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s

No.57:当你准备好了,你就准备好了

title: No.57:当你准备好了,你就准备好了
date: 2019-07-19
张潇雨 00:01
那你来说欢迎大家收听新一期的《得意忘形》,我来说欢迎大家收听新一期的《晚风说》。
Jade 00:08
好咧。
张潇雨 00:10
开始。
Jade 00:11
欢迎大家收听新一期的……
张潇雨 00:13
应该先说大家好。
Jade 00:14
哦,大家好。哈哈哈哈,
Jade 01:57
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新一期的《得意忘形》,我是 Jade 的。
张潇雨 02:08
欢迎大家收听新一期的《晚风说》,我是潇雨,这期算 Crossover 了是不是?上次我来录这个节目,还没有《晚风说》,我录完节目以后你就出了一个播客,然后我下次再找你录的时候,你已经有 33 期了。我压力非常大,这就是所谓 peer pressure,是不是。
Jade 02:31
张老师改变了我的人生。
张潇雨 02:34
不要黑我。自从录完《得意忘形》以后,你都干了什么,快给大家说一说。
Jade 03:20
大家好,自从录完《得意忘形》,我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张潇雨 03:25
我先插一句,如果想听这之前一期节目应该是第 53 期。叫《去中心化时代的奇幻漂流》。太会起名字了。这是我们第二次来录的节目。
Jade 03:43
对对对,然后这几个月在干嘛?你这么一说我就觉得我没干啥,就可能更放飞自我了一些,也没有什么本质的变化。
张潇雨 03:55
都去哪放飞了?刚从巴厘岛回来。
Jade 03:59
我去年一整年 travel 还是挺多的,就平均一个月一次。
张潇雨 04:05
你一般都带娃去?
Jade 04:07
一半带一半不带,有的时候比如说太远那种,去纽约加州这种要倒时差的,或者是比较 hardcore 的,比如说徒步什么的,他会拖累我们,我们就不带。还有就是我去尼泊尔那种,也就带不了。
张潇雨 04:27
有什么带娃旅行 tips?作为一个新手妈妈。
Jade 04:31
虽然有,但我只我的经验只涵盖那个 3 岁前,因为我女儿才 2 岁半。基本上我们去年发现的就是 road trip 非常非常好。就针对他这个年纪,特别好是因为,特别flexible,他睡觉就躺着睡。因为小孩东西特别多,你可以把所有东西都扔在车里面。然后从 a 点到 b 点,我们去年去法国跟瑞士,就是从法国开到瑞士,在这两个国家就挺顺利的,然后来去巴厘岛也是 road trip 也很顺利,所以我们去很多地方,包括在贵阳什么的,就是能租车就租车,而且现在租车非常方便。有一个 APP 我刚想推荐,叫租租车。他是中国的一个创业团队,但是他专门做海外租车,他就把服务做得特别好。比如说我在巴厘岛租车,我中间出现任何问题,我直接在微信上跟这边的客服聊,他都能帮我解决。他只做海外,所以我们去加拿大、美国都是用这个。我身边就有好多女性朋友,看似阅历丰富,也很注重玩乐,但是最后自己没有驾照。
张潇雨 06:34
对,发现出去玩还真的是点麻烦。
Jade 06:39
你决定考了吗?
张潇雨 06:40
没有。懒。可能这个东西就是越拖,你就越会给自己编故事,人都有自我说服的一套 narrative。我觉得好像得学几个月,这是第一个 narrative,然后过了一阵就发现什么 narrative 是你说哇,以后要是工作升职了什么之类的,公司给配司机吧?然后就你就会编一套故事,就是说我自己不用开车。我在后面既可以休息也可以工作,别人开车,这样的话我也省些时间,尤其是在北京开车,你比较累的。后来就连工作都没了,这个 narrative 破坏了,哈哈哈。新的 narrative 就是 Uber 出来了,想说我靠 Uber 巨好巨方便,到哪都一键叫,你又不用维护等等等,这是新 narrative。新编的另一套故事就是自动驾驶。就说再等几年就有自动驾驶了,不用现在学。然后现在这个故事快有点编不下去。新的故事是这样的话,我就可以每次都找朋友一起玩,然后朋友开车,我在副驾驶,有一种小时候被带着出去玩的感觉。
Jade 08:38
我可以再给你增加一个 narrative,是我见过最夸张的,我有一个朋友,他是很有名的旅游博主,环游世界的那种。最后发现他竟然没有驾照,然后我就非常惊讶,而且他是很野的,他不是说只在城市里面他会去徒步什么各种大自然。他也跟我录过播客叫 summer,他就说他每次都是 hitchhike,就路边搭搭便车,他说那这样的话就可以增加我就偶遇陌生人。而且他说就是因为我不会开车,所以我逼迫自己认识陌生人,也是自己给奖励。
张潇雨 09:18
所以你看,人是很善于自我欺骗的,一个东西编不下去了换一个。哈哈哈。只要你内心真的是不想,懒,你就要编很多新的故事来骗自己。这就是我最近几期播客都特别爱说 narrative 这个词。
Jade 09:41
那从上次咱俩录播客到现在,你有什么变化?
张潇雨 09:48
我有什么变化?我觉得我们之前那期播客我说了一点,我觉得最大的变化就是我突然意识到我特别懒。我就特别想不劳而获,也不是不劳而获,就不劳,不获也可以,就是我不想劳动,我就想当一个死宅。我之前就经常在家连看 4~6 个小时的游戏直播,还还买了票去现场看游戏比赛,反正就是处于一种,我现在特别知道我接下来一段时间会干的事情,然后有什么计划任务,而且我都知道这些东西很好,我也很喜欢做,我也能做得很好,他也能带来很好的结果。然后我就不想做的这么一个,极其任性的阶段。过去半年多我就在跟这个任性相处。我都谈不上能接受,就是刚体会到,接不接受我也不知道,所以比如说《得意忘形》我知道我很喜欢录,我也很愿意做,然后我就不做。我的本职工作我也知道我可以做得很好,反正我也不是没做,但是我就没有那么上心做。
张潇雨 11:27
我还有一些在计划的,都是非常就是 in-play 的,我觉得很有意思的事情,我都已经脑子里能推演出怎么做,基本上在我脑子里做完了。然后我就说,噢,那我就再玩半年,就这种感觉,所以我就是在跟这个叛逆对抗,就是我有一种,可能有点迟到的青春期。
Jade 11:49
是吗?是不是因为你青春期的时候太乖了。
张潇雨 11:54
也没有特别乖,比较乖。好孩子,没有叛逆。然后这个叛逆可能就自于,我活了 30 多年,就没有真正的休息过,就是你脑子里要有事,要不然就是工作很忙,这就不用说了。工作之后我也觉得我好像在一直在,至少思考做事,想问题,做一些东西。然后我在想说有没有人生能不能 for like(?)哪怕就只有 1 个月,或者长一点, 3 个月,你就是一个全然不负责的人。就对任何人都不负责。这种负责可能体现在各个方面。就比如说我就不想管我妈爸死活,打引号,就是说不要管他们心情好不好,状态如何,我也不太 care 他们。然后工作我也是不上进,不努力,然后开倒车。然后各种生活上的东西,也不用去想什么事,就是完全一个人没有任何责任和忧虑的这么一个状态,我现在也没有做到。然后我觉得人可能他做到那个状态跟我想的不一样,但至少我就觉得我心底有一种叛逆,就是想说老子啥都不想干,虽然这几个月我还是干了很多事。
张潇雨 13:26
我之前描述过一个画面,就是我起床,穿上衣服,然后刷牙洗脸,背上我电脑出门准备干工作了,因为我一般喜欢出去工作,在家效率比较低。可能这会是 10~11 点,然后我就在外面走一圈,心想说为什么要工作?然后我就回家,把衣服脱了,然后就开始躺着,我会有一些这种画面。然后我还曾经,比如在上海的时候,我就从家,往我工作的那个 Wework 走,路上会有我忘了叫什么公园了,然后我就说那我就到公园里溜达一圈,然后看见好多老大爷,老大妈在那聚会,大家喜欢唱唱歌,或者是聊聊天,打打牌,就是公园的老年活动。然后我就看着他们说,哇,我也想这样,然后我就坐在那个长椅子上看他们,跟他们待一会,然后我就觉得还挺好的。然后我想说,算了,今天不工作了,我就会回去了。
Jade 14:31
但是我觉得那些大爷大妈也挺忙的,就对他们来说是一个维持身体健康的。
张潇雨 14:36
对,我也这样想,我觉得他们其实在那个状态下没有想那么多,他就是觉得今天我要跟这帮人 hang out,玩一玩很开心。我觉得挺好。然后我就想说,我想要的是这种,单纯的玩乐,全然的玩乐,不担忧任何所谓的时间为什么浪费了,那种感觉。我觉得我生活中很少有这种感觉,因为总有一种负罪感。我不能,打引号的浪费时间。我觉得我已经 3 年没怎么正经工作过了,但我仍然在跟这东西相处。所以这是我的最大的感受,现在我都觉得反正比半年前好一点,半年前做这个事我是很难受的,有时候我会逼着自己。我说今天如果不看满 6 个小时游戏直播我就不能下线,哈哈哈,给自己定KPI,就是强制的要玩乐,现在我就有点习惯了,就是我今天也不会刻意看或者刻意不看,但那个东西我其实很喜欢了。
Jade 15:41
其实也是你放飞自我的一个过程。
张潇雨 15:43
对,可能是我探索自己的一个过程。以一种非常奇怪的方式。我记得我那次跟朋友说,说我就看那个游戏,是一个我大学的时候玩的游戏,都 15 年了,很老了,但我很喜欢。还有一帮职业选手在打,水平也很高,然后我就怎么发现我真的很喜欢这个游戏呢?是我 19 年去伦敦去看温网,我就住在伦敦市中心,伦敦夏天很棒,然后有一天我早上起来发现今天有一个我那个游戏的比赛,我就想说我靠,今天我干嘛?我可以去看温网,也可以去伦敦浪,也可以在酒店里呆着,后来我居然选择在酒店里看 iPad 把那个比赛看完了。你就知道,噢,原来我真的喜欢。你不用假装给任何人看你喜欢这个东西,我 choose to 在浪费了一天。
Jade 16:49
在五星级酒店里面看 iPad。
张潇雨 16:52
看得特别高兴,然后我那会就 realize,噢,原来可能我真的喜欢这个事。所以我也没有觉得我所谓浪费时间,因为我做的是我喜欢的事。但是我还是会觉得,这个生活太颓废了。因为我把电脑放到了卧室里,然后我在我的床上架了一个架子,上面有个大屏幕,这边是 PS4,这边是 switch。这边是我的笔记本电脑,一个是 Mac,一个是 Windows,所以 you can play anything,然后 you can watch anything。然后我就觉得,哇。
Jade 17:27
这个很好,我在加州看到专门有卖这种椅子,其实功能是一样的,但是那椅子可能卖 10 万块钱,躺着在玩。
张潇雨 17:38
然后昨天我给我家里买了个大电视嘛,为我爸妈买的,然后我觉得,哇,大屏幕真的爽。哈哈哈,就是有一种特别明显的直白的感受。
Jade 17:48
但是你这些 pleasure 都好小孩子啊,就是青少年男生……
张潇雨 17:54
男生一辈子都这样。男生买法拉利,其实也是买玩具嘛。你说你真的什么享受开车快,没有,就觉得那好玩。或者买一摩托车,中年危机的男性不是爱买摩托车吗?哈雷什么,都是玩具,我觉得男生就是一个永远成熟不了的小孩,他就是换不同的玩具。炒股票也是玩 game 嘛,其实都是一样的。
Jade 18:21
昨天来我这录播客一女孩跟你说的这个很像,他之前是奇葩说第一期的选手,很出名,然后就挺巅峰的,挺有名气。他就突然决定不工作了。当然这也有一些铺垫、契机什么的。不工作的过程中,就基本上当了可能不到 2 年,就完全不做任何事情,我们所说的废柴的这种人。但很有意思的是去年的下半年他出了一个意外,他突然在健身时候后脑勺的脑神经出血,就里边突然哪个血管爆了。
Jade 19:21
非常危险,就已经进 ICU 了。从那个之后他就更有理由就是什么都不看了,哈哈哈。而且很有意思,他那件事情之前是他刚好就是出于,我可能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虽然他还是很享受,但是我要一定还是要找点什么事干,结果就来这么一个巨大的 message,就是说你还是歇着吧,就不要努力了。他跟你就很像,因为他很聪明,然后他去想很多他要做的事情说,噢,我做这件事情,我很爽,很有意义等等,但是他会想到这个结局,就一直往前推演。之后他就觉得那我想过一遍,我就不用去干了。然后他就没有动力去做这件事情,他脑子里面就有很多个可能性,play out, play out。但是最后他就坐在那想,什么也没有干。
张潇雨 20:16
这可能我失散多年的妹妹。
Jade 20:19
对,他跟我说这状态很 OK,而且他今年也还是没有什么计划,就还是顺其自然。
张潇雨 20:26
咱们有点毒鸡汤,我觉得就听《晚风说》和《得意忘形》的听众们不要笃信我们这一套东西。
Jade 20:33
没有没有,因为我们无法在有用的信息里面获得竞争的优势。
张潇雨 20:38
就给自己编了一套新故事说,不要努力是吧。
Jade 20:44
我觉得是因为不同的环境下,我觉得中国人比较需要我们这种「毒鸡汤」。因为我们这一代人和可能一直到 00 前,我觉得都还是很努力,很奋进,又有父母的期待,又有社会的期待的这么一种高压产物。
张潇雨 21:05
那天我跟朋友也跟录播客了,他说自从跟我录完播客,就处于一种弃疗的状态,我都不知道自己对他人有这种这么坏的影响。哈哈哈。他也是非常聪明,就在读博士什么之类的,读到第五年说,唉,读不读无所谓了,就飞回北京来了。人家就是学霸,他说我都没怎么好好努力,整天都在说他喜欢登山,就刚从什么山回来,但人家有 7 篇论文在投顶刊。但是他说他放弃了,比如说在那边留下来做学问或者申请教职的这么一个东西,他想回来就待着,就也不干啥。然后所有人都劝他,包括他的导师,他的同学都说你可以申请很好学校的教职,拿 tenure 什么之类的。不想回。就在北京待着,连美国都不想回了。
Jade 22:12
人就是好奇怪啊。太贱了,非常贱,就永远想要你没有的东西,只要是反面就行。
张潇雨 22:25
也还好吧,我觉得这些东西对我来讲更多是一种体验,它没有特别折磨我。我现在有一种感觉,就是我觉得这些事情都不是最大的问题,就只要你身体比较健康,然后人是正常 function 的,反正你之后去做什么都无所谓。你自然有一天不想这样了,那你就又换了,那就到时候再说。也不是说你就一辈子会这样。我会发现人特别习惯于把现在不管发生什么的局面延伸到永远,就觉得好像一定是这样。但最终其实从来不是这样的,你可能这事持续不了半年,或者一两年故事就完全变了。
Jade 23:16
回头看觉得很快,比如说你就可能只休息了一年之类的。我身边也有朋友这样,但可能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你当在其中的时候,你有时候会觉得很漫长。
张潇雨 23:29
我总举一个不一定恰当的例子,比如你看比特币,我靠,你看他从 0 到现在 8800 了,然后就一眨眼,翻了不知道多少倍。但每一天你看着他,你觉得我靠这么慢,股票也是这样,比如什么特斯拉最近涨得特别好,我还清楚清清楚楚的记得马斯克说什么私有化,甚至可能有点半欺诈,股票巨惨,还不到一年,但在每一天里,你看着股价狂跌,你如果有这个持仓你就很难受。
Jade 24:15
所以重要的就是别看。
张潇雨 24:17
哈哈哈,对,真的是。因为我做投资可能看的时间比较长的,比如轻轻松松可能就看 50~100 年的数据。因为你看的是大趋势,那有的时候我就说,噢,可能某一个 5 年就是一个小的数据点,根本连结论都不能得。但是你想对于一个人来讲 5 年巨长。然后有的时候我们说这个 strategy 历史回报特别的好,就历史上跌的时间比较少,然后涨的时间比较多,可能每年 10% 以上的回报,反正瞎说。然后你自己把那个坐标轴一打开,你会发现这中间有 15 年这个 strategy 是不 work 的,但是他在 100 年这个尺度上是完全 work 的。
Jade 25:09
那如果这 15 年你开始做这个strategy,你就会很痛苦。
张潇雨 25:11
不是很痛苦,你三年应该就已经换工作了,哈哈哈,因为你的客户也不会等你 15 年。所以比如我们会说要找一些 strategy,让他们某种方式互补,就是他们在这个东西不 work 的时候,那个 strategy 能 work,然后这个 strategy 在这种情况下不 work 时候,另一种这个东西又能 work。最后你把这个几个 strategy 混在一起,可能长期会损失一些 return,但好处是你不会有,比如 10 年完全不 work。因为你如果看 100 年的数据的话,有 10 年不 work 太正常了。有的可能 10 年 work 的特别好。但如果有 10 年,这 10 年正好赶上你职业生涯的 10 年,就完蛋了。所以我就经常感慨这个事,就是说很多事情他成立,都是站在一个时间尺度上,是相当长了,但你熬到那每天是巨难的。
Jade 26:11
所以这是为什么硅谷在研究 longevity 吗?就是为活长一点,能够看到那个 strategy play out。
张潇雨 26:20
我还有一个理论,可以瞎说一下,反正我们节目都放飞,现在很多有钱人都在说一件事,就是作为富人他们会说减小贫富差距,要这个让世界变得更公平也好等等的。我觉得其中这里面一个 narrative 是,其实很多人已经意识到,也许在比如 30~50 年以后,用一句特别俗的话说,就是有钱人希望能牺牲自己的一定的资产,来帮助自己有一个更好的环境来修仙。什么意思?就说比如你是一个有钱人,你有 100 个亿,我是一个穷人,我只有 10 万,那你如果愿意把这个 100 亿拿出 50 个亿来分给很多我这样的穷人,那么我可能从 10 万变到了 50 万或者 100 万,我的生活就很开心,相比以前幸福感提高很多。那这个时候 100 亿和 50 亿对你来讲没有本质区别,但你可以让更多人开心,那这些人就不会,我想一个能播的词儿,就不会搞你,不会掀起一些什么浪潮把你弄死。
张潇雨 27:54
三四十年以后,人类这个东西,它会有比较大的变化。比如说我们可以换 organise,我们可以精确的去医疗很多我们以前治愈不了的疾病,心脑血管疾病,cancer、 whatever,然后我们可以以各种方式在基因、DNA、基因层面去修补缺陷。那这个时候你成为一个 transidental human,或者叫 super 的概率就大很多,所以你的风险主要在于我这种穷人把你打倒。
张潇雨 28:37
其实我觉得现在是这样,当然这只是一个故事了,我认为现在的贫富差距的定义是很窄化的,因为这个差距其实本质上就两个差距,一个是时间自由的差距,就是说你是一个极端富人,你比我多的其实是很多可自由支配的时间。另外就是消费水平的差距,你可以消费巨多好东西,我可能消费不了那么好东西。但之后会出现一个新的差距,就是机体上的差距。其实现在已经有了,比如说美国的有钱人,他更有钱,去健身房吃得更健康。可能有的人天天吃炸薯条的,可能他健康没有那么好,有心脏病,有糖尿病,但以后这个东西的差距会成为所有差距里最大的。你可能是一个 like engineer 的 body,非常健全,然后你比如你滑雪受伤了,膝盖不行就换一个关节嘛,但一般的人可能连这个条件就没有,这个差距会非常非常巨大,所以就不要打扰我修仙,我愿意把我的钱都给你们,但是我 50 亿也能修仙, 100 亿也能修仙。
Jade 30:20
但是快乐的差距,或者是就那种内心满足感的差距怎么用科技去弥补?我觉得这个很难。
张潇雨 30:30
这个不用科技弥补,这个就是科技越好一般就越糟糕,就无所谓。
Jade 30:36
那你觉得比如说你刚才说的两个人群,他们在 iner(?)的这些需求的满足上和他们自己的这种愉悦程度上会很像吗?
张潇雨 31:05
这个可能跟社会性的一些东西有关系,比如说以后有没有可能现在这个整个的我,至少我们可能面对一个 narrative 是资本主义有问很大问题。然后你有很多钱会让你很 miserable 等等。但是可能这个东西以后是不是成立也很难说,没准直接脑机接口就让你挺开心的。
张潇雨 31:28
或者说开心幸福这个定义也会变,谁知道呢?不知道。但总之,我只是在说一个阶级分化的事情,就阶级分化到了这个点,我觉得未来 30 年可能会有一些就 paradim 上的阶级分化的变化。现在阶级分化说的贫富更多是财产的那个,以后可能我觉得更多的是 mind 和 body 上的区别,可能 you dont know。扯的比较远,比如说 30 年以后你有钱,你的孩子可以一出生就 inject 一个什么 USB 信息接口,然后你拷一个数据大学就不用上了。那个可能特别贵,就一个亿。然后他 3 岁的时候就可以接受一个什么 transplant,或者是一个什么脑机接口,他就把 0~18 岁该学的知识都输入了,他就直接从 18 岁开始来, you never know right,是有可能的。
张潇雨 32:33
所以这个时候就是一个那种差距了,比如假设我是一个学霸,你是一学渣,我各种和学习 intelligence 相关的东西都特别强,你比我差很多,你想如果我们俩穿越回 like 1000 年前,咱俩的差距比起我们现在在这个互联网时代,那会儿的差距一定比现在小。为什么?因为那会儿我的 intelligence 再高,我能看、能找到的资料、书、信息、能揣过去的地方都特有限。我去哪都骑个驴,弄个轿子,然后我搜索能力、信息接收能力特强,也就是那几本书。但这个东西平移到现在,由于 Internet 让我们可以 access,almost, every 所有的 information,咱俩如果在 intelligence 上有很大区别,新技术会放大这个差距。所以很多人都说 online 让什么世界更平啊,我觉得一方面也对,但另一方面有的时候它其实是放大这个差距的。因为这个时候我作为一个打引号的学霸,可能我在 25 岁, 0~25 能接触到的信息和你能接受信息的 gap 远比 1000 年的密度(?)大很多。
Jade 34:09
你可能就是通过一场考试,你跟我之间的差距就变成了这个庶民和这个宰相之间的差距,也是有可能的。
张潇雨 34:17
这个算是社会上的结尾。我们说的不是这个概念,而是实际上我们拥有的智慧和知识的信息的总和这个概念。之后可能如果再进一步提高,可能我们能拥有的信息和知识的总和的这个差距会更大,但是这个代不代表我就比你幸福,那是另外一回事。我只是单纯的啥都不知道,也挺高兴的,对吧?我们永远没法去这么判断,只是说它技术是一个杠杆,它会让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更大。
Jade 34:51
我觉得首先智慧和聪明肯定是两回事。然后其实从另外一个角度上讲,如果说未来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不管是就两个阶层还是多少个阶层,我觉得人也都是活在一个自己的 narratives 或者是一个虚拟的故事里面的。所以可能也没有那么重要。咱们经历的故事不太一样,但是到最后,比如说我们假设每个人都是活 60 岁左右,然后那在这个里面可能我所经历的感情上的这些认知,包括我人生的高峰和低谷,包括我健康的这些 accident,包括我到最后,说白了你不还是那一点需求吗?你满足了,然后呢?你不还是每天就剩下想,说那我到底为什么活着?
张潇雨 35:57
就这个东西,我觉得只要 human 这个物种没有完全变成了一个硅基生物,它都会存在。就跟现在比如说我们俩活在一个很现代化的世界里,就完全有一撮人叫 Amish people,反正他们就是自己耕地,自己产出自己需要的事物,不用特别多的机械的东西,更别说现代技术了,可能人家就挺开心的。那你不能说我们就比他们开心,也不能说他们比我们开心。这种选择不活在某种现代化的语境里,是每个人的选择。确实他也会有恩怨情仇,高峰低谷,但是这就是 human,可能有一天 human 没有了就……
Jade 36:54
对,就是因为你刚才说的时间的尺度,包括你所说的金融的尺度,哪怕是 50 年、 100 年,其实也很短。我上一次跟一个做环保的女孩录播客,然后她就……
张潇雨 37:06
觉得我知道了,你这次最大的变化就是你可以引用说我上次和谁谁谁录了播客。
Jade 37:10
对,因为我的生活也很狭隘,主要就是这些人。
张潇雨 37:13
你下次应该这样就是上次我在第 32 期跟那个谁的第 28 分钟,哈哈哈,讲过这个事,然后链接过去。
Jade 37:24
对,姚松桥,然后他是做环保的人,看的是地球的寿命。所以你的这种 time horizon 又远了很多,而且这些人很有意思,我认识的就是比较在乎环保,或者说但凡研究过这个话题的,都对人类的命运不是很 care,就你最后人类灭绝了也还是很 OK 的。
张潇雨 37:49
就是「天地不仁,以万物刍狗」,人并不特殊,我们就是演化。
Jade 37:54
对,他们没有那么在乎什么科技帮助人怎么样?然后多一点智力他们不是很 care。
张潇雨 38:02
其实我也不是很 care,因为那天我看《经济学人》发了一文章,我特别生气,我还转发吐槽他们,他们那个标题很简单,叫做《人工智能为何永远写不出动人的作品?》当时底下就分析怎么描写人的心理情感,然后我当时转发我说 AI 为什么创造不出动人作品,难道不是有且只有一个原因,就是动人的标准是人类定的?动人这个词不就是打动人类吗?AI 创造东西就不是给我们看的,是给他们自己看的,或者说以他们的规则看的。有一天如果这个市场 98% 都是新的什么机器人类的,然后只有 20% 我们这种 Homo(?),你猜那会儿动人的标准是谁设立的?就是很可笑嘛。所以我就觉得我一直有这种,人类就是非常自我中心论的一个东西,很喜欢研究自己,觉得自己是宇宙的中心,对吧?就那天我还跟朋友说「地心说」早就被推翻了好多年了,但其实长存在人类的心中,人总觉得世界是围着我转的,对于一个大自然来讲 who cares。
Jade 39:20
但是我觉得你所说的,包括跟科技、金融相关,还有我这个朋友说的关于地球什么,你最后还是要推导出来一个。那对个体来说,你知道这些东西,或者你讨论这些东西,so what?对于我来说,我觉得结论是一样的,就是你更要及时行乐和放飞自我了,哈哈哈。就是你不知道明天世界是什么样子的,我们人类是变成一个什么样的物种,然后我们也有可能就直接灭绝,而地球又很年轻,我们那么的渺小。那你就为什么要那么 serious 呢?所以我今天,我们不是做冥想的东西,然后最近有个插画师,他在做一个新年的屏保系列,他让我给他写一些东西,然后他画画,然后其中有一句我就写的是 play thats the only option,你就玩就行了,没有别的任何其他的人生态度。
张潇雨 40:35
什么建功立业什么都是扯淡。完了,咱们这个完全不符合社会主流价值观,人家都是撸起袖子加油干好吗?好吧,就是这样了。你是不是搞了一个什么社区?冥想的?给大家介绍一下。相信《得意忘形》有很多听众,赶快给你导点流量,哈哈哈,因为我也不干活。
Jade 41:00
感谢感谢。叫 20 x 12 Club。这个东西其实是我自己想做的冥想产品的一个新的延伸。当然做冥想这个事也是挺顺其自然的,本来没有想做太多,就比如说我之前写过一门线上课程,是一本小书叫做《冥想与大脑维修艺术》。但是其中的那些东西我就觉得不写不行,我自己又研究又 practice,又积累。所以我确实有很多想分享的。是我先写完,然后就每周更新一篇,我去年花了几个月集中去写的。我发现写东西还是得集中,因为之后我还剩了几章,后来就再也没有写,哈哈哈。就是不能给自己留豁口。然后 20 x 12 Club 这个挺有意思的是,我从尼泊尔做了一个集中 10 天的禅修,回来之后有了一个灵感。因为那个环境特别有意思,基本上是一个,身边都多多少少还算是比较资深的 meditator,当然也有一些像我一样年轻人,但是大多数是年纪稍微大一些,全部都是以欧洲和美国的白人为主,而且一看就都挺有钱的,就非要去尼泊尔一个村里面去打坐。
张潇雨 42:29
都是他妈现在先修仙去的。
Jade 42:32
其实就是你说的修仙的这些人。他只不过现在还没有脑机接口,所以他就先用这种冥想的方式。然后就还蛮颠覆我的认知的,因为首先我们这个 retreat 有一本只有七八页的教材,就所谓的教材,但其实它中间的核心理论方法非常简单。所以我经常跟别人说就是冥想这件事情,它很有意思的一点是他的方法非常简单,简单到你不用说买这个书,那个书,问这个,拜师学艺这种。但是他的阻碍也在于他的方法太简单了,所以越是聪明人你越有很多的 doubt。你绝对不会相信说,噢,那这么一个简单方法,我要重复,然后我就怎么样?对我产生多么强大的、深刻的影响和改变?他不相信。越聪明的人,他会非要去研究清楚,他会走弯路,搞很多理论问很多人。然后确信这个东西真的是,我练了之后就能像乔布斯和达利欧一样,我再去练。其实它的方法很简单,所以当时我们进去之后,他就先扔给我们一个小册子,之后就不管你了, 10 天就不管你了,你就自己练习,没有人。
张潇雨 44:00
啊,天哪,我也想办这种班,每人 10 万。
Jade 44:03
人家是免费的。但是 donate,大家还是捐挺多钱的。
张潇雨 44:09
行,找到商业模式了。
Jade 44:13
这不咱俩聊过吗?最后还是得 donate。
Jade 44:19
然后在那个环境,我们有还是有老师的,但老师只是每一天有 10 分钟的时间,你可以问问题,但是往往这个问题其实你比如说我今天问了,明天我自己的练习我其实就解决了。其实没啥可问的。它更多是一种激励,而且它的形式很简单,当然它会提供早餐和午餐。然后我就在想它作为一个产品最核心的是什么?我出来之后,再回想起来,我觉得最核心的东西其实是环境。因为你想每天你 4 点钟起床,然后一直打坐到晚上 10 点钟。
张潇雨 45:03
就只干这一件事?
Jade 45:04
他是坐和走是一小时交替的。然后吃饭就是早上半小时和中午的半小时,当然你可以偷懒,没人管你,但为什么没有人偷懒呢?就是因为这个场,别人都太努力了,别人都太自律了,所以有时候我就想赖床一会儿,然后我看到我那室友,一个瑞士的姐姐就蹭的就起来了,然后我就还是挺……真的,在那种环境下你的内心其实挺软弱的。你特别需要鼓舞或者激励,特别需要环境影响,环境真的很重要,而且你想在那个小村里,你确实也什么都干不了。
Jade 45:51
有的 retreat 会把你的手机收上去,我们那个没有,就全靠自觉。而且那个 retreat 的地儿也没有 WiFi 什么的,信号很差,但是我去的那个时候信号已经变得很好了,所以其实如果你想的话,你看手机什么都可以。但你就觉得我来都来了,这个环境这么好,你就还是蛮珍惜的,还有看到身边……
张潇雨 46:18
可能你呆了一两天你就真的讨厌手机了,看着很难受。
Jade 46:24
是的是的,然后你看到自己看手机的时候那个心情也很厌恶。
Jade 46:35
当然了,也有一些必不可少的点,比如说他的那个饭真的特别好吃,哈哈哈。就真的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素食,每天我的 highlight,尤其是早上那一顿。而且很妙的是,就大家都不说话。但是这种克制反而带来了一种另外的,你从来没有感受到的人际关系,因为你想想你做这么艰苦的一件事情。比如说我当时 10 天,我坐在我们冥想的那个大堂里面的时候,我的左边和右边是两个帅哥。其实你们从来没有说过话。但你想想你 10 天结束的时候,你想跟你共修的人,他们跟你这种关系就特别微妙。然后他们要走的时候我是真的还挺伤心的。虽然我根本就不知道他们是谁。我有一两次偷听到他们跟那个老师答疑的时候,就大概讲自己是什么经历,有一个是作曲家,还有一个是新西兰码农什么的,包括我那个同寝室的姐姐,我走的时候也就跟他说了句话,但基本上就是不说话。但你 work 的时候你会擦肩而过,然后你需要帮助的时候,比如说我第一天去,我不知道那个蚊帐在哪拿,然后我出去吃了个饭,我再回来就已经有人帮我放在我的垫子上,你也不知道是谁。如果说实在你要说话的时候,你可以写纸条什么的,但是那种人际关系你就觉得很克制。正是有这种克制,你对他反而有一种依赖和温暖的感觉,又很安全。因为你想你在那个情况下,你很怕别人来给你 social。就是我都来这了,我不想跟你有任何的交集,就是就 leave me alone 那种感觉。
Jade 48:42
所以我回来之后,这个经历本身对我是一个很大的震撼,因为我冥想很长时间了,但是我没有去过这个集中的很专业的这种地方,包括那个老师对我影响也很大。然后我就突然就觉得说,环境这个东西很重要,而且对于冥想来说最难的不是方法,而是坚持,当然方法有很多,比如说你有宗教信仰,你就容易坚持。因为你知道这个东西可以带你怎么样。如果做了很多 research,或者是你已经得到了很多,比如说你已经冥想 3 年,他已经成为你一个习惯,你也比较容易坚持。但是我回想起我最开始那一两年是非常难的,真的是断断续续,而且我相信没有人可以在一开始就这么的 dedicated。
张潇雨 49:34
真的,我都好几年了还在断断续续。
Jade 49:36
是的,所以我当时就是有一个模糊想法是我希望用某种虚拟的形式为大家创造一个这样的环境,其实主要原因是因为我不擅长实体的线下方式,我倒不是说觉得一定是虚拟的,我自己喜欢虚拟空间那些东西。然后又有一个方面很有意思,就为什么做这个 20 x 12 Club,是因为我之前有一次去韩国 travel 的时候,当时韩国一个朋友给我介绍大家一起吃饭,他又带来了他的一个创业的朋友,然后他创业的这个朋友当时在韩国就给我讲他做的什么东西,当时我也不知道这个公司是大是小,但后来我查了一下,这公司其实做得非常成功。
Jade 50:22
它是一个 book club,线上读书俱乐部,但它是高端的那一种。它分主题,就是你要付费,要交很多钱,你一期 club 的话是大概四个月的时间,而且是按主题的,比如说你喜欢网球,那你去一个 sports 的读书会,和你去一个文学读书会,你要交两份钱。之后你会进到一个有 20 个人的 group。然后你要做的事情就是你至少每个月要交一篇读后感,就是你每个月至少读一本书,然后你要写一个类似读后感一样的东西,在这个 group 里面分享,然后他们会也至少每个月有一次线下聚会,但是你可以选择去或者不去。如果去的话,他们的线下聚会质量很高,但是它有一个特殊原因是因为在韩国有几乎百分之百的精英都生活在首尔,所以他们做线下的东西很方便、很合适的。反正就这么一个模式,然后四个月到了,你如果再想进去,你就要再交钱,而且你就不能保证你还是和 same people in the same group,当时他那个东西我就觉得挺新奇,但是我就不知道为什么就一直忘不掉这个 idea,就老想起来。而且我还跟别人聊过很多次。
Jade 51:47
它让我觉得新奇的是,它跟我在中国见到的所有线上线下的社群都不一样。第一,它很小,它不以说我要拉一个 500 个人的群,群满了,我再拉下一个 500 个人的群为它的追求,它反而是要小的组织,私密的那种感觉。第二个,它不是永久的,就是你付费,是很短暂的三四个月。这个东西就给我蛮大的启发,不管它好与不好,我看到了做社群的另外一种形式。因为此前,我觉得中国的互联网的这些社群,尤其是线下这些社群都挺同质的,就因为人多,中国人尽量就是越多人越好。而且中国互联网是屌丝经济,所以其实是你进来交的钱可能未必很多,但我是拼人头的,所以其实跟他的这个思路完全相反。anyway 那个东西就像种子一样,种在我的脑海里,就挺深刻的。所以当时就结合我想做的冥想这个东西,就又想起来了,就慢慢把它打磨成了一个适合我想做的这个跟冥想相关,跟线上相关的。
Jade 53:14
我们这里面最核心的一个功能是,你付费进来,一个 20 人的,只有三个月,我们就 20*12 周的意思。每一周你至少要交一篇冥想笔记。这个功能是我在尼泊尔观察到的,我发现长期的冥想者你是不需要什么 APP 的,你甚至不需要计时工具,因为你的身体很敏感,你累了吗?就是到了。可能就是半小时或者 40 分钟,一小时都不需要,但我发现他们有一个共通点,就是每一个人都记笔记。每一个人在每一坐之后都会记笔记。
Jade 53:57
其实冥想这件事情本身是一个内观,是一种自省,而写作可能是所有自省的方式里面最好、效率最高的。就跟很多人记日记一样的,所以他们会在每一坐之后尽量快速的把自己的一些体验记下来,我们的人的记忆力是很差的。所以你再过几小时,或者你再过一天,你再回想你昨天冥想的时候你有什么体验,或者是有什么变化,有什么问题,你完全记不住了。所以这是我看到的他们的一个共通的需求。包括我们的小程序,叫口袋冥想里面,还有我们的 20 x 12 Club 里,它就成了一个我自己认为比较核心的东西。也是跟现在所有其他的冥想或者之类的不一样的东西,因为我特别害怕个人崇拜或者是中心化。
Jade 54:57
所以在这个社群里你不需要一定要看我写的东西,你可以看任何的,比如说你去哪个寺里面学了,或者你看了一本书,都可以,但是你要练。这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小组,所以大家的作用首先是自学,你交钱进来,你有成本,你不自学,比如说你连续请 2 次假,请 3 次假,你被退群了,那是你自己的损失。其次是互相激励和互相学习,你可以看到别人冥想的评论,你可以看到别人的笔记的内容,而且是小范围的,因为这个东西还是挺私密的,你的冥想笔记可能涉及到很多你的情绪,你的心情,所以就是基本上他会看到其他 19 个人的,但是大家都不会往外去扩散,那这是最核心的。
Jade 55:49
然后第三就他是比较无常的,三个月之后他就消失了,所以你也不用有什么负担,就说我一定要跟这些人有什么关系,就包括我们现在公众号发的文章的那个 7 天快闪群也是,你可以讨论,但 7 天之后这个群就解散了,我没有什么必需的关系,所以大家就比较轻松。大概是这么一个想法。
张潇雨 56:12
现在做了几期了?大家多长时间发笔记来着?
Jade 56:16
我现在同时有三四个社群。每周至少要发一篇,当然你可以有比如说两次请假的机会,现在看来的话,确实还是挺对,大家还是因为这个环境还挺勤奋的。有些人也就可能一天一篇,然后我每周的周末会 release 一个一小时的音频。这个音频里面会有我对大家的一些问题,或者是我想总结的一些东西,比如说大家的进步,我的一些建议,我会把它从音频的方式 release 出来,也算是一个答疑。所以我觉得未来的学习这件事情可能会越来越多。知识是完全免费的,但是你的学习服务是某一种为别人创造环境也好或 facilitate 它的学习效率也好,因为所有的知识都是 for free。
张潇雨 57:33
你这个让我想到了我想规划的一个事情。我准备接下来让大家……因为我经常会在微博给《得意忘形》的听众们留作业,做不做随缘。
Jade 58:02
我碰到过给你做作业的粉丝,非常认真在拍 video。
张潇雨 58:08
我没有特别 active 的做这个事了,但偶尔会弄一弄。现在我们在做的一个事是,我甚至都不知道这个东西进展如何了。但是在做一个事,就说我想 build 一个大家都能 share,大家都能 contribute 一个 knowledge base。起因是我之前写了一个微博,我说其实大家可以工作到某一个年限,我当时写的 3~7 年,但这个肯定不是一个很死的东西了,就是工作到每个年限,我觉得大家可以 take 一个所谓的 gap ear 和 whatever 也好。然后这个 gap ear 里边可以做哪些事情?我当时在微博里写了,就比如说大家可以去学习一些技能,或者研究一些 topic,或者是 take care of your bodies,或者你去运动,找一个爱好等等一系列的,包括梳理你和身边的人重要关系的 relationships,甚至你去 apologize,找到你伤害过的人。whatever,是一个我好像叫 self caring gap year。
张潇雨 59:18
然后从这个东西去延伸,我还提过一个事情,就是说其实人在工作一段时间,或者当大家工作遇到一些瓶颈,或者是他想 take a break 大家都会做一件事,就是我去学校读一个 master。我觉得这个事当然也是一个很好的事情,但我觉得这个东西可以更 flexible,比如说我觉得完全可以一小部分人,比如说三五个朋友,我们大家就去 like 全世界任何一个学校,我们就去一起 official 也可以, unofficial 的也可以,官方不官方都没关系,包括你可以去那种给钱都能去的 program,到那大家就去 takes 三个月或者六个月就在校园里呆着。然后大家可以做成一个互助的学习小组,就是我们到这个学校里边去学一些东西。你上这个课,我上那个课,就你不需要一定要拿一个学位,或者我要学一个什么 marketing,学一个什么广告 communications,学一个 engineer,不需要。你可以给自己设定这个 agenda。比如我自己的计划是这样的,我到这个岁数也不需要拿学位了,我也不 care 这个事,但我想做的一件事就是说,我可以找那种全世界比较好的学校,什么哈佛、耶鲁,whatever 都可以,或者不一定是这种好,也可以是地理环境好,城市风光优美,完全可以。你就去那待比如 2 个月,然后你就到那找一个特别水的、短期、给钱都能上的公司中层,反正就巨水的 program。你为的时候拿一张那个就是校园的那个卡,能吃饭的,食堂和 library。
张潇雨 01:01:23
然后比如说能去各种 stadium,能用他们 gem,对吧?比如说我,如果我 personal 到,那我肯定之前会规划,大概规划我这两三月我要学一什么东西。比如我最近在研究全球大娱乐行业的一些变化,因为打游戏嘛,就顺便了。我想游戏行业变化很多,然后我就顺便看了看。学校有一点特别好,可以在一个足够广阔的环境里,可以他把你 everything take care of……你不用每天说我去哪儿吃饭,去哪自习,我去咖啡馆网不好,旁边人很吵等等,都没有。
张潇雨 01:02:13
你在学校里有网,都是免费的,然后食堂各种随便吃,想运动就运动,gem、网球场,whatever 篮球足球都可以有。想听课了,蹭蹭课。学校请了一些什么讲座就去听,然后想 party 就不用说了,更重要的是还有好多年轻姑娘小伙子,你就天天看着他们就特别开心。哈哈。anyway,就它是一个很综合很舒服的一个 environment,你在那,比如两三个月,你就可能学习,然后运动一下,take care of 然后跟朋友在一起 hangout 可以去 party,可以去看演出,可以去看 museum 等等都可以,thats it。我觉得可以去 take 这样的 gap。
张潇雨 01:03:01
更 flexable,更轻,而且自我设置这个agenda,而不是说我因为去读一个 master,或者读一个什么学位,你又变成了一个非常具体的(?)它是社会给你建构了一个目标,你要把这个学位拿下来,你要考这个试等等,你压力又上来了。但在这个状态下,其实你没有压力,你可以学习,你可以在知识的海洋里随便的瞎逼遨游。就是说你想学什么就学什么,你想关注什么就关注什么,而且你可以有大量的时间关注自己的内心和自己的 body,否则的话你可能又弄成每天都熬夜为了考试,就失去了意义。甚至可以大家很轻松,而且可能也不用交那么多钱。
Jade 01:03:37
但你这个还是有门槛,比如说你得搬去发达国家的某一个地方,然后你得会英文,然后你得申请……
张潇雨 01:03:48
可以在浙大啊,可以在厦门大学,多漂亮,对吧?我的意思是说我在思考这个事。扯的好远。我留的作业不是说让大家去做这个事,而是说大家可以去 build 一个可以 share 的 base。比如当时我去调研,很多人推荐了那个加拿大的一个叫 Th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就说那边冬季特别好,雪特别美。
Jade 01:04:19
都可以推荐旅游地点。
张潇雨 01:04:21
但这学校也挺好的,就是说我们这个学校有这类的 program,或者我们学校有什么特点很值得来,可能价格不贵。我留的那个作业是希望大家能把自己知道的,或者已经实验过的,把这个东西记录下来。很多人来发来消息,比如他在台湾的某一个大学,说我们这特漂亮,然后又不贵,还是个岛,对吧?我就希望大家把这个云存储下来,然后整理成一个 knowledge base,我不知道他们进行到什么时候了。最近好像在用一些知识管理工具去 build,最后我希望每个人都能 contribute,整个 community 都可以看。比如有一天你真的想这么去做了,你就看看大家的经验就好了。其实就是另外一种攻略。
张潇雨 01:05:30
最近我希望大家做一个 part,大家听好了,开始留作业了,哈哈。
张潇雨 01:05:37
我接下来会希望说,其实跟你这个东西有点像,我希望如果有想学习一些东西的这个愿望的听众,可以在自己的那个城市去结成一些 study group。原则是这样的,我一开始会给大家大概 4 个不相关的 topic,比如说哲学,比如说什么 global currency 经济学,还有一个应该是 how to tell a story,就是这种。然后我可能每一个 topic 下面我会推两三本特别基础的,公认的比较好的入门书,thats it,这就是一个特别基础的学习材料。然后我会建议大家这 4 个 topic 里任选两个去跟大家结成 study group。比如说我们 6 个人、 8 个人或者几个人组成一个 study group,之后我们就以某种形式来学这两门课。首先不要太多,其次也不要一门,因为两个特别不相干的同学一起看,有的时候会产生一些奇妙的联想,这样会比较有意思。那我的作业就留到这儿了。
张潇雨 01:07:02
我的 point 是,至于这个 study group 怎么组,这个 study group 内部怎么去协调时间方式,大家学习的成果会是什么?你们比如说最终的结果 output,你们可能是有留一篇文章等等,我都交给 community 自己来解决。交给他们解决的一个 point 是说,最终可能各个城市的各个 study group 会总结自己不同的经验,最后我通过这个科 community 内部把它 quality 起来,最后形成某几套 best practice,最终它可以推广到其他地方。
张潇雨 01:07:38
因为本来我想设计一个这个东西,大概比如说每两周要碰一次,然后谁教一个东西还是怎么的?后来我想说,对我来讲这还是一种顶层设计,没有必要,就不如让他们自己去发挥。因为我设计出来的东西首先我根本就没搞过,我可能都是瞎弄的,还不如就把这个东西交给整个 community 来做,然后这个 community 他们比如说哪怕只有 10 个 group 成立了,大家做了可能一个月、两个月,最后他们愿意的话会形成一些方式方法,或者踩过一些坑,就把这些东西总结起来,最后变成一个叫什么 SOP,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
张潇雨 01:08:20
然后这个东西本身可以推广给大家,所以不是说教给大家具体的内容和怎么做这个事的方式,而是去引导大家形成自己的方式。可能有的 study group 它就适合这种方式,有的适合那种方式,你把好的就聚集起来就可以了。这个我会在这期节目前后的时间,把这个打引号的作业布置下去,然后我会给大家一些 guidance 说可能这几门课会比较好,然后慢慢的大家可以往里去加。至于他们会搞出什么花样来,我也管不了。这个逻辑是我认为第一,就是人是需要一个场子的,就这 study group 很重要。当然我是一个总体来讲自学能力和自己管理能力还可以的人,所以我真的会坚持学一些东西,但这个过程也很痛苦,因为每天都想打游戏,另外我会逼自己有一些 output,我会写东西,会录音频,但同样我经常拖延,或者说我没有外力 push 我一定要写什么东西的时候我也经常跟你一样,放在那了,就再也捡不起来了。我也经常这样,所以我觉得有一个场,有一个 workshop,有一个 study group,大家别管是 3 个人、 5 个人、 8 个人、 10 个人,可能也不宜太多。大家觉得我们这几个人一起可以在未来的 2 到 3 个月里学一个什么东西,我们就自己定义它,然后把怎么学,学到什么程度,学完的结果是什么,我们最终产出的 output 是什么等等东西你们都可以自己规定好。
张潇雨 01:09:55
然后大家可能关系也会很好,因为你不会找很讨厌的人。这不像学校,你必须要老师给你打分,你要忍着你自己拿不了a,所以对方如果很拖你的进度,你也没办法,你就必须自己把这事 carry 了。但是生活没有人给你任何压力,你就想干嘛干嘛,然后把这个事做了。我觉得有一个环境,有一些伙伴,有一些你觉得真的应该去掌握的想学习的东西,你们这些人或多或少把他们聚集起来,然后一起把它学掉,一切都出于自愿,我觉得就很好。这就是我的下一步的小小的想实验的一个所谓的去中心化的 study。对于我来讲它最好的一点就是我可以甩锅,什么都不用管,这是我做一切事的原则,只要让我多管一点事,我都很烦。
Jade 01:10:58
但你是这个流量入口吗?你是这个分发渠道。
张潇雨 01:11:02
可以这么说了,我肯定是 somehow 把大家 gather 在一起,但一般处理可能连我这个东西也不需要,那到时候再说。就是把币交还给社区嘛,哈哈哈,这是一个梗,你懂吗?
Jade 01:11:12
哈哈哈,好可怕呀。
张潇雨 01:11:16
就把做这个事的交还给社区,交还给整个《得意忘形》或者《晚风说》的听众,听我节目有可能 1 万人,哪怕其中有 100 人,结成一些 group,能把一些东西弄出来,慢慢大家去不断 optimize,不断去完善这个事情,就很好了。我觉得这点我跟你很像,就是我不认为学习是一个自上而下的,需要一个老师去教,就我告诉你什么是对的,没有谁能告诉你什么是对的。你当然可以去参考,你可以听《得意忘形》,听我怎么说,也可以听其他人怎么说,但很多东西你得自己去判断、理解和感受。另外这个东西也是一个非常持续的事儿,就你也不需要只有一个老师,你可以有无数个老师,可以有无数个跟你学的。《得意忘形》我录了 3 年,虽然每一年都比之前录的更少,但是它总体来讲还是一个单向的过程,下一步其实我希望探索的,它已经不是一个所谓电台或者播客节目了,而是把认为我我们讨论这些事情重要的人聚集起来,然后让大家自己去玩的这么一个东西,这就是他我对他设计的下一步,至于他之后还会变化成什么或者会怎么样,那再说了,这是我的一个东西。我也不知道这东西布置下去大家之后会不会完成,或者怎么会不会做。但是 i think 就是可以 worth trying。
Jade 01:12:54
你曾经有想过自己开一个学校?
张潇雨 01:13:03
我有。我的想法可能跟一般人想的不太一样。我想的所谓的自己开的应该是一个 party school,就是大家都到那去玩了,大家到那不是 like actually learn,它不是一个那种学校。它是一个 like 巨大的别墅,然后大家就每天来这浪,学习都在平时完成,来这就是来充值信仰的,哈哈哈。然后那种教,第一,我可能懒,但另外我就觉得他还是一个传统教育范式。我觉得不需要由我去探索了,因为很多人也在探索这个事,我可以探索一点别的,至于行不行了再说。
Jade 01:13:54
你探索的是?
张潇雨 01:13:57
我也不知道我探索什么,反正我就探索的是……
Jade 01:14:05
我觉得可以教他……
张潇雨 01:14:07
首先我推荐大家读一本书,我每个学科会推荐 2~3 本,但是最终不管你学哪个科都有一本推荐阅读,叫做《海星式组织》的,非常好的一本书,它实际上讲的是这样,就是一个海星,大概比喻类似于你砍掉一个角,它会那个角会长出来一个新海星。他用的一个很棒的例子,也是我最近偶尔会研究,美国的匿名戒酒会,他就是大家围坐一圈,我是一个酗酒的人,然后说一说。他就说这个点很有意思,他说一个伟大的组织有一个巨大的特点,就是他不知道自己有多少人,因为 anyone can be your。
Jade 01:15:03
这个 AA group 他们的商业模式是?
张潇雨 01:15:06
它没有商业模式。大概的历史是一个人自己是酒鬼,然后他就弄了一个东西,本来弄得很中心化,完了他就要 authorize 各种人去以他这个形式做,后来发现没有意义,因为你也没法控制谁要搞,人自己五个人想跟家里搞一个,没法弄。所以他就很聪明,他就出了一个 code,就十二步戒酒法,类似于有一个总纲式的东西,但他那个东西很务虚的。比如说第一条,要想干这件事,首先要承认自己是一个 addict,因为你不承认没有意义嘛,对吧?然后有那么一两个类似于讲这个组织的由来, thats it,他就说任何人只要 within 我们这个 code name 下,你都可以自己组织各种 a meetings,whatever,你想收钱 whatever 我也不管。因为你没法管,对吧?比如他在美国,你在天津搞一个,你怎么管?也没有什么授权一说。但正因为这样,就是说所有来的人都比较 sincere(?),然后大家也愿意带着问题来,也能真正的去无边界的扩张它的理念。它就变成一个非常 decentralization 的事。
Jade 01:16:46
当时没有虚拟货币,不然就被发币了。
张潇雨 01:16:51
哈哈哈,这个事以后再说,以后怎么割韭菜,我们可以再想一想。哈哈,开玩笑。
张潇雨 01:16:58
所以我觉得这种东西理论上可以更 promote,因为现在技术已经又赋予了我们新的方式去做这个事儿。然后比如像戒酒者协会,其实它也没有什么宗教性,对吧?它就是解决一个生活中的具体问题,但它那个 code 里有一条是类似于在上帝的见证下,你要对你之前伤害过的人道歉什么的,那个年代有一些宗教色彩。anyway,我们现在说起来不会认为这是一个宗教组织。所以《海星式组织》这本书非常值得看。某种方向我也在看看能不能视图在《得意忘形》做一些实验,往这个方向走。《得意忘形》会变成什么样我也不知道,就再看吧。我都没有想太多这个事,因为都在打游戏。哈哈。
Jade 01:18:02
是不是催更你没有用啊,就催更你的粉丝跑过来跟我说。
张潇雨 01:18:08
哈哈哈,就是这样,就是这样。所以这里我也想说就是,第一,我始终在跟大家说《得意忘形》的一个最本质的,我最不想动摇它的一个原则,就是说当我觉得没有什么说的时候,我就不会说,我一定有想聊的,比如我找你,是因为我就想跟你聊天,我看你最近在浪对吧,然后我就说可以 catch up 一下,我们就来了,也没有任何主题,打开就聊。我觉得一个人如果没有什么想表达的东西的时候硬表达,基本上就是垃圾,说出来东西很差。
张潇雨 01:18:49
另外就是说,我从来没有把《得意忘形》当个播客,这是我第一天就说的,它是承载我的某种价值观的一个产品。它一定是我这个人如实的某种反应,至于它是音频还是什么形式,我觉得都不是很重要。另外就是大家请多重复听之前的节目。哈哈哈。真的会经常有人跟我说,可能听了三遍、五遍、八遍都有,所以接下来,我甚至都没有计划。但是我就觉得可能我突然想起来了,我觉得这事值得做,我就会把它好好想一想。比如这事我就想了一阵,然后就,诶,可以这么做,然后我就把这事儿扔下去。
Jade 01:19:37
所以你确实擅长和适合做,想了,但自己不用做的事情,这样你就不会放弃他。哈哈哈。
张潇雨 01:19:44
对啊,然后我就扔下去,谁想做谁做了。因为还是这句话,就是说我跟听众是一个很平等的、很坦诚的关系,我做这个事,第一,我自己开心,第二,某种程度上我是以 someway 帮助你们,你如果不想帮助自己,我帮助你有啥用,对吧?我就告诉你这事可以怎么做,想做这件事的人,需要这件事的人,他自然就会把这事接过去做了。如果没有,我去愣要求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我就做好我的 part,我的听众做好他们的 part。如果他们没做好,或者我没做好,那就说明时机还没有到嘛,那就再等等嘛,再大打游戏,无所谓了。
Jade 01:20:22
那你的那个音乐节的计划呢,在 2020 年还有戏发生吗?我替你的听众问。
张潇雨 01:20:29
哈哈哈,我还是非常想做的。因为首先我是这样,就是说我 almost get everything ready,就是这个事儿可以去执行的人和 whatever 等等那个事儿,我觉得都很成熟。我现在就担心一件事,就我担心这个票有限,到时候大家都来找我要票怎么办?
Jade 01:21:02
你可以把那个票的独家发行权留给《晚风说》,哈哈哈,让我帮你挡着。
张潇雨 01:21:13
之前我参加一些活动,还有朋友跟我说他一直期待这个party,然后我开始启动,马上可以来当志愿者,很多很多这样的人,就肯定可以搞。然后我也觉得概率应该比较大的,因为夏天或者秋天也没什么事,反正就搞一搞,而且也不用规模太大。我现在想 200 人。先小搞一点。搞一搞,看一看,然后反正我觉得有一个疑问,就是有一个实体的东西把大家聚起来,产生一些能量的交换,听起来怎么那么乱,哈哈哈。但我也在做一些很小的事,比如明年我去澳洲,然后我们在墨尔本也会有聚会,然后大家会十几个人可能去 camping,还没确定,因为我想的是就大家租个 house 包饺子,因为是正好过年。
Jade 01:22:27
你去澳洲过年?
张潇雨 01:22:28
看球,但正好今年是跟那个(?)重复了,然后墨尔本同学都已经磨刀霍霍了。就是这种小的我其实一直在做,我之前解释过很多遍,北京上海不做是因为我觉得人太多,一次来几百人我 hold 不住,就很累。因为之前我参加一个活动就有点夸张,还是付费的,可能来了几千人,不是我的活动,我作为一个嘉宾,然后我去了以后就尖叫。
Jade 01:23:02
这种我们可以给你组织,哈哈哈。
张潇雨 01:23:06
然后那天可能合了 100 张影。肯定会搞吧,这个大话先说出去,但是没事,我是一个不怕打脸的人,就尽量会努力继续服务大家,以各种方式。
Jade 01:23:22
除此之外,你现在的这个 do nothing 的美好的状态会延续一段时间吗?
张潇雨 01:23:30
我首先肯定没有做到 do nothing,因为你越这么说,其实就整天都在做好多事,所以今年我自己已经知道我会做好几件事,但我期待的是这样的,就是说我觉得更好的状态是一种你不是真的 do nothing,而是你在做这些事的时候你觉得自己是很轻松很玩耍的状态。我们会给自己设定目标,然后就苦大仇深嘛,就是我要奋斗。我现在希望的是我做这些事儿,第一,我不那么对抗他,这事我就真的特不想做,那我不做了。比如我最近在写一个系列文章,我可能计划比如说两三万字,然后我刚写了 3000 字,然后不想写,那我就放一放,然后,唉,我发现今天来之前我又写了写,因为我就没有那么多对抗了。因为我知道我自己可以随时放弃的时候,你反而就没那么对抗了,我希望过程本身可以不对抗,让我没那么难受。另外我希望自己能在做这些事的时候,就有一种你别觉得好像你要做成他,就允许自己失败,甚至我觉得没有失败,比如说我这事没办成,那不也不叫失败,对吧?没办成那就再办嘛。我觉得不要去人为的 judge 它,尤其是现在我手中做的绝大部分事是没有那么多功利性的。虽然有的可能也挣钱,但我觉得无所谓。没有什么 2019 年、2020 年非要完成什么业绩那种要求,那我就慢慢做。
张潇雨 01:25:07
所以成败是一个非常非常主观的描述,你觉得好像失败,我认为我过去半年啥都没做,就是有巨大的成功,因为它为我之后的人生积攒了很大的能量,也有可能,你可以这么叙事,对吧?所以 do nothing 不可能,也做不到,我觉得更好的就是做的时候没有 resistance,不觉得自己在奋斗,自己在艰苦的完成一个什么事,反正我觉得就玩似的就做了。虽然可能这玩的过程别人看起来我要付出很多努力什么,但是没有,就还好。
Jade 01:25:46
你说的这个 no resistance 和我们刚才都提到这个玩,就是你觉得他能这样的状态去生活,它最底层一定是有一个保护的,让你有安全感的一些根基的。比如说你的物质,或者是你可能经历到一个什么阶段,有些人他就是一场大病,就看透了,还有关系。你觉得对你来说哪一些东西给你安全感和根基。
张潇雨 01:26:21
特别好的一个问题,刚才你在描述的时候我在想,我觉得有两个东西非常重要。一个是,我觉得我是一个有手艺的人,就是我知道比如我失去了很多东西,我有些东西是别人带不走的,比如我的写作能力,比如我的表达能力,就是我觉得我是一个有手艺的人,我能用这个手艺养活自己,不至于饿死。你说大富大贵可能也没戏,但就是饿不死。饿不死,所以你会有一种基础的生存,说的俗一点,大不了我就当一网红。虽然这种事发生概率极小,但是你会心里有一种感觉,就是说我会一个很具体的手艺,我能养活自己,让自己吃得饱穿得暖。而且总体来讲我觉得我对物质的要求没有那么高,我可以用相对简单的生活。当然肯定,比如出去玩也很花钱,然后这那的。但是你说没有这东西你就死了嘛?好像也还好。
Jade 01:27:33
就是在 iPad 上看和现场看网球的区别。
张潇雨 01:27:36
哈哈,我跟你说,电子竞技跟一般竞技最大的一个区别就是你在现场基本上没有任何意义,不能说没有意义,就在现场也是看屏幕。但是那个气氛很好,巨大的一个屏幕,然后会根据一些操作,哇,让解说什么这种。但是你到现场还是在看屏幕,因为你不可能看那个人按键盘,没有任何意义,特别好笑。所以我去完电子比赛跟朋友说,最大的一个 take away 是不用买特别好的票,为什么?因为你坐在前排看的脖子特别累,最好买的后排一点。跟看体育或者看演唱会不一样,因为那还看一些歌星什么的。那你不用,你看啥呀,你看人按键盘,特别好笑。我觉得一个是有手艺,它代表了你一个生存的基础。
张潇雨 01:28:34
另外我觉得就是关系,我认为我自己是一个收到很多爱的人。不管我身边的各种人,周边的人,还是比如说陌生人,我都有很多爱,然后我就觉得这个让我没有那么孤独。就你不会觉得好像 im all alone 或者是怎么样,这个你觉得好像已经很知足了。然后我觉得还有一个比较安全感的事,就是我觉得我拥有的这些手艺,和我的关系,和我生活中日常每天真正在做的事儿都是能做到特别久的。比如我打网球,我很喜欢网球一个很大的点是我知道我 60 岁也能做这个事。不存在一个像攀岩,我不知道,就可能六七十挺难的。网球,你老年人就打欢乐网球呗,也挺好,也很开心,也晒太阳什么的。
张潇雨 01:29:32
所以我觉得这些东西,比如写作,你可以一直写,录电台你可以一直录,录到 70 岁,80 岁,90 岁没有问题。所以这个东西你就觉得,噢,原来我的生活就这样进行下去,也挺好的,就是也不差,还是能干这件事,而且我还很想干这些事,每件事我都觉得我靠,这个能做到 70 岁。那我就觉得可能是这种安全感,然后关系也是,就是不会突然爱你的人就不爱你了,对吧?这么多年来,或者说对你是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些基石,构成了你的这个存在,所以我觉得这两个东西有了以后就会好很多。
Jade 01:30:12
但有的人就是怕爱人离开呀,尤其是爱情这种。
张潇雨 01:30:15
我也很怕,但是我说的那个爱可能不是一个具体的。我觉得可能就是你内心知道你是 able to give love 和 deserve love。它是一种对状态或者能力。所以如果你这么想,那就还不算特别可怕。然后你也知道就是说你愿意去给外界很多好的能量,这个也会让你没有那么孤独,所以就还行。其他的我觉得也就还好,所以我觉得手艺这个事很重要,因为我很多年觉得自己是没有手艺的人,搞金融,但是都觉得自己没有手艺,所以我觉得我具体的 develop 出一些手艺来。
Jade 01:31:00
你之前的专业是金融吗?大学的时候。
张潇雨 01:31:02
CS(计算机科学)。
Jade 01:31:04
那你多有手艺啊?
张潇雨 01:31:06
就因为学的特别差,哈哈哈,毕业论文都是糊弄的,反正我就特别不喜欢。
Jade 01:31:13
我问你这个问题是因为我想象我们这个对话,或者是如果你写一篇文章之类的,一定会有人说那你这样的状态是因为你有钱,然后你能在北京,闲的没事干怎么怎么那种。
张潇雨 01:31:27
你别以为有钱就幸福,我告诉你,只有你真的有钱,你才发现真的是幸福,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有没有。我觉得这个有钱可能更多的是像说,你不用为钱去担忧和发愁嘛。但它本质上带来的是说,你知道你有给自己提供一个稳定生活的能力,这个是比较重要的,因为有的人可能有钱也会造光。
Jade 01:31:53
是的,而且有很多富二代其实反而特别没有安全感。
张潇雨 01:31:57
他可能这个钱随时会被人拿走,这时候我要推销一波比特币,哈哈哈。
Jade 01:32:02
而且我看那个赖小明的纪录片,我想说两个亿放家里怎么就没有比特币。
张潇雨 01:32:10
对。所以我觉得更多是这种东西,就你能 provide 自己。
Jade 01:32:17
诶,所以是不是就是因为这样,比如说突然间感悟人生 gap year,或者像我昨天那个朋友他就是放空。就这种时候出现的时间段大概都会在 30 岁左右,其实才有可能是你满足你说的能 provide 自己。
张潇雨 01:32:46
20 多岁的时候他每天都活蹦乱跳。
Jade 01:32:49
我那朋友 25 岁得的这个就是脑溢血,就还是挺凶险的。而且每个人的结论不一样,你像我这朋友,他这种情况一般的结果就是病好了之后你会特别的珍惜生命,特别注重饮食健康,你的家人也会更加督促你。然后我问他那你最大 takeaway 是什么?他说我觉得要及时行朗,因为人生无常。然后就回到了他之前及时行乐的那个状态。
张潇雨 01:33:33
我觉得 30 这岁数并不是那么重要,但可能更多的是到这个年龄大家积累的阅历和认知和能给自己提供安全感的那个东西,发展到了一个比较成熟的状态。因为人类教育系统就是这样的。以后你闺女的闺女就不用了,就 3 岁的时候 in-jack(?)这个东西,她可能 9 岁就已经到了咱们这个状态。
Jade 01:33:54
昨天我们家阿姨说我们楼里一个小孩拍广告什么的,然后我就问我女儿,我说你想拍什么广告?她说我想拍爱情广告,哈哈哈。
张潇雨 01:34:07
哇塞,太早熟了,15 岁她肯定有仨播客了。
Jade 01:34:14
确实,现在物种更迭太快了。
张潇雨 01:34:19
非常快。所以每一代都有每一代的机会,也有每一代的困苦。所以,我们扯这么远,你去巴厘岛玩啥了?
Jade 01:34:33
因为带娃嘛,有些限制,这是我第二次去了。首先在地点的选择上,我这次只去了 UBUD 和 CANGGU 两个地方。我第一次去的时候 UBUD 就是一个特别 spiritual 的地方,因为《Eat Pray Love》里面 love 的部分是在 UBUD 拍的。所以非常多的那个瑜伽馆,而且他们的瑜伽馆就是挺 spiritual 的,比如说它里面会有声音疗愈,就很多这种疗愈跟心灵相关的,而不是只是身体上这些理解。然后又特别美。就在比如说一个热带雨林一样的花园里,体验很好,所以很多人他就呆在那,可能就是自由职业者,非常便宜。我第一次去的时候,我当时在 UBUD 住的是一个 Airbnb,当时我一个人去的,就 200 块钱一天,但非常大,非常好。而且它是一个 coworking space,在那个公共区间我们还聊天,看到有音乐家在录他的那个 MV,然后有码农在那写代码什么的,就还挺年轻的一个地方。
Jade 01:36:07
这次我是 family,所以我就没有那什么。但是路上遇到很多人,比如说就遇到了一对 gap year 的 couple 带着他们 3 岁的儿子,是在他们环游世界的第二个月吧,他们是基本上一个地方会呆至少三四个星期。之前去清迈什么的,然后也属于没有什么太多计划,就是现在再去想下一站会去哪里的那种。我就做瑜伽嘛,然后徒步,巴厘岛其实很多火山是可以爬的,但是我这次带着 2 岁多的女儿我就没办法爬那种很 hardcore 的,可以爬一些短途的。然后就冲浪,但我这次没有冲浪,是 Richard 去冲,因为上一次我冲浪了,我就发现这个运动不是特别适合我,因为我会晕船,所以我在浪里面呆久了我就会特别想吐。
张潇雨 01:37:06
就不能太浪。
Jade 01:37:07
嗯,对,哈哈哈。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尝试过冲浪,就其实你看到那个站在浪上的那个瞬间是很短暂的,大量时间,你是在往海里游,特别辛苦的游,游完了等,等趴下来之后你还得再上去,就那种。对我来说我不是特别能找到这个meaning。我喜欢瑜伽那种,就是每一个 moment 你都能感受到这个东西,你也可以进入当时的那个 moment ,我们不是为了等一个 moment 来的那种运动。然后巴厘岛有非常多的,比如说健身、攀岩,就是各种 boxing 什么这些,他有全亚洲最好的那个搏击的馆,就 MMA 的馆。但是可能我觉得,有的人可能不太喜欢的,就是他的白人太多了,澳大利亚人太多了。而他的很多文化,比如说咖啡、饮食、速食这些,包括冲浪什么也是在大量澳大利亚人的影响下搞出来的,所以其实对他们来说巴厘岛可能是一个更便宜版本的澳大利亚冲浪小镇。
Jade 01:38:32
但还是挺酷的。因为 UBUD 和 CANGGU 这两个地方非常年轻。CANGGU 的那个帅哥美女多到爆炸。去的话一定要去一个酒吧,叫 Pretty Poison,它是一个有那种可以炫技的那种场地的那种滑板场,你可以坐在旁边看,然后喝酒、social,然后晚上就变成一个夜店那种。就每次一到周末。哇塞,那旁边几个餐厅的那个帅哥美女就聚集了。非常非常年轻,因为我之后我又去了别的,比如说比较传统的,你说的躺海边的一些区域就会觉得还蛮不一样的。那边的比如说中国人,或者是,大家的穿着就又变成很奢侈。在 CANGGU 大家都是瑜伽裤,然后每天就是做做瑜伽,冲冲浪什么,就非常非常 healthy。
张潇雨 01:39:35
巴黎是我一个重要的 destination for a lot of things。
Jade 01:39:40
是非常合适的,因为 everything 挺便宜的,然后自己买地,租地,都可以。
张潇雨 01:39:47
我其实有看过了,那边可以买永久产权的房子,Freehold 的那种,然后租各种 house 也非常便宜。你去的时候雨多吗?
Jade 01:40:00
嗯,今年比较干。永远的那种二十七八度。
张潇雨 01:40:13
值得一去。而且免签哈。这太方便了。
Jade 01:40:27
机票非常便宜,他有个印尼银行的飞机,原来是有商务舱的,但现在他把商务舱都给改成只有经济舱了,来回 3000 块钱。但是我给大家一个 tips,因为大部分时间除非你是过年,飞机不会很满。然后你上了飞机之后就去一个人抢占一排座位,就可以躺一路。
张潇雨 01:40:58
是是是,我之前买过 2200 块钱的新加坡机票,往返。东南亚你真的可以找到很便宜的。
Jade 01:41:05
是的,所以我觉得 2020 年我也想更多的 justify 旅行这件事情。
张潇雨 01:41:14
新故事是吧,一个新故事。
Jade 01:41:16
对对,我觉得对我还是很重要的。
张潇雨 01:41:20
你也可以带《晚风说》的听众去,做 yoga。
Jade 01:41:24
是吗?对我有什么好处?哈哈。
张潇雨 01:41:25
好处就是大家 pay for 你的 trip。
Jade 01:41:28
我就是很慌这种实体的接触嘛。
张潇雨 01:41:31
那没关系,就是你带大家去,然后你可以自己玩,他们自己玩。你就是那个瑜伽营的那个老师,一天只出现 10 分钟。
Jade 01:41:46
哈哈哈。我是冥想老师,更简单,就大家闭上眼睛然后就走了。
Jade 01:41:53
现在全世界这种 yoga 的 retreat 什么的真的火到不行。各种瑜伽学校,不管是东南亚这种没那么发达地方,还是什么北美什么很发达的地方。然后我去年去加拿大的时候,他们那边人就是练瑜伽,那简直就是就你感觉他们每天都在做这一件事儿,就是很多的大神。
张潇雨 01:42:21
不要忘了 Lululemon 这家公司。都是资本主义发达到一种程度,有点崩溃了。
Jade 01:42:30
我再提供一个 justify 自己的角度,你可以去算算自己的命盘,如果你的命盘说,比如说你特别适合旅行,然后你旅行的时候运气也会非常好,你会得到贵人相助, Bla Bla 这种也是一个 justify 自己讲故事的方式。
张潇雨 01:42:48
如果你的命盘没有告诉你,你就换一个人再算一遍,哈哈哈。
Jade 01:42:54
因为昨天晚上我们有几个不同国家的朋友打微信电话,其中有一个是算紫薇斗数的。
张潇雨 01:43:03
我靠,我前两天刚跟一个,就做这个方面的人聊天,他就还看了我的盘,紫薇斗数的,而且还是国内一个,挺有名的,就不说了。
Jade 01:43:13
OK,OK,我在这里就不透露张老师的盘了,哈哈哈。
Jade 01:43:27
反正就聊出一个结论就是,其实算盘或者算命这种东西,对于我们这种不是特别迷信的人,它最大的价值是去解释过去。解释你过去的这二三十年,你的一些 pattern,你的一些比如说 relationship,或者你比较容易陷入的某一种模式,这个是很有价值的,就让你知道说,噢,其实这个是有原因的。不是代表改变不了,但这个我天生可能就是这样,出于各种机缘巧合。所以比如说有的人他跟父母的关系很不好,他可能不管是去责备别人还是自责,其实都陷入一个负面的情绪循环。但他看了这个他可能觉得,噢,我天生就是关系不好,这不是我的错,你可以去修正他,但你会接受自己,你去释然是第一步,所以还挺有意思的。
张潇雨 01:44:24
嗨,你就为了 justify,我知道,哈哈。
Jade 01:44:27
不不,我是克制的,因为我们还讨论说因为其实很多算什么八字紫薇,最后他最 care 的是帮我算一下这个流年。就比如说预测未来,或者是说我今年应该注意啥?我们昨天聊天一个结果就是说,最好尽量避免这样的算盘,或者是就不管是你给别人建议还是你去要这个建议。因为你这些东西其实它都是因为一些因果机缘,自然发生的。你去干预别人的这种因果机缘,你去 be part of it,或者是你非要通过别人的一些 suggestion 来自己 manipulate 这个东西它可能会 postpone 一些。比如说你可能 this year 你的财产或者投资有 bad luck,你可能 postpone,但是这个东西他不是说他就不会发生了,你还不如好好去体验它。那不然人生这个游戏又不是说我怎么样去作弊。我觉得这就是作弊,就是把它打到一个什么样的关卡,或者是获得多少的奖金,你不就是为了玩这个游戏这个过程吗?
张潇雨 01:45:41
对,我那朋友就跟我说,他作为给别人算的,也非常谨慎的要给别人这种建议,他们就叫做泄露天机。其实有道理。
Jade 01:45:54
因为你干预了别人的决定,你是那个蝴蝶效应里面那只蝴蝶。
张潇雨 01:45:58
anyway,反正感觉人生到某一阶段都要接触一些神棍的。呵呵,东西还挺多的。
Jade 01:46:04
我觉得你是一定要接触的。就是你信与不信你要 open-minded。但是大部分人接触都是因为到了不信不行的情况。
张潇雨 01:46:16
我的朋友就说来找我算的全是感情不顺的姑娘。他还给我讲什么奇门遁甲,特别逗。就说奇门遁甲的一套逻辑是怎么样的,紫薇斗数一套逻辑什么什么,西方塔罗牌是怎么。他说有的是负责长期的,有的负责短期的,或者有的负责具体的事这更准。反正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很逗。还有易经八卦,还有什么河什么落什么图,我也是非常开眼。还挺神的。
Jade 01:46:52
所以我觉得至少要接触一下中医。这个我觉得还是挺有价值的理论,尤其是很多人就不信邪,比如说你太偏执的说就中医好,或者西医好,这肯定也不是很健康,但是你适当接触一下有的东西,就很互补。
张潇雨 01:47:19
所以你今年呢?还想干吗?除了出去不浪。
Jade 01:47:23
我就是 no prediction,就我就这星期考虑这星期就不错了。包括我现在,比如说录《晚风说》什么的就是随缘。就可能别人给我推荐了一个人,然后我觉得还挺不错的,就聊聊,然后下一期是谁也不知道,就这么一个状态。
张潇雨 01:47:43
跟我的思路很像。
Jade 01:47:46
其实人生你不知道有多少的时间是可以这么幸运的,在这种 flow 里面,所谓的顺其自然或者是随遇而安。其实顺其自然、随遇而安需要的是很多人给你爱,很多人给你 support,然后你才创造出这个机会。所以我觉得 dont feel guilty,但是也不要浪费它。
张潇雨 01:48:15
对,我觉得其实我们都本质上是非常幸运的。能有这个 luxury 去让自己能随心做一些决定,没有那种特别现实的重担。我总说没有所谓结构性的困境让你很难跳出来,还是非常非常幸运的。而且这个幸运可能不是 last forever 的,可能下一秒就没有了,所以很难说,你在的时候就珍惜一点。
Jade 01:48:45
你觉得跟你录过《得意忘形》的嘉宾,或者是这种交心类型的朋友,你觉得他们大部分人过去几年的那种变化大吗?
张潇雨 01:49:05
我觉得其实变化大的还挺多的,但我并不认为他们是因为录了《得意忘形》或者接触了我的一些东西,或者我怎么怎么样才有变化的,而是我觉得……我很喜欢西方那个谚语,叫做「当学生准备好了,老师就会出现。」我指的更多是说他们已经 ready for change,他们自然就会 somehow 得到 the universe 给他们的一些某种帮助。我可能是某种帮助,也可能他是因为另外一些事情得到了某种帮助,也可能是等等,把这些人推到了《得意忘形》,也可能是很多机缘,但更重要的是他们自己已经 ready for this change,而不是说我起到了什么……
Jade 01:49:54
就是你是机缘中的一部分。
张潇雨 01:49:55
我是很小的一部分吧,我就可能最后推了他一下,甚至我都不是最后推的那一下,我可能就是一开始推的那一下,或者我就是莫名其妙的 passing by 了一下。我经常开一个玩笑,我就说某种程度上我不需要录那么多新节目?是因为我我知道,我之前录的节目是在很长很长时间都会成立的,它没有什么时效性。然后我总开玩笑的说,就是我在每一个人的中年危机那等着他,就是他们最终都会找来《得意忘形》听这个节目。所以你什么都不用干,你就等他们发生那个中年危机就可以了,哈哈哈,然后《得意忘形》there for you,哈哈哈哈。
张潇雨 01:50:52
如果你真的只从数据看,其实我都很少看数据,但是每年有时候看一下,我第一年录的最多,第二年录的比较少,第三年特别少。然后我的那个播放数据是第一年很少,第二年多了一些,第三年特别特别多。然后我经常就会发现很多人,比如发来私信或者什么说我刚听了你第一期节目,或者听了你的前几期节目觉得特别的好,然后我就开始听你的节目。就是我 which i did nothing right。人都会有一个阶段,他可能需要这个东西,或者以某种,我自己管他叫做 waking,就是说他某种觉醒的过程中他就会找到适合他的那个东西。《得意忘形》一定是适合一些人,但他肯定不适合所有人,有的人找到了别的东西,有的人就去搞星盘了,也没有问题,对吧?然后有些人可能就去 i Dont know 做了各种事,去学佛学什么,都很好,所以我觉得就是这样,就是他们已经 ready for change,然后他们就会找到属于他们那个东西,《得意忘形》就会放在这儿,等待适合他的人来找来。
张潇雨 01:52:07
我们这守株待兔型博主,呵呵,就我是这种感觉。而且我反复在说的一个概念就是,you can graduate from《得意忘形》,我希望你有一天就不需要听这个节目了,这是很好的,因为你也不用在一个学校待 forever,你也不需要再 clean to 任何一个人或者一个东西。你觉得你 you are ready to leave your ready to explore 你自己的东西,那你就离开,不用强求说我是《得意忘形》的一份子,其实也没有,You are free to go。然后他在你的人生交流中陪你度过了一段时间,起到了它的作用和意义,你们互相有了某种羁绊,然后又离开了,这就是人生。
Jade 01:53:01
你刚才说那句话,「学生准备好了,老师就会来」在第 33 期的《晚风说》,哈哈哈,就是我说那个姚松桥,我们在聊环保嘛,然后我就很无知的问他,我说那如果我想了解更多的环保方面的东西,我该从哪里入手什么的,他就也说了这句话。其实最重要的是,你到底是不是真的想要了解,其实如果你有这个愿望,比如说我现在没有了解,我可能就觉得说,其实我们关于环保的 education 呐,这种通识性的东西非常非常少,然后我们下一代要怎么样?他的意思就是说,你真的了解,你开始张开你的眼睛去看,去搜寻的时候你会发现,其实挺多人在做环保。中国其实也不少,就外国也很多。没有像你想的那么的小众。毕竟还是互联网时代,所以你就会找到。所以最重要的就是那个心愿。
张潇雨 01:54:14
是的,现在也经常会有人跟我说,张老师,你能不能推荐个书单?比如我要学这个东西,然后我就会说如果你准备好了,你是很容易找到这个书单的。如果你没准备好,我发给你书单也没用。所以我就 i have nothing to tell you,然后他们就很崩溃,但我就真的是这么想的。就是找一个书单可能是世上最简单的事,你想学,你有什么找不到的呢?
Jade 01:54:45
推荐大家用豆瓣书单功能。哈哈哈。因为豆瓣很好,你去搜索任何一本书,你都会发现很多跟这本书相关的书单。你点进去就是,哇,一片汪洋。
张潇雨 01:54:57
咱俩就是差距很大,我就是拿这个找游戏,哈哈哈,玩过一个东西,推荐类似的请。
Jade 01:55:03
我从来没有用过豆瓣的游戏。
张潇雨 01:55:05
倒不是豆瓣,我的那个是游戏社区的。anyway,这就是这样的,所以就是,嗯,when its ready its ready。好了,这期节目的题目有了,哈哈哈。OK,那就这样吧。哈哈哈,完美。
Jade 02:00:32
好的,谢谢大家。没事,大家以后有什么想问张老师的问题,如果他不愿意回答,可以给我们留言,然后我们就找机会,慢慢逼问他。
张潇雨 02:00:42
我慢慢就不跟 Jade 见面了。哈哈。