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s

#61:场上没有别人

《得意忘形》 2021-09-27 09:05:48 丨 时长 01:51:45

标签

投资 生命力 对抗 理想生活

本集介绍

这是《得意忘形》播客的第 61 期节目,也是一期我和好朋友孟岩的播客《无人知晓》的串台节目。孟岩是「有知有行」的创始人,一家我也参与创办了的,试图帮助国人更加理性投资的企业。在这期播客里,我们谈到了我们两个人的相识与交往,各自的人生挫折与最失败的几次投资,以及我们对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的一点点理解,和更多的不解。
本期音乐:
* 《我的孤独认出你的孤独》 by 陈婧霏
* 《人间指南》 by 陈婧霏
张潇雨
2021-09-27 09:05:48

编者导语

终于聊到张潇雨的老本行投资了。
但张潇雨聊的投资并不是传统意义上教你怎么买怎么卖仓位是多少的方法论,而是告诉你投资和生活一样,当我们对自己真诚,不抵抗,选择和那些互相滋养的东西共生,把自己照顾好了,投资效果自然就好了。
你可能觉得张潇雨说的太玄乎了,你可能非常想从孟岩问出「难道你拒绝朋友时不会顾虑吗?难道你巨亏时不痛苦吗?难道你面对暴富故事不焦虑吗?」时得到张潇雨扼腕叹息的感慨,听他说高低起伏勇者归来的故事?都没有,张潇雨说「我只是在过程中观察自己,体会自己。」
正如这期播客的标题《场上没有别人》。
不管是网球场还是交易大厅,场上没有别人,痛苦和快乐,都是想象,是我的选择。
我好像悟了,但我做不到。我仍然在意同龄人压力,我仍然深陷在痛苦里,我仍然有各种预设的观念困住自己。但孟岩也说「你们看到的放飞的张老师背后,我觉得他是非常卷的。」我想,那也没关系,那就卷吧,那就痛苦吧,或许都有这个阶段。
在这个阶段里,有一个人站出来,他告诉你,it's ok,这个阶段会过去的。生活中我们能做的有限,不要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只要「每个当下认真的呼吸,好好吃饭,好好睡觉,认真锻炼,对自己周边的人友好,跟他们真诚的去表达沟通和传递能量」就够了。
真好,谢谢张潇雨和孟岩的这期播客。
涂俊杰
2022-09-09 16:27:54

播客语音转文字稿

正文中出现[X]表示此处有编者补充内容,按数字顺序放在文末。
小宇宙播客:《No.61:场上没有别人

张潇雨 02:05

你有开头吗?

孟岩 02:07

我一般会说,欢迎来到《无人知晓》,我也不知道放的时候是第几期。今天应该是接收到了宇宙的信号,请到了我的好朋友,有知有行的投资人,也是我的合伙人[1],就是潇雨。

张潇雨 02:26

大家好,我是潇雨。《得意忘形》主播你没说,你看竞争对手意识来了,不要口播竞争对手是吧,哈哈哈。

孟岩 02:34

不不,我学习一下播客里面的术语,你是属于头部,我是属于脚踝部[2]。

张潇雨 02:42

请到头部主播,你也可以很厉害了,你已经是头部了。
《无人知晓》播客有限的听众朋友,大家好,我是张潇雨。可能有一些人已经知道我跟孟岩[3]是很好的朋友,跟有知有行有很多缘分。经常有一些听众来说,我们应该录一期音。我其实有时候觉得这人太熟了,你也不知道聊啥对吧。但今天正好我们在上海相聚,就凑到一起来聊聊天,我争取聊一些我播客和文章里没有聊过的事。

孟岩 03:24

其实把难度扔给了我,就看我能不能把那些问题问出来。
我给你讲一特别好玩的,真事,就是你看咱俩约录播客,每一次约录播客都没约上的原因都是我生病了,就特别神奇。你记不记得咱们过年第一次约……第二次是五一,当时是眼睛麦粒肿[4],我还给你发照片。这次是第三次,然后前两天我又感冒了。我当时还在想还真是身体上的抗拒,为什么抗拒呢。
我想了一下,我觉得可能跟头部主播去录播客身体上还是有压力。你看我平时做表达什么其实还是比较放松的。我可能会想说跟潇雨一起录播客,我应该呈现一个什么样的样子。

张潇雨 04:18

你就开始给自己加戏了,我也会这样。其实我能感受到,不管是你还是谁,比如他要跟我录播客或者干一个什么事儿,第一你在场上不能输阵,比如我特别强势,对方很弱势,也会有点小别扭,就跟打网球一样。
另外,外界对我们聊天也有期待,会想说孟岩特别牛逼,潇雨特别牛逼,他们一起录播客也特别牛逼,结果听完了发现巨差对吧。不过他们会自我解释,解释完了心里还是隐隐的失望。
所有的这些其实都是很好的自我观察。我们要面临外界对我们的期待,而且这期待其实有的时候是给自己加戏,可能大部分人根本没有功夫想咱们,但是你自己就会有一种对外的形象,我要拿出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我一出手得特别厉害,特别牛逼对吧。这些东西都构成了对我们做一件事的心态的影响。之前你也说找我录个播客,我一直也没有特别明确说一定要录。

孟岩 05:36

其实我一直在等你邀请你知道吗,一直没等到。

张潇雨 05:39

那就对了,这个不是邀请的,都是宇宙发来的,就是这样。
主要是因为即使咱俩关系很熟,是很好的朋友,很多时候你也不想找人聊天,你懂我意思吗?这其实很正常。比如我有时候就不想找谁聊,我就觉得我没什么表达欲,或者我可能比较敏感,我会感觉到对方很想见我,或者我很想见他等等。你会觉得这个见面本身其实是给你带来压力的,你是有阻抗的。哪怕你们关系其实真的很好,咱俩也没有什么真的利益关系,也不比什么,但其实都有很细微的压力,尤其我们是相对比较敏感的人。
我觉得我慢慢学会了,第一我会在任何大事小事中去体会我的感受,比如你跟我说要不要搞这个,我就会真的去感受一下我是不是想,如果我不想我就会 say no(说不),或者我就说咱再等等。我会让自己比较没有阻抗,内心比较顺了,再去做这件事,哪怕是特别小的一件事。这事可以小到跟一个人见面喝咖啡。我甚至有时候跟自己都会有这个戏,就我打这个游戏玩三分钟我体会一下,其实我并不想打,你觉得好像打游戏是一个很舒服很放松的,但有时候你开始打游戏你觉得挺累的,我就会关上去干别的。

孟岩 07:29

我印象特别深,你记不记得去年我们刚开始做 APP 的时候,我做了一个问答,当时 APP 还没上线。那会我说潇雨你要帮我给大家回答一些问题,我把问题组织给你,然后你当时就告诉我说,我觉得你还没 ready(准备好),你说我现在不应该做这事,当时我还挺意外的。但后来我觉得我就能感受到你刚才说的,你觉得自己没准备好或者感觉不对,你可能就会往下放一放。

张潇雨 08:03

然后等待一个更好的时机,而且往往你会发现等待的那个好时机来的时候,你们做这事就特顺,你付出了原来 1/10 努力,效果可能是原来的 10 倍。

孟岩 08:16

你还有一更残酷的事儿,我再给你回忆一下。

张潇雨 08:18

哦,是吧?我平时太残酷了,你都一起记了跟我秋后算账。

孟岩 08:25

刚从前公司出来的时候出来,我就约潇雨,我就说。

张潇雨 08:32

稍微解释一下,你看主播的职业素养来了。孟岩离开上一家公司,经历了一些波折,当时算他人生挺大的一个挫折,至少在那个阶段。给听众补充一下背景信息[5],你不要假设大家对你都特熟了,你谁啊你。

孟岩 08:55

对,我记得当时我给你发了一个微信,我说我发生了一些事儿,然后你问我发生了啥事,咱俩就聊了聊,我说一块出来聊聊天对吧。然后特逗,你当时回的是我觉得你还没 ready,你说你自己先疗伤一段时间,等你情绪过去了,准备好干事了你再找我。

张潇雨 09:19

哎我太牛逼了,回答得真好。哈哈哈哈哈。

孟岩 09:25

对,这是第一个。然后第二个也特逗,当时我们俩见面,吃饭聊天,后来我送你回家的路上,然后你就问我说你最放心不下的是什么,我说我最放心不下的是我的那些伙伴和我的用户。然后你跟我说你这都不重要,你把你自己 take care(照顾好) 了,把你自己照顾好了,那些人才能好,你不要去想那些东西,人家其实没那么 care 你。

张潇雨 09:56

我原来这么早就有这么大智慧了。可以可以,拍拍我自己的肩。

孟岩 10:02

其实我还挺好奇的,你的那些自我观察是怎么来的?

张潇雨 10:11

我觉得肯定是有一定的「天赋」,我可能从小就比较喜欢观察自己的各种念头和情绪,你常常会感觉到哪有很小很小的别扭或不舒服。我举个可能比较极端的例子,幼儿园老师会说你站好队,排队去吃饭或者排队去睡觉之类的,我会有点轻微的不舒服,后来我就明白了……这个不舒服在你身上发生次数多了,我会想我为什么会有这个东西。
现在可能更多是直觉,也会用很多语言去描述它,你会去思考为什么这么小的事情会激起我的反应,你会有点难受。我就很想知道这难受到底来自哪,尤其是听播客的朋友可能是生活中相对敏锐内向的人,因为播客是一个很向内的形式。我经常跟听我《得意忘形》播客的听众开玩笑说,但凡谁正常点不会听这播客的。因为你想,聊的都是些乱七八糟的。
叫敏感或敏锐都可以,你就会体察到很多细微的情绪变化。比如我的听众会跟我交流,说小时候比如过年过节,亲戚让他去比如表演一节目,念首诗什么朗诵他就会不舒服。可能都没有到那种真的有恶意的程度,其乐融融,但我们身体会有一些反应。不管是人与人情绪之间还是自己的情绪波动起伏,比如五六个人吃饭你就能感受到 wave, dynamic(或译为能量),不管它叫什么。这个东西其实是很累的,因为你 pick up(得到) 了很多信号、信息,你比别人感受更敏锐,反过来不就是你耗能更大。人家可能说一句话,心特大的人根本不当回事,你可能琢磨三天。向内就很累,如果你处理不好就是内耗,我不能说我内耗很严重,但是我肯定比较敏锐,就比较累。
当然反过来说,我就相对能体察别人的情绪或者是说话的话外音等等,这也会帮助我在生活中有一些所谓的好处。但大部分时间在自我折磨。人都很简单的,一个东西折磨你你就要看它,你要观察它,你要想就为什么会这样,这个问题一旦开始问了就结束不了了。

孟岩 14:02

你练习的时间比我长很多。

张潇雨 14:04

对,我是在生活中练习,不是那种打坐,是行禅[6]。

孟岩 14:12

那我再问下一个问题,我还挺好奇的。我觉得我们俩是非常好的朋友了,当你跟我说那些话的时候,你有没有内心里觉得我这么直接拒绝了孟岩,他内心会怎么想我,这些想法你没有吗?

张潇雨 14:25

有啊,肯定有。但是我肯定有一些自我心理建设。在跟你说的那会,我已经没那么多顾虑了,意思是说我在漫长的过程中已经建设完了。第一是咱俩关系好,所以我会觉得你现在这一个 moment(瞬间) 你可能不舒服,但是既然我认为你是我的好朋友,我一定觉得你身上有一些悟性,我交的朋友都还是比较有悟性的。我就想你有一天肯定会悟到这个点,当你悟到这个点就会觉得潇雨太牛逼了,然后你会更爱我,哈哈哈。所以我就短期跌一下没关系,长期是上涨的。

孟岩 15:29

昨天我们和我们的另一个好朋友奔斗老师[7]一起打球,然后他对你的评价,我觉得今天的场景依然适用——总有一套理论能自圆其说。

张潇雨 15:38

对,非常有。我就想说如果你连这个东西都无法意识到我其实是在对你好,咱也就别聊太多了对吧?所以你说它有没有一些我的心理建设,包括我的抗拒,肯定也是有的,但是我会感觉我只能求我在这一刻我说的东西是非常真的。至于它造成对方的什么体会、影响、反应,其实是我控制不了的。
但如果我为了迎合对方而对自己假,长期来看,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我一定会是比较糟糕的一个状态。如果我自己真,然后对方由于误会了我的真,产生了一些局部的 misunderstanding(误会),我觉得是可以接受的。可能就应该这样吧,可能就是你们俩根本不适合做朋友,就算了,此刻反而止损了,挺好的。
所以我当时跟你说,你先把自己照顾好,再想对谁负责。我的朋友包括我自己,总体来讲都还是比较善良比较负责的人,这个形容还是不过分。
包括很多人,比如说他们可能听我的节目或者知道我等等,他们会感谢我对吧。就说张老师你在一些事情上间接的直接的帮了我的忙。包括一些节目我对他说的话或偶尔的一个建议都会感谢我。首先我自己肯定是很愿意帮助人的,但是我每次也会跟他们说你也不用怎么样,别给自己加戏太多,我做这些事都是为了我自己开心。这些事突然带来了一些正的外部效应,我是我是喜闻乐见的,但这不是我最大的初衷,最大初衷就是自己爽。我做播客,我写东西,我做投资都首先是为了服务我自己的一个 purpose(用意),就是了解自己,延展自己,不断地探寻自己。当然这说的比较高级,说的低级一点,我自己挣钱自己爽,我很开心。
当然我希望去做这些有外部效应的事儿,但是我从我家里的上一代,包括我们这一代人的上一代学到一点,如果自私一点说的话,我是不愿意消耗和牺牲自己来服务他人的,我觉得也很难持续。比如那种含辛茹苦把孩子拉扯大,然后觉得自己特别伟大,在那个时代语境下我觉得是成立的,因为那会儿资源比较匮乏等等,我是非常钦佩和和感恩的,包括我跟我家里关系也非常非常好。
但我的意思是说其实有的时候我们真的想帮助别人,真的想去散播一些所谓的正能量,其实就应该把自己的身心调整到很好的状态,你的能量是自然溢出的,你的爱是自然的给出的,是因为它太满了你就想给别人,你完全不会吝啬,而且在给的过程中你也很爽,这个我觉得非常重要。所以当时那个 moment 为什么跟你这么说,其实特别简单,就是你找我来,除了能获得一些心理上的安慰,你啥也干不了,对吧?但是我也不是干这个的,你应该找别人去。哈哈哈。找我也可以,但是在你的那个状态下,第一你没有冷静下来,第二你不是一个打开的可以接受很多不同的想法和信息的状态,那我见你干吗呢。

孟岩 19:42

其实就像投资,那会情绪就跟牛市或者熊市的时候一样。

张潇雨 19:45

你打不开,你的人是封闭的,你的人是一个 tunnel vision(隧道视觉) 的,就是隧道里的光,你整个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一个小圈圈上了,就像一个黑暗的舞台,打上了一束光,你就盯着那光那块,所以你的人整个被那东西控制了。你没法退开一步看看整个大图景多牛逼。当时我要跟你说,你可总算离职了,你现在人生即将走上无比牛逼的上坡路,你肯定不信。

孟岩 20:17

其实我们见面的时候你说了一些。我特别同意你刚才的比喻,就是隧道里的光。我原来有个读者,她引用了一段话,我到现在都蛮喜欢的,我当时还写了一篇文章。她跟我说当一件你认为很大的事发生在你身上的时候,你就像把一个大拇指放在你眼前,你什么都看不到了。但她说如果你放开一臂的距离,你把大拇指推到前面去,你就会看开了。
我现在还记得我们俩当时吃饭,吃完饭就在那闲聊,然后你跟我说你有机会去做一个你自己全新的公司,在这个公司的每一个点上去注入你所有的能量和想法,这个过程太棒了,你说这多好的事啊。

张潇雨 21:07

对啊,我现在仍然这么觉得,而且事实证明就是这样的。

孟岩 21:10

对,现在一年半之后我能感受到这一点,但当时事情发生的时候就……

张潇雨 21:14

所以现在就价值回归[8]了,然后就说潇雨牛逼对吧?

孟岩 21:18

这句没有。哈哈哈。

张潇雨 21:21

所以我觉得其实有时候生活可以很简单。你就是不断地对自己比较诚实和真,然后事情就会是还挺好,挺顺的。你可能也会损失一些所谓的朋友等等,但是人一辈子能有多少朋友,就这样了呗,自己跟自己是一辈子。

孟岩 21:45

我觉得这是我从你身上学到的一个挺重要的点,但是我觉得我自己本身就有。

张潇雨 21:52

后期能剪一下,把他夸我的都留下。

孟岩 21:57

就是你刚才说到的「真」这个字。你记不记得有一次咱俩,忘了在宝格丽还是在哪聊天,当时我问你一个问题。是在写公众号文章的时候碰到一个苦恼,就说我的读者特别多,有小白的投资者,有资深的投资者,有基金经理,有什么监管机构,有投资人,有特别好的朋友,什么人都有。当时真的是挺困惑的,我就不知道我下笔的时候应该对着谁说话?
我就在想我对着小白说话,基金经理看的时候怎么样?我对着监管说话,普通的投资者看的时候怎么样?然后你给了我一个回答,你就写你最真的,最想说的东西就够了,大家想看到的是你这个人。我当时其实没有那么能理解,但是现在我觉得我已经做到了。然后再回看的时候我就觉得「真」是你身上挺重要的一个东西,包括你做播客其实也是这样。

张潇雨 22:53

对,我就是属于著名的根本不管听众 care(关心) 不 care,想听啥,去你的。

孟岩 23:00

虽然我听过你的播客,基本上也就听过可能半期,因为比较长。印象比较深的是网球那期[9],就录个网球背景声,但是大家在下面会自己解释,太有创意了。

张潇雨 23:17

公平的讲,我觉得不是所有创作都需要这样。比如你商业上的创作,还有你要完成一个行活,你拍一个商业片,你拍的很成功,项目也赚钱,这没有任何问题。我曾经也做很多「商业」活儿。但是我觉得人还是要有一些创造性的东西,自己做的事情是比较贴近表达真实自我的。你可以不是所有事都这样,因为我们需要上班,上班可能就是要拿出某种所谓社会人的姿态。
我肯定有我社会化的一面,包括我要去见客户什么之类,这个是很正常很必要的。但是你总要有一部分是保留给自己的,保留给自己的东西我还是非常鼓励大家去真实表达自我的,以各种形式,不管是你做个播客,写一段话也可以,任何形式都可以。去保留一个比较真的东西,这样的话人会内核比较清晰,你知道自己在做的是社会化的一部分,是社会需要你干的事儿,但同时你是自我相对清晰的,就是打两份工,我觉得这样自己的生活会更自由一点。

孟岩 24:52

我会发现可能挺多人是活在面具下或怎么样,他自己本真的东西和在工作上面生活上面的就比较模糊了。

张潇雨 25:08

或者说掺杂在一起了,或者是逐渐被社会化同化了。当然我说的也是很理想的一个状态,只是既然你都听《无人知晓》这个播客了,肯定你也在听众层面上做了很多思考,所以我觉得这种比较真实的自我表达,永远保留自己比较真的一面还是非常重要的,这对投资也有好处对吧,都一样的。

孟岩 25:31

我觉得这事真的挺难的。
回到我们刚开始说的。我觉得每一个起心动念,我们俩坐在这儿开始聊天的时候,肯定心里面还是会想我今天播客出去会是一个什么效果对吧,我待会聊什么话题,但进到这个 flow(节奏) 里面来,可能你慢慢地就觉得没关系。

张潇雨 25:49

你看我现在又开始想了,想和念头是你控制不了的,你是接收到的,你不是自己产生的,但你可以不被它控制,我可能想一下我就过了,这就没关系。你不要换着方式去贬低自己,你说我怎么又有这个念头了,我又不行了完了,这不就回去了吗。

孟岩 26:20

这就是我现在真实的样子。

张潇雨 26:23

没关系,你有这念头很正常,你不用被这个念头所控制,这是一个小小的诀窍,或者说你通过简单的训练是可以达到的,就是这样。

孟岩 26:37

明白。哎,咱俩去年底写的《有知有行·投资第一课》,我记得最后一课潇雨写的他自己的那三个故事。

张潇雨 26:4

又要揭伤疤了。

孟岩 26:49

对对,刚才揭了揭我的伤疤,我其实特想揭你伤疤的。我觉得特别有意思的是咱俩线下还真没有聊过这些事。其实我当时出那事跟你发信息打电话,你其实也在经历你人生中很 top 的阶段对吧,就是投资上一个非常大的失败。

张潇雨 27:08

我其实没觉得,我稍微介绍背景信息,完了,我爸妈不会听吧。哈哈哈。
反正曾经做空市场亏过很多钱,理论上是把赚的钱亏回去了,在 2018 年底,2019 年第一季度那会儿。因为那会正好美股出现了一个大的波动,一个季度很惨,我当时做空市场,赚了可能几百万?可能几十万变成八位数等等。后来我又继续把所谓的利润追加进去,就又把赚的这八位数亏回去了。

孟岩 28:11

你跟我 2012 年的经历[10]一模一样。

张潇雨 28:09

为什么我没觉得是个特大的事呢?我这个人其实在很多事上可能比较奇怪,甚至有的时候显得有点极端。我日常是一个非常平和的人。当时我是这么想的,我想说如果我亏过八位数,我可能以后就什么都不害怕了。有一种什么感觉,就说其实我当时做这笔交易的时候,我是觉得大概率是要亏没的。
我当时赚到这个钱,我觉得有一部分运气,当然也有我的判断什么之类的。然后我再做第二笔,所谓的把赚得的利润重新投回去,追加一笔交易的时候,我觉得比较大的概率是会亏的,如果它赚会赚非常多,可能一下就一两个亿什么之类的。但是如果亏了可能就把前面的利润全亏回去了,八位数,2000 万,可能也不少。
当时我突然有一个感觉就是说,我这辈子还没有亏过这么多钱呢。我当时想象我以后肯定会非常有钱,我想说我是不是得提前体会一下,我先亏点小钱?对不起,可能有点凡尔赛,但至少当时感受是很真实的。首先那笔钱对我来说很多,对谁都是很多的对吧?但是我有一种如果我能很淡然的把这个事搞定,以后可能我面对很多波动我真的不在意,因为老子已经亏过几千万了,你这账户波动等等,我可能就真的不在意了,我觉得我是拿钱买了一个我长期的心安的这种感觉。如果它赚了我就赚一大笔钱,如果它亏了,甚至我有种轻度的故意亏的感觉。你觉得你都亏这么多钱了,而且你突然发现亏的那钱对你生活好像也没啥影响。

孟岩 30:44

你看你还做了个数学期望对吧。我在经历上、在生活上,在感受上获得了一些东西。

张潇雨 30:51

对,然后我觉得如果我能在这个量级上去体会到一些我前所未有的情绪和状态,我肯定就升级了。我们可以稍微聊一点投资的事,我跟很多人的投资风格可能非常不一样,首先我必须要声明,我不认为我这个是最好或者最正确的,我觉得很多人水平比我高很多,但反正我就这么一人,我只能接受他。我觉得为什么很多人他很难发财,当然有很多原因,对于投资人来讲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其实对什么是大钱,想象力空间不够,你懂吗?
下面的内容大家随便听听就当我吹牛,比如有人说我年薪 50 万,很好了,一个月四五万等等。这会你想想,假如你拿出几年积蓄来,投进股市 50 万,然后有一天这 50 万突然变成 80 万了,你就会想说这 30 万真的很多,因为你年薪 50 万,你可能每年到手就 30 万,结果你在这事上突然赚出一年年薪来,赚出一辆小奔驰来,我可能就真的很开心对吧。这个东西会怎么反映在你的行为上?你可能会获利了结,因为你觉得 30 万落袋为安了,这感觉这辈子从来没有过,嗷嗷多出 30 万来,但可能这 50 万最后能变成 500 万。
所以我经常跟人说你买股票,包括你投资,其实有的时候你买对了也没赚没亏,没赚到真正的大钱。他们说比特币没拿住,特斯拉没拿住,什么蔚来没拿住[11]对吧。为什么没拿住?就是因为你心里对什么是大钱,什么是对你比较重要的量级的钱的想象空间是有限的。

孟岩 33:13

因为人去看未来,包括看很多东西,都是线性的。

张潇雨 33:18

都跟你自己的现状比,对吧,你可能年薪 5000 的时候,你一年多出 10 万块钱来是非常多的钱。比如说我大学的时候我就记得特别清楚,我大学第一年[12]我爸我妈给我一个月 400 块钱生活费,但是那会我住家里。

孟岩 33:37

我大学每月工资差不多 7000 块,比你多一点是吧。哈哈哈。

张潇雨 33:41

大学大一生活费,不是工资,大一大二的时候 400,大三大四的时候可能慢慢物价高了 800 了。我这个是偏低的,可能主要是因为我那会住家里,开销少一点,还能回家蹭蹭饭,但是那会儿一个月生活费五六百其实很多了,因为学校食堂也很便宜。然后我就发现,那会你出去弄一什么家教或者挣一两千巨爽,真的,因为你突然能买什么 PSP[13],能出去买这买。
结果我一上班,咱找一工作还可以,一下挣几万块钱,就有一种我之前钱都白攒了对吧?你攒半天攒 3000,然后我现在一个月挣……那会你就发现你对钱的量级的观念是变化的。这个时候你对什么是大钱小钱又有变化,你想说我什么时候能辆买 100 万的保时捷,我也想过,虽然我连驾照都没有,但是你还是会想一下。
因为我记得特别清楚,因为我 2008 年入行,然后 0607 基本上是投行的巅峰。那会儿在牛市的尾声了,进去了就金融危机了。哈哈哈。但 0607 年大家有一些传说,比如说一些层级比较低的人,可能工作三年后,一年的 bonus(奖金) 就是辆路虎。

孟岩 35:11

大家都用这个故事来告诉你赚多少钱对吧?

张潇雨 35:13

对,你想说你一年工资都不算,纯奖金能买辆路虎。其实我现在都不知道路虎多少钱,但是应该挺贵的,大几十万,尤其是那会儿,还挺多钱的。
你就会想说以后我要是一年的钱能买一辆这么好的车,我就很牛逼啊,所以那时候你对钱的观念又变了。随着时间长度我收入越来越高,或者我见到的钱越来越多,这个量级和数字肯定是变化的,但是慢慢你会发现你不能让这个数字控制你,你懂吗?

孟岩 35:52

特别想在这给你举一个我的例子,我大三的时候帮助我的导师做项目,我的老板就特别大方,我当时大三的时候是 2000 年,我工资就 7000,就很高了对吧?
你看我毕业的时候找工作,第一份工作拿了最大的 offer(聘书) 是(?)给我开的好像 1 万多,那是 04 年的事情,工资非常高。我当时眼睛里就只能去对比我之前的 7000,我觉得 1 万都非常高了,我就拿了这份 offer。
但是我当时,像腾讯、像阿里,像百度这些公司其实会告诉你说我给你的工资不错,不比这个低太多,同时我给你很多股票,这些股票未来会有非常大的涨幅。我们是想象不到的,所以我们当时特别有意思,我们当时同学可能真的是找不到工作了就去了腾讯,阿里,真的,找不到工作了都是什么(?)啊微软啊。

张潇雨 36:55

就跟我们那会都去什么宝洁、壳牌,反正那种管培生,很 fancy(令人羡慕) 的。
所以我觉得从现实层面讲,自己要适应这种数字对你心态的影响,对吧?当你觉得 100 万 1000 万,哪怕你现在挣 1 万,当然不是让你去瞎花。当你在这个层面上反复去抠很小的钱,反复去搞这些东西,我觉得是对心态有消耗的。
我再举一个更极端的例子,我觉得不管是你还是有知有行的伙伴同事们和我的朋友们听了都想揍我,但我还是可以说一下。我特别反对打新[14],因为我觉得打新这个事儿是当你获得一笔确定性特别高的小钱时,你心里的雀跃感其实是防止你挣大钱的非常严重的点,你懂我意思吗?
当然我还是要补充一下,这仍然是非常个人非常奇怪的点,不代表它是最佳实践,不代表它是就是对的。甚至我也有买了一些基金的基金本身在打新,没有任何问题。我觉得你可以去打新,可以去占便宜,拼多多砍一刀我都没有问题。
但前提是你的心绪是非常平静的,这事你中了得了挺好,但你也清楚的知道它对你的生活没有太大影响,你要没中,无所谓了,对吧?我绝对不是反对节俭,反对朴素,我自己生活日常也是比较节俭的,也不会乱七八糟的花钱,但是我的那个点在于,不管你在玩一个什么样的 game(游戏),你自己在做一个什么样的事,你都要理解到 game 的结果如何并不应该影响你对自我的评价,和影响你自己是一个很完整的人的这种心态。
但是我做的可能会极端一点,我会故意放掉一些钱,我经常干这种事的。比如说我在币圈,他们会有一些什么奖励,空投[15]可以领,可能一领就几百块几千块人民币,每次别人告诉我这些信息我都谢谢他,然后我就完全不看。因为我知道当我反复的确认这几千块对我特别重要的时候,我很多事可能都做不大了。

孟岩 39:51

其实我挺同意你说的这个事,尤其是刚才你补充的那个点。现在我觉得包括有知有行的用户也好,包括很多听众也好,他们在做一些可能短期的交易,无论是打新,还是其他的方式,我觉得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好像是一些局部最优的事情,但长期来看它不是一个长期的最优。
我前两天还和我的一个朋友聊天聊到这个事,就是他特别爱获得确定性的蝇头小利。然后我当时跟他说,当你在做这些让你短期心里很舒服的事的时候,省一笔钱或者说排队比较靠前类似的这些,其实你丧失的是你内心里对这件事情长期的一些容忍。那些是看不着的,你丢掉了,但是你短期好像获得了一些东西。我觉得我身边有很多人,其实慢慢地能够看到这个结果。

张潇雨 40:58

是的,拼起来的局部最优解一定不是全局最优解。
我也是经常反复说反复提醒自己,但我有些事做的比较极端未必是好事,可能也跟我性格有关。我就还是要反复说,我们反对的不是行为本身,而是你在行为中携带的那种心态,甚至不能说反对了。我觉得还是要主张鼓励大家去做任何大大小小的跟投资有关的行为,都是在这里面加强自己的体验和体会,这是非常重要的。
我再说一些其他的例子,比如说我刚才说为什么有人就觉得挣钱很难?我明显能看到我的一些朋友,他们对钱是很抗拒的,他嘴上说自己想要钱,但他永远把钱跟不干净,觉得挣钱好像就低级了。我有些文化圈的朋友,就觉得我得特别清贫,艺术家或者文学家特别清贫才符合我们心中的一个完美的形象。
或者说他非常耻于谈钱,我曾经一度也是这样,现在我甚至也有点。钱可能在这里面是一个例子,我们会对一件事施加很多主观的观念,这个观念其实在潜意识里会塑造你的行为。我可以来自我检讨一下,我如果想挣到比我现在有的钱的 10 倍量级的钱,我可以做到,而且我知道怎么做,但是我这个人就会把挣钱跟累联系在一起,我就想的是,完了,一挣钱肯定特累。

孟岩 42:59

我们俩认识了这么久,每次聊天里面你说的最多的就是哎呀累了,就往那儿一摊。

张潇雨 43:06

对,我觉得如果一个事让我这么累,我要不要做它呢?其实这个东西是不是正确的呢?很难说。可能部分正确也可能是不对的,我甚至都不知道。但是我能看到的是我把「我如果拥有 10 倍于现在的钱我肯定会更累」的观念,牢固的绑在了我的脑子里,于是我就会潜意识的抗拒很多机会,甚至你就不愿去寻找一些机会。
所以这些东西都是跟我们的观念深深的绑在一起。或者有的人跟我相反,他觉得挣钱一定要特别累才对,或者工作就应该特别累。

孟岩 43:48

其实这些都是对我们观念的一种限制,对吧。

张潇雨 43:51

我也见过另外一些人,他们工作非常努力,或者他们就会做非常辛苦的事,而且也获得了还可以回报。但是他们就会有一种感觉,就是说我人生一切都是我拼搏来的,我就是必须得疯狂拼搏,疯狂的鸡娃[16]鸡自己,这样才能获得好结果,就仿佛这两件事真的有多大相关性似的。
Again 不是说鼓励大家不去努力奋斗。这些都是预设的观念,我现在的秉承的观念是「大钱都是天上掉下来的」,都是宇宙发来的,你只要对自己足够诚实,这个钱就会来,而且你不要去阻抗它。比如我现在就完全没有一个我必须要努力拼搏,非常奋斗我才能挣到大钱的观点,但我也不是说躺着。

孟岩 44:45

但我问你个问题,你会不会觉得有人听了我们的节目,就说你们两个其实有一点站着说话不腰疼?或者说你们到了一个比较好的状态了,你可以非常自然的做自己,你可以对自己诚实,你可以怎么样?但是我没有到那个状态,我想先用一些什么方式到某个状态。

张潇雨 45:04

可以啊,这当然没问题。我控制不了别人怎么想,他们会有 takeaway(观点),你也很难改变别人的想法。反正我就说我信的东西,这一刻我真的就这么想的,我也不图啥对吧?还是那句话,你可能是埋了一个种子,也可能人家就觉得这人傻逼就关了,it's ok。

孟岩 45:40

你刚才讲的我觉得对我还挺有启发的,今天中午咱俩一起跟朋友吃饭,那个朋友还在讲说当时聊特斯拉就看特斯拉很好,但其实我们会说你根本拿不住。你看 2020 年一年涨了 10 倍,可能涨 2 倍的时候你就卖了,非常有可能。
为什么有即使是对特斯拉特别看好特别懂的人,为什么有的人拿了 2 倍,为什么我拿了 10 倍?我觉得你刚才给了我一个很好的理由,其实是在我们过去的生活经历里面,这个人培养的自己的 mindset(心态),或者说他能容忍它涨 10 倍。

张潇雨 46:23

我觉得其实特别简单,钱是一个能量特别大的东西,尤其在现代社会里,很多人拿着它是难受的,因为钱会改变人的心态。你别觉得这只是好的,它是很烫手的一个东西,因为你突然有了很多钱,有了巨大的资源,其实很多人他不知道怎么去跟这个东西相处,包括你怎么去管理它,包括你要过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假设你有一个亿,然后有一天你有两个亿了,你是能容忍的,因为你知道多出来这钱怎么花,你知道怎么去打理,因为你很熟悉这个量级了,我现在给你 100 个亿你可能懵逼了。
这只是一个比喻,因为这个东西是一个巨大的命题,它给你带来的课题是你要完全过一个一点也不一样的生活了,因为你这个量级太大了。它对你的改变非常大,比如说你现在工资 1 万,现在你工资 100 万,一个月哦,挺多的。
比如一年以内你突然到这个量级,你是很难受的,因为你要完全换很多东西,不管是住的地儿,身边的生活圈交际圈,你的 lifestyle(生活方式),你怎么去管理它,你可能还就没有 ready,包括别人对你的看法。
甚至你还会想说,我今年年薪 1000 万明年会不会又跌回 1 万了,对吧?其实这个东西就是你整套的一个 mindset,包括你的生活,因为生活也是我们内心的显化。所以有的人觉得我现在有 100 万,我挣到 200 万挣到 500 万我很开心,因为我非常确定这些东西给我带来很扎实的幸福感的提升。但你让他想象 100 倍,他自己心里是难受的抗拒的,他潜意识都不知道,人们都说自己要更多的钱,但其实这个东西是很难把握的。

孟岩 48:39

我有个朋友在快手,他应该是非常早期的员工。在快手的港股上市[17]之后,价格冲到 400 多港币,现在跌了 90%。他当时就说,你说上市对于企业的员工也好,对于大家的生活来讲,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快手在一个非常高的地方上市了,大家仿佛有了那么多的身价,满心欢喜,然后几个月时间身价跌掉了 90%,也不能减持。
你看对他们生活的改变,包括大家已经想象到我的生活的样子,但其实突然又没有了。本来没有其实还好,但你想象曾经有过钱,现在没有了,其实改变是非常大的。他当时就特别郁闷,他说状态非常不好。

张潇雨 49:52

肯定的,好像有一种煮熟的鸭子飞了。差 10 倍还差挺多的。

孟岩 50:01

我刚才脑子里面算了一下时间,咱俩亏掉八位数的钱的年龄应该差不多,因为我是在 12 年,你是在 19 年,30 出头的年纪,非常非常像。
我其实挺好奇一个问题,就是当你亏掉了以后,我其实还是挺难受的,说句实话我当时难受了有小一个月。我当时确实没有像你那么想,就说我将来可能有更多的钱对吧。我当时想的是我这么年轻就亏掉了这么多钱,将来能不能再赚到这么多钱或怎么样。
你当时亏掉了没有难受吗?没有什么感受?

张潇雨 50:40

肯定难受啊,你想暴富的机会没有了。但这不是我所有仓位,我还有别的钱,我有房子,我还有币什么之类的。因为首先它是我的利润,肯定也是不小的仓位,但它不是全部仓位。
另外我觉得我的一个特点,就是我自我洗脑能力比较强。我当时的最大的心态就是说爷也是亏过这么多钱的人了,就感觉好像大风大浪都见过了,以后就一帆风顺了。事实证明还真是这样的。因为我也买过翻了五六十倍的东西,我现在想象空间完全打开了。现在它有可能涨 10 倍,我说才涨 10 倍?再等等。我的容忍度变高了。我现在有种进入到……但是我不知道是不是一个幻觉或者自我合理化,我点感觉到巴菲特说的买入一个永远不卖出的资产的感觉。
我现在持有的东西也不多,但都是那种我可以三周不看账户的,都只是个人的部分,有时候你帮别人管钱,还是要看看。
就是它跌多少涨多少跟我有啥关系,我还是吃饭,我还是吃这些东西,当然首先你基本生活得保证对吧?正常生活温饱都能满足了,你说那东西能对你有啥影响?我又不买游艇,我买游艇的时候一定是我净资产能买 100 个游艇的时候,然后你买游艇也就随便瞎买买对吧,你没有那种大的开销。
我自己也没孩子不用鸡娃,有孩子我也不会鸡娃的。这些钱的高低对你日常的生活幸福指数没有太大影响的时候,你就可以拿得住了。而且我觉得真的不需要那么多钱。
我观察到不少人会有一个心态是这样,比如我投了 100 万在股市里,然后这 100 万一年涨到 130 万了,他特高兴。然后我就跟他说,我说你现在的高兴就是未来的哭。因为你觉得这 30 万你真的落兜里了,而这 30 万对你特重要,但你实际上想想,你有这 30 万,你除了真的开玩笑说加个鸡腿以外,你真的给自己买啥东西了吗?你也没买,因为那钱你也没取出来。那钱也不是你的。对你生活没啥影响,你身边爱你的朋友还是爱你。

孟岩 54:19

而且关键是,你现在的开心就会变成 30 万没有或者下跌时候你的失落和沮丧。

张潇雨 54:27

对,所以我就说了上涨的时候越开心,下跌的时候就越难受。当然我不说就不开心,只是说我觉得要去辨析这事真的对你生活有那么大影响吗?或者说如果这事就对你生活有那么大的影响,是不是你仓位太高了?投资应该是一个对自己生活没有那么大影响的事。
如果我只是业余投资者,如果你在半年到一两年间,仓位的波动对你的生活有实质性的改变,那就仓位太高了。如果是 10 年 10 倍了,我肯定生活好了,对吧。但是你说你短期一个东西涨了 30%,你不是还吃外卖吗?

孟岩 55:19

你刚才讲到了一个衡量的点,如果短期 30%~50% 左右的波动会对你生活造成影响,说明可能你的仓位或者说你长期的配置不太合理了,对吧。

张潇雨 55:31

要不就是配置不合理,要不就是心态不合理。

孟岩 55:35

我的朋友 LaoK[18],《解读基金》的作者,他经常说一句话就是,你投资晚上能不能睡着觉?

张潇雨 55:43

是的,睡得香的决策就是好决策。所以我自己投资的一个 style(风格),是我自己瞎琢磨出来的,不普世,也不是最优解。我会我会努力买那些我真的永远不用卖的标的,想象我现在有 10 个亿,我生活大概是什么样的?

孟岩 56:32

你跟菲尔普斯一样是吧,就想象一下我获得金牌之后,站在领奖台上。

张潇雨 56:35

玄学里的观想,或者叫 visualization(可视化) 都行。然后我就想说如果我想有 10 个亿,我肯定没有那么大动力赚 100 个亿了,因为已经很好,基本上想吃啥想喝啥,想玩啥都都有了。大房子也有了住上了,那我生活要干吗呢?我可能还想录播客,因为聊天比较快乐。肯定还能打球,无非就是我现在去贵点儿的地方打,一次租两场,另一个场放衣服。哈哈哈。
然后用点好的设备,出国住好酒店,大概也就这样,这些真花不了多少钱。最后你想一想如果我不需要这么多钱,我就能过上这样的生活,那我就过这样的生活就好了,我就这么去做就好了。我需要的不是说我要把钱攒到一个数,而是说我如果能做一些投资,它能让我立刻就这样,我就做这样的投资就好了。我稍微解释一下,如果我做了一笔投资,需要天天盯着它,然后让我难受,让我算尽心机,让我各种决策,让我崩溃了,它反而让我远离了理想生活。

孟岩 58:08

就跟经典故事里的海边别墅里面的女佣[19]一样。

张潇雨 58:14

但前提还是你有一定的积累,我肯定 30 岁之前也在卷,你肯定有一定的基础。但是某种方面来说,如果它特别消耗我自己,天天让我觉得我在打工上班,我就会觉得很难受。但是我也不是说我就佛系了,就不投资了,不是这样,我也要挣钱。
我想的是说,我如果买入一个东西,我很喜欢,长期看好它上涨,我对它很了解,跟它绑定很深,跟它 connection(连接) 很深,晚上就睡得香。它长期能让我不断上升,同时能让我现在的生活也不错,录播客还是录,吃东西贵点便宜点也无所谓。

孟岩 59:04

咱们下次可以买一个贵点的话筒。

张潇雨 59:06

后来发现还不如小蜜蜂[20]好用,真的是这样。

孟岩 59:10

我们俩现在其实在小宇宙的录音间里,旁边特别专业的设备。

张潇雨 59:16

最终我们选择了特别简单的 300 块钱的小话筒。
帮别人管的钱不算,我个人的投资 style 是说我希望这个东西能让我少干活。心力还是要耗费的,因为提高认知肯定是要学习的。不要给大家一种误导,好像是挑一个就涨,这不可能,我根本不是这水平。我也要做研究,我也犯过错误,我不只亏过一次钱,但是慢慢你会通过你的研究,你找到一些你很 comfortable(舒服) 的方法或者标的。
有的时候不是标的本身,而是方法,比如说 A 股我就觉得你应该抄底,牛逼的基金经理落难的时候你就抄进去对吧,我就很开心。因为他有可能以后没那么牛,但起码我的安全边际很足,收益不会太差。然后基金经理天天给我打工,整天他殚精竭虑的掉头发,我跟这打球,聊天特开心。我稍微付点管理费,我也挺开心的,而且他又帮我赚钱,中国的经济我们也看好。
这就是一些让我觉得舒服,而且是长期我觉得不错的方法。有的时候我找到一些标的,比如我自己有任天堂爱马仕的股票,我每天看到漂亮的女性在街上拿一个爱马仕包我就觉得在给我送钱,非常开心。而且这种企业你也不用担心什么公司治理品牌等等对吧?
你对这个东西的认知或信心到了一定程度,你就真的不用卖了,它可能真的有一天跌百分之三四十,没关系,就算跌百分之三四十,我还是吃饭,我还是美团外卖,我还是吃韭菜饺子最香,就这么很简单。
所以这个时候就会让我解放出来,能让我干一些自己喜欢的事儿,或者长期赚更多钱的事。咱也别假装特清高,我也想赚钱对吧。为什么我要投资有知有行呢,也不光是跟你关系好,还是看这公司的前途对吧。
我把自己解放出来,能让我有心力有时间有状态去找到我人生的新方向,或者是 passion(激情) 或者是可以赚钱的地方,我觉得就会很好。那你寻找的一定不是局部最优解,就不是整天在扣那些东西了。

孟岩 01:01:59

我还挺有启发的,第一点其实是说你想象了一下未来是什么样子对吧?打引号的理想生活。其实你也没有那么高的预期,生活也很简单。

张潇雨 01:02:14

因为让人快乐的就那些东西。

孟岩 01:02:17

第二点,你一直在强调这个词,包括咱们俩私下聊天的时候,你也在说你希望持有一些让你非常舒服的,能够互相滋养的标的。比如你经常说的任天堂,持有它的过程中不但获得了它成长的一部分收益,它还能给我补充一些新的能量和知识,相互滋养。我觉得滋养这个词挺重要。
第三个,我觉得真的挺有启发的,是在你跟它相处得很舒服的过程中,它能打开你的想象空间。好的生意就像芒格说的,它会自己照顾自己[21]。我经常说,人家企业家那么厉害,我们在这儿判断它能涨到什么时候该卖,我觉得这是一件特傻的事情。
好的企业如果真的是那样的一个关系的话,它能打开你的空间可能涨到 10 倍涨到更多,你就不会老在想着我什么时候卖掉它,什么时候再买进来。

张潇雨 01:03:23

所以后来我给自己其中一个投资 style 设定了一句话叫做「不差钱的人想做件大事」。或者说不差钱的人想长期做一个事。
比如理想汽车,李想本身可能不差钱,他又想做一大事。可能公司会不行,竞争很激烈,这个很正常。但是你去投他你起码有一个笃定,就是李想这人不会撂挑子对吧。我持有理想汽车不多,跟他毫无私交,我甚至不开车,但我买了点,为啥?特别简单,就是这人不会跟你撂挑子,这是他人生的关键一站,自己又很有钱了,他图啥呢?肯定是想留点好东西对吧?
一个企业运营起来得多复杂,咱们都运营过小企业,都知道这事有多难,什么战略都不说了,日常那种事就搞死你了。一企业发展 20 年得遇到多少烂事,什么是唯一的保障?不就是人吗?这人首先心术正,第二比较负责任,第三智商在平均水平之上,别太笨。然后他又长期做,很难太差吧。他可能不能成为明星公司,什么腾讯,头条这种,但也不会太差。任天堂这个行业很差,因为你换一代机[22]可能就完了,其实它不是一个好生意模式,我看得很清楚,Wii 特成功,下一代 Wii U 傻逼了,然后 Switch 又红了,下一代怎么样不知道。
但是你想这帮人传承 100 多年了,集体做游戏的水平天下第一,他们非常热爱这个东西,而且游戏行业本身是很有潜力的,我想游戏行业在未来 10 年一定有很多变革,什么 VR/AR[23] 元宇宙[24],这帮人可能不知道吗?不可能,他们肯定特上心。就想说我怎么能适应新时代,就他帮你把这心操了,那我就拿着吧。
但是你说他会不会有阶段性的失败,甚至一两年的痛苦?会有的,很正常。当然你可以用价格去保护,你可以出一出仓位,你肯定有一些具体的操作方式。但同样比如爱马仕,遇到经济不行了,大家不买包了,或者它遇到什么问题,什么皮子不环保,但你想这帮人会把牌子糟蹋了吗?不会。然后这个行业本身,大家就不买奢侈品了?不可能。你说它长期回报高不高,肯定不是那种爆发性剧情。

孟岩 01:06:34

明白。我再举一个例子,比如说 2016、2017,2019 年中国的核心资产涨了很多,像中国平安、万科、格力、茅台,美的涨得都非常多,然后今年尤其是从三四月份开始,这些股票比熊市都惨,可能很多都跌了一半。我就在想巴菲特原来也说过,你没有做好跌 50% 的准备的话,说明你不够懂。包括咱俩原来聊天的时候也说,当你这个股票跌了 50%,你慌了,你问别人的时候说明你不够懂它。
你那些股票我不知道有没有过,就是假设跌那么多的时候,你内心真的没有怀疑过说可能世界变了,可能任天堂的文化跟不上了,可能它做不出好的下一代的设备终端了,没有这些波澜吗?

张潇雨 01:07:40

我曾经最大的仓位跌了 75%,有的,当然也会怀疑了。
还是那句话,我不认为我这个方法是万全之策,有人说当年诺基亚也是核心资产对吧,你怎么去判断?所以很简单,你不断地学习,学习的不是这家公司,是我会花很多时间和精力,包括跟游戏行业的朋友聊天,然后看现在很火的 Web3.0[25] 和元宇宙是啥,然后小扎[26]怎么想进军游戏产业,上海有什么新的米哈游[27],心动[28]体验店又出来了,你慢慢会对那个行业建立起认知来。
这个认知不是来自于你这研究这个公司本身的,而是你建立在你对世界的认知上。有一天你会觉得世界变了,你会有一些感受,你会发现蛛丝马迹,比如好的人才突然往另外一个行业跑了,比如大家突然就认为奢侈品是一个罪大恶极的事了等等。信心的丧失一定不是某些业绩的问题。举个例子,比如有知有行经营上出现一个问题。

孟岩 01:09:23

摸一下木头[29]。

张潇雨 01:09:25

没关系,它会出现的,不要慌对吧,出现问题无所谓。它可能会出现问题,那么我丧失的肯定不是对你的信心。我丧失的也不是对这个公司的信心,它肯定是你公司应该出现的问题,不可能有一帆风顺的公司。
但是你会有一个 moment 你感到财富管理行业不行了,或者就不对劲了,或者有知有行这公司变味了,不是你买那东西了。这个时候你是很清晰的,或者说你通过日常的去学习了解和感知这个事件,你是有一个 moment 能感知到的。在这个时候你就可以卖了,因为你买的已经不是当初的它了,初心没了。但只要初心没变,我就觉得没啥问题。

孟岩 01:10:16

我们刚才说了很多心态上的东西,但大家千万不要误会,就是对这个公司,包括对商业,对这个世界的理解上的这些功夫是必须要下的。否则的话其实你不够懂,你感受不到细微的变化。

张潇雨 01:10:32

这又回到刚才我说的,如果你投资的标的是你有兴趣的有 passion 和对你滋养的,你自然想接近它,你自然就想研究它相关的东西,或者就不叫研究了,这你就是你的日常了。我这还是对业余投资者说的,专业投资者是另一套玩法。比如让我买什么医药我就崩溃,我不想研究医药,什么军工我毫无感情,什么机械,5G 跟我有啥关系,我看片能快点吗?你懂我意思吧?如果这个东西我天然对它没感觉,我就跟不住,我对它的感知就弱,我跟它感知弱,它一波动我就慌,我一慌它涨跌我都拿不住,最终你发现我还是赚不到这钱。所以热爱特别重要。尤其对于普通人,我们能力是有限的,精力也是有限的,您再不热爱您还剩啥呀,对吧?
起码对比专业投资者,第一你没那么多事逼老烦你,公司同事说你看又跌了,或者领导找你谈话,或者股民整天在网上骂你,你没有这些东西,这是一优势。你还有什么优势?你可以任性的只买那些你自己喜欢的,不喜欢的你就不买。今年新能源是主题,我对新能源没有感觉,我就不买,你能拿我怎么着?我就玩我喜欢的,在我喜欢的领域也能赚钱。但你要是一个基金经理,你不买新能源,对不起,给你交易权限锁了。

孟岩 01:12:11

因为他把自己放在了一个拧巴的环境里面,那就很麻烦。

张潇雨 01:12:16

人家回报也高,咱肯定不是说我们就比专业投资经理强,那肯定不是。但我们大部分人都不是干这个的,对吧,你最终还是跟自己相处。所以我说得矫情一点,就是跟自己喜欢的东西在一起,人也是,东西也是,投资也是。
你投的都是那些让你很舒服的,滋养你的,然后你就觉得很顺,钱也挣了。你整天就跟那些特消耗你的东西在一起,你就真的是很累,最后你发现钱是很多,但好像也不太幸福。

孟岩 01:12:56

对,我记得咱们有一次聊天的时候你还说过,和那些滋养你的人,信息,公司待在一起,你自然而然会产生很多新的可能性。

张潇雨 01:13:08

有很多可能性,很舒服,你的想象空间也很大,状态也很好,周边关系也弄得很好,人生不就那么点事吗?你整个人都比较有活力,那就会很舒服。否则天天在那抠这抠那的就很难受。你别说一个月连饭都吃不起,房都租不起,这有点太夸张了,但是你满足相对温饱的水平,同时又能攒点钱去投资理财,或者说借机去学习,那就已经很好。否则你把它又变成一个特苦,特累的事,很难受对吧。找一个比较舒适顺畅的方法。

孟岩 01:13:52

咱们聊到这儿,让我想起了前面聊人要拓展自己的想象力,我想起了前两天我和另外一个朋友聊天,他给了我一个非常大的启发,他说很多年轻人在刚出学校的时候是「债券超配」的,我当时说什么叫债券超配?
他说债券超配的概念就是你未来工作会有非常多的现金流释放出来,所以在这个时间点你一定要提高自己的股票配置。但是他说这个股票配置不是让你去瞎买股票,而是说你要增加自己的股性。意思就是你要减少那些让你这赚个快钱那儿赚个快钱的时间,而是要投资自己。
比如说把自己放在好的信息里面,让自己接触好的人,让自己去一些值得去的公司,哪怕你当前的现金很少。他说你这时候的现金流用一个 30 年时间的债券来看,微不足道,你后来会有非常多的现金流,但是你未来的现金流怎么提高呢?就是你现在怎么接触那些好的信息,好的人,投资那些好的公司。
其实他讲的是同样的一件事。

张潇雨 01:15:12

一个相反的做法就是自己去借钱,瞎炒,上杠杆,借贷,过度消费,这就是我们最不倡导,真正反对的东西。没有任何意义。年轻的时候把自己的(?)搞低,你不需要花那么多钱,但你那会儿的成长提升是非常大的。
哪怕中年也一样,大部分人肯定要上班挣工资,要养家有一些责任,已经很苦了,就别在投资这件事上折磨自己了。哎,好题目。不要在投资这件事上折磨自己,真的。我觉得很多人来有知有行,包括我们的读者,你的听众等等,大家都是非常爱学习的人,一定是自我要求比较高的人。每次我见到这些人,我都会有一个就是非常僭越的,不礼貌的,但是大家比较照顾我,也不会真的跟我生气的建议就是,不要在生活中自己找新的事折磨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我总觉得好多人来这学投资就是苦大仇深的,来这翻身来了,这个翻身不是说我要挣钱翻身。而是比如说我来自一个什么地儿,周边人都不理解,我老公也不理解我,太太也不理解我或者我单身,在一个相对的小城市,周边人在那儿瞎得瑟刷抖音,我特别爱学习,我就是夜空中闪亮的星,然后我就很孤独,来了有知有行之后就找到了一个出口,有种家人的感觉。首先特别欢迎你们,你的确找到了家人,传销一般都这么讲,哈哈哈。
然后努力去学习等等,这些都我觉得没有任何问题,是应该的。而且我自己人生中做过很多努力,现在仍然也会努力学习,说得一身轻松其实背地里也在卷。但是我觉得不要用这个东西折磨自己,说我必须得学成什么样,必须得出点错误,我这个书没看全,我觉得我不努力了,投资经典我要反复读反复做笔记等等,其实我们做任何事都不是为了证明啥,你证明啥呢?而是在这个过程中去了解自己,舒展自己。同时又在一个没有那么多内耗和磨损的情况下去做这些事情,然后你这事会越做越顺越做越好,在这个过程中学会不去苛责自己,不去过度评价自己,想那么多有的没的,这个非常重要的。
因为大家已经很努力很正了,我觉得要学会放松,放过自己。不是说我就不努力了,有的没的我不懂我瞎买,不是这样。包括比如说我曾经就想要达到一个比较高的境界,或者我就要在市场投到一些比较硬的标的,或者我这方法比你牛逼或者高级。我说你挣钱也这么卷,没必要,而是你自己跟自己比。
我觉得我做得挺好,我是比较放过我自己的。因为市场上有太多比我厉害的人了。大家都说张老师是一个投资导师,那完了,其实我心想我业绩肯定比你们差。长期来看,我每年收益率百分之十几二十就挺高兴的。
他们可能真的特别热爱学习,每天都在弄,最后可能成绩也确实不错,但是我说 OK,如果一个人是 40% 就要卷成那样,然后我 15% 就挺轻松,我宁愿 15%,我放过自己了。

孟岩 01:19:53

你还是在脑子里有个数学期望。我发现咱俩这方面有一个共同点,我们特别倾向于在脑子里面评价一件事情的时候,把现实世界的东西乘以百分比,再加上我们心态的东西乘一个百分比。

张潇雨 01:20:09

因为心态本身几乎是 everything,最终都是你的主观感受。比如说我堂堂一个懂投资的人,你首先自己得弄一牛逼基金,然后你得证明你选股牛逼,你得懂这懂那吧?我去他的,张坤[30]老师帮我解决,但是我不会在他高点买的,我会在他落难的时候搞进去,或者我就买指数基金。没关系,你证明给谁看呢?
但是我懂的东西我也去研究,我也去教学,也去跟我的客户讲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对的等等。我投到一些好东西也很骄傲,很牛逼,很爱吹牛,这些都可以有,但是整个心态是可以相对放松的,我也没耽误学习。

孟岩 01:21:07

那个喜悦来自于过程本身,不是那个范儿。

张潇雨 01:21:11

对,也不是那结果。在这个过程中,其实你越来越能发现新东西和能打开自己,这个时候你就会发现投资变成一个乐趣了,然后你亏了也不会很难受,因为你做的都是对自己比较诚实的事,你就不会觉得我失误了是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孟岩 01:21:38

而且问题的吊诡就在这儿,当你真正的进入到 loop(环) 里面来,你又喜悦了,你又真的懂它了,你的心态也好了,你最终的结果反而就差不了了。

张潇雨 01:21:49

对,而且差了也没关系,it's ok。最终回到一句话就是你更接纳自己了,你就觉得好像外部的那些评价,不管是别人对你的评价,还是收益率数字对你的评价没有那么重要,也不是说我就完全不看了,跌 50% 我还觉得特高兴,也不至于。
你更接纳自己的以后,你不需要跟谁卷,你不需要在老同学面前证明你牛逼,你不需要说我要达成什么样才证明我是一个爱学习的,牛逼的人。当你的心态调整比较顺之后,你的创造力,你的理解力,你做事的效率其实都会提高。
甚至不提高都没关系。这是巴菲特自谦说的,我不是自谦,我是真这样。他说我一年都发现不了两个好投资,那我就不投。没增加任何重要的新股和新的持仓,他历史上很多年都是这样的。
我在某一个阶段里是非常能允许自己毫无建树的。比如说我在半年里一年里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建树,我当然也会难受,但是我现在慢慢学着说没关系。我是不是每个当下做的都是比较诚实的事儿,我去打球了开心了,我去研究了,但研究完了没成果或者研究错了,我是不是在每个当下都还忠于我自己,去做了我觉得那个时刻该做的事?最终发现结果一般。原来我就会很痛苦,现在我就好多了,虽然也会觉得有点烦,怎么搞这么半天 NFT[31] 没有出现一个我懂的翻 100 倍的东西对吧。
你也会沮丧,但是你放过自己,你接纳自己你就会觉得没关系。反正我也学东西了,我就继续去搞,这样的话你就越能坚持,直到你觉得这事特对,感觉就是它了就干进去,然后我的仓位还很大,我历史的钱都是这么挣的。都是搞半天没有一个适合我的,然后有一天兜兜转转一看这太对了,你发现你买这东西毫无阻碍。

孟岩 01:24:35

但我们个人投资者找到这样的事情其实挺难的。

张潇雨 01:24:38

就是三年有俩 idea(想法) 就不错了。

孟岩 01:24:42

但是我们看到新能源什么的时候,心里面会急。

张潇雨 01:24:46

对,你会想说这人又暴富了,凭啥他挣钱。
你这还是传统圈,你要再去币圈看,您那是以年为周期,我们这以周为周期,4 个小时翻 5 倍什么的。

孟岩 01:25:02

我们需要回本的时候去你们那圈。

张潇雨 01:25:04

别了,本都没了。哈哈哈。
心态把握非常重要,我每天都在看别人的暴富故事,你说自己不心动,不想赶快自己有点建树吗?绝对有的,不可能心如止水,不可能,每天都在想。每天最大的方式就是不看,打球去了,别让我看见。都是普通人,心态都一样。

孟岩 01:25:38

我跟你讲一个特好玩的事,我好像还从来没跟人讲过。我不是 08 年打网球吗,然后 08 年年底的时候,对我自己和公司都是一个特别差的情况,当时金融危机。我当时做财帮子[32]也是跟金融理财有关的业务。然后市场一年时间从 6124 点跌到了 1664 点,跌到 10 月份,当时每一天都非常慌。我当时就打网球,打网球的每一局我都会告诉自己,我这局要能赢,可能市场就会反弹一点。真的是这样。
我当时是自己的钱在里面,因为当时也没有多少钱,但是自己的钱都投进去了,然后每天亏,更致命的一点是金融市场的下跌会对你的业务造成非常大的影响。

张潇雨 01:26:51

对,累加效应,市场越差,公司的业务本身也要差,负向飞轮。

孟岩 01:26:55

那个玩意真的会影响你。然后你想在打网球的时候,都用打网球的那一下去安慰自己,说我这个球要是赢了,可能待会就能上涨一点,打完中间休息的时候查一查行情,特有意思。

张潇雨 01:27:14

就是主观心态,如果你把心态修炼好了,你就觉得同样是跌,但没关系了。
自己给自己洗脑这套我已经很顺了,有很懂比特币的朋友跟我说,说什么时候我卖了点,我说这东西你还卖?我都有点奇怪,说为什么还会卖?然后他会说什么去年 312 今年 519[33] 什么,跌的时候还挺慌的。我说哦,原来这个才是正常的心态。
但我对我比较信仰的东西,我就没有要卖的感觉。但另一个说法是不要跟股票谈恋爱,怎么说都行。我们录这个播客,也是给大家一个视角,大家都往中间靠一靠,爱谈恋爱的就别那么爱谈,别死守对吧?
还有比如说一个东西跌了,你是不喜欢割肉,还是你真的有信心?你一定要对自己诚实,这点很关键。有的时候其实并不是说你多喜欢这标的,只是你亏了你不认。

孟岩 01:28:57

特别对,非常多人说自己价值投资,长期投资,其实是因为自己被套住了。
你刚才说那点很重要,就是对自己诚实。我不卖是因为我想等股票翻本,还是说跌是我预料到的?

张潇雨 01:29:15

或者说跌是我能接受的。投资是一个最会奖励你诚实的东西,因为它太直接了,比如你在一公司诚实,可能老板不 care,老板就喜欢能说会道的。那你没办法,你可能你升职没人快或者怎么样。投资是特直接的,你把自己钱弄进去了,你每天这数都在变。当你对自己诚实,你把这些事情搞清楚,它就会真的给你奖励的。这特直接,所以这很爽,是因为你的诚实得到了奖励,而且反馈是很直接的,咱不说很快,但是很直接。
另外一个是你在人前伪装一下,或者你戴个面具,有些惭愧羞耻的情绪很正常对吧?我们也有,但是投资是你自己跟自己的事,你投资装给谁看?巴菲特没空看你账户收益多少。投资是你人生中第一次你只需要自己评价自己就可以做的一个事了。以前都是老师评价你,一个固定的考试系统评价你。你在一生中都在被各种外人外物评价,还要给你打分。
但投资是什么?投资就是你错了,你割肉,你就是对自己诚实。你硬扛,你就说老子不信邪,问题是你装给谁看呢?你眼睛从屏幕上移开,四周没有任何人,永远是你自己跟自己在干,这不是全世界最美的游戏吗?这就是我为什么喜欢网球。
最后我们说说网球,我在场上有时候会念一句咒语。我在我打了一个好球或打了一个坏球或者出现一个失误或者特别傻逼的时候,都会念一句咒语,这是我打了一两年慢慢找到的一句,叫做「场上没有别人。」不管我打出一好球来,或者我失误了,或者对方巨牛回一个特别刁钻的球或者怎么样,各种情况我都会念这句,我说场上没有别人,就只有我。因为谁打过来这球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么去应对这个球。
孟岩打过来跟奔斗打过来跟费德勒打过来有什么区别呢?那球就是这样的,如果球是这样它就是这样的。你回的好不好,你怎么去打,你自己发挥的行不行等等。场上没有别人,就是你自己跟自己作战。你打网球你也知道对吧,你心态一崩,跟对方没啥关系,或者你打得很好,对方管你是谁,就是这种感觉。投资也是这样,场上没有别人,你骗谁呢?你装给谁看呢?你上班好歹还装给领导看,你谈个恋爱你可能装给伴侣看,这事不需要装给谁看。

孟岩 01:32:59

但他内心其实还是会有一些……比如别人都赚钱,15% 怎么样,然后我现在的账户为什么就亏钱了。

张潇雨 01:33:06

这就是你自己的观念在限制自己,外边没有别人,你管别人发生了什么,你不知道你不就不知道了,对吧?你知道你就知道。我们现在说话的时候就已经有人 100 倍了,so what?只是你没看见,或者只是你看见了而已。就这世界上发生各种各样的事,有多少事跟你有关的?场上没有别人。

孟岩 01:33:36

正好我问一下,我觉得昨天你还真的挺惊讶到我的。我指的「惊讶」是你真的特别认真的在准备我们的打球。对我来说,我拿没拿拍子拿没拿鞋,我觉得无所谓,我在想我就去和他们拉拉球[34],聊聊天,就挺开心。然后你非常惊讶的我的一点是你跟我说你事前做了准备,写了小纸条,然后包括说很久没跟孟岩打球,他大概是个什么水平,我应该怎么去应对,中间怎么调整。真的很惊讶我。

张潇雨 01:34:18

为什么这么做?特别简单。因为宇宙派来一个人让我去锻炼我的心态,让我去检验最近训练的东西。我不管那个人是谁,我就是把我的事做好。把我的场上的东西表现出来,然后我最近训练改发球了,在场上检验怎么样。就是发来一个契机,我就干一下,赢输再说,就是这样的。

孟岩 01:34:54

昨天奔斗老师就跟我说,他说你和潇雨玩的根本不是一个游戏。
他说其实潇雨非常认真的对待这件事情,他在琢磨这件事情,他说孟岩你看你打球非常随意,你也不知道自己得分是怎么得分的,你没琢磨这件事情。

张潇雨 01:35:20

这不是你的问题,因为你就不是来干这个的。但是我想说今天咱们在比赛我也可以混一混,但是我既然都干这事了,我可以干好,我就准备一下,赢输反正再说,因为赢输也不代表什么。
因为你没训练这个东西,理论上我应该赢你对吧,我整天打比赛。但还是那句话,我在意的不是我赢了你,而是我最近干了一些事,我训练了那些东西,我对这个事有了新的认知,我想的对不对,这是一个检验我的过程。我打完赛我又可以继续去训练了,我又找到一些我的弱点。

孟岩 01:36:03

我说的惊讶点其实就在这,我们俩相处下来,你给我的感受是一个蛮放飞蛮随性的人,但恰恰其实你在很多事情上是非常较真和认真的。

张潇雨 01:36:13

自夸一下,我是属于关键时刻状态可以拉满,拉完了以后马上平躺。但你要明白哪些关键时刻你是要拉的。所以这并不是一个非常轻松,好像怎么就突然赚钱了,一切都特简单,不是的。

孟岩 01:36:45

所以我特别想给《无人知晓》包括《得意忘形》的听众们讲,你们看到的放飞的张老师背后,我觉得他是非常卷的,打网球这事都卷成这样。

张潇雨 01:37:00

对对,但我心里没有抵抗。你可以非常努力,非常奋斗,非常去琢磨,但那个过程一点也不痛苦,这是最重要的。我还是在做,但是我没有觉得我好像在努力拼搏,我要达成什么样,不达成什么样我就很糟糕。不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但不代表你动作上就真的躺平什么都不干,不是的。所以我觉得重要的是心态。同样是跑马拉松,有的人可以很痛苦的去准备,有的人可能觉得太享受了。

孟岩 01:37:36

那你说「热爱」这两个字或者说人生特别有意思的那件事,是天生的,还是说……因为我身边确实有人很早就找到了。

张潇雨 01:37:46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特别简单,我的答案就是天生的。天生不是说有的人有天赋,而是每一个人都已经自然写在了非常纯真的生命里,只是在后世的教育和各种环境中把这个东西黯淡了,甚至泯灭了,我自己也一样。就是木心说的「长途跋涉的返璞归真。[35]」我们其实就是慢慢找回这种比较简单的纯真的生命力,生命力就体现在比如说你吃得香睡得着,你运动活蹦乱跳很开心,比较爱笑,待人接物很简单的事情。
其实我们天生是有这种生命力的,我不认为我们是因为一个事本身去热爱它,比如找到 passion,或 find your passion(找到你的激情),不是说你找到一个事你特爱,而是我们天生 find 我们自己已经携带的热爱,passion 和生命力,然后你把它注入到任何一个东西都行。只是有些东西跟你有缘分,有的人是音乐,有的人可能是打游戏电竞,有的人可能是画画或者当 Up 主,有的人可能就是木工对吧。
是你先有生命力和 passion,find 这个东西,然后有缘分的东西就来到你生命里,当然也不是一个完全先后的关系,所以这就是我对“find your passion”真正的定义。

孟岩 01:39:36

我同意。前两天有知有行推了一本书叫《园丁与木匠》[36],它是一本讲教育的书。我翻了一下那本书,我觉得他的观点跟我之前看过的讲教育的书都不一样。他的观点是每个小孩来到这个世界上,都带着自己的 DNA,是带着演化的任务的,他们共同要完成一个人类进化的目的。有的人可能就适合做创新,像乔布斯那样的,有的人可能就适合带着大家走出非洲,现在可能马斯克就要带着大家走出地球对吧,这是他 DNA 里面的东西。
然后说人类为什么是这样,其实从整体来看是进化的目的,就这些人你要保护好他,要进化出一些东西来帮人类去破除资源的诅咒,比如说走出地球去火星,或者去完成一些其他的任务。所以他说家长教育孩子,非常关键的一点是你要去帮孩子保护好他 DNA 里带的那个东西,就是你刚才说的,纯真的东西。

张潇雨 01:40:55

每个孩子都有的。所有我就说,这话又有点自大了。我特别不能理解鸡娃,孩子是非常有灵性的,非常纯真的,他自然的学习能力特别强。我最近看了一玄学书,我还挺信的,但我没有直接的体会。就是我觉得大人教孩子学语言都是一种有点邪恶的行为。因为是这样,我们跟他没法交流,我们就得教他们我们会的这套东西,其实人家可能不用语言交流,人家可能用其他的方式交流,可能那个东西效率也不低或者怎么样对吧?说邪恶这个词肯定比较夸张了。
就把孩子社会化了,不是社会化就不好,我们都不是原始人。但如果你保留他的纯真,你给他很多爱,你让他犯错误,让他去感受这个世界各种东西。我觉得这孩子成长起来肯定没啥大问题。你说他成长成什么乔布斯的就别想了,这东西看命。你自己没成,凭什么让他成呢对吧?
但我觉得父母真的是正知正念比较有爱,你培养出一个性格健全,善良,能够有自己独立的生活,能养活自己的一个人,我觉得没有那么难。
Again,我没有孩子,可能都是我想象了。包括可能有些孩子有生理缺陷等等,这也很常见,但是我觉得你鸡他上一个什么中关村二小有什么意义呢?

孟岩 01:42:38

你看这个背后跟咱们刚才讲投资就蛮像,它还是有一套社会的评价体系。

张潇雨 01:42:43

我就受不了那种觉得好像自己非得要做点什么才能成功的。就是做得越多好像就越行了,其实不是的。投资也是,我决策做得越少可能我就越成功,我长期收益就越好,我整天在那交易未必是好事。孩子也是这样,你就给他一个好的环境,你给他爱,大事上别走偏引导一下,能多差呢?

孟岩 01:43:10

但我再强调一句,我们不是说不努力啊,努力不是拧巴的那种,是非常自然的那种。

张潇雨 01:43:20

咱们都是说话比较谨慎,其实私下更放飞对吧。我经常说我要有孩子,孩子都有他自己的命数,你能干涉啥啊,我是他爹我就能控制他?就能干涉他的命运了?
人类四五十年后的社会什么样,你能预测出来?你根本预测不出来,你能把他培养成啥样?你能做得很有限,就是让他接受到爱,性格正直善良,有一定学习能力,待人接物对其他小伙伴都挺好就得了,你能教他啥,人家都有自己的命数。

孟岩 01:43:59

咱们刚才讲了挺多,比如说投资,鸡娃,我觉得都是人在用一个外在的社会评价体系要求自己。其实你刚才也讲了,你觉得很难的一件事情其实是接纳自己,我就特别好奇一个问题,我自己没有特别好的答案。
我觉得人用社会化的方式去评价自己,其实是一个基因里面的东西,它是进化来的,在原始社会的时候这个东西是帮助到人类的。
但是我经常说,人的进化过程是非常缓慢的,我们大脑里面的评价体系这些东西没怎么变化,但你看现代社会它是一个摩尔定律,上次你发过的《Moore's Law for Everything》(OpenAI CEO: 适用于一切的“摩尔定律”)文章我特别喜欢,将来可能会更严重。
但是这样巨量的信息,社交网络又把全球连在一起,它让评价越来越多,越来越夸张,原来可能某个地方的一个人赚了特别多钱,你根本不知道,现在这些事情都在你面前了。
那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怎么放过自己,或者说怎么真的做到不 care 那些东西?

张潇雨 01:45:16

我回答特别简单,你刚才说的所有一大套都是你自己脑子里预设的观点。你就不用管它,你不要想说我怎么样丢掉这个东西,没有这个东西,你只要说当下我就呼吸,不去想这些事,它就没了。
因为你整天想我怎么对抗这个东西,这个东西就成真了,你懂吗?它是假的,你给它注入了一个信念让它成真了,因为你在对抗它,如果你不把它当真,它就没有。
那怎么不把它当真呢?每个当下认真的呼吸,好好吃饭,好好睡觉,认真锻炼,对自己周边的人友好,跟他们真诚的去表达沟通和传递能量,然后这些东西就都消解了,没有什么可对抗的,我在生活中不需要对抗任何东西,就这么简单。

孟岩 01:46:14

其实你特别强调「对抗」这个词,在很多地方都强调不要去对抗一个东西。

张潇雨 01:46:20

对,what you resist persists(你所抵抗的东西会持续存在),你对抗的东西就会持续,因为你把一个假的东西成真了。就像你养一孩子说我这孩子语文不好,我要搞,完了,这就成真了,他肯定就语文不好了。你让他自己去找他的兴趣,去读东西,去干别的等等,你管他语文好不好?

孟岩 01:46:39

你这就让我想到了一个特别有趣的问题,我介绍个背景。原来我和潇雨在外面聊天的时候,经常每次能聊五六小时,后来我的助手就做了一个评价,他说他们俩聊五六个小时,可能有两个小时聊业务,然后四个小时自夸和互夸。
然后昨天我和我们俩共同的一个朋友录播客,然后他就跟说,我特别羡慕你和潇雨这种偏自信的性格,他是一个自我攻击型或者说不太自信的一种性格。然后我当时就跟他分享了,咱俩说过的罗伯特·默顿的自我实现的预言[37]。
当时罗伯特·默顿在哈佛做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实验,具体记不太清了,大概就是给一个老师班里学生的评价,这个评价可能是说 100 个人里面有 20 个人,这 20 个人的某项测试结果非常高。然后在多少年之后,如果用一个社会化的世俗的标准去评价的话,看这 20 个人的成功程度,比如说年薪,比如说他的社会影响力,真的远超了其他 80 个人。
但是回过头来再去看这 20 个人当时的测试测的是啥,然后说其实是一个随机性的测试。是评价本身让老师觉得这些孩子可能真的有点强,让这些孩子也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有点强,然后这些孩子做事的时候,他会觉得我真的能行。
昨天我们聊就聊到这一点,他就说你们还挺幸福的。

张潇雨 01:48:48

是的,但是每个人都可以这样,我还是这个观点,每个人与生俱来都应该觉得自己非常好,you have everything(你拥有一切)。每个人都有很多爱可以给,每个人都有学习能力,每个人在自己热情的事情上都可以做得非常好。
每个人都可以获得很好的投资收益,每个人都可以有好的关系和幸福的家庭,只要你移除那些限制自己的观念,以及多在这个过程中去观察自己,体会自己,去感受自己对自己的各种攻击,对他人的攻击,一些前置的预设的各种社会化规训的观念,慢慢就会更自由一些。
因为人的生命力是非常旺盛,你需要的不是给小草每天瞎浇水,需要的是把压着它的石头给拿开,它自然就长。而且它长成什么样,你不知道,也无所谓。你长出西瓜来,你长出萝卜来,你长出参天大树的都挺好。你没必要非让一个西瓜变成芒果。
OK,我聊不动了。
涂俊杰 整理于 2022 年 9 月 9 日

[X] 脚注

  1. 1.
    编者注:两位相识的缘分起于潇雨老师在得到上开设的《个人投资课》。当时孟岩身边的很多朋友说,这个人讲的理念和你太像了。第一个人说的时候,孟岩没在意,第二个、第三个也没在意,直到身边的用户、同事、朋友都在说的时候,孟岩在微博上联系了潇雨老师,两人才算结下缘分,线下面基。——《孟岩和张潇雨怎么一起做投资课了?》 ↑
  2. 2.
    编者注:截至 2022 年 9 月 9 日,小宇宙播客订阅数量,《得意忘形》102285,《无人知晓》64368。 ↑
  3. 3.
    编者注:孟岩之前在微软研究院工作,2007 年创办了基金理财社区「财帮子」,2015 年创办了基金理财平台「且慢」,2020 年,他又重新起航,创办了财富管理平台「有知有行」。 ↑
  4. 4.
    编者注:麦粒肿的最初病症是微痛,并在感染的区域泛红。接着眼睛感到会瘙痒、流泪,并对光与闪光敏感而感到不适。有时候能在眼睑的上下部或其他感染区域会出现一个小小的黄色肿块。 ↑
  5. 5.
    编者注:且慢不是一个独立的公司,是盈米基金(珠海盈米基金销售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由于和盈米基金的管理层在公司整体战略发展上的分歧,盈米基金和我协议决定我离开盈米。——《再见了,且慢》 ↑
  6. 6.
    编者注:行禅,佛教术语,一种以步行方式来修行止观的方法。经行除了可以提振精神,促进消化,还可以作为禅坐的辅助,以增进修行。 ↑
  7. 7.
    编者注:张奔斗。为《体坛周报》撰写网球文章超过十年,是公认的国内最具影响力的网球记者、著名网球评论员之一。孟岩和张奔斗录过的播客《E03 孟岩对话张奔斗:投资和网球都像镜子,照出真实的自己》。 ↑
  8. 8.
    编者注:均值回归,起初是金融学的一个重要概念。均值回归是指股票价格、房产价格等社会现象、自然现象(气温、降水),无论高于或低于价值中枢(或均值)都会以很高的概率向价值中枢回归的趋势。 ↑
  9. 9.
    编者注:《No.58:听到的是什么,这期节目就是什么》。本期节目由两段现场录音拼接而成,分别为网球运动员拉法尔·纳达尔和罗杰·费德勒在 2020 年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第一轮的比赛片段。 ↑
  10. 10.
    编者注:2012 年的时候,我当时在港股上了比较大的杠杆。亏了大概是 8 位数。当时还体会到一个词,就是「一身冷汗」。因为半夜的时候很难睡着,有的时候睡着了一会,然后突然醒过来,醒来发现你后背全是湿的,汗都是冷的。——《E14串台UX Coffee | 孟岩:有知有行的 10 年小目标》 ↑
  11. 11.
    编者注:2020 年比特币涨幅 304%;特斯拉涨幅 742%;蔚来涨幅 1224%。 ↑
  12. 12.
    编者注:大概是2004年。 ↑
  13. 13.
    编者注:PlayStation Portable(PSP)是由索尼电脑娱乐开发的第七世代掌上游戏机。 ↑
  14. 14.
    编者注:打新,就是用资金参与新股申购,如果中签的话,就买到了即将上市的股票。通常中签后在新股上市首日卖出可以获利千元到万元甚至十几万不等。但 2022 年A股全面注册制后,无脑打新收益大不如前。 ↑
  15. 15.
    编者注:加密货币空投是指向当前或潜在用户分发硬币或代币,以提高对该项目的认识。这些代币是免费发放的,但一些空投要求用户在领取之前执行某些任务。 ↑
  16. 16.
    编者注:所谓「鸡娃」,就是父母给孩子打鸡血,不断给孩子安排补习班、兴趣班,不停地让孩子去拼搏的教育行为。 ↑
  17. 17.
    编者注:2021 年 2 月 5 日,快手在香港上市。上市一周内快手股价最高摸到了417.8港元,总市值一度突破1.73万亿港元,一举超过了京东、小米与百度,仅次于腾讯、阿里、美团与拼多多。2022 年 5 月 10 日,快手股价跌至53.1港币,最大跌幅87%。 ↑
  18. 18.
    编者注:季凯帆,天文学博士、教授,中国基金网名誉顾问,《证券市场红周刊》特约栏目撰稿人,开放式基金投资散户。《解读基金(修订版)》豆瓣评分 7.9 分。 ↑
  19. 19.
    编者注:大意是别墅主人在外努力工作,常年不回家,反而是家里的佣人住着大别墅吹着海风。 ↑
  20. 20.
    编者注:小蜜蜂无线麦克风。 ↑
  21. 21.
    编者注:类似的话"Profits always take care of themselves but losses never do."(利润总能自己照顾自己,而亏损永远不会自动了结。)——Jesse Livermore(杰西·利弗莫尔) ↑
  22. 22.
    编者注:Wii(2006年)、Wii U(2012年)、任天堂Switch(2017年)。 ↑
  23. 23.
    编者注:廣義上來講,所謂的AR〈Augmented Reality 擴增實境〉,是將電腦的資訊疊合到現實世界,讓我們在正確的時間正確的地點取得〈感官的〉正確資訊,而VR〈Virtual Reality 虛擬實境〉,企圖取代真實世界,以往通常就是在電腦裡面製作產生一個虛擬的環境,將資訊放置在裡面,而操作者可以藉由控制器或鍵盤在這個虛擬的環境下穿梭或互動,相對之下AR則是在現實中擴增資訊。——《四種實境 - VR、AR、SR、MR》 ↑
  24. 24.
    编者注:元宇宙主要探討一個持久化和去中心化的線上三維虛擬環境。此虛擬環境將可以通過虛擬實境眼鏡、擴增實境眼鏡、手機、個人電腦和電子遊戲機進入人造的虛擬世界。 ↑
  25. 25.
    编者注:Web3.0 让数据本身依托于开放的数学算法与协议,不依赖于机构甚至个人。对使用者来说,Web3.0 的体验可能和Web2.0 区别不算太大,而差异在于使用者或创作者能对自己贡献的内容保有所有权,还能获得一定程度的回报。——《Web3.0 是什麼?區塊鏈熱潮下 2022 年必懂的科技概念》 ↑
  26. 26.
    编者注:马克·扎克伯格。Facebook创始人、Meta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
  27. 27.
    编者注:米哈游成立于2012年2月13日,总部位于上海的电子游戏公司,以制作动作游戏《崩坏》系列及《原神》而闻名。 ↑
  28. 28.
    编者注:心动公司(港交所:2400;简称「心动」)由黄一孟及其合伙人创立于2009年,是中国游戏公司。旗下运营有中国最大的游戏社区平台TapTap。 ↑
  29. 29.
    编者注:Touch Wood,中文翻译为敲敲木头,指接触木制的东西可以确保好运、甩掉坏运气,起源于宗教信仰或迷信,最早刊登出现在1908年《威斯敏斯特公报》「Knock on wood」。 ↑
  30. 30.
    编者注:张坤先生:理学硕士。现任易方达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易方达中小盘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自2021年9月10日起,「易方达中小盘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变更为「易方达优质精选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自2012年9月28日起任职)。张潇雨曾在微博分享过这篇张坤受访的文章《小雅深访 | 易方达张坤最完整投资思路:至少应跟全市场对抗过两三次》。 ↑
  31. 31.
    编者注:非同质化代币(英语:Non-Fungible Token,简称:NFT),是一种被称为区块链数字账本上的数据单位。可以代表数字资产,如画作、艺术品、声音、视频、游戏中的项目或其他形式的创意作品。 ↑
  32. 32.
    编者注:财帮子,是国内一个专注于个人基金理财的网站,它提供开放式基金、封闭式基金以及货币基金净值、信息、以及各种分析工具,并提供收益管理、效率分析等服务。于 2012 年关闭。 ↑
  33. 33.
    编者注:2020.3.12 比特币从7000多美元开始下跌,晚上跌至5500刀,凌晨跌至4350刀,到了早上跌至3800刀,跌幅45%;2021.5.19 比特币从44000美元开始下跌,迅速跌破30000美元,其他币种更是跌幅高达50%。——《逃不掉的94、312、519》 ↑
  34. 34.
    编者注:网球术语。可以理解为就是两人底线对打,形成多回合,是练习的一种方式。 ↑
  35. 35.
    编者注:出自《琼美卡随想录》,作者木心。豆瓣评分 8.6 分。 ↑
  36. 36.
    编者注:副标题为《顶级心理学家教你高手父母的教养观》,作者是艾莉森·高普尼克(Alison Gopnik),豆瓣评分 8.1 分。 ↑
  37. 37.
    编者注:自我实现预言,或称自证预言(英语:Self-fulfilling prophecy),是某人「预测」或期待某事的社会心理现象,而这种「预测」或期望之所以成真,只是因为该人相信或预期它会发生,并且该人的由此产生的行为与实现该信念一致。类似的中国故事有《疑邻窃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