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s

#10:「快乐」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得意忘形》 2017-03-28 03:01:58 丨 时长 01:38:45

标签

多巴胺 情绪 觉察 创造 驱动模式

本集介绍

这是《得意忘形》播客的第 10 期节目。本期节目@俞立颖-学霸猫 老师回归,我们一起聊了聊关于快乐、幸福、多巴胺到底是什么,以及人生的几种驱动模式的话题。
本期节目里你可以听到:
* 快乐、幸福以及英文里的 happy, glad, joyful, cheerful, euphoria 和 eudemonia 分别是什么?
* 多巴胺的作用是什么?人生的意义就是制造多巴胺吗?
* 多巴胺劫持是一种什么情况?
* 如何利用大脑的奖赏机制督促自己更好地做事?
* 善于解决问题的人,会陷入什么误区?
* 人生的三种驱动模式:欲望驱动、恐惧驱动与创造驱动分别是什么?
* 人类更高级的存在形式是不是消灭情绪的?
本期延伸阅读:
(含链接版:zhuanlan.zhihu.com)
* 上班族如何安排时间才能每天都早起、读书、跑步、冥想?
* PS 位置、D 位置与「聪明人」的诅咒
* 人生的意义是不是就是多巴胺?
音乐:
* Happy by Pharrell Williams
张潇雨
2017-03-28 03:01:58

编者导语

本期嘉宾学霸猫和主播张潇雨关系匪浅。
张潇雨刚认识学霸猫时就发微博说:「最近和学霸猫老师吃饭,感觉她真的学贯中西。」认识三年后,张潇雨又说:「学霸猫是我人生最重要的老师之一。」可以想象这些年张潇雨从学霸猫身上获得了多少能量和新知。而这一期播客,是他们俩认识半年后,第一次线下录播客的场景——在春城昆明,翠湖,边走边聊。
这一期播客,张潇雨和学霸猫从正念禅师杰克·康菲尔德聊到了六祖和庄子,又从多巴胺劫持聊到了康德哲学。作为听众能从他们聊天的过程中感受到「知识碰撞」,你问我答有来有回,分享彼此的喜乐恐惧。聊得有多熟络?张潇雨说了节目最多次的「哇塞」和「你又黑我」。
在这期节目中,反常的出现了具体的行动指南。来自学霸猫「给创作驱动型人的三个建议」:
* 一年时间,每个星期发布两篇文章
* 一年时间,每周组织一次活动
* 一年时间,用部门领导心态工作并设定业务指标
不过张潇雨提了小小反对意见,他认为不要一上来就定太大的目标,可以先从坚持一个月开始。我觉得这是《得意忘形》最代表性的优点,即大家聊得再开心,再顺嘴往下时,总有人愿意提出不同意见。除了定目标还有学霸猫关于「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说法,张潇雨说的都是听众要辩证去听。
把听众当成会思考的「人」,告诉听众「不要停止怀疑」,正是《得意忘形》的魅力。
涂俊杰
2022-09-02 21:32:35

播客语音转文字稿

正文中出现[X]表示此处有编者补充内容,按数字顺序放在文末。

张潇雨 00:36

大家好,欢迎收听新一期的《得意忘形》,我是张潇雨。这期节目有点意思,因为我又跟上回来过我们节目的学霸猫老师——俞立颖[1]一起来录播客。不过有点特别的是,这次我们两个是在同一个物理空间内,因为我平时在北京,然后霸猫老师是在南方,上次[2]我们录音是远程录音,这次我们俩因为一些事儿共同来了一个城市昆明。

学霸猫 01:08

但并不是为了见你来的,需要说明一下,哈哈哈。

张潇雨 01:15

我们来到昆明,就说既来之对吧,中国四字经典哲学「来都来了」,我们就录一期播客。所以我们俩现在是在昆明的市中心翠湖这里。

学霸猫 01:36

我们就在翠湖边一边走,一边录这一期播客,就跟出个外景差不多。

张潇雨 01:42

对,出外景,现在我们在翠湖边上一边溜达,一边跟大家聊天,觉得还是很新鲜的,因为以往录音都是在我书房里。

学霸猫 01:53

一个对着电脑的宅男,今天很难得的是一个老年宅男跟一个老年宅女居然走出来聊聊天了。

张潇雨 02:02

对,有点夜间到公园锻炼的感觉,周边的人都在跑步,我们现在来到了湖边,还有树什么的,觉得这么录音还是挺开心的。

学霸猫 02:15

月明星稀,那么张老师我们今天要聊的主题是什么?

张潇雨 02:17

今天聊的主题是我几天前在网球场上意识到的一个事情。我描述一下那个场景,应该是上周末的时候我在……因为我打网球半年多了,然后我还挺喜欢这个运动的。那天早上是 10:00~11:00,北京难得没雾霾,天气特别好。大概 11 点多钟的时候,我打了大概一个小时,可能还要打一个小时,太阳照下来,那天很暖和,我又在运动的状态,就休息了一下,整个就很精神,然后又是周末也没有什么事情,状态很好,我就突然有一种非常开心的感觉,那种开心不是说你网球打得有多好,或者谁夸你了。

学霸猫 03:17

对,也不是在网球场上看到很漂亮的姑娘了。

张潇雨 03:19

当然我也在看了,但是我意识到自己很开心的那一刻没有看,哈哈哈。教练也没跟我说话,我在远处自己待着,自己在休息,还戴了个耳机听听音乐,晒晒太阳,就那一刻我觉得特别开心。那种开心可能是运动完以后人会分泌一些多巴胺,另外也是我在那个时刻觉得我好像没有什么烦恼,虽然生活中还是有,但那一刻你就忘了烦恼。

学霸猫 03:52

那一刻你就活在当下了。

张潇雨 03:55

其实那一刻没有人跟我分享那个东西,但是我就感觉那种开心是比较自内而外的。然后我就想到一件事,学霸猫老师应该算是我认识的非常会取悦自己的朋友之一,会让自己开心的人。我觉得这个时代其实非常少人有这个特质或者说有努力和意愿去取悦自己。大家可能也在不同程度上取悦自己,可能给自己买东西或者去玩等等。但其实我们今天想讲一讲快乐是什么。很大的话题,尤其是我觉得还有一个点很重要,就是说快乐和比如幸福等一些别的词,或者说别的状态,别的心情,别的情绪,它的区别在哪里?因为我们会有很多积极的情绪,自信、开心、兴奋,什么喜乐啊,平静都是这种感觉。铺垫好长对吧,但继续。
想到这里,我就突然想到我们上期节目「降临」,那期节目大家还挺喜欢的,聊了很多七七八八的东西,其中有一段我们就在说语言的事情。语言对我们的思维是有影响的,语言本身的表达是对思维的一种反射等等。我就发现中文里快乐这个词,在英文里其实有不同的词来描述这种状态。
比如举个例子 Happy 大家都知道,然后幸福可能是 happiness,happiness 跟 happy 可能还是不一样的,然后可能有 glad,可能有 joyful,可以用 cheerful,然后还有 euphoria, ecstasy 和 eudemonia。这三个词可能更高级一点,euphoria 中文翻译过来叫欣快感,欣喜的感觉。

学霸猫 06:34

比如说你举个例子,你什么时候会感觉到有 euphoria?

张潇雨 06:38

刚才我说的网球就是这种状态。euphoria 是你自内而外的一种放松且投入且很舒服,欣喜的一种感觉。当然有些药物也能制造这种感觉,但我们非常不鼓励大家尝试,且一定要远离这种东西。

学霸猫 06:59

好,我们刚才讲到第二个词是 ecstasy。

张潇雨 07:02

ecstasy 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词,在中文里叫狂喜,狂喜肯定跟你欣喜的感觉又不一样。狂喜有的时候可能是你取得了一个很大的成就。

学霸猫 07:22

突然那一刻好消息来了,我被哈佛录取了,那个感觉就出来了。

张潇雨 07:26

或者你马拉松冲过终点线了,或者是你拿到一个 job offer(工作机会) 你狂喜。在英文字典里,它会说有的时候有一种宗教性的体验。

学霸猫 07:39

没错,我们神棍界有一本著名的书就叫《狂喜之后》[3],是很著名的正念禅师杰克•康菲尔德写的,英文书名就叫《After the Ecstasy》。他讲的是你突然见到开悟了之后,你会体验到 ecstasy,那一瞬间你顿悟了。就跟《六祖坛经》[4]里面六祖一样,所以那叫做 ecstasy。最后一个词是我最喜欢的,也是从希腊哲学里面来的,中文没有对应的翻译,它叫 eudemonia,这个词是因为心灵的强健和人格的完善而产生的幸福感。

张潇雨 08:15

它这是一种自我感到完善的一种幸福感。

学霸猫 08:24

对,这个词我最开始是在美国女作家安·兰德[5]的书里面看到的,她写过《源泉》和《阿特拉斯耸耸肩》。她是我最喜欢的作家之一。她认为比如说咱们从中文的幸福里面来讲,我们通常会觉得幸福是什么?幸福就是像张老师这样的老婆孩子热炕头。

张潇雨 08:48

可惜都没有。

学霸猫 08:50

哈哈,我们只是说一种状态。那么很多女生肯定会觉得说,可能幸福就是找一个张老师这样的人。我们对于幸福的观念始终是属于一种「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的感觉,就是一种风平浪静的这种安和的生活。但是 eudemonia 不一样,因为西方哲学里面认为人活着就是斗争,你要跟人性的弱点做斗争,你要跟这个世界的不完美做斗争。那么每当你取得一次战胜自己的弱点,或者说是改变世界的一个小小的进步的时候,你会产生这种 eudemonia 的感觉,这就是她讲的幸福感。

张潇雨 09:46

明白,所以其实这个点在于它其中是有很多差别的,所有的快乐并不都是一种。甚至有很丰富的到达路径,很丰富的内涵。我们可能经常在日常生活中会把很多东西混为一谈。比如说我经常跟朋友聊天,大家会问最近怎么样,开不开心,他说很开心,我刚从欧洲旅游回来,这显然就是一种开心。还有幸福感,大家经常会说说吃了什么寿司或者吃了个好吃的,买了很东西,达到一些成就。其实这些东西如果我们继续去看它的话,它是有区别的,所以我们更多想讲一讲,第一它们可能的区别在哪,它们形成的机制有哪些,哪些快乐可能是我们误以为能让我们快乐,但其实没那么快乐,甚至还会把我们带歪的。

学霸猫 11:04

对,也有一些事儿你以为它是痛苦,其实它反而是让你最快乐的事情对吧?所以我们今天其实是要来解密一下这个东西。

张潇雨 11:14

我不敢说解密,但是给大家一点新思路。

学霸猫 11:18

好,那么我想先问一个问题,张老师讲一讲最近让你比较快乐的事吧。

张潇雨 11:28

我那天还在问自己一个问题,比如每过一两个月,我会想一想最近都有什么特别的某一个 moment 我特别开心的。然后我发现最近几个月最让我开心的,说起来有点神棍,但是是我之前有一次出差的时候,去一个其他城市,那天我干完了所有事情,然后我又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没有人认识我,没有人管我理我,想找我也找不着,找也可以假装看不到。我那会正好有一本讲哲学书,不是原著啊,原著都太难懂了。

学霸猫 12:16

你还挺诚实的,这是我觉得你还挺不错的一个地方。哈哈。

张潇雨 12:20

谢谢,因为真的,你读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6],打开以后就睡着了。所以我看的是讲哲学的书,而且是一种比较深入浅出的方式讲哲学,叫《哲学家们都干了些什么?》[7]。我那会就特别淡定的在酒店里开始看,看到一半左右,我就进入那个世界里。因为他那本书有点像故事书,他说什么时候人发明了一种理论,听起来特别厉害,但过了 10 年 20 年又有一个特别牛逼的哲学家给顶替掉了等等。他写得跌宕起伏,有点像故事书,但实际上里边话题我很感兴趣,都是平时可能会胡思乱想的东西。
那天我做了一个联想,就很像我初高中躲在被窝里看金庸的感觉。那种感觉是你觉得你是忘掉时间独立于世界而存在的。你完全进入到一个新世界里,你在现实生活中的烦恼都没有了。但是那会儿初高中可能还有点升学压力,第二天得早起考试什么对吧,但是武侠小说还是要看的。
那个时刻我就觉得,正好我工作都做完了,没有什么特别烦心的事儿,又能很舒服的掌握未来的 5 到 6 个小时,能进入到一个我自己特别喜欢的领域里看书。然后那一刻我意识到还是很幸福的。事后我来分析说,为什么我觉得幸福?当然有很多点了,就像我刚才说的。第一我觉得是它让我远离了熟悉的环境。人们为什么会旅游,是因为大家都喜欢远离环境,远离环境意味着你远离了一些你平日里的烦恼,然后它可能还意味着别人可能找不到我,或者说找到我,我有理由说晚点回什么之类,没有社交压力了。
没有这种别人一定需要你马上需要回应那种压力,可能我比较宅吧。另外你投入在一个你非常感兴趣的东西里,这个东西既能让你杀时间,其次它又是很有意义的,尽管哲学不能让我挣钱对吧,我也不想这个事。然后我又能独处等等,这一系列的因素在一起,我就对那个 moment 印象特别深。
我就在躺在酒店的床上也没人管我,没有人说你怎么在酒店里什么都不干,别人都不知道对吧?然后你为什么要笑呢?
你就看这个东西,就觉得非常有意思,所以这个 moment 我是记得很深刻的。我很难讲它具体归类于哪种,但是我觉得它可能跟我在网球场上的感受有点像,它是我喜欢投入的一件事情,对我有意义,且那一刻让我觉得不用担心任何事情。

学霸猫 15:40

我有个跟你类似的体验,也是今年过年前两天。我跟你差不多,那天也是晚上 10 点多我事差不多干完了,我们广州突然就有一点冷。那个时候快过年了,广州人都跑了,我一个人就在珠江新城,真孤老。天都黑了,我们对面那些摩天大楼的灯也关了,我一个人在那烤个小火炉,很安静,然后我就翻着书,我读的是赫希曼的自传叫《入世哲学家》[8]。
那个时候我突然就想起了一句古诗词,就是古人的至乐是什么?有两句话,一句更接近我们俩刚才说的状态,是「雪夜闭门读禁书」。《庄子》里面有个状态,因为庄子是个很快乐的人,他很会给自己找乐子,我呢是一个不太装,但是也跟庄子差不多会找乐趣的人,所以他里面有句话叫做「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9]」。
其实我们喜欢的就是这种独自的一个人待着,然后透过一本书,透过打网球,或者是我透过冥想的这件事儿,我感觉到我是宇宙的孩子,我是被天地万物所包容的,我跟天地万物是无挂碍的融合在一起,有点人剑合一的感觉。我们其实追求的是不再被分离的感觉,是我们回到了一个比我们更大的母体的感觉。
那个母体也许是哲学,那个母体可能是你的网球。它可能是回到人类本性的一些东西,但是那些东西突然让你觉得生活当中的琐碎的尘埃全部都掉下去了。你的整个意识状态就像是一片蓝天白云那么安静。所以禅宗里面有句话来形容这种快乐叫做「云在青天水在瓶[10]」,一切如是的一个状态。世界就是这样,我不想改变世界,世界也不想改变我,我可以和你握手言和的一个状态。

张潇雨 18:07

哇塞,感觉马上就要安妮宝贝[11]了。哈哈,所以我觉得差距非常大,你说雪夜的时候我就是那句,「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12]」是吧。

学霸猫 18:21

对,但是著名的学霸猫老师是不能喝酒的。

张潇雨 18:25

境界差距有点大。我其实挺想说一个事的,一会你有什么补充你可以再拉回来。刚才你说的是偏哲学甚至是国学古代智慧的一些东西,我想拉回来说一点科学的东西好,其中有一点我觉得现代人误解很多,就是「多巴[13]」。
有一阵大家疯传多巴胺是快乐的源泉或者说快乐因子等等,它实际是一种神经递质,在神经细胞之间传递的一个东西。但后来我真正的看了几本书以后,我发现大家的理解是错的。就是多巴胺它并不是一种快乐的源泉,它其实是代表了渴望和动机。我举个例子,科学家曾经给小白鼠做过一个实验,就是拿掉它的多巴胺系统,他们发现给小白鼠一些糖,它还是吃的很嗨,它会笑,它会很兴奋,很爽,但是它不想吃糖。等于就是说,在我们做一件事让我们开心快乐之前,我们是有一个渴望的。

学霸猫 20:15

所以多巴胺其实是我想到做那件事儿带来的快乐,而不是那件事实际上带给我的快乐。

张潇雨 20:22

说得太对了,所以多巴胺是奖赏中心。意思就是说它允诺你了一种奖赏,说如果你这么做,你就会快乐。

学霸猫 20:34

然后我们想到这个念头就快乐了,而不是真正去做这件事情就快乐。

张潇雨 20:40

对,随便举很多例子,比如说我想到如果我去吃一家火锅,我可能会很开心。我可能分泌的是口水吧。哈哈。这是渴望出来的多巴胺。然后还有比如说我可能去跑步我就会很开心,我去谈个恋爱可能就很开心。它实际上负责的是它允诺你一种奖赏,它告诉你说你赶快去干这个,你只要干这个以后你就会开心,所以它让我们产生渴望,但它跟我们实际做这个事的开心没有关系,这非常有意思,这是科学很大的一个发现。

学霸猫 21:21

我印象当中,我记得有两件事是特别能够说明多巴胺这个东西的。大家知道女同学为什么喜欢逛街?不是买买买的过程让你产生快乐,而是你逛街的过程你产生了多巴胺,因为你逛街的过程其实是一个你不断去想这双鞋我穿上后多漂亮,这件衣服我穿上后多漂亮,这种渴望跟奖赏的重心,它在不断地刺激多巴胺分泌。
另外就是现代人为什么不喜欢谈恋爱了?因为他会发现谈恋爱大部分时间给你的快乐是来自于幻想你在谈恋爱这件事情,而不是谈恋爱真正的过程。我想有听众可能经历过这个过程,你也明白,恋爱最美好的时候就是两个人都在暧昧期,然后我们在不断幻想的时候,这是多巴胺分泌的比较多的时候。

张潇雨 22:15

这有点像淘宝买东西以后最开心的是等快递来的时候。等快递来的时候就没了。

学霸猫 22:27

比如说我今年元旦之前就在试验,就把我喜欢的一个牌子的衣服差不多都 all in 了,all in 就是把这个牌子给买光了,我想体验一下这种感觉。我 all in 之后,我发现过了几天它们来了我没有感觉了。
我发现我想着我 all in 这件事情带给我真正的快乐,但是我 all in 了之后,这些衣服其实我都不怎么穿,也没有得到什么快乐。当时我就觉得也许男人如衣服,想想就差不多了。

张潇雨 22:59

完了,这期播客,请不要给你潜在女友什么的听。
确实是这样,就是刚才我说的那个实验,你渴望一个东西带来的刺激,和那个东西真正给你带来的快乐其实是两码事。这里我要插想表达的东西,就是说大家会研究多巴胺,内啡肽,催产素,什么内源性大麻素[14]。其实现在有一种现象,由于我们现在科技越来越发达了,我们可以在更微观的层面去解释很多人类的意识,状态,感觉,我觉得这是很好的一个东西。以前大家都是说什么天人合一,很多时候我都觉得很怀疑对吧?没感受过,但现在有些证据或者说发现等等就很好,甚至有些证伪也挺好的对吧。
大家就会觉得,哦,原来多巴胺是负责快乐的,这个脑区域是负责这个的。我觉得这里边有一个非常大的误区是多巴胺负责的绝对不止是快乐和渴望这么一件事儿,它有很复杂的成因,比如说它跟社交有关系,跟做判断也有关系,甚至有些老年人得了帕金森症[15]也是跟多巴胺分泌有关系的,然后它还负责一些思维的东西,它并不只是一个很单纯的,大家说的多巴胺管快乐管渴望管爽等等,其实不是。
比如说大家可能体验过一种东西叫做跑步。跑步很爽,其实它可能更多的是内源性大麻素[16],这也是多巴胺发现几年以后才发现的,所以就又推翻了之前说的。所以我觉得人有一个很懒的行为,这个懒不是主观层面上的,可能是被动层面,就是它们很喜欢单一归因[17]的东西。

学霸猫 25:12

单一归因是因为我们是爬虫脑[18],我们的大脑太笨了,对吧。处理不了太复杂的事,你很难分清楚不同的事之间有什么区别。

张潇雨 25:22

对,我其实是在几年前开始关注这个东西,后来我一直在说各种心理误区的东西,很多人希望播客讲一讲,以后有机会吧。实际上我觉得要非常警惕单一归因的东西,就是这个人是天蝎座,就怎么样,又要黑星座了。话说星座这个东西,经常有人跟我聊,我实在有点烦,所以最近我买了一本斯蒂芬·福里斯特的《占星学入门》[19],我想学完了以后好好的跟人说说……

学霸猫 25:50

我特别不好意思的告诉大家,学霸猫是一个非常热衷星座的人。

张潇雨 25:54

到时候我要批判一下。

学霸猫 25:55

你也不用批判,学霸猫反正星座基本上该读的我都读的差不多了。
我还觉得 scientifically(按科学方法) 搞明白这个东西。

张潇雨 26:03

明白,我觉得占星学这个东西,一个好的态度是当我不知道的时候我不发表观点,但是我觉得很多人可能根本就不 bother(花费时间精力),就不愿意去学这个东西。

学霸猫 26:15

我们讲回到你刚才的 point(点) 来。你刚才说到人喜欢单一归因,那么核心的问题其实不是我们了不了解星座,而是我们用什么样的方式去解读这套系统。比如说你是要单一归因,你说你找的这个男人不爱我,是因为他跟我星座不合,那你还是掉入了你的一个思维模式。
如果你能用一个更开放复杂的思维模式去理解说星座到底提供给我们的是什么样一些可以让我们丰富思维的东西,那我觉得学习可能是比较有意义的。
刚才我们讲到的单一归因,我想到一个点是我们常常误以为有些事会让我快乐,其实这件事是不让我们快乐的。

张潇雨 27:01

是的。就说回到刚才我们说的,渴望跟快乐可能就是一种两个阶段的东西。然后多巴胺内啡肽等等它们起到的作用其实是非常复杂的,它不是说你这样我就快乐了,其实它背后有更复杂的成因。我之前讲过科学可能是一个我们妥协的产物,我们只能按照目前我们掌握的东西来理解世界,以后我们可能会颠覆很多想法,会补充很多理论,但此刻我觉得不要停止怀疑,不要说我就信这个了。
而且多巴胺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它会成瘾。现在有个词叫做「多巴胺劫持」,什么意思呢,就是说由于它承诺了我们奖赏,之后你大脑会不断地渴望一次又一次的刺激,你希望得到这个奖赏,甚至有些药物就是干这个的,让你产生很多渴望。
有的时候大家会开玩笑说剁手什么,实际上这也是一种形式的多巴胺劫持,它让你产生一种购物会快乐的欲望,但你说这个东西买来以后真的会让你快乐或者马上就快乐吗?不能说 100% 没有,肯定有些东西是很好的对吧,我也买很多东西,但是很多时候它其实都是一种虚妄。
都是大脑跟你说买了就好了,或者这样就好了,跑步就好了,什么健身就好了,有女朋友就好了,听学霸猫和张老师的播客就好了,其实都没有。我们也绝对不是在这说,别人说得都是错的,我们说得特别对,你看我们多高明,你们信我就很厉害,就能得永生,信我就一定能开心了,不是这样的。你知道多巴胺这个系统以后你就明白其实不是这样的,我觉得我们更多是告知这一种状态。

学霸猫 29:12

对,自欺欺人的一个状态,多巴胺是一个典型的自欺欺人。

张潇雨 29:18

我觉得大家应该在生活中去体会这个事情。你什么时候是被这个东西控制了,你渴望一个东西,但你不真的渴望它。我觉得我有非常多时候是这样的。比如说我有一阵喊跑步,然后我觉得跑步能让我很快乐,跑步分泌了内啡肽,大麻素确实会让我快乐。但是我发现它给我的快乐主要是来自于我觉得我是一个跑步的人的感觉,然后它还伴随了我发朋友圈的行为。
比如今天跑完 10 公里,那种感觉就是当我跑完步能发朋友圈,能爽,甚至有一阵我经常跑去三里屯的一家炸鸡店吃炸鸡翅,喝一杯啤酒。有点本末倒置,哈哈。但那种感觉很好。因为你想你跑完步你是很嗨的,你身体代谢很快,然后我再吃个高热量,哇,那个爽。

学霸猫 30:38

还能脑补一下全智贤[20]姐姐那张美丽的脸。

张潇雨 30:42

然后尤其是夏天的北京,很舒服,吹着风喝啤酒跑跑步,我觉得人生不过如此。我其实是说,它可能让我因为幻想了这些结果而感到了快乐。当然换一个角度讲,你可以利用这些奖赏来催促你去做一些你觉得有意义的事,比如跑步这事可能挺好的。我刚才举这个例子,是因为后来我用网球代替跑步了,是因为网球可能对我更纯粹,因为我不在意我打网球的样子。

学霸猫 31:22

我好像也没看你发过打网球的朋友圈。

张潇雨 31:26

比较少,微博偶尔提提,当然我还是晒晒装备了。我会问自己说如果有一天我打网球这件事再也不能发朋友圈或者发微博了,我还会不会打我?我还是会打的。所以它对我来说更纯粹。

学霸猫 31:41

你刚讲到跑步多巴胺成瘾对吧,我就想引申一点,你知道现在社会最大的多巴胺成瘾是什么吗?就是求点赞。社交网络是一个我们很大的多巴胺来源,当你去给别人点赞和回复,以及别人给你点赞的时候,这个时候是你每天很重要的多巴胺来源,所以我们会不自觉的去刷朋友圈,看有没有刷新或者有没有人给我回复跟点赞。
比如说你跑步这个事,你做完了之后,那么它本身对你的奖赏就结束了,但是当你把它发到朋友圈之后,你就开始期待第二次,第三次的奖赏,甚至那个最美丽的姑娘有没有给我点一个赞,各种期待值一下子满了,就在想啊他给我点赞了,那种时候你对多巴胺的期望是很大的。所以我要说一下,有一些男同学我是专门回你们的朋友圈的。哈哈哈哈哈。
我们讲这个其实是人都会寻找快乐,比如说我们用 SNS[21] 跟别人去分享东西,去跟别人去讲这个东西,包括我希望你给我点赞,我希望你给我评论,然后我再给你评论,其实都是很好的一个过程。但是我们其实可以在这个过程中,更深刻的去看到我知道我为什么做这个事儿,我承认我就是想要多巴胺,我就是想要点赞,我就是想要奖赏。当我能承认这件事情的时候,它就能变成一个更纯粹的快乐来源。

张潇雨 33:28

这就是觉察二字吗。你自我觉察到你是有需求,it's OK,人都是有这种需求。不是说我们录完这期播客节目我们就永远不要多巴胺了,也不可能。

学霸猫 33:40

我想把这个话题延伸下去。多巴胺它是一个入口,胡萝卜大棒[22]都是非常重要的,其实我们人类的本性就是一个胡萝卜大棒。但是我们要在快乐上去进步,或者我要成为一个更高级的人,这意味着我意识到我是可以选择胡萝卜和大棒的人,而不是一个盲目在追逐胡萝卜和避免大棒的人。

张潇雨 34:08

对,实际上是做自己的主人。不要被自己的脑子,或者是你分泌的东西控制,而要做它的主人。

学霸猫 34:18

没错,你在意识到我在做这个事,这个时候你的快乐就升级了。那么张老师你觉得这种做自己的主人的快乐,你怎么理解它呢?

张潇雨 34:27

我自己有一个很深的体会,就是说当你做自己的主人的时候,你会平静。比如说我想减肥,我想减肥已经 30 多年了。哈哈哈。就没有成功过。我经常会想说我今天想吃夜宵,今天压力很大,或者我跑步喝啤酒吃炸鸡。然后我就发现原来我在整个过程中我是在痛苦的吃,比如我今天点夜宵我太饿了,然后我一边吃我就一边自责。

学霸猫 35:20

但其实你吃也没有觉得很快乐,你也没觉得很好吃。

张潇雨 35:24

没有很快乐,因为我不 enjoy 那个状态,我不投入。吃的时候在骂自己,在自责,吃完了以后更自责了,然后下一次你的多巴胺还是会骗你说其实……

学霸猫 35:39

我完全能理解,我有段时间工作压力很大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我忍不住会吃夜宵,但是又知道自己不该吃,然后我每次我就会点我们楼底下有一个外卖叫醉麻辣,大家可能知道它的冷锅串串很好吃的。吃完之后就抹一下满是红油的嘴,然后再摸一下自己圆滚滚的肚子,躺在床上打了一个很红油味的饱嗝,那个时候的感觉就是俞立颖你他妈怎么这么堕落。

张潇雨 36:11

对,肯定会自责。所以在那个状态里我会发现得不偿失,第一你既没爽,第二你还胖了,对你没有任何帮助。所以后来我自己转换这种心态,就是允许自己吃炸鸡,但前提是不能每次都允许对吧,你不能放纵。换成说我今天就是不爽,那我吃就吃,我就 enjoy 一下。

学霸猫 36:45

但是我知道我在吃,我知道我在被多巴胺骗。

张潇雨 36:49

我知道我在被骗,然后我甘愿被骗,而且我被骗以后我认了。

学霸猫 36:53

我认了,我他妈买单了。我为自己的行为买单了。

张潇雨 36:58

对,所以就是说你在这个过程中,首先你会更 enjoy 炸鸡,其次之后的那种自责感会少一些,而且很重要的是你做这么几次之后,你就不那么想吃炸鸡了,或者说你就不那么纠结了。

学霸猫 37:10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心理的 trick(小花招)。我们要把这个东西讲明白,为什么允许了之后,我们的行为反而变少了。

张潇雨 37:19

这个我也一直在想,我没有完全想明白,但我确实发现这一点,就是当我跟我说大不了今晚就不干活了,我就休息我就玩,结果过了一小时发现特想干活,然后我就去干了,就很爽。

学霸猫 37:34

对,其实就是我们刚才讲的两种状态。我当时在知乎上最早的一个回答,大家可以去看一下,就是《上班族如何安排时间才能每天都早起、读书、跑步、冥想?》。这个回答当时大家特别喜欢,因为我讲的是说我意识到了这件事儿,你越不想做什么事,你越要去控制自己去对抗的时候,你对抗的效果反而会越差,但是当你适度允许自己堕落的时候,你突然一下子就会进入到一种很奇妙的状态。
这个我借刚才咱们讲的吃东西的这个事儿来讲,比如大家都知道我最近瘦了很多,受到了大家的表扬,我为什么最近瘦了呢,恰恰是因为我改变了一种吃东西的心态。
以前我想张潇雨老师跟我也一样,我们都是一边吃东西一边自责,因为我们想减肥,我们不想长胖对吧。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你不 enjoy 吃,就一直在这个循环当中,你知道这当中它形成了一种更重要的心理机制是什么吗,就是当你压力很大的时候,你就可以透过这种方式来发泄压力,它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下一次我又到了压力的临界点,我就胡吃海喝一顿,这就形成了一个循环。它就是一个习惯回路,即使你讨厌这个习惯回路,但是你忍不住,就像你忍不住想给你前男友打电话一样,即使你讨厌这件事儿。所以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无意识的在做一些你很讨厌的事儿,你意识不到它。那么我们怎么样能够去打破这个习惯的循环呢?恰恰就是有一天你突然允许了,你突然允许的时候,你的精力就不是放在你跟自己的对抗上面,而是你可以退步回来了。
你退步回来你看到我自己,原来我就在这样堕落,然后我就看着我自己堕落,完了之后你的心态是很轻松的,你就突然意识到其实我是主人,我是有权利选择的。所以这个时候你就从一个我跟我自己打仗的状态,变成了一个我能够去控制我自己行为的状态,反而你会取得很好的成果。就像你说你那天晚上本来是不想干活的,然后你就休息,休息完了一会,你就突然很想干活了对吧,它是一个非常神奇的状态。

张潇雨 40:07

对,这个里面有一个隐含的思想叫做我们的大脑是 programmable,就是所谓的可编程的,可以塑造的,甚至是可以去「骗」它的。就是说其实我们的大脑是可以去通过改变一些回路、方式、习惯、认知,能让它变更加的 function(功能)完善。我觉得这个很有意思,就是人并不是像想象的那样,就说什么都是我们做主,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都是 indirect control(间接控制),根本不是直接控制它。
比如我们之前讲的消费主义的话题,广告这个东西我们就是潜移默化受影响的,我们都不知道自己在买什么。我可能买 Nike 鞋的时候,都是我三年前某一天看到的一个什么点,触发了我。我们的大脑其实是很受各种东西影响的。无知无觉的一个状态。所以我觉得我们播客一直在讲说,我们可以被它骗,但是我们要知道我在被骗,这就不一样了,心甘情愿对吧,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这样状态会好很多,所以我那天还在想,人有几种驱动模式。其中一种就是我刚才说的所谓多巴胺驱动,多巴胺驱动的一个特点,就是你产生一种渴望,然后你满足了渴望,好像获得了某种奖赏,然后下一次你还会有渴望,所以人的很多行为都是多巴胺驱动的。

学霸猫 42:01

而且多巴胺驱动它最可怕的是什么?就是你的奖赏会越来越弱。

张潇雨 42:05

就是成瘾,你的剂量越来越高。

学霸猫 42:09

对,原来我吃一顿米其林三星,我可能很 happy,第二次吃就不那么 happy 了,第三次我就不想吃了。

张潇雨 42:13

原来可能是一块炸鸡很 happy,后来得吃一个全家桶。

学霸猫 42:19

所以我们讲到多巴胺驱动,其实就是我们现在社会大家透过看看看、买买买、逛逛逛,吃吃吃这四大方式来解决问题的对吧。所以你会发现为什么你越来越不快乐,就是因为你发现买来买去,你从 LV 买到爱马仕,也没有感觉了。

张潇雨 42:43

对,而且有一个例子我印象特别深,刚才说的多巴胺劫持和自责的关系,它是这样的。它是说多巴胺让你渴望或者说给你一种允诺,一种奖赏,一种虚幻的期待。它就像我在沙漠里走路,它跟我说前方 1000 米有绿洲。实际上这个状态就是多巴胺起作用了,让你渴望,让你产生幻想,产生一种期待,说前方有一些奖赏,你能喝水你能爽,你能开心的洗个澡。然而当你走到那块的时候,你发现有没有,或者说可能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好,或者你走到一半你觉得特别累,这个过程中它的机制就会变成你走得不够快,你走得不够坚定,你的方向错了等等。

学霸猫 43:48

就是你永远无法得到真正的满足。

张潇雨 43:50

对,因为它会循环的让你产生新的习惯、新的渴望、新的刺激、新的剂量的要求,所以它就让你就陷入循环里。这个有时候在成就上能带我们走很远,我们渴望更大的权利,我们要考试考得更好,我们要去更好的学校上课,我们要积累更多的粉丝,我们的播客需要有更多的听众,这其实很好。我还是要强调就是说我们并不是否定这个东西作用,说这东西一无是处等等,其实人没有渴望是非常可怕的。

学霸猫 44:27

我们就是要靠这些东西驱动着我们向前走。

张潇雨 44:29

说得没错,但是当你进入到这种循环的时候,很多时候那种渴望就是假的了。它会在过程中告诉你说,你才找到了 100 毫升水,是因为你方法不对,是因为你走错路了,是因为你不根本不配有这么多水,是因为你还需要再努力等等,永远没有头。这一年以来我发现自己也有这个问题,你会总不满意。

学霸猫 44:59

张老师已经做得很好了对吧,其实我们都会有进步,都会取得成就,但是你永远不觉得自己取得了成就。你赚了 1000 万,你就在想我怎么才赚 1000 万对吧?

张潇雨 45:13

播客有 1000 个人听,就觉得为什么不是 10 万个人,对吧。
本来其实你可能在只有 30 个人听的时候觉得 1000 很厉害,但你到了 1000 就觉得一般。

学霸猫 45:22

这就是人的欲望在不断膨胀,我记得我最多的时候是当年我读高二[23],那个时候我有一次我只考了全年级的第一名,我非常的难过,我跟我妈说为什么我没有考满分?我现在回想起来那个场景是非常有意思的。
我一步一步的我考到了全年级的第一名,但是我当到第四次第五次第一名的时候,我就要想我为什么不是全市的第一名,我为什么不是全省的第一名,我为什么不是满分?你现在去想想你就觉得一个 17 岁的少女如此摧残自己,其实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

张潇雨 46:02

对,但这个东西我觉得还是要利用它做主人,就有时候它能让你变得更好。

学霸猫 46:10

但是你知道吗,大家要知道当我是第一名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已经感觉不到成绩很好带来的快乐,我感觉不到我在进步带来的快乐,其实我在努力学习,我曾经很想得到这个奖赏,但是我感觉不到它,我看到的问题就是我为什么不完美?这个东西就狠狠地抓住了我。

张潇雨 46:33

虽然在外人看来你可能这个很厉害,成绩很好,你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可着急的,但你内心是痛苦的。

学霸猫 46:43

我只看到了我的不完美。

张潇雨 46:45

你拿到这个东西以后永远是看到缺陷的地方。

学霸猫 46:49

没错,像张老师这么优秀的人其实也经历过这个阶段,对吧。

张潇雨 46:53

我觉得其实很长时间以来也是这种感觉,你的想法会越来越多。我还是那句话,它会让你走得很远,能督促,激励你走得很远,能让你获得很多所谓的成就,这是很好的一件事情,绝对不要放弃,不是说听完这期节目就要躺在床上天天吃炸鸡,不是这样的。但是我会发现我陷入到这种痛苦的轮回,永远不满足于某一刻。

学霸猫 47:19

你都无法欣赏你自己走过的那么多路。

张潇雨 47:22

关键是我还很自责,就觉得怎么都不对。我觉得我也经历过挺长一段这个事情。后来我知道其实这个还有很多心理机制,意识观念,还有很多我们可能看书不够多等等各种问题,它有不同角度能解释,但是这个逻辑我觉得还是蛮可怕。
另外一个东西我们跳出去说,也是你之前跟我聊过的,动机老师[24]也写过文章,我们在不同的场合里也看到过这本书,它启发了我,还挺有意思的。
其实刚才我们说了人有几种驱动方式。

学霸猫 48:11

对,我们刚才第一种讲得是刺激的驱动,多巴胺的驱动。

张潇雨 48:14

对,还有一种东西叫做恐惧驱动。这个词是我最近最爱挂在嘴边的,天天跟我的一些实际上已经很厉害,取得很多成就的已经很好的,我觉得我都非常需要向他们学习的人说的一个东西,就是他们非常恐惧驱动。恐惧驱动是什么?猫老师。

学霸猫 48:32

大家都知道人只有两种情感,本质上来说人只有爱和恐惧两种情感。爱是渴望,渴望就是我刚才讲到的多巴胺,恐惧是什么?恐惧是当你一旦拥有什么东西之后,你就害怕失去。
很多人可能到了这个年龄段,我们会很害怕失去自己的健康,我们害怕失去自己的父母,我们害怕失去自己已有的某些生活,可能我们会发现它在某种程度上把我们绑住,比如说我相信很多听播客的朋友你会发现,优秀在很多时候变成了你最大的负担,因为你恐惧你做不好下一件事情。

张潇雨 49:11

你会害怕自己保持不了这种优秀。

学霸猫 49:15

这其实就是 Impostor syndrome,冒充者综合征[25]。我们总觉得优秀的好像不是我,是某种幻象或者说是我装出来的。那么如果我做的事情更多,或者我尝试一个不同的领域,我就没有办法这么优秀了,那我就会产生一种恐惧。
比如说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其实我非常明白我就有恐惧,由于我当时成绩还可以,各方面还行,挺努力的一个人,所以当时就觉得我在这个大学里面已经做得很不错了,那么我要到新的职场上,我是从零开始,那个过程其实是非常恐惧的,因为你害怕你不能带着那种风云人物的感觉去,对吧。所以我就选择了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就是云南,我就去支了半年的教,但这个过程其实蛮好。
当我意识到我在恐惧的时候,我没有让恐惧推动着我去再去寻求更大的外界的虚名,比如说我当时就没有去外面去读书或者继续去追求名校的光环,我意识到我在恐惧,然后我就选择了一种最让我自己恐惧,最让我自己必须去直面恐惧的方式,我就选择了一个工资特别低,然后环境特别艰苦的地方去支教。但是这个过程当中,当我看到恐惧之后,我就把那恐惧走到底,一下子那个恐惧就破了。

张潇雨 50:42

明白,实际上你就是直面恐惧。

学霸猫 50:45

对,我甚至有意识的放大它,超出剂量的来治治自己,一下子你就脱敏疗法了。有点像是原来你不想亏 100 万,现在我一下子就让你亏了 1 个亿。好了,你现在就死猪不怕开水烫了。所以自从我大学毕业搞了这么一份工作之后,我一直处于一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状态。所以反而我这个人还比较容易开心,每天都觉得自己在 making progress(取得进展) 了,很好玩。
这也说明了为什么很多很优秀的人他路反而越走越窄,其实我们都被自己过往的光环绑架了,我们只能去名校,只能去很有名的企业,我们不敢去创新。

张潇雨 51:35

我们一定要走主流路线,我们一定要按照大家的期待来生活,一定要满足他人对自己或者自己对自己的期待。

学霸猫 51:47

我们要看起来像那个人。
你跟我讲讲你觉得你以前最大的恐惧是什么?

张潇雨 51:55

哇塞这个节目有必要聊这么深吗?这段下边能收费吗?
最大的恐惧我觉得还是没法 live up to my expectations,没法满足我对自己的期待,我觉得我是一个 fraud,是一个骗子,我哪儿像别人说的这样。别人会认可我,大家会说你这个事做挺好的等等一些东西,我会觉得那不是我,或者说我哪有人说的这样,我心里知道其实我根本什么都没有,但是我又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办,或者我是谁。

学霸猫 52:41

对好像别人都觉得我挺好,但我自己觉得我自己不怎么好。

张潇雨 52:46

对,非常不好,老看到的都是缺陷,99 分你就看我怎么丢了 1 分。

学霸猫 52:52

这种学霸就永远都是我最讨厌的人。

张潇雨 52:56

我觉得咱俩这个应该被很多人骂了。首先我成绩一般吧,我的点在于说那个期待绑架我非常长时间,但我就不展开了。我经常说一句话大家可以体会一下,就是我为了满足这种期待和对抗我自己的这种恐惧,我在每一个大的职业生涯选择中,我发现我选的都不是我喜欢的东西,而是最难的东西,好像最能证明一个人的东西。

学霸猫 53:29

最能证明一个人的东西,就是我要去最难去的地方。

张潇雨 53:31

对,这事反正喜不喜欢不重要,但这事难,做完了以后我就牛逼。你会用非常多外界的东西定义自己,比如说挣多少钱,社会地位,人家三年升职你要两年,然后去的公司好不好,坐头等舱还是经济舱等等。我觉得我也挺长时间都活这种状态,它会绑架我。
现在我也不敢说我就克服这些东西了,我只是觉得我没有那么在意社会对我的很多评价了。这可以转换到我们说的第三种,就是以创造力为驱动。但实际上我们刚才讲的恐惧驱动这个事,是我特别想分享我一些好朋友的,这期节目一定要发给他们听,我日常生活中有时候也跟他们讲我自己的体会,然后我的朋友有很多比我优秀太多的人,但我发现他们经常也不开心。讲到这我开心多了,你看比我厉害的人还是不开心,大家都不开心,我好开心。

学霸猫 54:43

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简单的道理,就是要多去认识一些厉害的人,然后你发现他们都不开心,你就开心了。哈哈哈。自从我认识了很多厉害的人之后,我的人生就一帆风顺了,因为我就开心了。

张潇雨 54:59

真的是,我觉得这是半开玩笑,但实际上这是一句真话。所以我觉得还挺有意思,就恐惧驱动这个事绑架了非常多的人。我觉得还有一种逃离,你逃离一些你不想要的东西,逃离此刻让我产生不爽的,不开心的,悲伤的,悲哀的情绪的一种状态。于是我们走向了一个反面,我举个例子,我上一个男朋友不给我买 100 块钱的冰激凌,我下一个就找一个有钱的,我上一个女朋友特别忙不陪我,下一个我就要找一个非常温柔的。

学霸猫 55:41

啥缺啥补啥,张老师前几年跟我说,他喜欢听的歌是比较深情的那种,缺啥补啥,就是人内心缺什么东西他就要双倍补偿对吧。

张潇雨 55:50

真的是这样,你看有时候我们喜欢的偶像也是这样。偶像我觉得有两种,一种是我们永远达不到的东西;一种是更好版本的自己。那些商业上很厉害的人,有时候我觉得我可能发展到究极状态就是这样,或者是我可能这辈子都做不成这样了,然后我就会对他产生一种好感,或者产生一种倾慕之情。我们都是这样的,缺什么补什么,逃离一些我们不想要的东西,执行一些反面,觉得世界上黑非黑即白的。

学霸猫 56:40

我想讲两个故事。中国创业者最典型的偶像一定是 Steve Jobs 同学对吧。以前我在北京有一个朋友,他在一家公司做教育,这个创始人特别崇拜乔布斯,然后他办公室里面除了都用苹果电脑以外,还挂了特别多乔布斯的画像跟苹果的 logo,然后有一天有一个快递小哥来收快递,他走进来他就问你们这里是苹果的售后维修中心吗?哈哈哈。大家可以脑补一下,这个场景非常有意思。
创业者对于乔布斯的那种崇拜,恰恰是一种,当你去模仿他的时候,就是你内心很不自信的表现,你要去装。大家去想一想「装」字儿,这个字上面是一个壮,下面是个衣,这个字中文叫做「以衣壮之」。比如说你本身不是这个样子的,但是你要把自己显成这个样子,穿这种感觉的东西。比如说张潇雨本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现在他为了做成一个苦逼的创业者的勤奋的样子,他每次见我他都穿优衣裤,搞得我觉得他好像只有一件衣服的样子,就是一种装。哈哈哈。这是第一个故事。就是说我们所有人你今天可以回去干一件事儿,你去看你在崇拜谁,你在无意识的去模仿谁,那么也许他是你心中最缺失的一个东西,你不知道的一个东西。
第二种是一个更典型的日常生活,由于我们现在网络社会信息特别发达,那么大家可能在知乎,微博上面你可能都有自己关注的一些网红。然后你就会发现他们怎么知识这么渊博,怎么没事就跑个步,又能赚钱,我怎么知道的这么少对吧。你的焦虑感一下子就上来了,上来了之后你就觉得我一定要成为他那个样子,我一定要像他那么完美。好了,这个时候你所有的毛病跟问题就来了,你就想逃离现在的自己,你就要成为更好的自己,你要成为更像张潇雨的自己。
问题是他是他你是你,人跟人天生是不一样的。而当你逃离的这个模式的时候,你没有办法 appreciate(欣赏) 你自己真正的优点和优势,你没有办法走出自己的路。当你想要去模仿的时候,恐惧驱动的模式只会让你不断地去走入一个死循环,就是越来越觉得自己不好。

张潇雨 59:14

对,恐惧驱动这个事之前我也写过微博,包括我看动机老师的文章,我觉得也很有启发。还有我们一起看过的那本叫《最小阻力之路》[26]。那本书我觉得写的挺有意思的,但是它可能比较老了,有些东西并不是特别适合当代语境没有讲那么透,所以我到时候可以把动机老师这篇文章附在后面,我觉得那篇文章写得很好。
恐惧驱动这个事有一个天然的缺陷,就是当你用恐惧驱动的时候,首先你的过程就不开心,过程是很痛苦的。而当你达到目的,你这个恐惧就减弱了,你就没有持续的动力了,你只能找新的恐惧,就在这个循环了。因为你永远在一个解决问题的状态中,这个问题解决了或者快要解决的时候,你就慌了。

学霸猫 01:00:20

对,就突然觉得老无所依的那种感觉,对吧。

张潇雨 01:00:21

我要干点什么呢?我没有问题可解决了。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是,我很多朋友都是这种,我现在都能想起我在跟他聊天的时候,他是一个 problem solver(解决问题专家),就是说他是一个善于发现问题和善于解决问题的人。这种人在职场鸡汤里,大家都觉得是一种很好的人,首先他确实很有作用。你当一个 CEO 也好,你创业也好,你自己打工也好,你做事也好,你肯定要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毫无疑问这是很用的一个技能。
同时很多时候你用在自身它就有一个问题,就是它会让你非常关注自己的问题层面,你完全看不到自己好的时候,你会对自己做的好的地方熟视无睹,又说回到刚才我们自责的部分对吧。我不断放大问题。为什么我没有考到这一分?我为什么演讲没有做好?是不是我这个人就根本不适合这个事情?我要花很多力气来解决它?但有些问题可能根本不值得解决。

学霸猫 01:01:30

很多问题本身它不是问题,它是你刻意放大的一些问题。

张潇雨 01:01:35

没错,包括我自己在做公司或者是在做事情的时候也会发现有些问题你就放在那就好了。Google 厉害不厉害?厉害。它有没有问题?太多了,一堆问题。

学霸猫 01:01:46

当你去解决问题的时候,你就不是在做创造价值的事情了。

张潇雨 01:01:50

没错,所以在这个逻辑里我觉得我自己也是慢慢在学习一点,真的是少关注……比如录播客,我觉得录播客是我最近做的比较开心的一个事。我曾经也录过播客,包括我跟朋友也录过,我永远在想的是我要避免犯什么错误,然后我这个东西我要剪辑的多么完美,我音乐一定要无缝衔接,我就特别害怕人家说你看你这东西不成熟,你这观点根本讲没讲透。包括现在,我知道我们现在讲的这些东西其实很浅,或者说很多东西不完善。

学霸猫 01:02:25

但是这不重要,各位同学,我告诉你们这真的不重要。

张潇雨 01:02:29

就是我觉得能说出来,能表达,你给别人提供了一点信息价值就是挺好的一件事。也会有人留言,说你这个东西没讲完,那个东西没讲透,你这东西说的不对,挺好呀,以后我可以改一改,但我不会说,因为这个我就觉得我是一个糟糕的主播,我这个东西缺陷太多了。

学霸猫 01:02:51

其实我一直这么想的,我就是一个很糟糕的播客主,我就是一个很糟糕的答主,你咬我啊,so what(那又怎么样)?我是一个死猪,你们来烫我呀。

张潇雨 01:03:04

你这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能力,我觉得是现代人非常需要学习的,哈哈哈,就是对自己脸皮得厚,你可能对外人稍微有同理心一些礼貌一些,礼貌还是要有的。反正就是我之前说的放自己一马

学霸猫 01:03:21

或者是这样的,我们接着刚才讲,我最后讲一点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东西,然后我们就开始讲创造模式。我可能解决恐惧驱动的模式是,首先我的心态确实是一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心态,我一直在主动寻找那些我害怕的事发生,而且我在主动加快那些我害怕的事发生,所以如果我这个星期或者这个月没有做让我非常害怕的一件事儿,那么我其实反而不爽。但是自从我这么做了,我大概大学毕业这 5 年以来,我其实一直都在这个状态下面,就什么事让我特别不舒服,我可能特别害怕,我就一定会主动去做这个事儿,各种奇葩的事都干过。
这个状态最后就让我意识到一件事儿,其实是所有的恐惧,there is nothing to fear except fear itself(除了恐惧本身,没什么可怕的)。就是那个事儿本身不恐惧,你恐惧的是你恐惧的状态,是恐惧本身。比如说我亏过很多钱,主动放弃过自己很重要的一些事儿,或者主动放弃过一个对自己很重要的人,甚至我主动社交自杀过无数次,就为了放下这些你觉得自己根本放不下的东西,然后还干过很多伤天害理的事。但是所有事干完了之后,一个人是浑身通透的爽,你知道这种感觉吗。真的你就知道我就是一个死猪,so what,我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张潇雨 01:04:53

OK,我觉得大家也是辩证的听,哈哈哈。我自己当然是能明白里边的道理啊,但是我觉得死猪这个事情大家慢慢体会。还是那句话,恐惧能帮我们前进,但是它会让我们一生非常痛苦,而且有的时候我们越避免一些东西的话,你越不能走到真正你应该属于的这条路上。所以这就是刚才我们说不断满足渴望的多巴胺刺激的模式,还有一个恐惧驱动的模式。
但节目总要给点解药吧,但是还是那句话,解药也要辩证的听,世界上没有药到病除的东西,任何人承诺你说这个东西信我就对了,这是我最反对的一种状态。
我们提供一些思路,但不保证药到病除,甚至也鼓励大家去反对我们,鼓励大家去借由我们这个东西去延伸,去探知去思考,去实验去实证。最后可以说一说的就是所谓叫做创造作品的驱动模式,这个东西猫老师给我们讲解一下。

学霸猫 01:06:11

刚才我们讲到了几种模式,一种是多巴胺模式,在这个模式下,你去观察我是一个行动导向的人,我就观察我自己做了什么,我们就会一天到晚都在找什么电影好看,什么剧好看,吃逛买看,这是多巴胺。
第二种是当我们处于恐惧模式的时候,你会发现恐惧模式让你没有办法放手去做很多事情,你总是在瞻前顾后的时候,你就要警惕你其实是处于一个恐惧的模式下,你做事的过程也很慢,很痛苦。
那么创造的模式是什么呢?这个时候你的关注点就不再是你内在的状态,你也不是再去寻找快乐,而是说你想到你要做成某一个事儿。比如说你要写一首歌,你要写一本书,或者就是你写一篇文章,甚至就像我们俩今天一样去做一个播客。我们是透过做一件事情来把自己的整个注意力,从自己那些内心的小纠结小毛病转移到那件事情身上去。然后这个时候我们开始进入了一种特别棒的状态,也是现在我跟张老师都非常 enjoy 的状态,就是创造驱动的状态。

张潇雨 01:07:23

说得特别对。还是拿播客举例子,我们播客一定有非常多的问题,比如说瑕疵,有没讲透的东西,但是如果我做播客这个事情之前,我永远关注这些东西,你永远就不会开始。但一旦我内心很笃定,我就是要做这事,我就会想说怎么录比较好,找谁录,说什么话题,今天这个话题我不太懂我就别说了,或者今天的话题我好想说我就要多看几本书,我就要努力创造条件,把这个事讲透,我就要研究怎么样能让播客录得更好。你的精力、注意力、专注力等等各种心态都会放到怎么把这个事做出来,做好,非常非常重要。
当你在创造,这个创造可以很宽泛,不一定你非要写一篇文章才要创造,它就是做个事情。你可能说我觉得这事值得被做出来,那我就去想办法 make it happen,让它发生。那么你整个人的状态就会进入到一种正向循环里,对你不会恐惧说我做不好怎么办,或者说我就不想要别的东西,逃离我的痛苦,你想的是我要做这个事,我要让它发生。每天一睁眼可能想的事是怎么把这事做得更好一点。
而且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这是我最近的一个体会。就是你在做这个作品的时候会诞生出一种状态,就是敬畏心。它就像母亲生一个孩子,孩子某种程度上也是她的作品,不管是从母体中脱离还是你后来的教育,显然孩子你是你的一部分。就跟我我写一本书,那个书也是我思想的一部分,或是我认知的一部分。但是你又知道一件事,这个东西最终会变成什么样,走到哪,变成什么东西,不完全受你控制。孩子是绝对不会严格按照你规划的东西来长的,你可以影响他,你可以教育他,你可以引导他,但他一定会诞生出自己的生命来。书,作品,很多东西也是这样。
比如说我录播客第一天的时候,我可能想不到今天我们俩在昆明湖边上聊这些东西对吧。我会感觉它有一种自我的生命在生长,有时候小说家也会说角色会有自己的生命。所以这个时候当你知道这个东西脱离你的母体,它会自我生长,它会有它的生命,它会有自己的状态,它会有自己的受众,有自己的命数的时候,你会觉得原来其实你不用 control everything(控制一切),你可以 let it go(放手),不用去纠结它。
你的孩子是怎么样就能定义你是什么样的人吗?不一定。你播客做差了你就是一个混蛋吗?就是一个糟糕的人吗?没关系。重要的是 make it happen(让它发生)。你把这事做出来了,你想办法创造了,你有立足之地了,你有一种完成的状态了,你录完这个东西特别爽,有成就感吃个夜宵对吧。允许自己吃夜宵,我觉得这都是非常好的状态。

学霸猫 01:10:46

没错。对我这几年来说,真正帮助最大的其实是我一直在创造,我一直在网上写东西,我也一直在创业,一直在做东西,我特别想跟大家分享的是我在网上写作的历程。我们读书的时候人人网特别火,但是我不是特别喜欢上人人网,因为那个时候没有创造意识,大多数时候你只是在网上偷窥,就是大家相互点个赞,其实挺浪费时间,所以我就不上人人网。当我毕业之后,我到云南来支教,我就觉得我应该有一种方式去跟世界沟通。那个时候我就开始在人人网上面写文章,其实我也并不是说我要多大的传播量或者什么样,但是当我开始写文章的时候,它就开始形成了一个长达多年直到今天的一个习惯。
为什么呢?就是每当你不顺利或者说你有一些感悟的时候,你知道你可以不用再透过吃吃吃买买买,你发现可以坐下来去写这篇文章。而当你去创造出这篇文章的时候,你不仅重新去审视了你的精力,锻炼了你的写作能力,锻炼了你的思维,更重要的是你开始向外界发出一种声音。这种声音慢慢地让更多人看到你,慢慢地让更多人可以听见你,慢慢地让你去跟这个世界产生了一种连接。就像别人看到我觉得我现在做轻松冥想做得很好,觉得我每天都可以更新,然后写很棒的冥想的文章。大家没有看到其实这是我写作很多年后的一个成果。
这个过程当中,我觉得写作能力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是我的创作是一种建立你与世界互动机制的一个过程。比如说我们都知道创业的时候,最重要的是先找到冷启动的用户,找到 Kevin Kelly 所说的 1000 个粉丝[27]。那么当我不断地去写作的时候,我就发现当我做轻松冥想这件产品之前,其实我已经面对世界上万的粉丝,有上万人他们每天在阅读我的东西。所以他们上万人当中有几十个甚至几百个人给我反馈的时候,我的世界就变大了,这个时候我能看到一个更大的世界了,所以很多东西它就变得不一样了。所以对我来说创作它不是一个说我要提升自己或者怎么样的过程,虽然它客观上肯定有这种作用,但最重要的是它让我跟一个更大的世界建立了连接,而它让我开始在一个更大的世界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人最怕的是什么?人最怕的是当我们在前两种模式下面,我们是局限在自己的小天地里面的,我们人是社会的动物,马克思同学说的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人最重要的事情是你要看到一群人,然后你能在一群人当中找到你的位置,所以这就是我们要去创作,去发出一个声音,去做一点事情,去让别人看到你跟别人产生连接一个很重要的过程。

张潇雨 01:13:51

非常有意思,我刚才听的时候我有两个点要补充。第一点是我觉得创作这个事儿,在写东西过程中,其实你在审视自己,你在整理思路,重述这个经历。我就想到了一句话,是我看比较多心理学的东西,自己也做心理咨询的体会,叫做讲述就是一种治愈。这个东西是说,当你在讲述你的经历过程,说你的想法的时候,其实就是一种治愈的过程。但这个东西我要说明一下,讲述跟你跟朋友抱怨有什么区别,抱怨其实是你在发泄情绪,你在说我多苦,你在寻求一种安慰等等。但是讲述实际上是你离开这段经历,有一段距离来描绘它。

学霸猫 01:14:52

没错,你带着一种更大的觉知跟清晰度重新来审视这段经历。

张潇雨 01:14:57

没错,就是当你像一个第三者一样讲述一个故事的时候,这个过程中你就离开了这个事儿本身一段距离,你在审视这个事情了。当我在写作的时候也是这样,我是在审视这个东西。这实际上是一种认知分离,有一种让人能更客观的看待自己觉知觉察的一种状态。

学霸猫 01:15:31

就是你没有再陷到漩涡里面去。

张潇雨 01:15:33

对,抱怨还是在漩涡里。

学霸猫 01:15:35

大家都知道有个故事,就是当你陷入沼泽。有种感觉就是情绪就像陷入沼泽,然后写作或者说创造是一个你自己拎着你的头发把你从沼泽里拔起来的一个过程,我们是有这个能力去做到。

张潇雨 01:15:52

甚至像一个第三者一样把自己拔起来了。
第二个点是我还是要说说创作这件事。创作这两个字对我影响很大,我觉得创作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点在于它能让你弄清楚这个世界运行的一些很基本的机制。我自从开始自己写东西,包括做任何事,我会发现这里边你可思考的东西太多了。
因为当你进入创作模式的时候,你会想特别多的问题。而我们会认为一些东西理所当然,比如李安拍一部电影《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也好,《少年派》也好,王家卫的《一代宗师》也好,你会发现这是这么拍的挺好的,但只是这样,就过去了。但实际上创作过程可以是非常痛苦且复杂的。比如《少年派》可能有 1 万种拍法,你为什么要这么拍?你为什么要找这个演员?你为什么要诉说这个剧本?你为什么要这么剪辑这个东西?你为什么要配这个音乐?你为什么这个时段上映等等。
其实我的播客也一样,虽然播客比电影简直轻松太多,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期怎么聊?跟谁聊?录多长时间?怎么向前推进?到底聊哪些节点?这节点观众在不在意?或者说你要希不希望观众在意?还是说你就想自我表达,你不介意听众在不在意对吧?还有这些东西你到底是应该不停举例子?还是不断抛名词?还是讲很多大道理?还是黑人对吧?是在昆明录,还是在上海录,是在广州路,还是在北京录?有非常多的选择。
我之前提过一个东西,就是所谓的开放式问题转变成封闭式问题,这个问题实际上就是创作的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它能让你思考非常多的维度。
所以我觉得做一件事很有意思的点就在于他能让你用创造者的思维跟其他创造者沟通,你看电影的时候你就想说这事为什么这么拍这么运镜,为什么李安说我要弄 120K,他为什么要说我要用新技术变革电影让大家重回电影院?我的境界跟李安的境界可能是天上地下,但是我能用一种创作者的思维去看这件事了,这个事情让我觉得我的世界就变大了。

学霸猫 01:18:38

你突然有了一种全新的视角去看这个世界。

张潇雨 01:18:41

这个很有意思,而且之前我在消费主义那期里讲实际上当工业革命大公司诞生以后,我们人都变成螺丝钉,我们很无力,只能做细碎的小事儿,是大作品的一个非常小的环节,成就感非常低。其实人很多成就感是来自于创造的。

学霸猫 01:19:08

而且是我完整的去做出一个东西,即使它是一个很小的东西。

张潇雨 01:19:12

对,随便举个例子,可能种棵树也是创造。古代人不就干这个吗?种田种树养猪。

学霸猫 01:19:21

那个事情给了你完全的自主权和一个自我的掌控感,这个很重要。

张潇雨 01:19:29

这个其实是人类很原始一种幸福感的来源,自治权。

学霸猫 01:19:35

自我的控制权。我今天早上正好读到一段很有意思,他说当你觉得你自己缺乏动力的时候,你怎么给自己动力呢?不管你要 motivate(激励) 你自己还是别人,最重要是你要让你自己意识到,其实我是可以有选择的,我是可以自己去做出选择的。
当你有这个意识之后,你就会变得主动起来,当你主动起来的时候,很多问题就解决了。你只要开始行动起来,大部分问题其实就得到了解决。

张潇雨 01:20:11

没错。哪怕我们都身不由己,大家都以各种形式打工或者做事情,我觉得保持一个创造的心还是很重要的。真的不在于你做出了多大的事,我觉得我播客也是非常小的一个东西,你说它就比谁做得好或者怎么样,我真的不觉得。但是我觉得这事我灌注了一些我的思想,我体会了一些状态,它能让我跟更多的人交流,它是我的一个小小的表达,我觉得是非常好的。

学霸猫 01:20:46

这里我想讲我两个朋友的故事,第一个很多人你肯定会说我写文章写得不好,我做东西也做得不好,那我怎么能去做呢?我有个朋友他挺厉害的,他能够 1000 天持续不断地,每天写东西。最开始他写的文章不怎么样,但是他知道他应该要每天去写,然后最近他就说他已经开始嫌弃自己之前写的文章了。但即使他觉得自己之前写的不好或怎么样,他知道最重要的事情一定是我每天都在写,这个东西非常重要。
第二个我想跟大家分享我自己最近的一个经历。我其实是 2016 年才开始答知乎的,之前我是写豆瓣。当我答知乎了之后,我其实一直告诉自己,你想写你就偶尔写一点。我到今年过年的时候,我就下了一个决心,说我想做一个 365 天的冥想计划,所以我就用轻松冥想的公众号来做。当我决定了我要每天带别人冥想的时候,大家知道吗?这个时候我对公司战略融资发展所有的问题一下子全部解决了。因为我知道我只需要去做这一件事情就可以了,我只需要持续的去做这一件事情就可以了。所以 1 万个念头就变成了 1 个念头,每天只要认真写就行了。

张潇雨 01:22:19

我觉得已经都可以延伸到管理学,商业等等很多东西。你要在万千头绪中找出一个点,而且你知道有这个点,其他东西都迎刃而解,我举个例子,老本行,还是懂一点商业和互联网的。滴滴早期的故事,就是滴滴有这个想法开始做这个事以后很多人也开始做。当时创业的魅力所在就是开放。
滴滴有很多方式可以做,因为他们当时就想到了做快车做专车,做各种好玩的东西,什么车上干净,司机要培训,有矿泉水等等东西。但是他们后来决定就做一件事,就是保证让每一个人打这个车之后,5 分钟出租车就来。这就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当你找到这一句话的时候,我保证所有用户能在叫车后 5 分钟内出租车能到这一个东西以后,其他东西就都清晰了。

学霸猫 01:23:43

你就有方向了,你只需要持续去做这件事就可以了。

张潇雨 01:23:47

对,你想这里边有很多点,比如首先很多用户,你要让他们保证叫车是成功的,其次你要保证他们 5 分钟内叫到,你就要增加车辆,要优化程序,要优化算法。

学霸猫 01:24:01

你一下子就有个引领了,所有的纠结判断全部就被那一个东西……

张潇雨 01:24:07

你可以做 1 万件事,你可以做专车、快车、飞机大炮,车上搞吃的,跟什么别的合作都不重要,重要是让大家快速叫到车,而且就是出租车。
当时我对这个事情特别有感触,我觉得做公司倒是其次,对自己你得找到一件事,然后反过来对自己的指导和引领,它会让很多东西就不再是问题了。
上次咱们讲了维特根斯坦[28],这次又要提到,就是人生对问题的解决在于对问题的消除,不是说你把问题解决了,而是说你不需要再问了。

学霸猫 01:24:49

你不用再问了,因为你找到了那一个可以让你持续行动的问题了。

张潇雨 01:24:53

所以我觉得做公司也好,或者是你创业,自己做事情也好,都要找到这么一个阶段。人生那么多问题你不可能马上就解决,但你在这个阶段里你就找到这一个事。

学霸猫 01:25:06

我上周讲课的时候正好跟我们同学讲过,我可以给大家三个很具体的建议。如果你想成为一个创造导向的人,我建议你可以从下面三者进行一个选择,我已经帮你把战略做到了非常简单,清晰的一句话。
第一个选择是,每个星期写两篇文章。定时定量,每个星期就写两篇文章,我不管你写什么,也不管你写多好,但是请你记住一年时间内每个星期写两篇文章,我不管你是在知乎回答问题,你写公众号也好 whatever(不管怎样),但是你得发表出来。写 365 天,每个星期两篇文章发表出来。我们把这个事定在这里,有没有人看,有多少点赞不重要,但是你得去做这个事儿,这是第一个建议。第二个我觉得对人有特别大帮助的是你开始去组织一个活动,每周一次组织一年。不管你是相亲活动也好,遛狗活动也好,老干部遛弯活动也好,你必须每周组织一次,而且你至少要组织满一年。相当于说我一定是要用足够长的时间和足够大的频次去促进创作变成一种习惯。我们不是今天说完创作大家就可以创作的,我跟你一定是我们写完 50 篇文章,写完一篇 100 篇文章之后,那个东西才开始形成了一个特别大的礼物。但很多人他是答一两个问题他就跑了,他没有定性。第三个建议是如果你本职工作非常忙,那么你就给自己定一个目标,从今天开始你用一个能够统领全局的你的部门老板的思维去看你的工作,然后在一年时间内以部门老板的心态去做你的工作,给自己定一些特别实在的业务指标。
我为什么给大家讲这三个东西呢?就是大家都知道有一天我会开个公众号,有一天我也许会在知乎答问题,但是是哪一天呢?你会答多少问题呢?永远不知道对吧。如果你没有一个很清晰的思路的时候,你永远又会陷入到一种无边无际的纠结和选择当中,这是每个人都会发生的问题。所以如果你能够就做一个决定,就说我今天听完这期播客,我决定我就每个星期上知乎答两个问题,我觉得我们这期播客就很有价值。

张潇雨 01:27:45

我这里要唱一个小小的反调。因为做计划这个事,我跟何峰和简里里在第一期节目的时候也聊过。刚才猫老师说你可以坚持在一年内写东西或办活动,这两种方法你可以自己去选择。我的体会是不要一上来给自己定过大的目标,比如说你可以先坚持一个月每周写 2 篇文章,你要情况好就再坚持一个月,你先把这一个月坚持下来。因为一年这种事我都觉得……
我有一个小例子,很多人问我播客更新什么频率?讲点啥?我说看心情。我心里说的是一周一期,然后每次录的时候别糊弄。但是我不愿意跟别人定死了,就说我一年绝对一周一期等等。我现在也不给自己这种要求,我越不给自己种要求,反而我就愿意去实现它。或者说我先坚持个 20 期吧,20 期以后再说,因为 20 期以后可能事情又变了对吧。

学霸猫 01:28:57

这其实是两种逻辑,我认为你的方式是适合本身这个能力已经不错,已经有创作能力的人。我的方法更多的是这种还没有形成创作能力和创作习惯的人,所以你必须透过一种压力逼自己写到一定程度,输出到一定程度之后,你不会放弃。这是两种方法。

张潇雨 01:29:21

对,我还是建议适当的放自己一马,这个度大家自己去把握。
聊了很长时间了,我先总结一下,最后再聊一个小小的事。一开始我们说快乐有很多种形式,各种不同的词代表了快乐,还聊了多巴胺代表了渴望,渴望这种事有的时候不是真正的快乐,它是让你以为会有快乐。后来我们接着这个东西又聊了三种驱动方式。

学霸猫 01:30:08

第一种是多巴胺驱动,就是逛逛逛吃吃吃买买买看看对吧。第二种驱动方式就是非常常见的恐惧驱动,不断地去担忧这个事发生了怎么办,所以你会不断地预防事情发生。这期播客最重要的其实是跟大家讲,真正的快乐,或者说持久的满足感和专注的快乐是来自于创造。创造你自己的东西,去画画也好,去写作也好,都可以,但是你得持续的输出,去跟世界沟通。

张潇雨 01:30:44

好鸡汤啊,但是……不知道,说实话,我有时候跟人聊天录播客的时候,有时候也会想说聊的这个东西大家是不是觉得 OK 能接受,有人会觉得太高深对吧?我有时候会故作高深,拽一堆名词,然后有的时候会觉得太鸡汤。有时候别人跟我说你不要有那么多障碍,不要恐惧,我也觉得什么鬼,你哪懂?但是我觉得反正给大家一些思路吧。
最后一点小的东西,其实也是临时起意,我有一个困惑跟你分享一下,然后你可以稍微点评一下,我们没准哪期回来再继续聊。
我知道我们大脑是非常容易受骗的,有各种问题,各种心理误区掌控你,于是我走入到另外一个状态里,就是说渴望,快乐,悲伤,你获得的东西你就会害怕它没了对吧?会害怕失去已有的东西。
我会觉得快乐、恐惧,渴望等等情绪是特别耽误事的东西,有时候我会觉得人的更好的状态是消灭情绪。我跟我懂心理学的朋友或者说咨询师什么的也会聊说既然恐惧这么可怕,快乐不长久,渴望是一种虚妄,那人是不是终极形态应该是无情绪的机器人?我有朋友经常管我叫机器人,他黑我。我也知道有时候自己会理性的有点可怕,我也觉得这样不对,但是我又很纠结。所以我不知道你对这个问题有什么看法。

学霸猫 01:32:58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未来简史》[29],其实他就讲到了这个东西。这个问题我们就作为最后总结。不好意思,我现在就要正式发挥一下我的神棍功力了。
首先《未来简史》里面他讲到这一点,就是他说自由意志其实是不存在的,我们发现情绪在碍事儿。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可以消灭这些情绪,然后用药物跟电流去不断地让我们处在这种专注的状态下面,我们可以写出更好的文章,可以一直做很多的事儿对吧?这是他的一种假设,这就是科学主义对人文主义的一种胜利。在这个胜利的过程当中,你会渴望成为一个机器人,我也曾经渴望成为一个机器人,这样我就可以成为一个战无不胜的完美的人类对吧。
但其实我经历过这样的一个阶段,我认为我应该成为一个无欲无求的人,一个铁面无私的人,这个时候我们会很强大,但是这个强大背后会带来一种更可怕的东西,就是你开始感觉不到自己作为一个人的快乐和意义。我相信大家肯定会有那个感觉,就像张老师现在他犯二的时候,他会特别的快乐,他犯二的时候他是绝对不像一个机器人的。他偶尔犯个二,他就觉得自己犯个傻,甚至你知道你自己在犯傻,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一些美梦的时候,你会特别快乐。这个时候你会特别的觉得我作为一个人就是要这样的时刻,它让我感觉到我是一个人。还有包括我们看到一些很好的文学作品会流泪,比如说大家最近可能看《爱乐之城》[30],你可能最后很感动那些瞬间,正是这些瞬间构成了我们人之为人的重要的体验。
所以张老师曾经问过我一个问题,他说你作为一个禅修的人,是不是能做到真的是无私无欲,没有喜怒哀乐。我的回答是这样的,我说自从我禅修了之后,我变成了一个大哭大笑的人。大家一定要知道我做的事情,或者说我们所有的修炼和自我的提升,一定不是让你变成一个机器人,而是让你变成一个你能更清晰的看到你自己的人,你不再挡着你自己的人,当你悲伤的时候你允许自己悲伤,你看到我在悲伤。而不是当你悲伤的时候,我在告诉我自己你为什么要悲伤,你现在悲伤会阻碍你干饭(?)。当你快乐的时候,你能够看到你自己快乐,而没有再去害怕快乐很快就会消散,我觉得这也许是我们这一期聊的最重要的意义。我觉得人生的很多快乐跟幸福不是自欺欺人的快乐和幸福,我们每个人其实都知道人生很多事情是自欺欺人的,很多快乐是你 promise(承诺) 你自己或者别人 promise 你的。
如果我们要成为一个更完整的人类,那么也许我们不会再用快乐和幸福这样的词来欺骗自己,而是我们能够很清晰的去觉察生命,当我和生命站得很近,我能够清晰的去看到我自己,并且我不再逃避自己,我跟自己总是待在一起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不再去寻找快乐,我也不再去逃离悲伤,我非常坦诚的活在当下,但是我知道我是很快乐的。

张潇雨 01:36:32

哎呀妈呀太深了。
有非常多可以延伸的点,但是我觉得今天我们就留一些小悬念在这里了。

学霸猫 01:36:43

主要是我觉得张潇雨现在有点想去吃烧烤。

张潇雨 01:36:43

少来,明明是你自己想去。
OK,谢谢大家收听这期节目,然后谢谢学霸猫老师,有机会再来一起录。

学霸猫 01:36:54

谢谢张潇雨老师,然后谢谢昆明的所有朋友们,谢谢翠湖这么好的一个地方。

张潇雨 01:36:58

说得跟昆明有多少人认识你似的。但确实我们在户外录的这期节目很有意思,然后我们现在在一个水边,我觉得聊天挺开心的。谢谢大家收听,我们下期再见了。

学霸猫 01:37:19

好,祝你们都成为快乐的人,拜拜。
涂俊杰 整理于 2022 年 9 月 2 日

[X] 脚注

  1. 1.
    编者注:俞立颖,网名学霸猫。广州元本软件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90后创业者。毕业于浙江大学社会学系,曾经在云南省临沧市文华村支教。之前是杭州云造科技的联合创始人,和合伙人写了一本书叫《商业创新设计》。现在是轻松冥想(微信公众号:easymx)和学霸猫•霍格沃茨凡学贵妇分校(知识星球号:25946038)的创始人。参与译作《“活在当下”指南》。 ↑
  2. 3.
    编者注:2008 年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豆瓣评分 8.5 分。 ↑
  3. 4.
    编者注:《六祖坛经》,亦称《坛经》,记载六祖惠能一生得法传法的事迹及启导门徒的言教,内容丰富,文字通俗,是研究禅宗思想渊源的重要依据。 ↑
  4. 5.
    编者注:安兰德(Ayn Rand, 1905—1982)是美国当代影响最大的作家、哲学家。她反抗西方传统伦理,力倡个人主义,崇尚尊重个体,提出「自私的美德」,她认为不能使个人利益和尊严得到最大伸张的社会,就不是理想社会。她公开为市场经济与商业贸易辩护,反对美国大政府控制。她认为理性是人类的最高美德。 ↑
  5. 6.
    编者注:本书是康德三大批判著作、也是其全部哲学著述中意义最为特殊和重大的巨著,它改变了整个西方哲学前进发展的方向和进程。康德花了11年的时间完成,1781年初版,1787年再版。 ↑
  6. 7.
    编者注:作者林欣浩,男,自由撰稿人。2015 年由北京联合出版公司,豆瓣评分 8.6 分。 ↑
  7. 8.
    编者注:《入世哲学家:阿尔伯特·赫希曼的奥德赛之旅》叙述了阿尔伯特·O·赫希曼的生平故事、评介了他的主要著作。赫希曼是20世纪最具原创性和最具争议的思想家之一,在这本传记里,杰里米·阿德尔曼讲述了这个伟大的思想家在恐怖和希望中成长的故事。豆瓣评分 9.1 分。 ↑
  8. 9.
    编者注: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而不敖倪于万物,不谴是非,以与世俗处。」——《庄子·天下》。意思是独自和天地、精神相往来,而不傲视万物,不谴责是非。 ↑
  9. 10.
    编者注:云在青天水在瓶,原文出自李翱《赠药山高僧惟俨(其一)》一诗。典故为李翱上山拜访药山禅师,问何为道,禅师答「云在青天水在瓶」,意思是真理就是青天的云上,水在瓶中。道在一草一木,道在一山一谷,道在宇宙间一切事物当中。 ↑
  10. 11.
    编者注:庆山(安妮宝贝),本名励婕,作家。 ↑
  11. 12.
    编者注:出自《问刘十九》,是唐代诗人白居易的作品。意思是「大雪将要到来,能否共饮一杯?」 ↑
  12. 13.
    编者注:多巴胺是一种用来帮助细胞传送脉冲的化学物质,是神经传导物质的一种。这种传导物质主要负责大脑的情欲,感觉,将兴奋及开心的信息传递。与上瘾有关。 ↑
  13. 14.
    编者注:2021 年由中信出版社出版的《贪婪的多巴胺》,作者是丹尼尔·Z·利伯曼,是一本介绍多巴胺如何影响人们的情绪和行为的科普图书,豆瓣评分7.9 分。 ↑
  14. 15.
    编者注:帕金森氏症(英语:Parkinson's disease,简称PD)是种影响中枢神经系统的慢性神经退化疾病,主要影响运动神经系统,症状通常随时间缓慢出现,早期最明显的症状为颤抖、肢体僵硬、运动功能减退和步态异常,也可能有认知和行为问题;失智症在病情严重的患者中相当常见,超过三分之一的病例也会发生重性抑郁障碍和焦虑症。其它可能伴随的症状包括知觉、睡眠、情绪问题。 ↑
  15. 16.
    编者注:由于内源性大麻素可以有效穿透血脑屏障,因此有人认为,内源性大麻素与其他兴奋性神经化学物质一起有助于人类运动诱导的愉悦感的发展,这种状态通俗地称为跑步者的高潮。 ↑
  16. 17.
    编者注:单一归因指认为某件事之所以发生,只是因为某一个原因,而再无其他的原因。 ↑
  17. 18.
    编者注:三重脑假说(Triune brain)是一个由美国医生、神经科学家保罗·D·麦克莱恩(英语:Paul D. MacLean)所提出,用以描述脊椎动物前脑与行为的演化过程的模型。此模型将人类的前脑分为三个各自具有有主观性、智能、空间与时间感的脑区。三重脑包含爬虫脑复合区、古哺乳动物脑(边缘系统)、新哺乳动物脑(新皮质),它们在演化的过程中逐步加入前脑的结构。 ↑
  18. 19.
    编者注:2012 年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中译名《内在的天空:占星学入门》,豆瓣评分 9.0 分。 ↑
  19. 20.
    编者注:「炸鸡和啤酒」来源于自韩剧《来自星星的你》中女主角千颂伊(全智贤饰)最喜欢在初雪时吃炸鸡喝啤酒的对白:「下雪了,怎么能没有炸鸡和啤酒」的一句台词,火爆网络。 ↑
  20. 21.
    编者注:SNS,全称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s,即社会性网络服务。泛指社交网络APP。 ↑
  21. 22.
    编者注:胡萝卜加大棒(英语:Carrot and Stick),也译作红萝卜加巨棒、糖饴与鞭、恩威并济、软硬兼施,是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老罗斯福)的观点。是一种以「奖励」(胡萝卜)与「惩罚」(「大棒政策」),赏罚并进的一种两手策略,亦称「独裁者的恩威并用」。 ↑
  22. 23.
    编者注:四川省绵阳中学。2008 年 5·12汶川地震时学霸猫读高三。 ↑
  23. 24.
    编者注:心理咨询师陈海贤(@动机在杭州),著有《幸福课》,豆瓣评分 8.7 分。张潇雨和陈海贤录过一期播客名为《#30:一个研究幸福的心理学家的(欢脱)日常》。 ↑
  24. 25.
    编者注:冒名顶替症候群(英语:Impostor syndrome),患有冒名顶替症候群的人无法将自己的成功归因于自己的能力,并总是担心有朝一日会被他人识破自己其实是骗子这件事。他们坚信自己的成功并非源于自己的努力或能力,而是凭借著运气、良好的时机,或别人误以为他们能力很强、很聪明,才导致他们的成功。 ↑
  25. 26.
    编者注:《最小阻力之路》首版於1984年問世。台版 2015 年由大寫出版社出版,豆瓣评分 8.4 分。 ↑
  26. 27.
    编者注:「1000 铁杆粉丝」的要点是任何创作艺术作品的人,只需拥有 1000 名铁杆粉丝便能糊口。铁杆粉丝是指,无论你创造出什么作品,他都愿意付费购买。他们愿意驱车 200 英里来听你唱歌。即便手上已经有了你的低清版作品,他们仍愿意去购买重新发行的超豪华高清版套装。他们会在谷歌快讯里添加你的名字,时刻关注与你有关的信息。他们会收藏售卖你的绝版作品。他们参加你的首场演出。他们购买你的作品,要你在上面签名。他们购买与你相关的 T恤、马克杯和帽子。他们迫不及待要欣赏你的下一部作品。 ↑
  27. 28.
    编者注:维特根斯坦是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哲学家,其研究领域主要在语言哲学、心灵哲学和数学哲学等方面。著有《逻辑哲学论》等。 ↑
  28. 29.
    编者注:2017 年由中信出版社出版,作者是尤瓦尔·赫拉利,著有「人类简史三部曲」,分别是《未来简史》《人类简史》《今日简史》。《未来简史》以宏大视角审视人类未来的终极命运。豆瓣评分 8.4 分。 ↑
  29. 30.
    编者注:《爱乐之城》(英语:La La Land)是一部于2016年上映的美国歌舞爱情浪漫喜剧片,由瑞恩·高斯林和艾玛·斯通担纲主演,他们分别饰演爵士钢琴家和充满抱负的女演员,并讲述两人在洛杉矶追随梦想时坠入爱河的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