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s

#11:不如我们停止自我攻击,看看会发生什么?

title: #11:不如我们停止自我攻击,看看会发生什么?
date: 2017-04-06
张潇雨 01:13
大家好,欢迎收听《得意忘形》的第 11 期播客,我是张潇雨。这期播客有点惭愧,因为第 9 期的时候我留了一个扣,就是讲的是网球这个事情,然后介绍了网球这个运动,它一些特有的特质,然后它是一个特别孤独的运动,然后网球运动员或者打网球的人其实要克服很多很多压力,克服、控制很多情绪。后来本来这期我是想借一本书,之前我也提过叫做《The Inner Game of Tennis》(《身心合一的奇迹力量》)。这本书非常经典,它基本上在 70 年代出来以后,直接引发了运动心理学的一个可以说是浪潮。四十几年的书了,非常非常经典。然后我去年看到这本书以后,我觉得我人生打开了一扇新的窗户,从这本书开始我接触到了后面一系列的东西,包括认知行为学、激励心理学,甚至冥想,正念等等一系列的东西,就算这是一个开端。
张潇雨 02:31
但是在我讲这本书的时候,本质上其实这本书的很多核心思想也是我开设这个播客一直觉得必须要讲的,我们经过了 10 期内容以后,终于来到这儿了。然后我就带着巨大的希望,哈哈哈,想讲这一期,结果想了半天怎么讲,就觉得搞不定,你知道吧?就觉得这个太庞杂,因为它是一个包含了太多理论体系和这个内容和知识,他穿插了很多我感兴趣的方面,从心理学到宗教到神经科学到哲学一系列的东西,这可能也是我很感兴趣的一个大的领域,我觉得很难一个人说清楚。于是我只好就临时搬了救兵来,哈哈哈。然后又请来学霸猫老师,猫老师已经笑了半天了,哈哈哈,所以这应该是我们录的第三期。上一期也是咱俩,上一期我们在昆明翠湖旁,这期又是咱俩。所以大家如果没有听烦的话,当然我估计不会烦我,我主要是烦学霸猫老师,哈哈哈,没有,非常谢谢学霸猫老师又来这个救场,其实不是救场,而是在这个领域里她实际上是我的老师。
学霸猫 03:54
我也不仅仅是你的老师了,我是地球人的老师,哈哈哈。
张潇雨 03:59
一边听众已经关机了。
学霸猫 04:02
我觉得这个领域我有必要说一下,其实那个《The Inner Game of Tennis》,它是一个很重要的这个领域在网球里面的运用,这个领域为什么说很难讲?甚至包括说可能大家对它的认识都不多,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领域,因为它需要的首先是你对它的认知跟理解,肯定有理论层面上的东西。但是另外一个这个领域如果你没有做过大量的实践,你确实还是没有办法去讲这个领域的东西。所以这其实基本上是一个实践出真知的过程,至少这个里边我也搞了很多年了,包括现在自己在做轻松冥想也是这样一个事儿。所以我今天其实也很感谢张老师能够给我这个机会,我们可以借着播客来分享一些这样的东西,我觉得是非常有意义的。
张潇雨 04:51
是的,因为我自己来讲,首先我很多实践才刚开始,尤其是很多我实践的部分也是在网球中,在平时生活中在实践,所以很多东西也不是那么透彻。所以这期的我觉得大家可以敞开聊,因为我相信可以覆盖很多内容。但是这些我其实有一个小的,给听众的一个提示,就是说我知道有很多听众其实一直在跟着我们的节目听,包括我偶尔会这个晚一天发,因为我一般都是周二,然后偶尔晚一天发,很多人还会催更,对吧?我其实一个心态是说在前十几期的节目里,我们会覆盖到很多各种各样的内容,但是其实是有的时候我们会深一点讲,有的时候浅一点讲,但是我们会把最想说的一些东西都说到那,其实我觉得现在走到第 11 期已经很大程度上完成了这个任务了,那之后我们还会反复的回来,再说我们之前说过的东西,但会从不同角度,不同的生态,反复的说这些事情,因为其实世间道理就这么多,但是讲述的方式可以有很多。
学霸猫 05:58
对,truth is one, paths are many,真理只有一个,但是条条大路通罗马。
张潇雨 06:10
对,没错。铺垫这么久,那我们就开始,上次说,我开始打网球以后,应该说让我意识到一件事情,就是说首先学习的过程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过程。其次打网球本身它是一个像求道一样的过程,这里边有一个点就是我觉得非常非常重要的,而且是我体会越来越深的,以及我在我身边的很多朋友身上都会发现的,就是打网球也好,或者是做很多事情也好,都有一个很重要的点叫做——不要自我评判。什么叫不要自我评判?就我先从用网球来举例子,本书里也写到,包括我自己的实践中也体会到,我经常会,不管是任何人,我现在都会,在打球的时候会做一些所谓的自我评判。比如说我的发球太烂了,我今天状态奇差,然后特别不行,或者是我没有那个我老输的对手打的好。或者小一点的,我今天的这个反手太糟糕了,怎么都打不过去。我们会不断的反复的下很多结论和判断。当然在生活中我们经常会判断他人,判断很多事物,对吧。英文可能叫 judge,我们都会 judge 很多人,很多事情,但更多的时候我们其实在 judge 自己。我们给我们自己下很多很多的评判,但后来我发现这个是特别错误,或者说特别应该避免的行为,当然里边有很多点了,学霸猫老师,你可以先补充一点?
学霸猫 07:53
好,这样吧,我先从你刚才讲的两个点出发。第一个点,你说这个网球它是一个求道的过程,我想先聊一聊这个点,其实我们东方人的哲学里面,他会把他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想要做到天人合一的境界。那么现在可能大家比较容易理解的例子就是寿司之神,像日本他们所说的这种匠人精神,事情做久了神就上了身,他借由做寿司这一件事情,最终能够达到精神状态非常高度天人合一和专注这样的境界。这可能是你刚才讲的,打网球是求道的一个过程。那么比如说对你来说你走的这条路,网球就是你的一条路,可能录播客跟写作也是你去求这个道的路径之一,那么当中有一个非常著名的例子想跟大家分享的,其实是李小龙同学。大家可能知道他是念哲学出身的,他本科是在美国是念哲学的,而且是一所非常有名的这个文理学院念的哲学,李小龙的哲学水平是非常非常高的,其实他是以综合武术格斗这个东西去入道了。也就是说李小龙他在发展自己哲学思想的过程当中,又发展自己的武术,然后慢慢地形成了一套以自己的身体和武术到达心灵和人生合一的这个境界的一个状态。之前有一本杂志叫《知中》,他们做过一期李小龙的专题,现在美国还有大量的机构是专门研究李小龙的哲学与武术的,非常非常有意思。之后可能我到美国去,我也会到这种机构去拜访,他把东方哲学其实是融入到武术里面了,所以可能我们先要把这个哲学基础讲出来。
学霸猫 09:55
其实作为中国人,我们大家都明白,中国人从卖油翁、卖炭翁开始,任何一件小事,你做到一定程度都是基于道,几乎近于道的这样的一个修炼的过程。所以张老师刚才讲到的,其实我们这一期就是想讲从心理学的角度,怎么样通过做一件事情到达那种近乎于道的一个心理状态。
张潇雨 10:23
我插两句,这个我想起两个小例子来,因为求道这个事其实说的很玄乎了。但是我可以举几个特别生活化的小例子。第一个是我去年看了一个纪录片,叫做《我在故宫修文物》。它海报有一句宣传语我很喜欢,叫做「择一事,终一生」。选择一件事就做一辈子,但我想说的还不是这个,这已经是一种求道精神了。另外一个是这个电影里面有一段台词,我觉得挺有意思。是一个胖胖的小哥,叫屈峰。当时他说了一些话,原文记不住了,他说,古代人讲究一个东西叫做格物。这格物不是蓝精灵那个格格巫。哈哈哈。所以格物也说的那么玄乎,就是我们做很多事情都是以物来观自己。比如他说我修一个文物,其实你在修这个的过程中,你在与古人对话,在这个过程中磨你自己的性子,因为很多事情你要慢慢等,不是一下就能修好的。有一个东西可能现在修不好,你要经历几十年寻找修好它的材料或者方法。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其实就像修道一样,你自己在做这件事过程中你就达到了某种境觉,以自己来观物,又以物来观自己,当时他说这个话的时候,我觉得我特别有感触。
学霸猫 12:22
最后达到的境界就是庄子讲的物我两忘吧。
张潇雨 12:26
对对对。另外一个是西方的小例子,有一本书我最近在看,叫做《箭术与禅心》,我一说你肯定知道,他好像是一个德国哲学家跑到东方来学箭术,是射箭的那个箭,那本小书特别薄,四五十页,就讲这个。他看日本人的禅宗大师或者说箭术的大师是怎么来通过这件事情来修炼自身的。然后他在里面以一个西方人的视角描述了这件事。其实这书写的还挺复杂的,我读了两三遍了,也没有完全完全 get,但他其中有一些点,比如说我觉得说起来都很神乎,我都觉得自己没有完全理解。但是他说这个箭和箭靶是一个东西,就是当你射箭的时候,你要体会那种你和箭靶合一了,然后你的眼中是没有箭靶的,还有比如说那个箭是自己射出去的,而不是你射出去的。我看完以后觉得很神奇,我没有完全理解它。
学霸猫 13:41
这个书有两个很好的比喻,第一个是他说你那个箭射出去的时候整个 smooth,那种顺滑的感觉就像雪从竹叶上轻轻地滑落下来,没有一点的摩擦跟痕迹。但是关于这本书,当时学界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探讨,现在也没有定论。有的人说这本书是一本伪作,就是说他虽然名气很大,但是这件事是不是真的还不知道,说这个人可能只是臆想了一下东方人怎么搞这个事,然后拼贴了一些这样观点。因为当时在欧洲、美国这种跑到东方去学道的书特别盛行,比如说卖掉法拉利的高僧,所以他是不是真的但是不知道,但是当中有一些小的观点和碎片,我们觉得它有用,那我们就拿出来用就行。
张潇雨 14:39
理解理解。是这样的,我也没有完全理解,我觉得这个部分其实只是给大家一些概念,可能我们说的不一定很清楚,尤其是我自己说的不一定很清楚,但是可能有这个感觉,有这个意思,某一天突然会理解。
学霸猫 14:54
反正我们慢慢说,越说其实就越知道我们到底在说的是一个什么东西了。本质上来说这一期讲的问题是无法描述的一个问题。我们俩在做一个非常艰难的尝试,我们在尝试描述一个无法描述的东西。
张潇雨 15:07
对,因为我们之前也铺垫过语言的局限性了,《道德经》上来就说「道可道,非常道」,不可说。但是尽量去接近这个东西。
学霸猫 15:17
好,那我们就回来自我评判的这个问题。自我评判,它更多的是讲一种内在的心理状态,如果我们直接跟大家讲「道」,那这期就太悬浮了,张潇雨他又要把我赶走了。那我们就讲一个最简单的,其实是在做事情的过程当中,我们大家可能都有过两种体验,一种体验就是所谓的心流状态,一种完全沉浸到事情里面的心流状态。这个时候你感觉我也消失了,这个事也消失了。有时候我写作,我都不觉得是学霸猫在写东西,我就觉得好像是有一双手在那个键盘上面打字,然后打出来的是谁的,也不知道。所以基督教里面有一个说法,就是人是上帝的容器,形容的也是这样的一个状态,就好像有些东西从你那里流出来,但你不知道是从哪里流出来,这是我们讲第一种状态。现在积极心理学也把它命名为这个心流的状态,也就是说所谓的一种比较专注的体验。但是大部分时候我们做一些事情,没有办法进入到 flow 的状态。最典型的一种表征是什么呢?就比如说我可能在打字,可能在写文章,但是因为种种的原因,我并不觉得我在写文章,我写一句话,然后我要停下来跟我自己说好久,你怎么这句话写得这么差?你今天怎么状态这么差?你看你前面又拖延了 2 个小时,我觉得你之前今天这篇文章肯定红不了,肯定大家都会有这个感觉,就是刚做一点,很多很多的 inner talk 就来了。
张潇雨 17:17
哇,我体验太多了,哈哈,比如先写第一段说,哇,你看你写了这么多年了,这开头还是这么烂,哈哈哈,或者是写到一半发现,哇,这篇文章证明了你是有多么不懂这个事,你根本就在说一些自己不懂的东西。我打球也是这样,比如说我经常会这样,打着打着说,哇,花了这么多钱练习网球,这辈子也打不了什么大比赛,我不行,我没什么进步的希望的,或者说我顶多进步一些,但水平就这样了。或者当我开始对这个东西有点抗拒,我都会想说,你看你又这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又想干别的去了,这种内在的声音非常多非常多。其实这半年好很多了,原来更多,原来我觉得每天我都在质疑自己,能不能做好一件事,我到底是谁?我到底要干嘛?我到底行不行?我到底好不好?我怎么才能证明自己?我觉得这种声音是非常非常多的,以及我不夸张的说,在我的各种朋友上,而且越是很聪明的朋友身上,越能看到这种无限多自我评判的情况。
学霸猫 18:45
没错,自从你半年前认识了学霸猫,你发现妈的这个人这么烂,还能对自己这么满意,你就对自己一下子释然了是吧,哈哈哈。我就透过这样的方法治好了你的毛病,对吧?哈哈哈。其实我完全理解,其实不仅是聪明人了,每个人都对自己要求很高,但是我们每个人不可能每分每秒都能达到你所谓的要求,所以各种自我评判都会产生,包括我现在倾向于有一个观点,不一定对的,我认为人大多数时间他做不好某件事,或者他放弃某件事,几乎所以失败的原因都只有一个,就是你自己选择了,告诉自己我失败了这件事情。
张潇雨 19:41
我理解,这个也很难形容了,说「信则灵」这个太虚了。很多时候就是你觉得自己可以,真的就是可以。
学霸猫 19:57
你其实不断的是在演出来,你告诉你自己的内在的这一个故事。
张潇雨 20:03
诶,这就想起了西方有一个谚语叫做 fake it till you make it,对吧。就是你装作自己可以这么做,时间长了可能你就真的能做。
学霸猫 20:24
装久了,就像了。比如说你看我装冥想大师装这么久了,现在就觉得自己已经是了。谎言重复一千遍,就变成了真的。为什么呢?这个事我特别有感觉,是这样的一个过程,就是当你告诉你自己说我可以做得到,我觉得这个事不难的时候,你所有的心理和你的行为,其实会不自觉地去表现出这个状态来。你这个表现的状态久了之后,你的整个人的这种性格和你的技能的学习其实会加快,就很自然地形成了一种习惯。
张潇雨 21:08
我自己在自我评判这有一些观点我觉得一定要讲,第一个是这样的,就是我觉得自我评判里有两个很大的坑。第一个坑是说,本质上无论我们怎么来评判我们自己,比如说,今天网球这两拍没有打好,说我今天这手太烂了,但其实这个评判本身并不改变现实。意思是说不论你如何给自己归纳,无论你如何评判和归纳自己的东西,其实你水平都是那样的,你打这两拍就是这样的,不会改变。不管你今天觉得自己烂,或你觉得自己好,其实你水平还是那样,不因为你评价他就变好。你的水平是一个客观存在的现实。但我们的头脑非要主观给他下一个判断,说这个东西好,或者烂,或者行,或者不行。这种东西其实是不可避免的,我们都要做判断,但这个东西的坑就在于,这个东西会反过来影响我们,当你告诉自己烂的时候,你就倾向于往烂的发挥了,这种自我评判变成了一种自我预言和自我实现,self realization,就是说,你看我就是特别不擅长跟别人沟通,或者不擅长公众发言,或者我特别不擅长经营男女朋友这种亲密关系。之后你就会不自然的往这上面靠,而且你发现一点点小苗头,你就会说,你看我说的是对的,你看我又怎样了。它会陷入到一种自我预言和自我实现里,甚至有的时候是自我毁灭,这种毁灭不是说你真的要对自己怎么样,而是说人会有一种消极的趋势。就是说你看我就是不行,这样的话,就没有人能伤害我了,因为我都说自己不行了,别人就不能批评我了,别人就不能 judge 我了,别人就不能说什么了,因为我自己就是这样的。你们都伤害不了我。所以人会有一种否定自我的倾向,但我觉得这种东西特别糟糕,这是我说的第一个点。就是他不对客观事实有真实影响,但他反过来影响之后的事情。
张潇雨 23:38
第二个坑是这样,就是当你做归纳和评判的时候,其实就陷入了一个陷阱,就是你默认这个东西是结果、结论,是不可改变的。所以他的意思就是说 OK,我很烂,我写文章很差劲。这个点在于你放弃了一种希望,就是以后可能你会变好,或者说这个只是过程中的一部分而已。所以后来我真正打球的时候,我觉得帮我摆脱了这件思维,是另外一个思维,就是我会告诉自己说,假设我是一个小婴儿,我要学走路,显然在这个路上我是肯定要摔跤的,我是肯定要磕这磕那的,显然是要犯很多很多错误的,但是只要我知道自己有一天可能会达到某种可以走路的状态,那中间这个东西都是过程而已。所以今天我犯一个错误,我满足了,我又多犯了一个错误,可能我们犯满 50 个,我就能升级了,对吧?所以我还有一种很爽的感觉,就觉得今天犯错误了,反而是一种好事,或者反而是一种成长。
张潇雨 24:55
后来我发现心理学里边有一个人叫德威克,他提出了一个所谓的思维模型,叫固定思维和成长思维。固定思维就是认为人的能力是固定的。当我下一个判断,你写文章烂,他就认为你这辈子就是这样,改不了了。成长型思维就是说我们不管这个时刻水平是怎么样的,都没关系,因为它还会变化的。它可能会成长,它会变好,以及一切都是过程的一部分。这个道理听起来很简单,但其实我发现在生活中经常会有人忘掉这件事,我自己也会忘掉,比如说成长思维可能会是一种,我今天写的不好,但我不去下一个判断说我就不行了,而是说我保持一个开放的心态。那我们明天再接着写呗,或者说我下回接着去做这件事。直到某一天我真的觉得自己适合或者不适合,那到时候再说。但直到那天到达之前,我先不马上给自己下定论。当然这个里面有一个平衡点,就是你什么时候要下一个结论,但我觉得重要的是那个心态本身,你要允许自己是一种不给自己下某种结论的一个状态。所以,我再说回固定思维,它会陷入另外一种思维状态,这也是我长时间的一个思维状态,由于你认为某些东西是固定下来的,不管你的天赋、水平等等等,你一切的出发点变成了我要证明自己好还是不好。一切我都在 test 自己,我在证明自己。然后我就变成了我做什么事就是在证明自己行不行,一旦遇到一些挫折和问题,我就说,我靠,不行。这是作为一种证据来证明。所以任何小的挫折、失败都会被你当成证据。
张潇雨 27:13
比如说我之前写过一篇文章,就提到了我的一些朋友,黑他们,就说我有一些好朋友,甚至我自己。我觉得他们有一些天赋,或者说有一些过人之处,他们很擅长学习。他们很快就能掌握一些领域。比如说一般人写个东西可能写到 70 分,需要一年。那他们可能是一个月,他们可能学习某种知识可以非常非常快,因为他们的智商、能力等等都非常优秀,于是他们学习东西也很快。但这种人会有一个问题,就是他们经常到 70 分、 75 分,他们就不往前走了,他走不了了。而且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心理的状态,包括我自己以前也会有这种状态,就是我不愿意往前走是因为我要享受这件事,就是说我到 75 分,比你到 75 分,快 10 倍。但是我知道从 75 到 85 或者甚至到 90 分可能是付出艰苦卓绝的努力的,甚至我觉得可能会失败。于是为了害怕这种失败,我就不尝试了,我就永远停留在那种幻觉里。就是你看我学习东西多快啊,你看我打网球,人家 6 个月才能打成这样,我 2 个月就行,对吧?所以在这种状态下,你就不愿意去尝试了,因为任何尝试的挫败都反过来会告诉自己说,你不行,为了远离那个结论,你就会放掉很多成长的机会。所以成长思维、固定思维说起来非常简单,好像人怎么可能能力是固定的,但是在生活中我们经常会潜意识里被支配。这就是我觉得对于评判自己的,最大的两个坑。
学霸猫 29:12
其实我觉得今天我好激动,你知道吗?因为我是一个著名的,很觉得心理学是很不彻底和很分裂的一门学科的人。我一直觉得成长思维跟固定思维它是一个比较好的模型,但是这个模型它犯了一个巨大的思维错误,它制造了一种二元对立。其实你之前写过一篇有神论和无神论的文章,就是你不要用引起问题的思维去解决问题。那我们看一下,当我们去讲刚才的固定思维和成长思维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在描述的过程中,似乎只是前者是我当下做一个判断,后者是我 10 年练习之后再做一个判断,它并没有本质上进行很大的思维层面的突破和超越,这可能是我觉得现在心理学它作为一个科学的分支所必然面临的问题,因为它是 dualism,是二元论的,而二元论它的问题始终是在同一个层面的。
张潇雨 30:27
等会,二元论这个事我稍微给听众解释一下,因为咱俩可能相对熟悉这个概念。二元论说的简单点,是非黑即白的一种思路。比如说哲学里的二元论很经典了,就是物质和意识的关系,物质跟意识的影响等等这些东西。反正二元论大概在我们对话的语境里,就是指两个东西是对立起来的,黑白分明的。但现在猫老师做的事情在批判这个东西。好,你继续。
学霸猫 31:15
猫老师从来不批判。就像太极图一样,二元论是什么?二元就是太极,分阴阳,分黑白,对不对?太极的思维是阴阳和合,是一个正反合的一个过程。所以你批判的时候,你是把你自己降到跟他同一个 level 上去做,那叫批判。如果说你是站在他的全局上面来看这个问题,你会怎么看呢?接下来我就开始讲我的东西了。你刚那个比喻,其实前半段讲得非常好,当时我听到这个比喻的前半段我就想鼓掌,我说卧槽,你达到了圣人的境界。但是后半段你又回到了心理学,就是你讲到了婴儿,你说你打网球的时候,能不能把自己当做一个婴儿,然后也不去想我什么时候能达到牛逼的状态,我只想着我打好眼前这一拍。
学霸猫 32:14
这里引用两句话。第一句话是老子的《道德经》里我非常非常喜欢的一句话,是「专气致柔,能婴儿乎?」包括尼采的哲学里面,他也讲到人到最终境界,他就是一个婴儿的状态,就我没有那么多的杂念,没有那么多想法,也没有过去的经验和故事在阻挡着我,我就只是活在眼前,非常非常认真地去做这件事情,这是第一个。第二个,你要注意听到我开始考你问题了,哈哈哈。你刚才讲到了第二部分是什么呢?就是你认为一个婴儿,他打球就像我们成长一样,他可能过 10 年,这个婴儿就变成一个 10 岁的小孩,那么这个时候他的水平就进步了,他可能就变成一个网球大师了。那么这当中就带来了一个很大的问题,网球大师也有打失误的时候,就是即使你练习 50 年,即使你打到世界冠军的水平,你肯定也会常常有失误,你肯定也会有很多球是打不好的,那么这个时候你即使是世界冠军这件事情也不能消解你的自我评判。那这个时候我们就不能通过这个层面的思维方式来思考问题了,我把这个问题稍微往前面推一点,应该是怎么样的?我早上在铃木俊隆写的《禅者的初心》……
张潇雨 34:11
插播一下。我在这个地方稍微插播一些注脚,铃木俊隆是乔布斯学禅的老师,《禅者的初心》应该是影响乔布斯很重要的精神思想的几本书之一。后来铃木俊隆在旧金山开了这个禅修中心。然后他的一个弟子叫乙川弘文,算是乔布斯的亲传导师,他们关系非常非常密切,乔布斯对禅宗的理解让他在做产品的时候有非常多的领悟。然后他跟他老婆劳伦结婚的时候也是乙川弘文做的主持人。好,插播结束。继续。
学霸猫 34:56
铃木俊隆,他这句话是这样讲的,他说永远都没有开悟的人,只有开悟了的行动。我再讲一次这句话,永远都没有开悟了的人,只有开悟了的行动。所以比如说这件事情,我从我自己的角度来讲,经常有人问我,你是不是已经开悟了?我说我不会回答这么愚蠢的问题。这句话什么意思?就是说今天我告诉你,我开悟了,跟我跟你说我没开悟,它有什么区别?它没有区别。那么我自己我也非常清楚地知道,假设我们说一个人开悟了,就是它能够时时刻刻都处在这种心流的状态,几乎没有自我评判的状态。那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 its impossible。比如说我今天,因为我在广州,那我所有的事我都很 OK,我做我的工作或者生活的时候,我都游刃有余,那我确实是可以时时刻刻处在一种心流的状态,这个绝对不假,对不对?但是今天如果突然发生了一个事儿,然后我突然被丢到了一个新的环境里面,而且必须要去做一些完全新的事情,那么我在那个环境下,我不可能保持一个开悟的状态,新的环境带来新的刺激和新的自我,这种煎熬是会把那个「我」全部突出来的,那你怎么能说学霸猫是一个开悟了的人呢?
张潇雨 36:26
或者说追求这种状态是一种偷懒的行为,就觉得好像到了这个点一切就好了,一切就 OK 了。
学霸猫 36:34
没错,就像我们没有任何一个人,永远达到一个点是网球不会打烂任何一拍,没有,不存在那个点,对不对?那么开悟更像是什么?生活中不会干砸一件事,不可能有这个点,我们可能 100 岁了,还在犯一些很低级的错误,但是这不妨碍我生活当中我尽可能的能做一些事情,我能以开悟的状态去做。比如说我现在擅长的事情,我做的时候非常非常容易进入心流的状态,那么当我去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我是处在一个开悟状态的人,但是也有一些事情我是不擅长做的,我也是一个初学者的心态,那么我没有办法在这件事情上一做就能达到这种所谓开悟,或者说是一种很专注的状态,那难道我就不做它,我还是得做它嘛。
张潇雨 37:29
本质上是在于行动的状态本身。对不起,我又插一句。你刚才说的这个点让我想起了另外一个东西,我觉得是我一直在体会的。就是你说等到某一个点我们就能怎么样,或者说开悟的状态,我用一个非常世俗的例子来解释一下,又要开黑了,就是我生活中有很多很多朋友或者我见过很多人总会说等我有钱了,或者说等我财务自由了,当然我也会说这种话,说有钱了干这干那,但是这里面其实有一个错误的假设在于,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有钱了就能解决的,或者说有些事情即使没有钱也可以去做。我觉得做到某一个目标就能怎么样了?这个话当做一个目标本身可能是有问题的。
学霸猫 38:31
它是一种思维的缺陷。
张潇雨 38:35
怎么讲呢?
学霸猫 38:39
其实我们上次已经讲过,你的生活本身它是一个整体的过程,你生命就是个 100 年或者 120 年的过程。但是如果我们非要去定在我达到了 500 个亿的资产之后,我就怎么样?你想一想,其实不可能。你赚到 500 亿,那一天假设你公司上市了, 500 亿打到你的银行卡里面来了,第二天你身上的细胞标还是你的细胞,你的思想还是你的思想。除了银行卡里面数字变一下以外, nothing change,其实没有什么改变,当我们真正去看那个点的时候,其实那个点没有改变任何事情。
张潇雨 39:32
对,我觉得人类大脑有一个倾向,就是我们要活在希望和幻境里,我经常说这个词,幻境,就是我们造一个梦。什么叫梦?并不是说我要发财了以后要买这买那的那种梦,而是说我们希望有一些东西是能解决我们生活中这么多问题的。否则的话,人生已经这么艰难了,你再不要不给我点盼头,不给我一种幻觉说 OK,如果我达到某种目标,这一些问题就不再是问题了,那我现在都活不下去了。
学霸猫 40:08
所以你看,刚才整个描述其实就是一个很典型的,在用引发问题的思路来试图解决问题,哈哈哈,一个多么完美的自证。
张潇雨 40:23
实际上我觉得我自己有点破除这个概念,是因为我恰巧不太低调和谦虚的说,还是认识一些真正有钱的人的,大到四五十的企业家,小到二三十岁的这种做各种事很成功的人。我发现至少 90% 的人都非常的不开心,而且他们是更无奈的那种不开心,甚至还有抑郁症的。比如我经常安慰自己,就说我觉得他比我更惨,为什么,就是我们起码还可以幻想一下,有钱了可能很多问题就不是问题了,他们已经有钱了,但发现还是有问题,他们就崩溃了,发现钱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他们是很郁闷。
学霸猫 41:10
我还是早点希望来点钱,把我们俩的幻想的破除一下。
张潇雨 41:18
我之前也跟你分享过嘛,这个陈天桥,国内有几个这个大企业家,陈天桥、邵亦波等等,他们都在做一些跟意识、心灵、神经科学有关的事情。我相信他们在达到了某种人生的巅峰,包括陈天桥之前是首富,然后邵亦波 29 岁就被收购,几乎实现了财富自由,也发现其实人生还有很多事情是钱解决不了的。我知道这种话,其实最好是由有钱人说出来的,比较信服,我能理解这种心态,但是这个……首先我也并不觉得我好了,不缺钱。但是我的感觉是,其实我们需要一种东西抚慰我们,就是说有一天如果这样了,可能我们就没有问题了,这些困惑就不再是困惑。
学霸猫 42:12
你有一天生个小孩了,你就不再这么文艺青年了。
张潇雨 42:17
对,比如说你生孩子什么的,就不想这些事了?其实也不,可能更痛苦。你继续。
学霸猫 42:30
刚才讲到,没有开悟的人只有开悟的做事情。也就是说当我们用这样的一个观点来看的时候,其实一切都可能是假的,甚至你觉得你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都是一个假的事情,是一个主观的事情。就像一个人,你比如说你可能觉得你自己有钱,你看你跟谁比嘛?那么这个事就不是一个客观的事情,它就是一个非常非常主观的事情。那么我们所有的对自我的评价这种衡量的标尺,它几乎全部都是不真实的。所以如果说我们以这种东方哲学,尤其是禅宗哲学和道家的哲学的观点来看,他认为整个宇宙六合只存在一个东西,它是真实的。这个东西是什么呢?就是当下和当下我正在的这个事。就像此时此刻除了我自己正在讲这些话以外,对我来说世界的其他的部分是不存在的,我们能拥有的也就只有这个当下,只有当下做的这个事。好了,如果现在我们俩讲着讲着,我现在开始不在当下的状态了,我突然开始去想,什么时候能来个三五百亿,我们俩体会一下幻觉破灭的感觉,那可能这个事就讲不下去了,就一下子啊,大家都一定会有这个感觉,是突然一下,你就出去了,你好像就跟世界隔了一个玻璃墙,你好像站在那个玻璃墙看后面那个世界了。但是如果我比较专注地在做这个事情,或者说我在这个所谓开悟的做事情的状态时候,我跟世界之间是没有那个玻璃墙的,我就在这个世界中,世界也跟我融为一体。我觉得大概是这样的一个感觉。
张潇雨 44:33
对,关于当下有特别多可说的,因为这个几乎已经不只是东方哲学了,也可能现在所有的哲学、心理学等等都非常强调的一个东西了,包括心流其实也是一种当下的状态。从我打球来讲,我自己有一个很深的体会,我还是试图给大家说的通俗一些。就是我上次说了,其实网球里边有很多关键的时刻、关键分,然后有可能你打好这一局,这一拍、这一分,这一场你可能就会往前走,就挣更多的钱,或者是有更多的东西。但实际上网球里面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迅速的凝结于当下。什么意思?就是你上一分,不管赢了还是输了,你要马上回归到一种重启的原始的状态。否则一旦你的思绪停留在上一分,或者你在担忧,比如说,哇,这一分我要赢了我这场比赛我就赢了,而且赢了又能晋级了,然后我就得冠军了,我就挣 100 万美金了。一旦这种情绪开始出来的时候,你会发现你打的时候你就会出现巨大的失误。因为上次我说了,网球是一个非常强调精细控制的运动。它不是足球,足球可能你会瞎想一想,比如球在队友脚底下,你可以想一想,或者是你稍微传偏一点,不会说这个完蛋了,对吧?但网球是非常精细的运动,你稍微有一点走神或者是不在状态,你整个人状态掉得非常快,而且你肯定会马上就输掉很多分。
张潇雨 46:11
我曾经看过一本书,就是说过去有一个很有名的球星叫伊万·伦德尔,他有一套仪式是我打完这一分以后,固定的找这个球童要毛巾,擦三下脸,然后这边要两个球,那边要一个球,然后我球在左手转三圈,然后还掉一个球,把一个球装到自己兜里,然后走到球线之前拍几下球等等,然后发球,进入新的一分,就通过某种仪式来进入到一种我当下的状态,忘掉刚才那一分,我是打的特别烂还是打的特别牛。我这一分之后要怎么样?我今天累还是不累?我是渴还是不渴,这些都忘掉,我就凝聚于现在这个瞬间,我把这 7 分打好,他是通过一套所谓的仪式,一套方法,一个动作做这个事情。所以如果大家看网球的话,其实你会看到每个人,每个好的运动员在分与分之间都会有一套自己的小机制。他会有一套自己的小东西,有的人是多拍几下球,有的人是多擦擦汗,经常有的人跟我一块看网球,比如我爸我妈就说。唉,你看他老找球童要仨球,然后选半天弄一个回去,何必呢?对吧?一共你场上就那么 6 个球。其实他不是为了甄选球,你以为那球跟球有什么区别?其实他是为了平静心绪。你说到这个,我就想起我打球的时候经常会受情绪的左右。比如说别人说了一句话,或者今天特别热,然后这拍没打好,或者是一会打完球还得去公司开一个很头疼的会,就很烦。那有这种情绪的时候,你一定打不好,一定做不好眼下这个事。那怎么样去回到当下是特别特别重要的。这是我想到了一个点。
学霸猫 48:26
你现在网球场上,当你遇到这样的情绪或者烦恼的时候,你自己已经建立了什么仪式,你觉得是比较有效果的?
张潇雨 48:39
这个还有真有,我觉得是我会深呼吸,深呼吸几次以后我会观察自己的情绪。我觉得大家没有实践过,很难理解这个事情。我借用 high space(?) 那个比喻,就是我觉得人其实是有一个功能的,叫做自我觉察或者自我观察。就是说我们的头脑里经常会跑很多思想和情绪在里边。那这个时候有两种状态,一种状态是我们就在这个情绪中,比如说每个人都会有,我这时刻特别幸福,我这时刻特别生气,我就是要跟这人打一架或者是吵一架等等。那你实际上被情绪包裹,被状态包裹的一个状态,然后还有一种状态是你去跟这个情绪离一个距离,意思是说你感觉到自己很生气的时候,你观察自己在生气的这个状态。我没有沉浸在和被他包裹住,而是我在看我自己生气。就像长出了一个第三方的视角和眼睛一样,在上空看自己,我就会相对快的平静下来。我会发现我自己跟我的情绪离开一定距离之后,我就会开心一些。
学霸猫 50:26
你刚讲的是一种非常非常经典的冥想的技巧。冥想,他其实就是观察情绪,是我们很重要的一个练习,比如说大家可能都知道观呼吸,其实你第一个讲的就是深呼吸,观呼吸它是一种练习技巧,然后你观察情绪其实也是一种练习技巧,观察念头,观察任何事情都可以,它的本质是让你意识到「我」,这个当下其实有一个东西是没有动过的,不管外面发生什么,里面这个东西它始终在那个当下没有动过。当你找到了这个在当下没有动的时候,你就突然发现我的情绪或者我的生气,他不会那么大的影响到我了,我是跟他们保持了一定的这个距离,然后我可以知道我不是我的想法,我不是我的情绪,我也不是我的念头,那么我就对他们有了驾驭能力,而不是被他们所驾驭的一个状态了。
张潇雨 51:26
刚才你说的时候我又想起一个小技巧,这个小技巧我也会经常用。因为刚才那个其实还有点复杂,但是有时候在网球场的时候,你是没法马上这个深呼吸什么之类的。我就用一个特别简单的方法,就是就自己哼歌。比如说上一拍没有打好,或者是,哇今天状态很差,然后我就为了不去想这事,我就干一件别的事,就是哼歌。比如说我有那么两三首老哼的,我就哼,然后我就专注在哼这个歌上。我就会发现我就从那个情绪里跳出来和从那个状态里跳出来。因为我的思维到了一种新的状态里,以及我跟他离到一个距离里。所以在我哼歌之后,我会发现有的时候你的思绪就会专注在这个事本身上,你不会再被那个情绪控制了,我觉这可能其实道理是一样的,它是更实操更好的一个小技巧。
学霸猫 52:23
最近你不是也在听电子乐嘛?电子乐其实就是一种很快的切换情绪状态的方式,其实不同的音乐它会让你进入到不同情绪状态里。电子乐它就更像是强力洗脑,把你从上一秒的状态当中解救出来,让你回到一种相对更干净和没有那么多杂念的一个状态里面去。
张潇雨 52:48
我最近在学着听一点电子乐,在听 techno,然后我还写了一篇听 techno 的感受,虽然我听得很少。其实很多的电子音乐都是一种跟身体直接对话的音乐,你会发现他不是我们听流行歌那种感受,他是跟你的身体对话,他是帮你进入到一种更专注的状态。当然了,他同时也能制造出很强烈的感受。但我不是那种说要去电音趴然后蹦迪的那种人了,可能更多是借用这个东西来平静我的心绪,去更好地助我思考。
学霸猫 53:28
没关系,以后减了肥有腹肌了,我就带你去电音趴蹦迪了,也不用担心。
张潇雨 53:37
真正的电音趴大家都不搞这套的。不说这个了。
学霸猫 53:48
我想分享一些我的技巧。比较早年,我刚刚当学霸还不久,不够自然的时候,自我评判会很多,之后我观察……因为我很早很早可能就有观察自己的能力了,所以那个时候只是不知道这是冥想或者说是正念练习的一种方式。但我比较早就开始注意到这个东西了,之后我发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其实我们大部分的自我评判都只是因为我们把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变到了自己的心里,也就是说我们其实扮演的那个自己在说你不够好的那个角色的声音,你有的时候你认真听,他不是你自己的声音,他是一些别人的声音,甚至你会在你的大脑剧场里面看到别人的脸孔,比如说那个人可能是你的老师,可能是那些嫉妒你的同学,甚至有可能是你的前男友或者前女友。你肯定也会体验过,你突然发现那个声音其实不是你自己的声音,甚至那个声音和语气你都能模拟出来是谁对你说的那句话,然后那句话就好像一直深深地就刻到了我们的心里面,甚至变成了我们自我认同的一种方式,由于我们大多数人生活当中是很无名的,即使他非常爱你,他甚至觉得他评判你是为你好。但是由于我知道他爱我,或者说他很在乎我的时候,我也会把他的观点看得很重,所以其实有时候这种评判就变成了我的一个枷锁,而我不知道怎么样去挣脱这种枷锁,这是我小时候一个很大很大的苦恼所在。
张潇雨 55:45
诶,又要插几句,你一会可以继续讲。之前我看《the Inner Game of Tennis》的时候,它有一节的标题我觉得特别有意思,叫做称赞,是一种伪装的批评。是这样的,比如刚才我们谈了很多自我评判或者评判他人的问题,那有的人会问说那称赞好不好?那我只能说称赞肯定有它的作用等等等。但是很多时候这种称赞是一种伪装起来的批评。为什么这样?是因为当你称赞他人或他人称赞你的时候,有的人会产生出这样一种情绪,就是我为了满足这种称赞,我要去迎合这件事情本身,或者称赞本身代表了他人对我一种期待,那我不能辜负他人对我的期待,于是我要不断的反复的满足这种期待。这种在心理学的解释,是说这种称赞其实是创造了一种想象中的更好的自我。就不管是我对我自己的评价还是别人对的评价。比如说,学霸猫你是一个瑜伽、冥想大师。其实你未必是,或者说,其实不管你是不是,但是由于我给你放置这种期待,然后我给你建立了一种好像比你现在更好的一种状态,或者你想成为的这种状态,于是你就被这个东西支配。你被绑架了,你被支配了,你就必须去迎合这个东西。不是必须,就是你会倾向于去迎合这种评价,然后变成那个更好的自我。然后就变成那种在梦境里的好像更好的自我。但实际上这个事情本身未必是你真正应该去追求的事情,甚至或者说他是不是真的也不是那么重要。因为你还是那句话,人家称赞你也好,批评你也好,都不改变你现在这一刻拥有的能力水平,但是我们都希望自己是更好的自我。而且我最近的一个体会,人都有一个非常本能的驱使的需求,就是被他人接纳、被认可。被接纳有的时候并不是说人家要夸你的那种接纳,而是说我们都有一种本能的想融入集体,跟他人联结的这种心理需求,不管是与父母联结、亲密关系、连结朋友、归到一个群体里等等,我们都是非常需要被被他人接纳。而他人对我们的称赞本质上给我们制造了一种焦虑是说,噢,如果我不满足这种期待,因为他觉得我好,因为他称赞我这么好。由于他看到了我的优点,所以他才喜欢我,他才接纳我。于是我必须要做到这些优点,维持这些优点,甚至要做得更好,否则的话,别人就不会喜欢我。是的,这个是一个非常原始的一种人的需求,我觉得我自己相对少的受到这个东西的绑架,但也会有,但很多人是这样的,就是说它会有一种完美主义倾向,这种完美主义倾向叫做我必须做到 100 分,别人才爱我。
学霸猫 59:24
对,这当中有一个很典型的就是女性的好妈妈焦虑,因为她很在乎她的小孩。然后你看很多女性她因为她太在乎小孩,她又不知道怎么样做一个好妈妈,所以她觉得我必须做一个好妈妈。但是当她想要做到一个好妈妈的时候,她就会发现她怎么做都不够,因为小孩是不受她控制的,即使他做到自己的权利了,好像还是不够好。他的那种焦虑感觉变得非常非常的大。
张潇雨 59:56
甚至什么有产后抑郁什么,跟这可能也多多少少有一点关系。不是我的领域我不懂。我自己也会发现,尤其是原生家庭获得的鼓励比较少,尤其是爸妈的肯定比较少。
学霸猫 01:00:13
我们讲到自我评判,这里第一个观点就是说其实是别人的观点,被变成了我们自己心里那个声音。我记得非常清楚,我有个朋友他有一次他过来问我,因为他是其实在网上关注,后来来上我的课,他问我一句话,说你觉得我该不该出国?我说你如果想出就出,你知道他对我说什么了吗?那句话对我的影响非常非常大。他说我觉得你一定会批评我,说我不该出国。我说为什么呀?我说你愿意出国挺好的。他说因为他觉得我是他的老师,所以他把他父母对他的行为模式投射到了我的身上,然后其实他就在把这个东西内化到了他自己心里面,他在演这样的一个故事,这是一个非常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我刚才想讲的第一个点,就是这些声音都不是你自己的声音,是我们在生活中把别人的观点、别人的视角和别人的评判拿到我们心里面来了。这里还有一个例子,其实是一个网红的自我修养当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就是不要把太多关于粉丝对你的观点纳入到你的心里面来,如果你太在乎粉丝对你的观点的时候,其实你是没有办法往前走的,因为他们会把你架上去,哈哈哈。他是一种捧杀。
张潇雨 01:01:51
对,而且他们会鼓励你,会把你架上去,会造神等等。尤其是你所谓的粉丝多了的时候,你会想迎合他们。当然,他可能不是故意的,他可能并不是一种恶意的想要害你的心态,但更多的时候是你自己会把自己设限了,最后就停在某一个地不往前走。这个我是非常警觉的,所以只要是粉丝夸我,我一般不往心里去,当然,批评我我也不往心里去,感觉是个滚刀肉,哈哈哈。诶,我刚才想到另外一个点,我觉得正好这期播客也可以说一说。就是有一句很鸡汤的话,是形容这种男女亲密关系的,叫做我不仅喜欢你,还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我自己。这句话一开始大家都会觉得这句话很感动,就是你让我变成一个更好的人等等等,然后我们在一起是一个天作之合,彼此成就彼此。我觉得也对了,但是我突然在刚才你跟我说的时候,我意识到一个点,就在于我们之所以会臣服于这样的感情,甚至被这种感情支配,恰恰是在于为什么我喜欢跟你在一起的我自己,是因为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我自己特别好,特别牛逼,特别的达到了一种更理想的自我,于是我舍不得这种感觉,我迷恋这种感觉,迷恋这种自己,好像成为了一个更好的人,更牛的人,于是我离不开你。因为只有你能给我这种感觉,我受到了接纳,受到了崇拜,受到了鼓舞。我并不是说就不要这样,我觉得恋人之间或者亲密关系之间,大家互相欣赏,互相崇拜、互相促进是特别好的一件事情。但同时也要知道某种情况下不要被这东西所裹挟和绑架,不要满足于停留在这个幻境里。
学霸猫 01:04:05
我恋爱谈的少,哈哈哈,不懂。
张潇雨 01:04:19
尤其是当人们不太确定自己是谁,不太知道自己好不好的时候,人们就会用外物来评价自己。外物包括你开什么车,是法拉利还是摩拜,然后你穿什么样的衣服,是这个三宅一生,还是这个一宅一辈子等等。这是一种外物,还有一种外物是你跟谁在一起?或者你是谁的朋友?谁是你的朋友?比如说我有一个朋友是马云。哇塞,那可能证明我特别厉害,那我有一个朋友是学霸猫,可能就是我混得比较惨,哈哈哈。
张潇雨 01:05:13
我的意思是说我们都会拿外界外物衡量自己,因为我们自己不知道自己是谁。这也很正常,就跟我们不知道一个东西卖 350 块钱是什么概念,我们只知道 350 块钱比 88 块钱多,但是比 5000 块钱少其实是一样的,但是最终我觉得是,我们会自我评判和让他人评判,我们会认同或者否定或者不愿意承认别人对我们的评判是因为我们不知道自己是谁,于是我们都会更加在意别人的评判,在亲密关系中也是一样的。一度我也会这样,我觉得我跟谁在一起意味着我是谁,或者我的朋友是不是有趣,意味着我是不是有趣,我一度很热衷于找一些很有趣的朋友,然后我觉得你看我是他们中的一员,可能说明我也很有趣吧,所以现在我不纠结这事了,就像王思聪一样,你再有趣也没我有趣,再有钱也没我有钱。这段暴露了。没有了,就开玩笑,半开玩笑。所以我觉得,认知自我和少用外物评价自己,百分之百的完全做到是不可能的,但这是一个目标,尽量的去找到自我。
张潇雨 01:06:41
我之前也写过一篇很扯淡的文章,叫做《小答读者问:为什么我很少说两性和职场问题?》因为我一直在说这个观点,就是最终这些问题其实都回到了你是谁?你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关系,你怎么看待自己,你在不在意他人评价你,跟为什么要跟这样人在一起,这些问题,所以很多时候两性关系也好,或者是这个职业选择也好,都没那么简单。说的狂妄一点,大概是我不太屑于在那个层面上去解决问题。我觉得不不好玩,或者说不够挑战我,或者说我觉得不够究竟,哈哈哈。但最终我觉得就是这样的,就是有一些根源上的问题去解决,我觉得可能更慢更辛苦,但人生这么短暂,何必要做一些那么简单的事。这这一段装大了。
学霸猫 01:07:58
春天来了,张老师最近真的思考深了很多。我想继续,还有刚刚那边讲完第一个点是,我们去觉察到是别人的声音进来,那么我想分享我自己怎么从这个很痛苦的过程当中走出来的。这个过程其实是属于找到那么一些事情,而那一些事情你具有绝对的自主权和控制权,即使它是一个非常非常小的事情,但是你透过不断地练习这样的事情,因为这件事是你可以控制的。对我来说其实是当年是高中的时候,这件事情就是学习,现在这件事情它可能就变成了很多件事,因为我都能控制,我有能力了,当年就是透过学习这件事,我突然就知道其实我学习是完全是我自己掌握的,你们说什么,我就突然可以不在乎了,我就可以突然可以从他们的视角中跳出来了。因为你们没有我懂这件事。当年比如说我爸妈他们很多朋友跟我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们就会开始去指点江山,就是看你是一个年轻人,他们肯定就开始说学什么大学专业好,然后我当时非常非常牛逼,我就呛他们,我说哪个大学毕业的?哈哈哈哈哈哈,当时就没有话讲了,回去就被暴打,但是那段暴打给了我一种巨大的自信,我就说这个世界上你的话语权是你自己挣来的,我挣来了一种权利,就是我觉得每一个努力的人他都只是挣来一种权利,就是在这件事上是我的领域你讲什么都没有用。可能大家都觉得有能力的人,他为什么很狂?因为人家就是不用听你的,人家自己领域里面的东西人家非常懂,那么你去说什么,或者说是别人评价他真的不在乎。
张潇雨 01:10:09
这是我觉得一个很现实的手段,英文叫做 i know what im talking。就是说我非常清楚的知道自己在某一个小领域里大概水平是怎么样的,高或低,这个领域整个的事情是怎么样的?于是你产生了一种自信,是在于你觉得你是掌握着一些真理的一部分的,这个时候他会给你建立一种,我是在这个东西上是有一个某种权威性的。这个我觉得会给人安全感。
学霸猫 01:10:53
这其实是很重要的一个安全感,因为你刚才讲到的另外一种就是当我没有这个安全感的时候,我很在乎我吃什么,我穿什么,我朋友圈我发的是跟谁在一起。但是当我有这个安全感的时候,其实就有了一个安身立命的根源,我就突然就不慌了,虽然我不一定说这件事就代表了我怎么样,我也不是说我就变成一个大师,或者一个很牛逼的人,但是我知道生活当中有那么一部分的事情是我可以去掌握的,然后这部分的事情你知道最好玩什么吗?当你精通一个事,或者说你把一个事的能力变好之后,你才会对那件事情进入到完全的行动视角。就是你看其他事,你可能在想这个好不好,那个好不好,你在评判,对吧?你在想很多概念,但是你真正了解和掌握的那件事之后,你就只想着怎么去做它,怎么去更好地去做它,这个时候你反而你就进入了真的是一种禅定状态,因为你没有什么好想的,无私无杂念了,已经是那样的一个非常非常棒的一种状态。
张潇雨 01:11:55
你就真正地进入了 just do it 的状态,我刚才又想一些英文,英文里有一个短语很简单,就是 you own it,你拥有它,这个小小领域小的事情,小的东西是你自己,是有点小成就,我觉得甚至都不需要是大师,我们都不是大师,我打网球怎么可能是大师呢?对吧?但是这个东西你明白这个事是怎么回事,以及你为他做出努力,然后你去不断的去精进自己,努力去提高,然后就我觉得这个状态是蛮好的,所以我觉得可能鼓励很多听众去在某一些小领域里发展一点自己的小小的这个进步的技能吧。
学霸猫 01:12:51
其实那个事就无论是什么,学习也好,烧饭也好、泡茶也好,再小的一个事,听音乐都可以,你认真专注地去做,然后比你周围的人稍微多懂那么一点点,你忽然就知道那是什么感觉了,你只在乎那个行动了,内在的那种自我评判其实一下子就减弱了。
张潇雨 01:13:18
我一直有一个观点,就是我觉得以现代人的这种大家不愿意努力的这种程度,就是你稍微做出点努力,你很快就比很多很多绝大部分的人在某一个小事上做得好,我真心觉得这不难,很简单,因为这个事不需要很大。我可能稍微在一件事稍微钻研一点,我就觉得,哇,真的是大多人都太不明白这件事。我觉得真的是一点点努力就能比很多很多人做得好,所以这事真的不是特别难。那当这件事成为了你自己的一个小小的,你插了一个小小的旗子以后,就像你刚才说的就是你没有那么在意这个事,别人对你的评价或者怎么样了,你就是全然的去自己去督促和鼓励自己去做这件事本身。这种状态我觉得应该是大家去努力达成的。
学霸猫 01:14:12
就进入行动视角当中,当你真正只以行动为标的时候,内在评判其实就全部关掉了,这是非常有趣的一个过程。我觉得我想跟大家分享。就是说,我倒觉得这个事不难,因为以大多数人的努力程度,就是我们认真去练习,达到这个状态也不难。我有几个经历,我觉得还是特别让我有感触的。刚才给大家讲的学习的这个事,这是一个我的绝对领域,那我对于任何人我在这件事上面就确实是有绝对的自信,所以这件事我就不听别人的话。第二个,就是说当我练习冥想之后,我会发现我更加的能够在我弱小的领域和那种我不行的领域当中,我能够不再去说我不行的这样的一些潜台词,我也能够在这些领域保持一种比较好的行动视角。就像我 15 年去练那个 cross fit 健身的时候,那个时候因为我确实运动基础不好,所以我每天练的时候就是情绪上的自我评判特别多,就总是告诉自己,你太渣了,你怎么这么渣,对吧?就每次练的时候就很累,身体累,心更累。心累了之后,你走出健身房的时候,你不是觉得你自己今天又完成了一个健身了,而是而是觉得我什么时候才能有 6 块腹肌,就是这种感觉。后来过了一年,这一年一直都在练冥想,包括一直在发展这方面的思维。我今年再回健身房的时候,我觉得我整个人的状态完全变了,我根本就不想我在这排名第几,我垃不垃圾?我烂不烂?我连教练也不看,我别人也不看,让我举铁我就举铁,让我做我就做,结果发现我从战五渣变成了战神级别的人物。就那一刻我突然就明白了,其实就是你不要想,just do it。
张潇雨 01:16:46
难道不是因为其他男学员比较帅吗?
学霸猫 01:16:50
我真的没有眼力去看他们。我这是讲实话,就是因为我非常非常明确,我就是到那里去,今天让我做 50 个举铁就往那走,不想其他的东西了。那就变成了我早上的一个动态冥想的过程。我非常非常 enjoy 那个状态,我觉得我可能是一个很幸运的人,我能在生活中各个方面都能体会到这个状态,包括我经常跟你聊天,跟你录播客,我也能体会到这个状态,就觉得很 enjoy 这个过程,自己能够去投入到这个过程就觉得很开心的。
张潇雨 01:17:32
是,我觉得其实从实操的层面上来讲,你在一些小领域建立信心以后,别人就更难打击到你。刚才我觉得你用一个词很对,就是叫安身立命。说白了就是我们都需要有一些根在这个世界上扎下去,对吧?就总要做点事嘛,虽然我们可能一辈子写不出巴赫的曲子来。我就是想说,当你在某些小的领域里建立起一些自信的时候,你就会这敢于尝试更多的东西了,因为你会发现,没关系嘛,反正我进可攻退可守嘛,对吧?我自己还可以去做很多事情。那重要的是开始行动,做起来其实是最重要的,有一些安身立命之本我觉得还是蛮重要的。
学霸猫 01:18:40
你刚才讲的安身立命,我最近还有一个想法,就是为什么有钱人越来越有钱,做得好的人他越来做得好。其实这个理论也是一个心智带宽的理论,比如说当你把一个事做得越来越好的时候,其实你再去做它,每一次做它占用你的心智带宽就越来越小了。比如说你第一期录播客的时候,可能你要用 3 个单位的心智带宽,你现在只用一个单位的心智带宽,就可以把这个播客录出来了,这个过程当中你就越来越自信,越来越游刃有余。你就可以解放带宽出来,这些带宽不仅仅是你可以去做别的事情,而是这些带宽本身给你带来了一种闲庭信步、胸有成竹的感觉,这非常重要。人做事情最重要的其实就一定不是那种我要着急着去做,因为当你着急着去做的时候,其实你是一种自我评判的驱动,对吧?你再不做这个事就晚了啊,你怎么又拖延?所以你会着急地去做,当你没有自我评判的时候,你就真的就是那种闲庭信步,走到那我就开始做,做完了我就潇洒的该干嘛干嘛去,整个人好像一天过得就非常的平顺,没有那种情绪上的纠结和争斗的过程。我自己反正很 enjoy 的这种生活状态。张老师可能现在慢慢的也会有很多的这样的状态了,是吧?
张潇雨 01:20:12
我觉得我越来越多了。然后我刚才想到,其实我们还是要有自信,这个自信不是说我们要鸡汤的那种自信。而是说,我就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比如说听众现在在听播客。你很可能在听播客的时候干了很多其他事,比如说上班、做 Excel,然后开车,还在刷牙等等。其实你发现你自己的身体在你听播客吸收这些概念的同时,做了很多事情。比如说你在开车,你在收拾房间,为什么这些东西占用你带宽那么少呢?还不是因为你做的多嘛,你熟练了。开车本身也是一个需要各种反应,配合手脚的协调性等等等,你看你还一边开车一边听这么复杂的内容。其实我们的身体本身的潜力还是很大的。
张潇雨 01:21:10
我为什么说这个点?是我在打网球的时候体会到的,就是你要相信自己的身体是能做出一些动作和反应的,这个东西不像那个比如瑜伽,你要一个特别复杂的动作,你没练过确实不行。但你打球嘛,有的时候就是挥一下手,脚步弄一下,你不要把它看得特别重,因为还是那句话,我们身体可以做出很多我们各种复杂的动作,只是我们给它设限以后我们就好像做不到了。所以回到我刚才说了,就是你开车的时候我们还是可以听播客,你写东西的时候你还是可以听音乐,这些其实都是由于训练多了以后自然形成的结果。然后这块我再插播一个小小的东西,这是我打网球的时候,包括看《The Inner Game of Tennis》的时候提到的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学习方法。它叫做 nature learning,就说自然学习方法。其中的一个分支,很重要的方法叫做 visualization,叫做视觉化的学习方法。我举个例子,打网球的时候很自然,很多很多教练都会这么教你,说,OK,你现在要打正手,那你要这么拿拍,然后要手高过肩,然后球过来以后你先要转左,比如假设你是右手持拍,你要先转左肩,然后左腿上步,然后怎么打等等,它会给你很多所谓的语言指令。语言指令就是告诉你a、b、c,d,e,你要 12345 做到这些语言指令,那后来,写《The Inner Game of Tennis》的那个教练,他发明了一种方法是这样的,他不告诉你做什么,他说这样,你先看我打,你看我打 20 次。然后他就让这个学员看,他让那个学员闭着眼睛想,把教练的刚才那套动作换一个身体,想象自己在做这些动作。哇,自己在 YY 的过程中,脑洞的过程中特别帅,正跑、正手、反手就超级厉害,就很顺滑,然后这个时候再让他上场打,他就会发现这个人的进步就会一下改掉很多之前各种毛病。
张潇雨 01:23:57
他在书中描述很多例子,他说比如有的人说我挥正手拍的时候,我经常比如说这个手抬的太高了,那一般教练会告诉他说你要放低一点,但实际上这里有一个陷阱,就是说多低叫低啊?怎么个低说不出来。但是实际上,当你自己给自己下很多指令,比如说你每一趴都想着我要手要低啊,你肯定比如脚步就忘了,头就忘转了,球就忘盯丁,一切就会有多米诺骨牌的效应,你就忘掉所有其他事了。又进入到这个自我评判、给自己下指令的状态。所以他的那个方法叫做什么呢?就是你要相信自己的身体。他说了一个比喻,我觉得很神奇,很有意思。他说你要相信你会打球,这个本能是存在于你身体的。我不是教给你一个新的东西,我是把这个东西带出来,我会把它 bring it out。有点像米开朗基罗说的,雕塑已经在石头里,我只是把多余的部分去掉。
张潇雨 01:25:19
比如说他是小孩学滑雪为什么学得特别快,特别简单?因为你跟他说半天,他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脚并拢,人家就滑了,人家看教练怎么划,看旁边的大人怎么滑,完了以后我也模仿,自然就会了,他没有那么多语言指正。你要相信自己的身体是可以做到各种复杂动作也好,本身有很多潜力的。所以当时看到这个是视觉化、图像化的学习法,我都觉得这个非常有意思。他还讲了一个小技巧,也挺逗的,他说现在还教一些学员怎么打球呢,说我假设我们现在要拍一个电视剧,或者拍一个电影,你现在在扮演一个特别厉害网球高手。由于你是拍电影,所以我们会做后期剪辑,所以你不用担心这个球打出去是多深多浅,好不好看,没关系,因为后期我们会配上各种潇洒的效果。你就注意一点就可以了,就是帅、漂亮。他说当这么去告诉学员以后,学员放下了偶像包袱,同时又不用在意这个结果的时候发现,哇塞,慢慢的很多之前有的毛病全部都忘掉了。
张潇雨 01:27:11
他还说到一个点,我来总结一下,就是知道跟知道是不一样的。什么意思?他说他有一个学员,那个学员就一直知道自己反手有一个问题,就比如说举拍子有点过低了,他换了很多个教练,教练都告诉他说你这个反手是这样的等等,他显然也知道,但是他每次打他还是低,他改不过来。后来这个教练是怎么帮他改的?他就带他到一面镜子面前,他说现在你就做这个低的动作,然后那会也还没 iPhone,他没法录像,他得看镜子,他突然看见了自己打的一个姿势,他说哇塞,这跟我看的比赛完全不一样,太低了。他一下其实是用身体感觉到了这个事实,而不是用思想感觉到这个事。然后他再回到场上,自然就高了,就是因为他自己无法接受他自己是那么低,因为他知道他正确的不是那样。但是思想知道,理性的知道,跟身体知道、情绪知道感受是不一样的。所以当看到这个例子的时候,我也觉得 amazing,我们总说道理都懂,但还是过不好。时候你不是真的懂,因为你只是思想上好像懂。其实你不真的把这个东西内化了,internalize。
学霸猫 01:28:52
你没有把这个东西行动出来的时候,就不叫真的懂。
张潇雨 01:28:56
你没有真的看到,没有意识到,没有体会到,没有感受到的时候,你是假的懂的。那至于这个怎么用到我们生活中,可能我们可以慢慢去摸索。我之所以觉得网球很神奇,也是因为我看到这些东西,我发现这都是完全没有体会过的,而且我相信这些东西是接近很多事物的本质的,也接近我们学习方法的一些本质。我觉得是非常非常有意思的,特别想跟大家分享。
学霸猫 01:29:25
其实也是我们心灵的本质,人类,我相信做任何的事情,你打网球也好,练瑜伽也好,还是卖煎饼果子也好,还是写书也好,它真的最后都是一个我们把自己的心智慢慢的看见自己的心智,然后让它变成一面很明亮的这样的一个状态的一个过程。我最后我想引用一句话就是,心智它就像是一面玻璃,你永远是透过心智的玻璃在看着外面的世界,但是有那么一个瞬间,你突然发现玻璃上面有自己的影子,你突然就不再能看到这个世界了,你突然只能看到玻璃上自己那个影子,然后你不断地去对它做出各种动作,你说你走开,你不要挡着我看这个世界。但其实你越告诉他,你走开,你越会看到他,你越来越只看到自己。但是这个时候你选择忽略他,你只是把注意力再度的投出去,重新去看那个世界,你就会发现玻璃上的自己,它不影响你看到这个世界了。所以我觉得我们今天其实讲自我评判的这个问题,我就想用这个比喻来解答,就是不要沉迷于玻璃上那个镜子里面投射出来的自己,而是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你只是透过这个玻璃去看这个世界,而世界也在等着你去看到它。是这样,来,张老师总结和升华一下。
张潇雨 01:31:34
我觉得最终还是要回到那两个字,就是「无我」,无我并不是说我是一个死人,我是不存在的或者怎么样。当然关于自我存不存在是一个大的哲学话题,我们之后可能会专门来讲这个事情。但这种无我的状态其实是说至少在这期我觉得可以用来解释是我在做这件事情本身,或者我在行动的状态的时候,我不去考虑更多,我是谁?我在干嘛?我好不好?我厉害不厉害?我要证明自己怎么样,而是就沉浸在自己做事的这件事上。当你真正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比如这个播客的第 1 集,我就讲了所谓无为,所谓的心流,所谓的这种没有自我意识的 in the zone 的状态。什么是 in the zone 的状态?想象一下自己在一个演唱会狂热的跟着唱歌,或者是你在打游戏的时候那种专注的状态,那会你是没有想自我是谁,这那的,你完全就投入在那个状态里,那时候反而是获得不管是幸福、快乐还是进步,因为你会修炼自己的技艺,都是最快的或者效率最高的一种方式。
学霸猫 01:32:51
你感觉不到时间很漫长,你觉得好像很快它就过去。
张潇雨 01:33:55
无我就是无我,不用给他弄得特别神,神到玄妙,他就是日常生活中很朴素的一种做事状态。
学霸猫 01:34:17
还有一点,我觉得这是我一点私心,是跟我的一些好朋友说的,他们可能也会听这个播客,就是停止自我攻击,不要把什么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这是自我评判的一种最糟糕的形式。因为我也研究心理学,有的时候我觉得人是一种很低自尊的动物,我们从小比如说得到的这种夸赞、夸奖或者父母给的反馈比较少的时候,就会产生一种所谓低自尊的状态。我们没有得到那么多肯定,所以我们对自己很不确定,没有根等等,觉得自己不是那么好。但我觉得我自己的很多朋友都是特别特别好,特别优秀,非常非常善良和真诚的。我觉得不要把很多事情归在自己身上,不管是在亲密关系,或者在工作上或者怎么样。我觉得第一,trust process,相信过程。第二,不要在意那么多别人的想法,别人对你的评判其实有的时候真的没有那么重要。最后就是找到一些自己的事情去做,然后慢慢的去积累,很多时候这些自信就来了。不要自有攻击了,不要这个老觉得自己不好了。its OK,right,没关系。
学霸猫 01:35:56
我以前想明白一件事,就是你永远有权利炒掉你的男朋友,很多男孩子他其他会把自己对自己的不满发泄到女孩子身上,所以我觉得炒掉男同学也是一种权利。
张潇雨 01:36:15
对对对,我觉得人在这个世上都是自由的,不要让他人定义你,不要觉得好像别人对你的支配和赞许和批评就怎么样。
学霸猫 01:36:31
你讲到这里我就再想讲一点,我觉得有一个很重要的哲学是什么呢?就其实任何一个人在说的所有的事情,其实都是在说他自己,人家从来都没有说你,真的,这个特别有意思。有一次我发一个豆瓣,大概意思是说我面对感情这件事情,我是愿赌服输的。然后底下有一个小姑娘就回复我说,就你这样的态度,你就会一辈子什么事都做不成的。然后我特别想给他回复说 check your fuck,youngman。我事做没做成,不是你定义的。
学霸猫 01:37:16
客观的所有东西都在这里,但是当别人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你越是激发他对他自己的情绪和不满,他越要把你投射出来。尤其是在一个互联网的时代,大家更是这样,没有人知道这个 ID 背后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所以他要把他对自己的所有的情绪不满和问题都投射到你身上来,这个锅我不背,我有不背锅的权利。所以还是那句话,就是即使这个人对你很重要,或者说即使这个人你再怎么崇拜他,在乎他也好,他说的所有话无非都只是他自己,包括我说的话也只是我自己。张潇雨说的话也只代表他对自己的评价,跟我无关,跟你也无关。
张潇雨 01:38:14
对,所以我之前就说,生活的最终解释权在自己手上,不要把它交给任何人。
学霸猫 01:38:21
所以我觉得我是一个很不怎么样的人,其实是无所谓的。
张潇雨 01:38:30
还是那句话,你自己觉得,也不改变你还是这样的,你也不可能评价完了你就瘦 30 斤。
学霸猫 01:38:48
生活就是这样客观的一个过程,那么多评价干嘛呢,老了还不是大家一起跳广场舞嘛。
张潇雨 01:39:05
好吧,我看看能不能找一个广场舞的音乐来结束。谢谢猫老师,以后可能还会很多次再重复今天的话题。我觉得我自己也需要很多学习,因为很多东西还理解的不太清楚,希望大家能谅解,也谢谢大家收听。也欢迎大家都给我们提意见,毕竟我们也不听,对吧?所以就这样,谢谢大家了,我们下期再见,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