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s

No.41:死亡是凉爽的夜晚

title: No.41:死亡是凉爽的夜晚
date: 2017-12-07
张潇雨 00:55
大家好,欢迎收听新一期的《得意忘形》我是张潇雨,这应该是我们的第 41 期节目,这期节目又是有一位嘉宾来做客,来吧。
中二怪 01:07
Hello,中二怪又来了。
张潇雨 01:08
欢迎中二怪老师又来做客。上次我们一起录音是 33 期的时候,如果没记错的话聊的是喜剧,但是后来那期默默转型成了情感博主的一期。转眼又有一阵过去了,然后我发现二怪老师,因为我现在在二怪老师家里录音。我发现他的人生中又有了一些新的变化。重大变化,仅仅 3 个月的时间就有了很大的变化。多了一个娃,哈哈哈。对,上次来只有一只猫,这次来突然添了一只新猫。能不能先讲讲这个故事?
中二怪 01:54
哈哈哈,就是觉得大猫自己在家有些孤独,于是又捡了一只。
张潇雨 02:01
所以这只也是流浪猫是吧?
中二怪 02:03
是流浪猫,也是路上捡的,但是这是朋友路上捡的,不是我自己路上捡的。
张潇雨 02:09
然后他就发派给了你。那书归正传。之前我找二怪老师录音,然后我们在讨论要聊点什么,然后结果我们正好一起去看了那个新的电影,皮克斯的《寻梦环游记》。然后刚才说这三个月时间,中二位老师又有了一些新变化,其中一个变化是他非常深度参与的脱口秀大会第一季完结了,于是他们有一个所谓的项目假,就是项目完了以后可以休两三周,因为你们平时太辛苦了。每次你跟霸猫老师相映成趣,一个是 5 点起,一个是 5 点睡,然后偶尔收到你们的信息我都觉得,这两个人怎么回事?哈哈哈,是不是你们俩在一起?然后这个项目假,中二怪老师去了很有意思的地方。一个是很重要的墨西哥,然后还有古巴,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地方。主要是这两个很有意思,然后正好这次皮克斯的电影《寻梦环游记》也是跟墨西哥亡灵节有关。而且你这次去也赶上亡灵节。
中二怪 03:37
我其实没有赶上他主要的那一天。就是亡灵节一般是 11 月 1 号和 2 号,我是在 1 号的下午从墨西哥飞到了古巴,所以没有赶到他最最重头的一天。但是看了他的所有的准备过程,然后看了一些游行,看到了就是各种集会,还有音乐会等等。
张潇雨 04:01
借这个我觉得想聊一个主题,就是关于死亡的东西,因为亡灵节是 celebrate 庆祝死亡。所以借此我们也想聊一点死亡这件事情,然后不同的文化国家是怎么看待死亡。但反正聊到哪算哪,我们也没有真正的准备,一贯的风格。
中二怪 04:34
我很委屈,我在古巴 5 天,没有一天是吃饱了的。真的就是社会主义一苦思甜之旅,没有想到那么难,也没有网,基本上是回到了 20 年前的中国。
张潇雨 04:54
怎么可能 20 年前,九几年还可以了,好吧, 97 年香港都回归了。哇,你看时间过得多么快。20 年前, 97 年香港回归了,亚马逊都成立了。
中二怪 05:13
我觉得古巴比中国惨多了,因为中国没有说真的被那种程度的殖民过,然后也没有那种程度的毁灭性的内战,就是中国它的伤口不在外界,就是你从外面是很难看出来。它很多是大家的心里有一些伤口,但是古巴就是所有的伤口都长在外面,你会看到很多地方就像被炸过,就真的可能是被炸过,然后就再也没有钱去修复它,断壁残垣。尤其是他之前西班牙人建的那些建筑,非常的漂亮,然后你就看到在很漂亮的建筑的旁边立刻就有一个像垃圾场一样的建筑,然后旁边立刻又是平民窟。它的对比性非常强烈。看到你就很难受。
张潇雨 06:07
有点像我去过的印度,孟买就是属于那种贫富差距极大,在一个城市里。旁边可能是什么塔塔集团的公子的一个楼,富丽堂皇。隔一条街,或许不到,就都是贫民窟或者非常穷的人。也是一个贫富差距极大的地方。
中二怪 06:28
古巴甚至不是贫富差距,就都穷。
张潇雨 06:34
我记得我之前看过一个文章挺逗的,就说古巴人民怎么上网,他们怎么 access 各种最新的网站的?他们好像是有专门的那种 u 盘、移动硬盘,然后把网页拷到移动硬盘里,比如说有 1000 个网站或者 2000 个网站,他们把这一两千个网站,都给拷贝下来,然后这个硬盘再比如说给别人,你就从那个硬盘里 access 这两周发生的信息。
中二怪 07:18
已经不是这样。我觉得朝鲜可能是这样的,因为我之前看一个 vice 的纪录片,他说朝鲜是会有韩国人,然后用那种氢气球,放一个 u 盘在上面,然后就推过国界线,然后就会有一些韩剧或者各种信息,对于他们就是反动信息什么的,然后放一个美元什么的进去这种。但是古巴现在已经不是这样了,我现在去就是没网,没有咱们现在用的那种 3G、 4G 的网络,但是它是有 WiFi,它会有一个就类似电话亭的地方,只要你在附近你就可以收到 WiFi 信号,然后你要去买网卡,你要用你的护照登记你的信息,然后就有一个用户名和密码,你登录进去之后就可以上了。差不多是 1 美元一小时,但是你自己要有设备。然后最搞笑的一件事情就是你完全不知道什么地方会有网,什么地方没有。我说是电话亭,但其实没有一个实体的电话亭,他没有任何标示说这里会有网。你时不时要打开一下看。或者是你看到一群人都坐在地上,哈哈哈,然后都在那里刷手机。你就知道,噢,这里应该是有网的。然后就是街心公园,完全就是就这样随地产生的。就是大家交流的地方。并不是因为你先有一个公园,然后大家才坐在那里交流,是你那里有网,然后他就坐在那里就成为了一个公园。特别有意思。你就看到一群人坐在一起,那肯定是一个 WiFi 热点。The internet brings people together。而且人家就是也能上什么 Facebook, Twitter 之类的。
张潇雨 09:17
此处就不要深聊了,虽然我很讨厌自我审查,但是……所以那既然说到古巴,古巴给你印象特别深的还有什么?除了很穷以外,因为你跟我说是不是东西特别贵?
中二怪 09:41
东西是特别贵,就是因为他是走两个货币系统,有点像中国之前外汇券的那个时代。但是古巴的好处就是它不像是中国之前外汇券是说只有一部分的人能得到外汇券。古巴的外汇券它自己内部也是流通的,相当于一个国家有两种货币。但是外国人基本上只能用外汇券。一个外汇券就正好差不多是美金 1: 1,完全是坑外人,但是你想不坑外国人能行吗?因为我之前看到全古巴他们每个人的平均收入是 30 美元一个月。如果你不用外汇券的话,你真的就是在剥削当地人。所以你就赶紧用点外汇券,吃点贵的,买点贵的,就帮当地人。给社会主义兄弟们添砖加瓦。我这次不仅在古巴给人家添砖加瓦,我还在墨西哥给人添砖加瓦。在墨西哥的时候,走在路上就被警察拦下来,然后就是贿赂警察。就是走在路上,因为拿了一听那个带酒精的饮料。
张潇雨 11:12
他是不能在公共场上饮酒?
中二怪 11:14
对,大家可能不知道,中国可能是唯一一个公众场合,就是走在街上可以拿酒的国家。我觉得美国也不行,所以中国真的很自由,哈哈哈。然后就被拦下来了,然后警察就问说,知不知道是犯法的?然后就肯定说不知道。然后他说那也没关系,你去警察局跟我的警长聊聊一下这个事情。然后我就说可是我下午的飞机我就得走了,然后他说那可怎么办呢?然后在那里挠头,演员的诞生,哈哈哈。然后就说,那你要不要 tip 一下我们的这几个同事?他也不说自己,他说我们的同事,然后我就赶紧拿现金什么的,然后他就赶紧说不要不要,然后他说这个是 the table(?),就他没说我不要这个钱,而是我要隐晦的要这个钱。嗯,所以。然后一个警察就把我带去了一个偏僻的街道,给了我一个小本子,然后就指了一下那个小本子,我就把钱塞到那个本子里面,然后还给他,他把这个本子拿走,极度腐败。
张潇雨 13:12
那你给了多少啊?
中二怪 13:13
我给了差不多 20 美元不到。因为我不想之后他再来找我麻烦。就不断的在支援当地经济,但是说实话在墨西哥基本上没怎么花钱,这已经是大额支出了,其实墨西哥很便宜。墨西哥和古巴就是两个极端。因为我以前觉得墨西哥古巴差不多。只是古巴比较封闭一些。我甚至会觉得,古巴还不得便宜死,没有想到完全是反过来的。古巴其实确实很便宜,只是不对外国人。而且它是一个很封闭的地方。之前美国对它各种经济封锁什么的,它整个工业什么的没发展起来,所以东西就是贵,它生产一个东西就是比别人效率低。然后也没有跟别国合作的机会,所以经济没有起来,东西就贵。再加上坑外国人哇。其实也挺可怜的。
张潇雨 14:39
所以为什么吃不饱呢?物资匮乏?
中二怪 14:42
匮乏,真的是匮乏。那里人不吃牛肉,他牛要用来耕地,就吃虾,我就点虾,然后虾出来。在中国那种东西不叫虾叫虾米。然后你就点了一个,还挺贵,然后就指望这东西能吃饱,觉得说就点个虾,然后上来一盘这种东西,你吃了之后就半饱不饱的,你又不好意思再点一盘。也不是不好意思,就是穷嘛,就觉得太贵了,你再点一盘就也吃不饱,一直都是吃不饱的一种状态。还有之前吃了一个意面,因为我就想说,这东西再难吃怎么能把一个意面做的难吃呢?而且意面好歹是碳水,吃下去总会饱。然后我就吃到了有史以来最难吃的一顿饭,就是这个意面。就怎么说?我当时就想了一个说法,就是说我把这个意面吃下去,然后把它拉出来,我拉出来的东西都比我吃下去的好吃。
张潇雨 15:46
我靠,这是你段子吗?
中二怪 15:49
哈哈哈,是真的真的,他那个 cheese 那个芝士。
张潇雨 15:54
介绍一下背景,就是中二老师平时有做所谓的 stand up company。她要去会表演脱口秀,真正的脱口秀,那种单口的。很像外国的那种,对吧?就语言体系比较黄暴,所以新听众,我们的节目平常不是这样。
中二怪 16:20
就很文化,然后很哲学很深度,我看你怎么接。
张潇雨 16:27
你说话太夸张了,不愧是娱乐节目的。OK,所以反而墨西哥是便宜的。墨西哥给你的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中二怪 16:57
亡灵节吧,或者就是说他们的那种傻乐呵的那种精神,很幽默很讽刺的,而且同时又很深刻的那一种态度。
张潇雨 17:10
我自己那天看电影,包括我之前在跟你聊天,我说,诶,这个墨西哥包括巴西,就是拉丁美洲这个系的几个国家真的是三个字,就是穷开心。因为印象里,我没去过,所以我的说法可能会相对片面一点。但是就说一些印象里的东西,比如说巴西世界杯的时候,你会看到是央视摄制组去了,拍一些纪录片,街上也挺破的,包括不管是巴西利亚还是里约热内卢,就是好多类似贫民窟的东西。
中二怪 18:38
Rio(?)之前不是还说,因为不让游客看到贫民窟把人都赶出去吗?不知道是什么国家,只是有一些国家会这样。包括会在高速那里会铺上那种墙,说是隔噪音的功能,其实是不让看,因为是机场通向城区的一条路。又讽刺了一些社会现实。
张潇雨 19:17
值得讽刺。
张潇雨 19:29
巴西怎么讲,就是穷开心。就是我到了某一个人生阶段,我突然开始向往穷开心的状态。为什么呢?小时候我会看,比如说他们都说去巴西玩,或者是看到拍摄巴西人的生活,就觉得,哇,每天都在浪。什么海边,喝个酒然后跳跳舞。
中二怪 20:03
这是你羡慕的?
张潇雨 20:05
对,但是我那会儿就觉得太不上进了,一个国家怎么能这样呢?后来事实证明就是经济不发展,国家好像出了很大的问题。各种弹劾,反正就是一系列这种事情。但 anyway,人民是很有自娱自乐的精神的。我觉得这种感觉还挺好。
中二怪 20:40
因为我之前一直都是在一些比较富的国家旅行,像加拿大、欧洲这些地方,然后我觉得说,富的国家就是不一样,就是大家就很 chill,很享受。就没有那么多的压力。然后想说经济发达了之后,大家就会有心情,可以享受一点。我觉得,那中国的下一个阶段可能就是这样的。后来我就去了一些穷的地方,然后发现不是这样的。就是富的、穷的都可以很轻松,你都可以很 happy。就是中国的问题,哈哈哈,或者中国的上进是属于他自己的国民性,就不管是好是坏了,就是很上进也好,很焦虑也好。日本韩国都有一点,就是那种自己逼着自己。
张潇雨 22:16
所以你都看到什么穷开心的状况了?
中二怪 22:20
古巴最典型的就是大家就上网,在那里席地而坐,特别开心的聊天,然后抽雪茄,就完全不觉得说我们很惨,我们都没有随处都有的网络,完全没有这种感觉。包括墨西哥和古巴都是音乐很好的地方。会有非常非常棒的演出。
张潇雨 22:44
本期音乐也由中二老师亲自操刀。
中二怪 22:53
在古巴有听到水准极高的爵士乐,你难以想象说在很穷,就可能你就想着说没有那么好的艺术教育的这种地方,没想到他们会有这么高水准的音乐家,创作者,还有那么多的听众在那边。整个场是爆满的。墨西哥也是,随处都是街头艺人,反而真的像 homeless 无家可归者很少,大部分都是艺人。这跟美国是不一样,美国人大部分都是坐在那里,直接要钱。那边人就是就很开心,然后就是做一点让其他人开心的事情,给个钱什么的很轻松很快乐。然后就两个地方都还蛮安全的,像我们这种穷人去了之后也不会有人给你推销毒品,哈哈哈,也不会有人想抢你,就还好,当然也不是说大家就随便就去了,也不要单独去,也不要晚上出去,也要有一定的防范。但是墨西哥和古巴总体来说对游客是比较友好的。
中二怪 24:26
尤其是古巴,我觉得非常可怕。你就想说一个人均收入 30 美元一个月的地方,然后游客身上会带那么多的钱,他们对你的那种友好的程度简直让你觉得害怕。就是古巴跟美国一样,都是有搭讪文化的国家。所以就会有路上的人跟你说话。但是他们从来就不会对你有任何恶意的事情,他们就都是很善意的和你聊聊。比如说问你身上衣服哪买的,然后给你推荐吃的地方。包括在墨西哥也是他推销给你东西,然后你说不买他就很知趣就退开了。大家就是真的很随意,很轻松,所以我就觉得很开心,包括他们对于死亡的态度。
张潇雨 25:16
所以亡灵节是什么一个情况?
中二怪 25:18
亡灵节的时间跟万圣节的时间是基本上重合的,他们本来就都有宗教背景,然后墨西哥又是一个非常信天主教的国家,大家信教的比例是非常非常高的,亡灵节本身就是天主教和当地土著节日的结合。一种印第安文化。所以你就会看到他本来一个宗教节日被抹上了浓重的当地文化的色彩。相对来说宗教文化是比较肃穆,把死亡当作一个很神圣的事情,然后他们并没有去抹去这个事情,他们只是添加了更多幽默的、轻松的色彩、温暖的色彩,是真的温暖的色彩,就不是那种冷冰冰的死亡,让你害怕的那种。
张潇雨 26:15
这个东西我觉得先可以介绍下背景,我简单看了一眼,就是亡灵节其实是 11 月 1 号、 2 号嘛。就有点像中国半个春节那种感觉。然后大概是说这一两天你死去的亲人好友,反正就是比较爱的人会回来看你,或者是怎么样,所以要 celebrate,要庆祝,所以当时我看到皮克斯的亡灵节电影计划,就很难想象怎么拍。但其实电影有些一些规则嘛,比如说小孩子不能死,所以我就想说他怎么处理这个东西。后来我发现好像墨西哥人对待死亡的态度很酷。
中二怪 27:52
你不会觉得这种潜规则本身就很奇怪的嘛?什么小孩不能死,或者就是不能见血这种。其实就是我们对于死亡的一种很 stereotype 的态度。
张潇雨 28:10
我觉得这是特别好的一个话题,我觉得这里面有几个逻辑,如果你拍商业片儿希望它能有好票房的话,你不要触及人们的一些本能反应。因为你想你拍一个恐怖片儿,可能死的都是那种美女,就是那种,衣着暴露,被鬼魂什么什么怪兽追,其实它激发的是人的一种本能,肾上腺素那种东西。其实让你会很兴奋。所以这种恐怖片它有它的生存。但是比如说像一些禁忌,就像我说的什么小孩不能死,还有一些我忘了,其实就是你看以后就可能不想推荐给别人,或者很不开心很丧,这个卖不好,最后大家就约定俗成一套商业片的逻辑。包括我们对孩子态度,因为他们某种上代表了人类的未来。你把希望扼杀在某种摇篮里,其实是很残酷的,是引起大家生理上的不适的。所以回到那个墨西哥亡灵节,我觉得他们对待这种死亡的态度还是真的非常很酷的哈。因为我总想到清明节。我们清明节都很肃穆,对吧?什么遍插茱萸少一人。
中二怪 30:04
就那种很清冷的态度,很让你悲哀的那种感觉。
张潇雨 30:11
对,至少是肃穆吧。但他们那边是,哇,特热闹。然后唱歌跳舞戴各种花,五颜六色,包括这个电影里面的色彩也特别好。
中二怪 30:25
不只是这个节日,墨西哥整个是一个崇拜死亡的民族,比如说墨西哥最著名的一个景点就是它的金字塔。它会有一个月亮金字塔和太阳金字塔,然后在这两个金字塔中间是一条大道,叫做亡者大道,不是王者荣耀那个王,我那天还在说只有王者打到白金以上了才可以走这条大道。哈哈哈哈哈哈。
张潇雨 30:58
什么鬼,梗太烂了。
中二怪 31:01
不好意思,哈哈哈,喜剧品味太低。所以其实就相当于你走在这条大道上,你祭奠那些死去的人。就是在他最宗教最肃穆然后最有意义的一个 monument 上面,他会放一个专门纪念死人的路。我当时去了,其实我去之前我就听朋友说过有亡者大道这个事。所以我才觉得,墨西哥挺酷的。就觉得从来没听说什么国家会专门为死亡去建立一个这样的东西。
张潇雨 31:46
除非是比如说阵亡将士的纪念碑。
中二怪 31:49
没错没错,他就是纪念普通的死去的人,或者是死亡本身。
张潇雨 31:57
所以我觉得我最震惊的是,噢,原来墨西哥也用金字塔。哈哈哈。
中二怪 32:01
他那个很有意思,他那个金字塔跟埃及的不一样。一个是他是那个石头的,然后它是实心的。所以他特别好建,你知道?哈哈哈。所以埃及那个金字塔他们说是外星人建的,就我还挺相信的。然后墨西哥人说也是外星人建的,我觉得外星人不会建这么简单的东西。就是还挺没有技术含量的。
张潇雨 32:32
一个实心大粽子。
中二怪 32:35
但是就是那个金字塔有很多谜啦,包括它里面会有一些就是尸体,然后这些尸体到底是谁?为什么在里面?也不知道。是有主流的一些理论,但并不能完全的确定。
张潇雨 32:52
在这里边有一条大道一样的东西。那还真的还挺酷的,所以我觉得这其实是一个国家的一种文化和精神的象征,就是你在一个很重要的地方不断提醒大家死亡这件事情,它就它不是一种忌讳。Talk about it. They think about it every day.
中二怪 33:15
而且他们鼓励人去 talk about it。
张潇雨 33:18
对,然后还有盛大的节日去 celebrate 去庆祝。我就在录播客之前,老想到一个词,就是 mocking Death,它不是那种嘲笑,就是我,我自横刀向天笑,怎么想起一句这个诗来的。就是我们庆祝死亡,我们面对死亡,我们开死亡的玩笑,我们笑对死亡。其实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生活态度。我曾经看过一句话,也在自己的文章里用过,叫做就是「人生观,就是人死观」嘛。就是你怎么看待死亡这件事,反过来决定了你希望怎么来生活。所以我觉得墨西哥就可能也印证了一点,就是说他们觉得死亡并不是一个多么讳莫如深,然后就很可怕的事。
中二怪 34:20
你要先开始面对他,然后你才能谈论他,然后你才能去思考他,我觉得是这样的一个过程。对,如果你连面对他都做不到,那就更……我记得《奇葩说》就有一期讨论的这个话题,他就说得了绝症的亲人,大概是这样的一期话题,然后就是所有人都哭的不行了。最后我记得好像是蔡康永,他就说中国人有一点特别不好,他觉得中国人是逃避讲死亡的。就是能不提就不提,甚至到这个亲人,人之将死,然后他身边的人还在拒绝讨论他,还在去逃避他,那就导致你们之间本来是要说的一些话,本来是有必要被提起的一些话,就从来都没有真正被说出来。
张潇雨 35:23
想起了博尔赫斯的那句话,就是,我们避而不谈的东西像极了我们自己。所以死亡也是这样,你越忌讳什么,对什么东西讳莫如深,说明你这个东西是最困扰你的,或者最占据你脑海,对你影响最深的。你被他控制了,然后你被他影响了。然后当我们能以某种更好的方式去 mock 他,可以开他的玩笑,写他的段子,可以摆在非常公众的场合让大家去看、去说的话,其实反而可能是一种更好的态度。
中二怪 36:11
我就现在就在想一件事情,会不会有可能我们中国人比较避讳讨论死亡,是因为我们没有宗教的背景,或者比较少。你像墨西哥亡灵节,他本质上一开始也是一个宗教的东西。他们相信不管是有来生,或者是说他们死后有另一个世界,然后那些人会回来。他其实还是有这样的一个希望,然后很多中国人觉得死了就死了。
张潇雨 36:41
这就是另外一个很重要的一个议题了,就是死亡到底是不是终点?我当时看那个电影的时候我也在想一件事,就是说虽然这个片子也好,墨西哥也好,他们对死亡的态度是非常通达的,但本质上也是一种自我安慰。就是说这两天他们会回来看我的。其实不就是变相说他们还活着吗?就是另一种变相的某种寄托。
中二怪 37:19
说明我们更面对,我们就死了就死了,他就是一件很悲伤的事情,我们也不美化他,我们也不说他们还会回来或者怎么样。虽然我们也烧烧纸,但是我们烧纸的时候我们其实潜意识也知道,我们没有创造出一个特别完整的世界观体系去 justify 我们的这个想法行为,我们就只是象征性的做一点事情。
张潇雨 38:02
所以我觉得我们播客也是一直尽量去平衡各种观点,我们在赞扬墨西哥的同时也能看到他的一些局限,我们也有我们的不同文化,也不一定对立说我们还是他们,就是说不同文化对待这个事也是挺不一样的。所以死亡这个事儿怎么说?他是不是终点,或者说我们怎么理解这件事儿?基本上构成了……我自己可能可能会更偏颇也好,或者稍微极端一点会觉得就像加缪说的那句话,自杀是唯一的哲学,唯一的哲学问题是自杀。你为什么还没自杀?这就是我们每天活下去的理由,当你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你才明白,噢,原来死亡是什么,我们生的意义是什么。
中二怪 38:57
我就想起路易·C·K的那个段子,说你为什么还没自杀?他说有时候看到路上有些人特别惨,他就真的想替那些人提问说,为什么他们还没有自杀?他就说当你已经走投无路的时候,你不要想说我已经没有选择了,你还有选择呢?就是自杀呀。你还没有自杀,说明你还有选择呀。然后就是他就说这个世界是由一群还没有自杀的人构成的。你要仔细想这事其实蛮微妙的。
张潇雨 39:36
这本播客可没有鼓励听众自杀啊。导向有点问题。就说其实本质上我们看待死亡,反过来说我们为什么要活着?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我在这里不要讨论活着的意义,这东西我觉得不是讨论出来的,但我觉得电影里面有一个细节挺好的,就是我们的死亡其实是两次死亡。第一次死亡,是肉体上的,肉身上的死亡,下一次死亡是最后记得你的一个人的肉身上的死亡。
中二怪 40:20
对,其实有个更简单一点的方法说,就是第一次是你生理上的死亡,第二次是你最后一次在生者的世界被人提起的时刻。我觉得我的这个解释更清晰一些,当这个世界最后一个人忘记你的时候,你才是真的死了,你再也没有被提起过。无论这个人是真的见过你的人,还是读过你的东西,被你所影响,无论是已经经过多少代,就是你的 legacy 对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影响的时候,你才是真的死了。
中二怪 41:04
这其实也是蔡康永说过的话,就像这个电影里面要把这个人的照片放在灵堂上面,放到一个坛子上,相当于一种被祭奠的方式是你有子孙,你有孩子,他们会一代一代这样记住你。但是像他这种没有孩子的人,他它去影响这个世界的方式就是通过它的 legacy ,就是通过它所创作的这些东西。所以就让他更有欲望、动力,去创作更好的东西给大家,这样他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就永远不会死。
张潇雨 41:39
这不就是我去年底写的文章嘛。就是人对抗死亡无非这么几种方式,一种是宗教,你不管信哪种,反正他会解释这件事情。另外就是比如说禅宗里说我们只拥有当下,我们既不拥有过去,也不拥有未来,那些都是幻觉,我们只拥有此刻,我们永远活在此刻的话,你其实就不惧怕死亡,像水消失在水中。还有就是,所谓对抗死亡,就是 legacy,所谓的留下某种东西,无论是子孙还是思想。就是有一次霸猫老师问我说,对你很重要的一个词是什么啊?当时我就是逼格上身,然后说的是 immortality,就是不朽。我就说我们人不管是个体还是很多很多人,所有的人其实都想某种程度上都想达到一种不朽的状态,我们都在追求这个事,秦始皇弄药等等等。包括现在,生物科技也在不断的抗击衰老,延缓生命,打玻尿酸等等,保持年轻。那么最终大家发现死亡是永远不可避免的事情。那什么是不朽的?就是你的作品使你不朽,你的创作使你不朽。你建立一所学校,哈佛 university,这个东西永远都在,不一定永远,但比如说二百年、三百年还在这,你死了,你的精神还在。你写了一本《百年孤独》,按照电影里的设定,马尔克斯这个人就永远不会被忘记了,因为总有人在提起他。
中二怪 43:52
对,所以有时候这会让我觉得很有意思,就是人是一种特别不想被遗忘的东西,他特别害怕自己活过一辈子,销声匿迹不被记得。其实你去从大的 skill(?)上说的话,你对于宇宙来说屁都不是。对于整个宇宙来说,你离被遗忘真的就只多出那么一点点。
张潇雨 44:23
所以还有另一句话叫做,人是他所有关系的总和。就是说我们的存在不是我们自己的存在,而是我们跟这个世界上各种连接的方式。我有爱的人,我有父母孩子,然后我有我的关系,有我的朋友,有我的各种各样的东西,这些东西反过来印证了我的存在。所以一些宗教里边就会说我们要摆脱这种东西,我们要摆脱用外物来定义自己存在的方式,我们要从就是我们的 being,我们的存在本身就是……
中二怪 45:11
独立于那些东西。
张潇雨 45:12
对,但独立不代表你要抛弃。你还是可以有,但是我们不要让它定义它。可能是吧,我不敢说自己理解的就最正确了。
中二怪 45:23
就是你跟神的关系是真正重要的,其他的都是外面的。
张潇雨 45:27
甚至不用说神,比如佛学,佛教的这个体系它是没有神的,它是打引号的无神论。比如他理解死亡的方式我觉得很有意思,他讲轮回什么之类的,当然大乘、小乘、佛教等等都都不太一样。但我仅说一点点我的理解,他说人世是一个不断轮回的系统。我看怎么能用好的比喻来解释一个不断轮回的系统?我可能自己阐释的不一定非常原教旨主义。你可以想象这个世界是一个质量恒定的系统,比如我们是一个沙子组成的人,然后我遇到你,我就跟你交换了一部分沙子,就我把我身上的一小把沙子放到你身上,然后你把你的一小把沙子……
中二怪 46:44
有点色情。
张潇雨 46:45
不要这样,不要这么黄暴。放到了我的身上。就是我们通过认识你,或者我认识一些朋友,或者哪怕这个人是我萍水相逢的,我都以某种程度影响了他,改变了他。哪怕就是最轻微的影响,可能也是影响。比如说如果你不站在那,他可能就直走他,你站在他那,他可能绕着你走,于是他的腿部肌肉就多使用了 1/10000 的能量,于是他就怎么怎么,又造成了各种东西,哪怕是这种微弱级别的。所以他的那个观点就是说我们人这套轮回系统,其实就是我们在不断的给外界施加影响,然后一个人永远是死不了的。为什么永远死不了?是因为我们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是很多东西,因缘和合的结果。然后我们又开始散出去,比如说我做了一天老师,然后我教了一些学生,他们可能有的人听见我 80% 的东西,有人听我 0.001% 的东西,但他们永远带着我的一小部分就生活下去了,而且这个东西他可能又传给另外的人。最终这个世界就这样轮回。那天我们讨论家庭的问题也是这样的。比如说某一个人生存在某种家庭里,这个家庭本身对他就是一种塑成(?),对,他带着这种塑成可能把这个东西又传承给了他的后代。我有时候经常闭上眼想象这套系统,我觉得还是很很神奇。就是无数个因果,我们今天能坐到这录这个音,是无数个因果。上次我们不是介绍过我们怎么遇上嘛,是因为一只走丢了的狗,后来我又来上海,然后很随机的碰到。我们碰到这件事情,在这录播客这件事情,以前有不知道多少个因缘,就在佛学体系里叫因缘。
中二怪 49:10
那个狗到底是怎么走丢的?
张潇雨 49:11
包括你为什么来上海?我为什么在个时间也来了上海?
中二怪 49:16
因为上海天气好,哈哈哈,感谢上海。
张潇雨 49:20
然后,你当时为什么要救那只狗?你为什么是一个乐于把一只大流浪狗带回家的人?这也是以前的各种东西把你塑成了这样,你不是一生下来第一秒钟就是这样的。甚至哪怕它是基因决定的,它那个基因也是来自于你家庭的,所以就无数的因缘和合造成了我们的相遇,然后我们跟外界各种发生关系,最终我们留下的印记,就是在无数的人身上体现,只是这个东西很难真正总结出来。
中二怪 49:57
他没有一个量化的标准。
张潇雨 49:59
不像我写一本书,然后我给大家 talk about。我做了一个《得意忘形》的播客,希望 200 年后人工智已经统治人类的时候,他们翻出来一个古董,哇,这个是音频?我们来看一下当时人类智商最高水平的都在聊什么。哈哈。
中二怪 50:13
不想聊了。哈哈哈哈哈。我会想到,就是你说这个流动的沙子。我就之前看到一段话说,不只是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是这样的,人与城市之间也是这样的,就是人对于故乡的概念。是说你只要是一个离开过故乡的人,那么你就会把你自己的一小部分,相当于你说的沙子留给那个城市,然后那个城市也会把它的一部分施加在你身上。所以你只要离开过家乡,那你永远是一个被拉扯的人。
张潇雨 50:51
哪怕你离开一天也是离开。比如你从你的家来到了上海一天你看到这些东西,你回去再看那些东西就不一样了。所以我又想起一个比较俗的比喻,就是女人是所大学,比如你交过很多女朋友,然后他们就在你身上留下了印记,把你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中二怪 51:30
每个人都是大学,这个角度来讲。
张潇雨 51:32
对,就是互为的影响和教育。有的时候是坏的印记,有的时候好的印记。所以我有时候觉得可能无常就是人的真相,每一分一秒、一个霎那,人都是在变化的,你跟上一个刹那,上一秒都特别的不一样。有时候想想这个也很玄妙。包括我们在播客 18 期的时候讲过一个,就从物理学上解这件事,就说整个宇宙体系它的物质总量、原子总量是不变的。所以你现在身上的原子很大可能,有一部分,有一颗是来自于莎士比亚的,有一颗是来自于毕加索的,有一颗来自于爱因斯坦的,有一颗是来自于 5 亿年前的某个中子星爆炸什么的尘埃。他兜兜转转来的这个地球上,然后汇聚成了你。所以我们每一个人身上都带有整个宇宙的印记。
中二怪 52:43
好,特别文艺。那你就想你小时候丢掉一块橡皮,你吃剩的一个鱼骨头,所有东西现在都还漂浮在这个宇宙上,他们都没有消失。然后就是你死去的亲人,或者是你已经绝交的朋友,或者就是所有的东西,他们都还漂浮在你的周围。
张潇雨 53:13
我从小到大就是经历很多很多死亡。这些故事我很少讲了,我讲一两个吧,也是出于对死者的尊重,我不想讲太多。我先说一个萍水相逢的人。有一次我去某某高校,国内某高校做一个讲座,然后很多年前了,七八年前,不知道,然后我讲了一些好玩的事。后来有一个参与了那个讲座的女生,当时还是一个大二大三的学生,后来她又给我留了邮箱,就给我写信说,哎,张老师,那天参加你的会,觉得你讲得很好,很受益。现在我马上就要大四了,我在进行一些人生选择,比如说我可能想出国,也可能要考研,家里让我考研,也有可能要找工作,反正大四大家都会面临着一些所谓人生的抉择。当时他就问我说你有什么建议吗?可能熟悉我的听众知道,我从来不给具体建议的,因为这种事没法给,你很难去帮人家下这种结论,也不是不负责任的。但是我就给他了一些建议,然后我们就非常友好的通了一些邮件。然后有一天,都一年多后了,我的那个 Gmail 一进去又是她,已经跟上一封邮件恨不得都快一年了,然后他就说,唉呀,张老师,我在这边突然想起你来了,说当时我是一个纠结的小姑娘,问了你很多事情。现在我已经来到美国读书了,我觉得特别开心,然后我也替他开心,我说哇,特别好。然后我说当时这么多条路,反正不管你最后选哪条你都不会后悔的,你就 enjoy 吧。然后我们就结束了那个信。这事你也不会跟他 follow up,就是一个很好的曾经发生的一个小故事。然后后来,波士顿有一次马拉松爆炸案,你还记得吗?可能是 14 年,然后特别巧,我们录这期播客的时候,之前出了一个电影叫《Patriots Day》,就是个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当时死了一些人,其中就有一个中国留学生叫吕令子,就是她。
中二怪 56:04
天哪。
张潇雨 56:11
在此我觉得,借这个播客,如果已经有很久没有人提到她的话,我觉得我还记得他。我们现在微博还是互相关注的,他那个笑容我还特别的记得,因为他当时还给我发了照片。当时我就看那个新闻,他说有一个中国留学生叫吕令子。当时我的脑袋一嗡,因为这个名字太特殊了,我就说真的是她吗?然后我就赶快上微博刷,然后我一看,哇,就是她,当时我就觉得有说不出来一种感觉,因为她不是你的亲人,但她又跟你发生了某种生命的交集,他的人生轨迹因为你的存在某种程度上被影响了。她在 Boston University 上学,我忘了他去参赛还是去围观。后来我记得那个电影,最后还有真实的人出来谈感受,包括纪念。然后我就觉得,就像梦一样,你懂我意思吗?就是梦,然后这个人就没了。我很难想象他的父母会怎么想。因为二十四五岁,一个非常随机的事件。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人很善良,就陨灭了这么一个生命。然后我每次看到类似的故事,就是可能很年轻的小孩子,各种原因,什么遇到车祸什么的,包括其实我有些同学就是这样。我已经参加过不知道多少葬礼,我觉得真的是世事无常,非常惆怅。你无法理解,就包括可能宗教有时候大家也会问这个问题,就说如果有一个神的话,那为什么让这么多对 bad things happen,这种意外还能理解,还有一些更可怕的事情。
中二怪 58:33
就为什么是这么 random 的?神对这件事情没有一点点的掌控吗?对不对。
张潇雨 58:41
而且都是好人啊。发生的事可能就是非常恶性,令人发指的反人性的一些事情居然就发生在我们身边,why?
中二怪 58:54
这也是我之前一直就是……
张潇雨 58:57
你给我讲过一个比喻。
中二怪 59:11
是刘瑜说的,他在《送你一颗子弹》里写到的,他说为什么那么多人死在了伊拉克,为什么会有地震和海啸?上帝对这些事情为什么会不闻不问?然后他说你有没有过,有可能就是有一个小男孩,他在下雨天的时候,地上露出了很多蚯蚓,然后他就闲着没事,他就一个去把这些蚯蚓捏死。他也没有任何原因,他就是下雨天觉得无聊。然后上帝很有可能就是一个无聊的小男孩,就正好是下雨天,然后他把他们捏死而已。那么多心碎的声音,那么多哭泣,对于上帝来说是无所谓的,他就是那个小男孩。然后我就想说,我可能不会捏死一只蚯蚓,但是我走路的时候经常会一边走一边会去扯路边的那个花瓣,或者就是叶子或者什么,怼人的时候,我就顺便把旁边盆栽的一个叶子拿起来,开始捏。如果真的有一个那样的小世界的话,那我对于那颗盆栽,那个世界,都是毁灭性的伤害。对于他们来说跟地震和海啸,甚至于是远胜过地震与海啸的。然后他们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就这么发生了,所以我就特别能理解。
张潇雨 01:00:40
可能我们走在路上,不经意间就踩死了一个蚂蚁。
中二怪 01:00:43
是的,之类的。甚至很多就是小朋友小的时候弄死虫子。就觉得好奇,甚至不是好奇,就是无聊,就觉得这个东西太无关紧要了。我也不知道他会痛,我也不知道,就是感觉他是有生命的。那对于上帝那么一个至高无上的东西来说,那可能万物就是这个样子的,就是一个很不宗教的解释。
张潇雨 01:01:15
这个就是道家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刍狗是什么,可以解释一下,应该类似于稻草人。扎个草堆,反正就放在那,类似于瞎唬什么,就一个无生命体。什么是不仁,不仁不是说不善良,而是说他没有咱们想象出来的那种仁爱之心,这个东西是人类发明的概念。你想象一下,如果这个世上从来没有人类,就把这个物种从地球上抹掉,然后其他东西都原封不动。这世界上就不会有善良这个概念。你说狮子啃羚羊的时候善良吗,他不善良,他也不邪恶。他 just what the way it is,他就是这样的。所以他说天地之道是没有所谓的善恶的。
张潇雨 01:02:23
当然我们作为一个文明人,我们不能这么做,我们不能做很恶的事,我们不能夺取他人的生命,绝对是这样。但从天道来讲就没有。之前跟 Steve 录播客也提到这个事,有时候这个东西也让我很困惑。这太多哲学问题在里面,比如说什么是道德?道德谁规定的?标准在谁手里?谁来定这个道德?我说你不道德,然后我就打压你,然后就弄死你,那希特勒不就干这事吗?那你可能说人家是掺杂了人种什么之类,显然是一个很坏事。但你说回来,包括今天我一起吃饭的时候,不是有一个蜜蜂飞进来,然后那个人就说你拿那个电蚊拍(?)打那蜜蜂,我当时就觉得,哇,就是一个生命,就这样一秒钟被决定了生死,多么可怕。
中二怪 01:03:25
有可能打不着。
张潇雨 01:03:25
哈哈哈,对,所以我当时赶快说,不要打就让它飞出去呗。他没有做错任何事,他只是一个蜜蜂飞到了一个餐厅里。
中二怪 01:03:36
就是他如果遮你一下,他也没有做错任何事。
张潇雨 01:03:40
蜜蜂蛰人会死的,他也不想死,他是为了防卫自己。所以我觉得我也不是说那种妇人之仁,就是,哇什么伤害小动物,平时吃牛排吃特别开心。我也是一个很矛盾的人,但这种东西都让我觉得你轻易决定一个人生死和命运是非常残酷的一件事情。我自己是非常讨厌被别人操控我的命运,同时我也很不喜欢操控他人命运的。我经常会有在什么时候有这种感受,比如面试的时候。我有时候会想,当然了,人家可能,不来我这儿可能发展更好,但是我经常会觉得在那种我能决定他人命运的时刻,我都觉得是自带 BGM 的,你懂我意思吗?
中二怪 01:04:29
就是那种到了人家的人生的路口。
张潇雨 01:04:35
有的时候不是一定是面试,有的时候可能是感情,有的时候可能是一个很随机的事件。你们就相遇了,然后你们就影响了彼此的命运。
中二怪 01:04:44
就在那个档口平行世界一下子就指数型的增加。
张潇雨 01:04:49
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哈哈。所以我觉得就是人命都是非常残酷,我们都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所以我非常反对这种拿人不当人的各种行为。我觉得非常非常可怕。但有的时候你真的能做的特别少。然后我显然不是一个 vegetarian,我不是一个素食者,我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立场,那些东西都是困扰我的问题,我也没有答案。嗯,怎么从死亡说到这儿了?
中二怪 01:05:28
对,我也是这样,我已经不知道从哪里去想它。
张潇雨 01:05:31
就你存在的基础都值得 question。
中二怪 01:05:35
对对对,就是可怀疑的东西太多了,你不知道从哪个角度先去怀疑他。你不知道该持有什么样的立场对,用什么去决定自己的立场。
张潇雨 01:05:59
那些哲学书我也没看过,不知道,但人家肯定早都讨论好几遍了。就是我觉得很 sad,人如果你问太多问题就非常 sad,所以是不是要多吃点……
中二怪 01:06:13
哈哈哈,就不要做 vegetarian。
张潇雨 01:06:15
对,你就吃点好的喝点好的度过余生就完了。这也是一种对抗死亡的方法。你看墨西哥,人家就是以音乐为伴。然后我喝 Tekila 喝 Mojito,也不用醉生梦死,就微醺。然后我虽然穷,但是我玩,我踢球,运动,然后我庆祝死亡。
中二怪 01:06:47
但是人家也是一个很能生的民族,人家通过生的方法延续下去了。所以你又信教,然后你又通过生的方法把自己的这种基因,无论是什么延续下去,你的影响一直带给别人,带给你的下一代,这样你其实是有很多出口的。他们不是真的醉生梦死喔。像我们这种不想生孩子的,然后又不信教的,那才是真的醉生梦死。
张潇雨 01:07:28
这里我可以插入一个略带争议,但我觉得值得去拿出来说的。包括你刚才提到蔡康永,我也想到,因为我身边会有一些是 gay 的朋友,同性恋、 gay 什么的,这在这个时代已经不是一个稀奇古怪的事情了。有时候我跟那些朋友聊天,他们就会说人类就很愚蠢,对各种东西都要总结出各种典型的刻板印象,我说世人对你们 gay 的印象就比如有才华,或者比较嘴毒,还有一个就是比较乱,或者也不是乱,就比较活在当下。然后我那个 gey 朋友就说,其实是这样的,你说个体,那每个个体都不一样。但你说作为一个群体来讲,他说我们比如说天然可能是感受比较敏锐,因为你既有男性,又有女性的特质,所以你对很多东西就理解的更深,更有艺术才华。很多设计师,包括娱乐圈,什么创意圈,也是很多同性恋。他说另外一个角度就是,我们天然就默认自己是没有后代的,也可能有一天你去领养,这没问题,但是这个东西的默认属性就会影响你,你没法延续基因。第二,你某种程度上不用对别人负责。因为如果你是一个 father,是 mother 的话,其实你还是要对你的孩子负责的。你人的那种天然的呵护自己幼崽的属性被激发出来以后,人会变得更 responsible 等等等,他们就没有这个东西。
张潇雨 01:09:26
所以你说我 10 岁, 20 岁, 30 岁, 40 岁,我还是这样的生活。然后有可能有个伴侣等等不不太一样,但是 thats it,我们就玩,就活在当下。我当时想也对,他们脑子里是没有一个时钟,说我 30 岁要干嘛了?35 再不生生不出来了,28 岁什么最佳年龄?瞎说的,他们是没有的。我不知道你的感受是什么。
中二怪 01:09:59
人一直都是有时钟的。比如说女性 30 岁给他一个时钟,就说,噢,那你不再年轻了。包括之后会说多少岁就不能生娃了,已经高龄产妇了。人会用时间的概念,像上学的时候会说大四了,必须要找工作了。多少岁不惑了,多少岁要知天命了。一直要有这么一个时钟的概念。那人就是很焦虑,他是以死亡作为一个终点,在往回倒推。
张潇雨 01:10:41
好像真的是这样,我们都是倒推出来的,然后社会设定某种规则,前 12 年要读书。
中二怪 01:10:51
你是多少岁就该干什么,一直都是有这样的,你很难去跳出这个圈子,你很难 break the circle。
张潇雨 01:11:02
很难。或者跳出来就需要很大的勇气,和现实的支撑。
张潇雨 01:11:10
但有时候,我不知道这叫不叫乐观,我觉得比如说咱们这一代活到 100 岁可能还是有希望的。中国的平均年龄也都 80 多岁了。然后日本女性现在的平均寿命已经接近 90 了。你想比如科技再发展 20 年,很多疾病再被攻克一下,生养、吃得再好一点,那可能到一些男性,女性活到 100 岁不是不可想象的。那你这么推下来,假设我们 60 岁退休的话,那天我一算, 20 岁到 60 岁跟 60 岁到 100 岁的时间是一样的,就你退休的年龄跟你工作年龄是一样的。
中二怪 01:12:06
对,这不禁让我想到我的朋友三坨土说过的一句话,她说多活 10 年又有什么用呢?你多活的是 90~100 岁那 10 年,不是 20~30 岁的那 10 年。
张潇雨 01:12:16
我曾经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我后来又觉得,谁知道呢,就由于你能比如说活到 100 岁那年,所以你的 50 到 60 那 10 年可能会更精彩。如果你寿命只是 70 岁的话,你 50 到 60 就不一样了。不知道,人是不是真的有永生那一天。我觉得可能永生也挺可怕的。因为人们可能在追求不断的延长寿命,甚至在追求永生。但大家可能也知道一部电影叫做《这个男人来自地球》,我非常喜欢这部电影,一部极低成本的,就是一帮人在屋里闲聊的一个很有意思的电影,就不剧透了,里边也谈到了永生的问题。可能有我们这个社会的存在,一切东西存在,就是因为人会死。
张潇雨 01:13:16
所以他们经常说死亡是上帝……这个上帝不一定是基督教的,而是一种全能神的概念,就死亡是上帝最好的发明。如果你是 10 亿岁,那你还管 30 岁干嘛?就没有中年危机了,中年危机大概发生在8亿年的左右,哈哈哈哈。而且这个地球会非常非常拥挤,而不是那种淘汰型的。但换另一种方式,更悲观的方式说,就是这个地球上曾经出现过的生命,包括人类绝大部分都是没有留下任何的印记。
张潇雨 01:14:07
我有时候可能会幻想一下说,比如我或者我这一代人。可能在几百年以后的史书上就是一页下面的一句话。说那一代,嗨,就是人工智能来之前的最后一代,特别惨,什么都没赶上,天天琢磨学区房,最后发现大家都是芯片,以芯片性而存在云端了。我经常会有这种视角来看,就觉得很 sad,或者说我也在幻想自己能不能以某种方式留下来印记,要不然来一趟干嘛呢?purpose 是什么呢?
中二怪 01:14:46
哇,你好积极哦,你还在想 purpose,我已经放弃了。我就是一个挺放弃的人,就你目光放远,一切皆悲,钱钟书说。所以我本质上是以很悲观的态度去看这件事情。我不渴求在这个世界上留下自己什么痕迹,我也不渴求别人记得我。
张潇雨 01:15:16
你已经留下了,史上最烂的那个综艺节目,吐槽大会导演。
中二怪 01:15:23
也还行吧,还很在乎这个说明也没有那么丧。这让我想到我之前在美国上班的时候,有一个同事去世了,因为他也不是很爱说话,就很不积极的一个人,大家也不是很了解他,所以他死了之后,包括他家人什么的就感觉跟他也不是特别亲。他死了之后,他家里人不知道在他葬礼放什么音乐,所以就在他手机上看那个播放列表,说他平常都听什么音乐,就从随便从里面找了一首做他葬礼的音乐。
中二怪 01:16:04
一开始这个事情让我觉得非常非常的难过。我觉得说,在这个世界上如果你不主动的去留一点什么痕迹的话,你就这么随意的就被人糊弄过去了。当你死之后你不会留下任何的东西。但后来我觉得 so what?那又如何,你留下了痕迹,最后放了一首你特别喜欢的音乐,你觉得特有意义的音乐,但你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你去仔细想这件事情,它的就是意义是微乎即微的。所以我自己对意义、对仪式感的重要性我都不是很在意,我从来没有出现在任何一张毕业合照中,我没有参加过任何毕业典礼,我不进行任何仪式,我是藐视意义的一个人。包括之前我想,如果我死了,会放什么音乐,做一个是怎么样的 party 或者之类的。
张潇雨 01:17:13
我会帮你放的,我会帮你在播客里放音乐。
中二怪 01:17:18
音乐,然后我会。你真有自信。
张潇雨 01:17:22
我会在你的葬礼播咱们录过的几期节目。坐那不许走,听完才能走,一共大概 20 多期,加起来 40 多个小时。哈哈哈,大家必须听完才能走。是不是再也不想弄播客了。
中二怪 01:17:45
对,再也不想死了。哈哈哈。但是我觉得意义不是很大。
张潇雨 01:17:54
我其实挺能明白的。当你消解了所有这些意义的话,你反而就不恐惧了,要不然总是在追寻意义。
中二怪 01:18:03
对对对,就第二天被车撞死了也没啥,就是你希望自己不要被车撞死,但是你就是被撞死了也没有什么。就是之后的世界跟我没有关系了,死亡是凉爽的夜晚,海涅说的。你获得了休息,是一件让你有轻度愉悦的事情。一个凉爽的夏夜,就是我的感觉。
张潇雨 01:18:33
死亡是凉爽的夏夜。OK,我觉得就结束在这句吧。
张潇雨 01:18:43
这是一期有一点略带沉重的节目,但是我觉得关于死亡也有很多方式去看待的。未来可能还是有很多机会来讨论那个话题,这也是很重要的一个人生课题。可能几乎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们就把这这期节目留在这句话这,谢谢大家收听,也谢谢二怪老师贡献了很多精彩的,让大家觉得听完可能更郁闷的话。有机会再来上节目,再聊你各种出去玩的经历。
中二怪 01:19:29
OK,好,谢谢大家。放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