这种的buff,加了一些。
张潇雨 01:02:23
要解释一下,buff不是每个人都懂,而且正面还是负面的。
陈婧霏 01:02:29
正面的之前可能有很多惊喜,然后或者在一个大家好像都支持你、都看到你好的那个情况下,你就会好像。
张潇雨 01:02:45
有人助推你。
陈婧霏 01:02:47
助推的感觉,对。
张潇雨 01:02:49
在一个正确的状态下,很多东西都有加成的那种感觉。
陈婧霏 01:02:53
是的。然后不好意思,我第一次遇到一个来宾各种抢主播。
张潇雨 01:03:05
没有,你再说我来帮你解释一下,因为对吧?我们播客的最重要的点就是我要把话说清楚,这是我给自己的唯一的那什么,唯一的要求,因为很多人很容易就自己聊自己的了,毕竟我们还是,自己聊自己可以的,但毕竟咱对吧,播客顶流还是要注意一下。
陈婧霏 01:03:24
我觉得我们可能是用最多时间来解释怎么减肥的,一般都告诉大家第一天。
张潇雨 01:03:29
对已经一个多小时了,还没聊到减肥这件事本身。从盘古开天地开始聊。
陈婧霏 01:03:41
是然后对,其实我刚才是想说扮演这个东西,然后就是说回来我就觉得扮演很真实,然后而且它非常的也是我把张老师包括猫老师这些哲学用我自己的方式融汇了一些,然后而且它也跟我,就像我说一开始我专辑就是有一种扮演或电影这个感觉,而且我觉得我人生我就特别希望他一直在梦里。然后这些跟玄学都有关系,而且又是我小的时候,小时候我最喜欢的一部电影叫Dreamers,如果没有这电影,没有后来的我,他去启发,就是戏梦巴黎。
张潇雨 01:04:28
叫什么,戏梦巴黎,谁的电影。
陈婧霏 01:04:33
贝托鲁奇,就末代皇帝,它就是我本命色调。它其实是我所有的这专辑里,很多人说你是不是比如说像邓丽君讲的我不配,但是我说一下,或者有说像什么打雷姐这些,或者其实我觉得我都很开心,因为她们都是很厉害的人,但是真正的。
张潇雨 01:05:00
内核。
陈婧霏 01:05:02
模仿,我抄的是谁,我抄的是贝托鲁奇。对,但是这些人他们也会受这些影响,是因为都在影视文化,对这些流行文化肯定都是跟。
张潇雨 01:05:16
我抄杨定一差不多没关系。对都一样的,都是靠抄。
陈婧霏 01:05:21
它,就是The Dreamers,就我一直,然后后来慢慢的发现这个就是什么清醒梦,就是扮演,这些好像很通,而且不用那么佛系的,好像得放下一切。我也可以在戏梦巴黎里面充满了野心、欲望、混乱和那种野性原始的那些东西,然后那些人里也有很多缺陷,就像我说的是,因为我说的比如说女性化,我们谈到女性,我觉得我应该是那种,怎么说就是那种很caring,很loving很sweet,就大家认为的女性形象是好,
张潇雨
母亲一样。
陈婧霏
对,而且其实小的时候一直想觉得那样才是对的,我希望,甚至到去年开始,我都一直希望我成为那样一个人,给大家很温暖,永远很阳光,因为我发现再忧郁的人,哪怕你说那些摇滚乐队,大家认为很酷很叛逆的人,
张潇雨
重金属。
陈婧霏
或者很颓废的那些,他其实也喜欢阳光的人。
我后来发现了从他们蛛丝马迹发现了,他希望一个被治愈,我觉得这是human nature,是喜欢comfort。
张潇雨 01:06:47
我总爱说人这一生来到世间就是接受就是治病来的,某种程度上就是来疗愈的,因为第一人生很苦,又扯远了,但是还是可以扯一下。
如果我们想象一下,我反正这可能是有点我的底色,我觉得第一我是相信有很多维度的世界的,这地球只是一个维度,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作为一个孩子,婴儿生在这个世界,就是它有一个东西是注定的,就是这样我们要注定经历很多苦,这个苦可能是与家人的别离,然后自己喜欢的人不喜欢你,然后生活中的各种挫折和失败,你在社会上看到各种乱七八糟新闻,伤痛对吧?你看到别人受伤害,你可能看到猫猫狗狗受伤害,然后你自己可能考试考不好,别人骂你,或者是你向往一个事你做不到,我觉得苦是人生主题,真的。我微博为什么叫Vicodin?最近我在重看,可能关注我的微博的人就知道我微博名字叫Vicodinxyz,xyz是我的名字,Vicodin是一个药,它是一个著名的止痛药,就是你做完手术然后骨折了或者什么,你可能要吃止疼片。
陈婧霏 01:08:05?
我一直以为是一种比特币。
张潇雨 01:08:07
什么鬼?我是我很早就用这个名字,其实因为来自一部美剧,叫豪斯医生house doctor hous。主角就很爱,他就这个药上瘾,他是一个瘸腿的人,然后他反正经历某种手术,反正最后让自己瘸,他医术特别高明,但他自己瘸腿,然后他由于手术完了,要老要吃这个药,就这个药上瘾了,所以它是一个有点瘾君子的感觉,那就没事倒药瓶上吃两片这种给人看病,然后小时候很痴迷于这个角色。
陈婧霏 01:08:42
你看,你也是喜欢有点
张潇雨 01:08:55
我就喜欢dark的、邪乎的。
陈婧霏
但是你知道这种能量,在男性里大家都喜欢这样的。
陈婧霏 01:08:59
毒师,它会给人它是一种魅力。但是所以我就说一开始我不太能拥抱的这种比较偏dark的,这种感觉放在女性上,刚才其实我用任何一种什么羡慕嫉妒恨,我都没法形容,因为它就是一种色彩,因为我知道我骨子里天生不是那种,就是那种天使,因为大家感觉那种,我也想成为那样,这也是我这两年的一个挣扎。因为我好像觉得,包括像刚才我们的红娘Cindy,她也是一个那样比较大体上比较阳光的。然后我像说有的时候我开的玩笑就是今天已经很收敛了,但是经常会有一些刻薄,但是我这个刻薄是天生的,可是我不是一个刻薄的人。
张潇雨 01:09:58
对,我知道。是你的一种惯性和底色。
陈婧霏 01:10:01
对一个色彩,这个色彩以前我又觉得挺酷的,又觉得想摒弃它,对。
张潇雨 01:10:06
因为有的时候会伤害别人,或者说影响到别人。
陈婧霏 01:10:09
或者我可能信念里觉得就得要那样,就是要阳光到底才是好的。
张潇雨 01:10:19
那肯定不是,那没有,因为是你有什么你有这个执念,或者说你的女性的身份角色会给你。
陈婧霏 01:10:27
包括我刚才说反馈就歌里是温柔的,当我露出我可能强势要把事情get it down的时候,我必须得稍微去push一下我不能一直被欺负的时候,我盔甲上来的时候,它不招人喜欢,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拿那个东西伤害任何人。
张潇雨 01:10:50
是是是。我就勾起了一些回忆,然后最近特别有意思,我经常觉得人潜意识里都是知道自己在干嘛的。我最近特别莫名其妙的开始重看doctor house,literally就是like半个月前,然后现在看到第二季了,一共才有七八季,这是我大学最喜欢的,04年的美剧,这是18年了,我大学那会儿就是有一点美剧热吗?你知道什么越狱prison break,还有 Desperate housewives等等,还有什么gossip girls。
陈婧霏 01:11:23
后来modern family。
张潇雨 01:11:24
modern family都0910了,好像我印象里。
陈婧霏 01:11:28
挺早,你说那13年开始就什么gossip girls。
张潇雨
没有,我说04年。
陈婧霏
04年,我还没出生呢。
张潇雨 01:11:42
什么鬼?然后04年我在大学,我当时看到可能有一点点自我剖析,我为什么喜欢这个东西?我最近在思考我为什么重看,是因为其实我有一种,因为我最近感觉对自己的了解和对自己的解放,都有一点重新打开,所以我就会有一点想说,我要看一看我当年为什么如此沉迷于这个东西,因为我总觉得我有一个我可以说是我觉得很重要的观点,我觉得人从小其实就知道自己喜欢什么,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或者自己被什么东西所吸引,以及自己应该干什么,很小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只是我们需要花费半生时间来重新找回来它。然后比如说我就经常想起来,我小时候某一件事,我可能喜欢一个东西,或者我很想我觉得这个人挺好的,后来我就把这事忘了,然后我就绕了好多圈它又回来了,所以在玄学里,就这个玄学我不知道用词对不对?它有一个词叫忆起,是回忆的忆,起是起来的,就忆起你是谁,你其实知道你是谁,你很早就知道,甚至你出生那一刻你就知道,只是你后来用社会的教育、规训,整个这套知识科学等等东西把这东西抹了,让你盖住了,然后让你忘了你是谁,所以玄学里叫忆起,
陈婧霏 01:13:08
就我觉得特别有意思。我也是想说,我说我这次来,我说我好像知道一想起我是谁了,我给你发的。因为以前我觉得我这次的可能一个感觉,我觉得为什么我们觉得都准备好了,是我们混乱都统一了。
张潇雨 01:13:25
准备好到已经1小时15分钟还没讲正题,没事。
陈婧霏 01:13:30
我觉得这个是最真诚的一个去讲,我减肥看似是一个很那啥。
张潇雨 01:13:36
减肥只是最后那一点点。
陈婧霏 01:13:38
对一日三餐吃什么,动怎么动,我觉得咱俩真的没减到可以去给人上课的程度。
我觉得我这能聊也是因为第一,我觉得我不怕袒露我的肤浅和任何,因为真,就是最高的那个什么。另一点是我觉得我到现在我会把这些混乱的稍微统一了,稍微我自己感觉我没有在推,把一个东西推出去,为了统一。
张潇雨 01:14:10
我懂的。我来给你一个经典的比喻,就是你现在弄一块拼图积木,原来你是想说我把这三块扔了,然后我拼是不是能拼,现在你是把它能真正的能搭在一起,能差不多这种感觉了,对。
陈婧霏 01:14:25
因为以前我觉得我就是一个fusion的菜,然后这个东西我都不知道这个味是啥。
张潇雨 01:14:31
很难调和。
陈婧霏 01:14:34
然后我就想要不我就主做中东菜,要不做东南亚菜,东南亚菜味道也挺丰富的,对。但是感觉不对,也不是就算最丰富的某一种菜系,也不是我。
张潇雨 01:14:44
少了三样调料没用,少了几样原料没用上那种感觉。
陈婧霏 01:14:49
对,所以我以前的矛盾是我之前也说过,很多人有时候会给你贴一些标签,觉得我音乐是复古什么的,然后我一直就觉得说我喜欢经典的东西,但是偏巧经典东西好多在过去,但是我真的不是一定喜欢过去的东西,然后我觉得很多审美是不会变的,可是我们又应该流动,这也是我之前的一个小混乱,但现在它能统一了,怎么又不变又在变,对。然后就像你刚才说的,就是因为很多的变,其实现在的这些变化还是为了在找最根源的里面,这些变其实为了这个。
张潇雨 01:15:43
为了内核的那个东西。
陈婧霏 01:15:45
为了内核的真实足够真。
张潇雨 01:16:57
我觉得,其实那天霸猫我跟她聊天,她教会我一个词,我也还在咂摸体会,它叫脱落。其实上她说你内核上面是盖着什么东西的,你很多东西你得让它自然的脱落和你的剥落,或者是她说人是心是外面是裹着很多谎言的,谎言有的时候你自己告诉自己,有的时候是社会告诉你的,有的时候是历史上你经历的某些事儿,你妈你爸你男朋友女朋友各种告诉你的,最后它都把你蒙住了,你得把因为当你这些东西脱落以后,你真心出来的时候,你就想干什么都是对的,所以我小时候特别,我又回到刚才我说人都是小时候就知道自己干嘛,你看我小时候什么玄学,什么这那都不懂,因为我都在学习,然后准备考大学对吧?但我给人家叫什么写同学录,从初中开始,而且小学还不太懂,从初中开始我就两只写两句话,一句中文一句英文,英文要装逼,但是英文什么,一句话,就是说叫做王尔德叫life is too important to be taken seriously。就是人生不要那么严肃,就是你人生太重要了,你以及不能把它太当真,因为你太当真其实是一种努力符合社会的那套范式的东西,就是你得游戏人生你知道吗?
我给人的很多印象,这个人是一个player,这个player不是说我要搞男女关系的player,人生是一个游戏,你要去在,是你的游乐场,你要在里面玩,这是我特别内核的一个特质。还有一个就是什么?就刚才我说的叫做随心所欲不逾距。我觉得人最高境界不是说什么40知,什么50知天命,40不惑是吧?就好像是70,对,我具体我甚至都忘了,就什么是最佳状态,随心所欲不逾距。我当时就有一个朦胧的感觉就是说人可能会某些程度上你达到一个状态,就是说你你,心的感觉位置对了,你一起手做任何事情,哪怕你做一个很小的事,我拿快递,我先迈左脚,我干一个什么项目等等,大事小事都可以,都是对的,你随心所欲,但它又是对的,我觉得这很小,我就朦胧的知道,这可能是人生的最高境界,因为你初中高中才学点古文,对吧?那会你大概知道,后来早忘了这个事,因为也不写同学录了,你也不知道,但后来我就可能30多岁的时候我又想起来了,我觉得什么三十而立什么的,我就觉得不惑,就扯淡,那都是不能说扯淡,我觉得不重要,重要是什么——随心所欲,但随心所欲,你得还是对的是真的。因为随心所欲可以很多种,比如我现在就是说我要去欺负这个人,我要去干这个人,我要去买法拉利对吧?你可能有很多假的东西,但你随心所欲不逾距就是最高的。
这些东西都是我小时候就知道的,我并不是想说我多厉害,我领悟多少,不是我这人小时候很单纯的时候是非常清晰的知道自己渴望什么东西的,其实我就渴望这个。所以我才后来慢慢去非常在意去修这个心,我都不觉得我都不知道我能不能达到,我也可能有可能不能,这一世不能下一世再说对吧?但我觉得小时候都知道,然后小时候为什么看house,你看还能掰回来对吧?我觉得什么这个人就随心所欲不逾距,因为这个人我给你大概介绍一下。
陈婧霏
我看我看过。
张潇雨
你看过,或者我给大概给听众介绍一下,他就是一个那种那种特别顽固的招人讨厌,就是世俗层面上看很招人讨厌的那种怪大叔,他就是极其刻薄。然后比如说人家你理论上你给别人看病都是要caring对吧?你要关心他等等。他的名言就是说People always lie,他就不相信任何一个病人,病人跟他说你之前吃什么了,怎么得的病等等,他永远不相信病人,他自己能甚至能派自己底下的医生撬他们家病人的门锁,然后进去看他有没有对他撒谎,比如说他说我没吃毒品,或者说比如说我之前怎么样,所以他一边看病一边抓出来什么出轨嗑药,反正就是什么亲妈不是亲妈,亲爹不是亲爹,有各种事都是people alwayslie,他就永远拆穿别人的谎言,永远极其刻薄,对待关心他的人他都是也极其的有距离感,因为他就受过伤害,很ptsd的那个人。但他同时理内核肯定是很善良的,就是想把别人治好,然后其实也自己想医自己的心病,当然他前提也是医术特高超,然后我觉得这人就是活明白了,当然是一个角色了。我小时候就想当一个别人都讨厌离不开的人,你别人都讨厌,你说其实你就不按规矩办。
陈婧霏 01:21:44
讨厌其实也说明大家都爱你,某种程度上。
张潇雨 01:21:47
就是这样的,因为爱跟恨都是最极致的能量了。就是这样都是最极致能量,就是别人很讨厌你都但离不开,其实就是你就随心所欲不逾距了,因为
陈婧霏 01:21:58
被讨厌的勇气,那就自由了吗。
张潇雨 01:22:02
对你就自由了。
我靠,你就爱谁谁讨厌或者什么,但是你需要我,但是这个需要并不是我多厉害那种需要,而是说我们是有很深刻的连接的,就这种感觉,然后我觉得我靠,这种感觉特好,小时候就很沉迷,因为18岁就沉迷这种特别牛逼的能力特强的叔叔对吧?所以我现在这些执念我觉得慢慢都脱落了,我也觉得很好,但是我觉得很多东西我都能仍然能纳入我性格和和我人的这一部分,但我不会执念于做那个东西了,但我我的就明白了,最近我回看其实我想找我小时候到底想什么,所以我20年18年后,又重看这个剧就很好很有意思,对它的清晰度也不是很高还行。色调调的都很。
陈婧霏 01:22:43
很现在好多剧都故意调成那样了。
张潇雨 01:22:46
是吧?包括Breaking Bad我还没看,你刚才说绝命毒师。我觉得他你小时候喜欢什么角色,然后他内核是什么,如果你把它剥离得很清楚,你会知道当时,自己当时为什么喜欢。
陈婧霏 01:22:58
我明白,我现在明白了,我明白你搞这一波了。其实因为你可能有一个人设可能是我想成为的那个,或者其实比如说,就说我可能刚认识你的时候,我会觉得你是一个非常 Helping那种,然后完全没有任何阴暗面,我不是说现在不是这样了,也是这样,但是我现在也不完全只欣赏这样的,因为我原来可能会觉得说我没有那么大的阳光力,然后或者是当时我不觉得我有那么大能力,因为我没有取得任何世俗意义上的成就,甚至我自己还care世俗意义上的成就。
张潇雨 01:23:45
我也care。没事你去,对明白。
陈婧霏 01:23:47
所以当时我会觉得说,我可能想成为你这样的,因为我比较阳光的,就是更阳光的,或者刚才当时我说就是说因为我也在里感受到了,首先我自己是有一些创伤,让我有一些攻击的一面,但是我又知道我其实小的时候也是一个大言不惭,也是一个挺可爱的人。
张潇雨 01:24:13
傻不楞登的。
陈婧霏 01:24:17
然后挺憨的。
张潇雨 01:24:13
乐观开心。
陈婧霏 01:24:17
而且我一直都是大家那种开心果。其实现在也有这一面。
张潇雨 01:24:22
因为你很损,很接下茬,然后就那种很欢乐的那种,你有这个东西。
陈婧霏 01:24:28
对,然后就算不是这样的话,我也是其实挺正面的,正面能量的这么一个人,但是我又知道我可能内心是有邪的那种东西。
张潇雨
黑暗的东西。
陈婧霏
我觉得那种东西,黑暗就很难拿中文去形容,就是 dark。对,dark side,然后但是我觉得那个东西是。
张潇雨 01:24:53
每个人都有,真的。
陈婧霏 01:24:54
是有,是非常有魅力的。
张潇雨 01:24:59
对啊,我觉得我跟你的感受是怎么说,你觉得你可能有点,就至少当时的你有点不能说羡慕,或者说你希望这样,我就是一辈子都特想黑暗。
陈婧霏 01:25:12
没有,我现在明白你为什么做这些,我不慢慢明白了。
张潇雨 01:25:15
我就要有那个东西,对。
陈婧霏 01:25:18
然后你可能本来那里也有那种东西。
张潇雨
我有。
陈婧霏
因为邪恶的人,他所谓的邪,它其实就是更不怕被讨厌。
张潇雨 01:25:27
而且邪很charming,很有魅力。
陈婧霏 01:25:29
对,他更自由,它更自由的一个原因,自由原因,而且我觉得它,或者是说以前我为什么不想把那些东西释放出来,我觉得它可能意味着自我或者是那种selfish。以前我怕触碰这个东西
张潇雨
自私,yeah。
陈婧霏
但现在我,另外一个我学到就是selfish is the best thing ever,某种层面上,这也是我这两个月。
张潇雨 01:25:57
搞好自己,就是很重要,自私非常重要。
陈婧霏 01:26:00
对,然后之前我觉得那些东西我好像,它们是一体的,什么野心、攻击、强势、自私、自我、自由。我知道我一直是一个很向往自由的人,就是所谓的邪也是来自于这儿,然后或者周围的人会觉得说,我表现得很我非常擅长去表演,蛮不在乎。就是这个东西,如果我不告诉你我的心理路线,所有人都觉得陈婧霏根本不care她胖没胖,这种其实我I care the most。
张潇雨 01:26:41
你极度在意,我也是。
陈婧霏 01:26:43
我极度在意,但是我为什么能x来that,我本质自由那个因子还是挺强的,但是我当时分不清楚自由、自我、自私这些,而且这些在女性上是一个不好的东西,
某种程度上。
张潇雨 01:26:57
我突然想到一个词,我觉得很精准,现在大家不是很爱说,就是黑化,对吧?对,其实黑化就是自由,就是大家为什么会开半开玩笑等等,就这个词被拎出来,黑化你就不care了,然后你就要自己是女王或者男的之类的,黑化了就很牛逼对吧?
陈婧霏 01:27:18
对,你包括你像我,其实我从来没有对任何,我没有任何的恶意,但是我会,你看比如说像猫老师或者像Cindy什么,大家基本上她永远都是说鼓励大家,都是说的好的一面,永远都是温暖的,然后可是我有的时候我就会习惯,但是我都当面吐槽对吧?我认识你,第一次时候我都已经。
张潇雨 01:27:49
开始黑我了。
陈婧霏 01:27:51
第一面就黑。
张潇雨 01:27:52
也就是我心大我靠,没有开玩笑。
陈婧霏 01:27:58
对,然后所以我就特别渴望是像那种感觉,她们好像真的是像天使,她们给人大家很多温暖和光,然后就会觉得那样好像才是对的。我刚才忘了,我想到一个特别牛逼,但是我刚才给忘了。
张潇雨 01:28:22
对,我就觉得,我觉得我某种上我也走的这段路,是因为我也是一个总体来讲比较阳光乐观,caring然后我也愿意帮助人对吧?这些都是很多认识我的人对我的评价。我自己就有一个感觉就是说,这是又回到我们跟减肥也非常相关,但我可以先说一下,我那天跟一个朋友说,就跟Jerry他爹说,就是我们国家一个网球选手,不重要,就是我的一个很好的朋友。我说我为什么,因为他那个,我最近在打耳洞对吧?最近我想打耳洞,正好有些听众可能知道可能不知道,然后因为我的两个好朋友,就是我的朋友,Jerry他爹和Jerry也都有耳钉,都有耳洞,两个男生,然后我说我也要跟你们搞一个一样的,当然我自己也想搞,然后他们俩都是应该钻石的,我也弄一个钻石的。这个点,这很小的一个事,很有趣的事。但是我想说的是,我那天跟他打电话,然后我们就聊天,我就说我为什么要搞这些东西,除了我确实想搞、觉得有意思,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其中有一个重要原因我觉得是,我觉得我和我身边那些朋友,包括你,其实我们都是那种自我探索比较多的人,自我探索比较多的人,然后其实我总说一句话,就是说如果我说我对我这个人身上有什么最重要的能力的话,或者最重要的成就,我觉得我对我自己的了解程度应该是世人中非常高的。
如果把每个人对自己的了解程度排一个名打一个分的话,我可能是极其前列的,我可能是全世界70亿里边人的前可能1万,我就一种比喻,我对自己是非常了解的,这个东西就会带来一个,这个东西当然是非常重要,因为得意忘形,包括我大家都是很鼓励所谓自我探索。但这个东西它带来一个反面,我就跟我的朋友在思考,就是说,这个东西带来的反面就是你对自我的叙事特别牢固,因为你对自己太了解了,你把自己了解的倍清楚,你了解的过程一定是你用很多形容词、描述性的话语,然后等等,你把自己聊得特清楚了,你可能会说我是这样的人,或者甚至你都不会那么具体,或者你会非常具体,我可能是你不会说我是一个内向或外向,这太粗糙了对吧?你可能会对自己有特别精细的对描述以及对自己有特别强烈的感知。然后我们就说这样的人他是在人群中,如果说那什么一点是很清醒的对吧?你很了解自己,你很清醒,你很明白自己在干什么,但反过来就是说你很容易到,因为我们都30多岁对吧?奔40了,你很容易就固化下来了,因为你很清醒,然后你对自己那个叙事,你对自己的描述是非常的固定了,它已经非常的确定化了。然后我就说这时候其实最危险的,就是你最自洽的时候,最危险的时候。
陈婧霏
就是我之前说那个嗑瓜子。
张潇雨
对就你很危险,然后我就觉得一定要。你看呼应来呼应了我们今年目前上线的之前上的唯一一期博客,我1月份录的就在海南三亚,粉发向上,我当时也说了,我说我要染个粉头发,我就强烈的感觉我应该干这个事儿,但是我有点不知道,而且我当时说了我要瘦下来,然后染头粉头发,但是我有点不知道这个事就会怎么发生。但我有一种感觉就是说这事今年会发生的,然后在漫长的过去的八九个月里,每个人都在问我,张老师染没染粉头发,一会这问一问,然后他还会说你怎么没染或者怎么样,我说了今年这个事会发生,他就是今年现在还没到今年对吧?后来我也不解释了对吧?然后这个事就像马上就要发生了,10月份肯定会发生。我那个点就是他用一种我最想不到的方式,以一种奇妙的方式运转,让我瘦下来并愿意去干这个事了。但他里面最内核的东西就是我知道一个人,这个东西只是一个工具,就是你染头发扎耳洞,我觉得都是一个,我那天还跟开玩笑,我说再买个法拉利,就是中年危机三件套对吧?但是我觉得其实很重要的是,你打破自己对自己的叙事,我原来觉得这些东西跟我都没有任何关系,我甚至都觉得我没有说我因为干了这个事我一定会怎么样,或者是我现在很酷,我这些事都没有,我想干点那种以前的我完全不会干的事儿。以前的卤,你可能不,就是三年前的,你不会想到自己上一综艺节目,或者说你觉得你自己,你懂我意思吗?我觉得我现在就想干什么事,我觉得这事越跟我没关系,它合理合法,我就要去干。
陈婧霏 01:33:14
但这跟你之前说的,你不是一直都知道你要做那个,你一直都知道,小时候你就知道你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对,但你现在又要去。
张潇雨 01:33:27
就一起嘛,我也知道。但我也逃避,因为你越知道就要逃避,你看我是怎么逃避的。第一不买任何衣服,我总是哪几件。第二就是你有非常丰富的理由说,那些东西不重要,你染个头发又累又麻烦等等,或者或者对吧,只有中年危机的人,只有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只有自己瞎折腾的才会搞那些事对吧?可能下一步真的要买法拉利了,对吧?你懂,因为你会,我觉得人都是要逃避那个。这次我最大一个收获就是,人当你面对自己很核心的恐惧的时候,你会,霸猫的话,你会建构巨大的防御工事来保护自己,不去触碰核心能量,那个核心的东西。防御工事是什么?你会用各种方式,比如说,你说瘦下来就,胖瘦无所谓,人要接受自己对吧?或者我也不搞,我又不是运动员,我干嘛非得保持那么好身材对吧?或者我健康最重要,或者是等等。你会建构一大套叙事,然后你会把自己的整个生活方式都培养成跟那个东西相反的,然后并达成某种自洽,但你心里隐隐的知道,其实你还是有点想染头发,这染头发是个比喻,我觉得听众不一定完全理解,但我不想说的太清楚了,但这个防御工事是非常妙的。我觉得大家可以去体会,包括大家可以去体会,就是你为了不触碰自己,其实知道自己特渴望的,那个东西,同时又害怕那个东西来,那个东西,筑造了多少的防御工事,可能你这辈子的使命就当一美女,不是你,就是任何人,可能是谁,不是我说你的使命不一定是这个,不是说你当不了不能是好看的人。
陈婧霏 01:35:16
你把这个删了,这解释更那个啥。
张潇雨 01:35:21
对,你可能就想当一个不劳而获的美女,内心。我随便瞎举的例子。
陈婧霏
我是这么想的。
张潇雨
对,然后但是你要,你筑造的防御工事可能就是你要学习,你要获得知识,你要有才华,你要在工作中。
陈婧霏
要当一个邪恶的美女,黑化的。
张潇雨
对,然后你想当一个黑化的美女,你可能要就说我渴望阳光对吧?你每天都劝服自己说我渴望阳光,你想是不是这样子?这就是你的防御工事,因为你要不断的劝自己阳光,好,你为什么要不断劝自己?因为你要觉得阳光好,你不用劝自己,不用。
陈婧霏 01:35:56
我的问题是,我其实有点,比如说你的主人格或者说你呈现出来,而且已经被认可,取得了社会性成功的这么一个东西,是一个有正经职业,然后又阳光又非常helping,而且已经帮助了很多人这么一个,他是上得了台面且decent。但是我的这个东西是,首先阳光是,其实我后来发现我渴望的不是阳光,我的形式是挺黑化的,然后这个东西好像是,不太是我的本色,然后也是我真的想成为的,我觉得是很有魅力的,然后也是我一直有的那个因子,但是它好像不是那么被允许。对,然后也没有成功案例。
张潇雨 01:36:51
但你换个角度讲,我越上得了台面,他对我就是越大的束缚,你想是不是对吧?因为他被太多人接受了,你就更难抛弃,干脆,所以一起黑化也挺好的。
陈婧霏 01:37:03
但是我其实不黑化,就是我黑化的,后来我说我为什么这次能做得了,统一在哪了?我觉得我不妨碍又是黑化,又是这种邪点,但是可以非常caring和loving。对,因为她们可能外在是那么一个看上去就很亲切阳光友善的女生,我可能一开始那个色调就是一个墨绿色的,但是它那只是一个形式,我把它统一在,是这个统一。然后让我知道我也可以尽情的更墨绿,更去黑化,然后也可以更有能力去给别人爱。是这种统一。就像我可以更男性化,我也可以更女性化,这两个的边界还有好多没有展开,然后把他们统一的方法这又说回来了。我找到的方法我觉得也蛮好用的,就是扮演。为什么说回来?
张潇雨 01:38:17
你说你的扮演是在每一个维度上扮演吗?
陈婧霏 01:38:20
不是,后来我发现我觉得比较有用,而且我觉得我挺推荐给很多人,就像说我觉得首先每天你要告诉自己,你想演谁都可以演。但是为什么我觉得不是所有人都能像您那样,就是说今天演个对Larry Iverson,因为你哪有那么大心量,你说我能去演他,你得心里得多自信,你得取得一定成就,然后且又有一些傲气。
张潇雨 01:38:54
反正对自我的认可要很强。
陈婧霏 01:38:56
要很强,你要特别高的信念感,你要是一个真的好的演员,你才能说把他的力量借给我抓过来,抓过来那个时候是有用的。但是一般人你比如像我,如果我上台我需要很自信,如果我现在想我是Mariah Carey, Taylor Swift, black pink,我虚啊。反而可能起反效果影响你的,因为我知道在骗自己,所以我反而是从什么样入手,这是我感觉到的,因为有的时候你比如说如果今天我也可以演一个什么,我就没必要拿出那么大的就是角儿来,那我怎么办?或者说我突然有一个想法,这也是有一次演出,这就要说到一个对我减肥非常重要的一次。我7月底在昆明有一场演出,然后好死不死,演出里它偏巧有电风扇,然后在舞台上是有地扇,就是趴地扇的。然后我就整个人被吹起来了,吹起来,因为我后来发现我一个只要有风就活了的人,比如说以前可能我录视频什么拍照,如果我有一个风扇在里面,我可以拍的比没有风扇要好很多,完全不是一个人。然后那个时候我才没意识到我就已经在演上了,这个演我当时没借用任何一个就是具体的道具,具体的神或者说厉害的人,但是潜意识里有了,因为氛围和那个空间让我相信了,所以当时那个东西我就发现我就是一个风person,所以那个演出里我唱的好的程度,这个是自我主观感受,当然也有些客观的就是水平。然后包括我整个人开放的程度很多表情,然后很多其实我一直都在体内,我一直都觉得我是一个会表演的人,但是就在节目上你让我会觉得我是很死板的,我自己很失望。
张潇雨 01:41:21
另一种封印。
陈婧霏 01:41:23
对。然后吹动以后我会觉得那是我,那又太不是我了,这是两种感受。第三种感受,那种是我又不是我的感受,太他妈爽了,然后从那一直瘦的高歌猛进。那个东西,它让我找到了你说的自我,但是我是通过不是自我来达到的,那怎么达到呢?我那天上场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其实是一个平足,所以我是没法穿高跟鞋的,所以当时在什么综艺什么这些我都是走路都不稳,然后而且我内心还想装得很帅气,这些都造成了我的一些想太多、不自由,然后拘束,这些东西还凝结成一个什么,最后都会暴食,因为我觉得我在骗人。我刚才说那么多,我说我一个人要当一个队伍去谈论一些压一些价格,但下一秒钟我要去里面演,好像很唯美的氛围,这个时候让我没法面对一些可能喜欢我歌的人,因为我觉得我在骗人。
张潇雨 01:42:48
明白,你觉得你自己假、虚伪。
陈婧霏 01:42:53
但是那些美感东西,是我真的灵魂里是与它共振的,我真的不能再真了。可是现实生活中那些处理棘手问题的人,也很真。
张潇雨
鸡毛蒜皮的困难。
陈婧霏
对,那就混乱了。然后黑化和温柔的这又混乱了。到底要做自己还是要扮演呢?又混乱了,我到底是善良的还是嫉妒的又混乱了。我每天有很多混乱,我一方面很了解自己的情绪,但是这些情绪太对冲了,有点这种感觉,然后所以我会觉得说你们喜欢我,而且包括有些人他其实说会觉得很受我这个故事鼓舞,我知道这些东西是真心的鼓舞,而且我相信我是有很强大的信念感和爱能够越来越带给别人,这是我的一个使命,也是我希望通过做好我自己的事情传达的。可是我在骗人,因为我没有那么洒脱。
张潇雨 01:44:01
没有他们想象中的你的那么完美。
陈婧霏 01:44:03
对,我还会为一双鞋我穿不了而战战兢兢,我还会暴食,我也会肠胃,自己都会嫌弃自己,有很多的自厌,然后自己其实那是一种自我惩罚。然后你再看评价,虽然有很多骂的对吧?但是那种好的评价会更让我觉得自己羞愧。但另一方面我可能又觉得自己怀才不遇。
张潇雨 01:44:35
懂懂懂。
陈婧霏 01:44:39
真的就是这是非常内心的感受,我就觉得我在骗人。
张潇雨 01:44:44
撕扯、矛盾,极其的撕扯和矛盾。
陈婧霏 01:44:47
对。然后就是那一场在昆明,首先云南它就是一个福地,福地,我的福地,而且它就是一个很自由,很风很野。我们盛夏的时候在云南22度的气温,一路那个风已经把我整个人就吹高潮了。然后正好我整个专辑的照片也是很随机的,就在云南拍的,然后在大理拍的,也是因为有风,然后正好当天在一个室内怎么说很局促,然后突然有了一种风的野性,我觉得我就忆起了,用您的话说忆起了,那可是彻底的忆起了。然后这就要说到我刚才想给大家推荐的,怎么能够在日常生活中随时随地的你都可以level up的方法。那一天我看到那个风,然后把大家的烟都吹起来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这个地方是我的。
这个Life house,我每一次去都是新的地方。以前我会很紧张,因为每个地方这个场都不太一样,然后有些调音调的不好都会影响我,或者有些地滑不滑,我都会怕我动太大了,这些都让我不自由,但是我必须得注意它,特别是你要。
张潇雨 01:46:24
不是主场,你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人生地不熟的地儿那种感觉。
陈婧霏 01:46:28
然后后来在云南之前,我的感受是我不太,越来越不怕这个了,是因为我经验多了,从综艺之后明白,但云南这块就是I own the place。
张潇雨 01:46:45
这就是我的地儿。
陈婧霏 01:46:47
对。然后你每一次其实是根据这个地方去给自己一个角色的,因为毕竟你人扮演,你不能在空气,你不是那种话剧演员,不可能的。对,所以后来我发现我的支点在于环境。
张潇雨
场。
陈婧霏
对,在于根据那个环境flow,所以我会就是说今天去这样明天去那样,所以如果我一own the place,我就想这个里面再加上我之前喜欢那些属性,比如说有点邪的,然后就像电影里角色。戏梦巴黎里面那个角色,或者我一些我喜欢的人,然后比如说可能有一些这种,我今天想加一个有点老牌的那种乐队主唱,女主唱那种有点嬉皮,然后假如说举个例子或者说什么,因为我很喜欢Kate Moss。
张潇雨 01:47:51
Kate Moss是一个超模。
陈婧霏 01:47:54
对,就是她的永远是很playful,然后她又是真的 on herself。然后她又不太在意,其实她不是那么没有大家想的爱玩,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给我的一种感觉会让我想要be like her,然后她也不是那种很sweet很乖很one dimensional的那种人。
张潇雨
也很多元。
陈婧霏 01:48:24
然后我可能会抓一些,这个时候就有了一个我自己的visualization。
张潇雨
明白了,上身了。
陈婧霏
其实是这个状态,就是借用那些人,但我不会说我此刻就扮演她,但比这更有用的咒语就是I own the place,这是我的,每次进来我就告诉自己。
张潇雨 01:48:56
我好想说烂梗,没说完。
陈婧霏 01:48:59
没事,有的是空间。
张潇雨 01:49:01
对,我就想起动感地带了,我的地盘我做主。
陈婧霏 01:49:10
我觉得这个很对,就这样但大家都做不到。
张潇雨 01:49:10
而且你这个职业我觉得你就是搞演出的,也不是搞演出,你就是艺术家也好,或者搞演出,就是你需要演出吗?你演出本来就是show business对吧?
陈婧霏 01:49:24
我觉得。
张潇雨 01:49:24
更要这样了,你就要用了,就是要,我靠own the place有吗?
陈婧霏 01:49:40
有吧?
张潇雨 01:49:40
可以,对。
陈婧霏 01:49:44
我觉得它好用的就是,你哪怕你今天去面试或者在办公室,对吧?或者是你在一个同学有的时候,我可能以前上学的时候连小组聚会我都没法own,我都会觉得很别扭,因为不太对劲,你就会开始扮演就开始收紧,就开始。但是我就觉得说任何一个场景你都可以想象,大家都在期待你要说什么,这种感觉。大家都在等着你开口,你就是那么的重要,这就是你的地方,不是光在舞台上哪都可以试,你一开始去做这么一个心理建设,比如说我以前是真的我上学的时候我做一个小组报告,大家会觉得我很内向,或者有的时候录音室里就一个人,我都不好意思唱。因为有的时候我会预设很多,我觉得那个人可能觉得我唱的唱功差,或者他不懂我这种感觉,他不觉得它有价值,然后他也不觉得有价值,我也没有自信了,就一切就恶性循环。甚至我上高中初中都不是一个大家会觉得说就都是很慢热的人,但是熟起来会觉得很能说。那些那种陌生不安的东西我体验太多了,因为我非常敏感,然后一不安就收紧,一收紧就。
张潇雨 01:51:21
就不扩张了。
陈婧霏 01:51:21
不扩张,你慢慢又觉得你自己是那样的人,就像你说又被遮起来了,遮得更多了,我觉得任何在一个小场景里,你可能你可以试试这一个咒语,就是我不是说你,你不需要。
张潇雨
我可能戏太多。陈婧霏
这是我的。你可以有各种不同的地方,这些地方可能完全有些不是你的那种,你的劲或者你的调调。
张潇雨 01:51:46
其实我也需要,网球场很重要。
你会怯场,也。打比赛会紧张,
陈婧霏
对,大家都等着你打。对,而且大家都觉得你。
张潇雨 01:51:57
我今天就是来表演的,就是来给大家一个美妙的时光表演,拿出我最好的水平。
陈婧霏 01:52:05
然后那一场也是我明白一件事情,我觉得什么唱歌、跳舞、音乐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量,对是这样,而且这也是我想做的,我想创造一个空间叫别处,这也是说到了我瘦的一个核心的内核,就说了这么久,从我们怎么认识到这儿,其实看着绕了很多圈,但是是一个很完整的,我很真诚的一个内心的过程。怎么说我靠,缺乏睡眠,
张潇雨 01:52:56
我有几个想补充的,正好你歇会喝口水,我们听到这的,有耐心听到这的听众应该就已经发现我们就一直在骗大家没有减肥的事儿。但实际上它就是一个非常真实的减肥节目,因为我觉得身体都是我们的钥匙。我说对于咱俩来讲,身体都是很重要的要素,我这次有一些成功瘦下来的迹象,其实也是一个很漫长的心路历程。我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讲,我感觉都聊飞了。
陈婧霏 01:53:38
可以都讲了。
张潇雨 01:53:39
不,都特别好。我两个东西想补充,一个是我觉得我们刚才你说的,你克服,比如我觉得我减肥,其实我都不愿意把它称之为减肥,不愿称之为减肥。
陈婧霏 01:53:56
我也不愿意,但是你上来就一直在说。
张潇雨 01:54:00
对,但是我觉得这种感觉很重要。其实我觉得我们通过一系列的自我发现和在心的层面上去,heart心的层面,去了解自己的过程中,其实让我们的身体和状态回到了一个更健康和有能量的位置。比如对我来讲,其实什么叫,其实不是减肥,其实我本来就是应该这样的,由于我把我脱落了更多的谎言,我对自己更加的深入的了解,以及我心放置到了比以前更对的位置,我把很多东西,很多混乱的东西更加好的整合了,其实我的身体就会回到一个它配得上的能量的层级的位置。因为我,100我不知道,其实我好久没量,也有一点没量,比如我140斤的时候肯定比我180斤的时候能量好很多,it's not about说我多fit,也不是说我更帅了,也不是说我肌肉更多了,你这两个人在这两个状态下,或者说至少咱俩因为我觉得我们俩其实在身体上的课题是很深重的,因为有的人可能身体上的课题不深重,他可能他就一直挺健康或者一直这样,他也不觉得是个问题,有的人可能比我们胖对吧?但是他可能觉得不是一个问题,他也很顺他也很舒服,甚至他胖给他带来更多能量不知道的。但我觉得我们对于我们来讲,身体是一个很重要的命题,就是你心不处理不到那个位置,其实身体是不会配合你回到他配得上应有能量位置了,这就是我这次所谓的减肥的一个真正的,it’s not about减肥 at all。
只是他回到了该有的位置。然后我说完一会你再说。我第二个点,就可能有点呼应你刚才说的那个点,你刚才说就你在一些场景下会利用咒语运用咒语,其实我跟你的体验有一些不同,但又挺相同的,我说的一些不同是这样,是因为我其实是一个主场感比较重的人,我是有点能own the place的,不管在任何场面上,虽然当然我也会有怯场的时候,然后我可能有各种很怂的时候都肯定有。但是总体来讲我肯定是,而且我不需要那种大规模的演出,但我总体是有这个感觉的。所以我那个体验就是说其实owningthe place很重要,但它更上一层的东西叫做以当下这个场景合一,因为那一刻你演出你就是要own的,但对于我来讲,可能我在一些场景里,我是应该把自己别让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